最后的饭特稀

最后的饭特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一个玩笑引起的夫妻交换

妻年轻美貌,开朗活泼,自然和单位的同事们相处不错,其中与英关系很亲切,我工作忙,时常出差在外,英就留宿我家,陪妻聊天。 

  英和妻是同龄人,老公也是她们单位的同事,是个浪漫帅气的小伙子。 

  一次出差回来,云雨之后,呢喃中与妻聊天,妻谈到昨夜英留宿我家,和妻几乎又聊了个通宵,还开了换夫的玩笑,我听了只当是玩笑,根本没有在意。后来经常在夜里,英打电话来和妻煲电话粥,这时经常是我和妻在做爱的时候,我在妻身上可以把内容听的清清楚楚,经常听到两个女人互相调侃、暗示对方在“作坏事”,嘻嘻哈哈的,逢这时候,我就故意加快节奏,搞的妻娇喘连连,说话都困难,就可以听到电话那头英和老公会意的笑声;有时我们也能听到英轻微的呻吟声……这样几乎持续了一二个月吧,双方都很愉快,但都没有放肆。 

  到了五、一假,妻和英约了几个同事,去温泉度假,邀请我参加,我欣然前往;在温泉度假村,我看到了英两口,大家相对一笑,那感觉挺有意思的。游泳时,我欣赏了英的魔鬼身材(虽然妻给我描述过),但英一对硕大的美乳还是叫我怦然心动;我教英游泳,英很愉快,期间少不了和英肌肤相亲,我能感觉到英和我一样,内心深处有异样微妙的感觉。妻一直和同事们打水仗,包括英英的老公但也没有单独的玩闹。 

  晚餐后,游泳累了的大家在房间打牌,玩到12点多,都有些困了,就各自回房睡觉。出来旅游度假,妻心情不错,就主动和我作爱。当正骑在我身上呻吟时,房间电话响了,我接起来,英在那边坏笑,然后又一本正经地约我两去她们房间聊天。我和妻都意识到什么,但不敢相信是真的,我问妻怎么办,妻很害羞,说什么都不去,但又怕是我们多心了,就只让我一个人去应付一下,快些回来。 

  我穿上衣服,来到英两口的房间,英的老公开的门,看我一个人,也没有说什么,我解释妻累了,已经睡了。英钻在被窝里,偶尔裸露的肩头让我怀疑她是全裸的,伟坐在床边和我聊,这是标间,两张床位,我靠在另一张床上,和他们俩聊天。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聊的,无非是说说我工作中的事情,可能隔行如隔山,他们听的很新鲜,这样一直聊到2点多。聊熟了,言语间显示出大家心知肚明要想干什么,但都很谨慎,没有谁敢把窗户纸捅破,就这样僵持,搞的人都很累。英灵机一动,说:“伟,你去看看敏(我妻)睡着没有,如果不瞌睡,叫过来。”然后微笑着看着我,伟犹豫着,因为:1、敏肯定睡了;2、要去也改是我去;3、可以电话叫。我心理有些企盼,鬼使神差地同意了,说:“劳驾去看看,估计敏没有睡。”伟深深地看了英一眼,意味深长地对我说:你俩聊好,就出去了,我特别留意的是,伟出去时,带上了门锁。 

  一时间,房内空气有些尴尬,我抽开了烟,英红着脸不敢面视我,时间就这样在沉闷中仿佛静止了。我挂念这妻,说:“我给敏打个电话。”英忙说:对对,起身把她枕边的电话机递给我。被子从肩头滑落,英硕大坚挺、雪白的乳房跃入我眼,英脸更红了,娇羞地用另一只手护住乳头。我忙接过电话,给妻的房间打过去,一时间,我紧张地想:“妻在干什么呢?” 

  妻接上了电话,我忙问:“伟过去了吗?”妻极不情愿地说:“刚敲门了,我没开,我都睡了……哎呀,你快回来吧,好不好?别那个了……”我放下电话,对英说:我去找找伟。英的眼神有些失望,随即就安然了,大方地开玩笑:敏不开门?我家伟冻感冒了要赔啊! 

  我在楼道找到伟,伟在抽烟,看到我,他即尴尬,又释然,我拍拍他的肩:英等你睡觉呢,我先过去了。伟自嘲地笑着回房了。我看了伟刚才站立的地方上,五、六个烟头,心想:真是厚道人啊,不过我也是君子啊。 

  回到房间,妻紧张地问我,干什么没有,我当然没有了,不信现在你就检查?于是作爱,妻很兴奋,高潮了两次。完事后,妻说他差点给伟开门,但觉得没有说清楚,不知道我怎么想的,觉得不能不明不白地,就没有理会伟。我欣慰地吻着妻的耳垂,调笑:难道要签订合同才敢执行吗?稀里糊涂、偷偷摸摸的感觉更好啊……写到这里,妻回来了,我决定她看了后再决定是不是续下去,请大家见谅啊。 

  “五、一”假第一天,在温泉度假村,妻拒绝了交换的发生;第二天夜,回到英的家里,妻和伟比较愉快地干了一夜,而我和英都背上心理包袱,在妻的叫床声中乏味地度过。第三天夜里,伟打来了电话。 

  伟客气地问了我们好,又对英的行为做了解释,对我道歉。英接这在电话里对我道歉,认为她的情绪影响了我的状态。我和妻都安慰了她。双方都强调了家庭和睦第一,交换是为了增进夫妻感情的小插曲。英害羞的说,她和伟商量了,要补偿我,否则过意不去,如果敏不介意,她一会搭车来我家留宿,和我上床。我抱着电话问妻,妻感觉好笑,问我的想法。我觉得交换是四个人的事情,要做也是要全体参与,尽量避免以后的麻烦:如果伟今后单独约敏,怎么办?妻说对,但今晚算了,改天吧。我客气的说今天太累了,反正日久天长,而且“五、一”还有几天假,放大后天吧。英直接问我是否嫌弃她了,我色色的口气说还想吃她的大咪咪,她在电话那头笑的很开心。 

  到了越好的日子,英提议还是去她家,我和妻来到英家里时,已经22时了,这次很放松,我直接拥抱着英,敏就坐在伟怀里,大家看了会电视,就分卧室做爱了。 

  英为了表示歉意,主动对我口交,伟和妻这次不关门,妻叫床声也小了很多,我知道那是放松了自然的感觉。妻高潮很快,伟到了后搂住妻在讲故事,我和英则时间很长,我到的时候英没有到,英说我好粗壮,但她到高潮平时就很难,我两个在不够默契下这很正常,我到是有些歉意。伟提议大家挤到一张床上聊天,很快得到了响应。两个女人互相挠痒取闹,我和伟的手大饱艳福。这次感到是很愉快的,没有了第一次的阴影。 

  妻主动对我示爱,伟也亲昵地搂住英做起来,我们期间彼此爱抚,在疯狂中交流并实践着彼此的经验,倒是其乐融融。事后洗漱完毕,四人在一张床上很舒服地睡了。黎明的时候,我被妻的呻吟声弄醒,看到伟在为妻口交,英用手爱抚伟的阳具,我看伟的阳具是又细又长。看妻很享受,我爱抚她的乳房,英随机另一只手爱抚我的小弟弟,并从伟和妻的身上翻过来,骑到我身上做爱,我当着妻的面,贪婪地吃英的乳头。伟和敏停下来,一起爱抚英,英没有多长时间就有了高潮,滩在我身上不会动弹了。妻和伟用侧身位做爱,妻面向我,四目相对,眼光中是恩爱。 

  第二次交换虽然比第一次在性上有了几乎完美的享受,但给予记忆中还是第一次的刺激刻骨铭心。第二次是第一次没有做完的延续,最大意义是消除了双方心理的压力。 

  后来又交换过一次,但都没有前两次的感觉强烈了,只是有次伟出差,英留宿我家,我们3P了一次,我感觉作为男人很享受。伟回来后英约敏去她家,敏以借口推辞了,他俩也没有再强求。 

  我和妻从此没有再吵过架,心更近了,感觉很好,有时做爱时问妻还想伟不,妻说和伟没有和我做的舒服,伟太细了,要是和我一样粗就好了。 

  另:持续有近半年,我和妻做爱时都要涉及交换的话题,回忆交换的细节,感觉很促进兴奋,但都懒得在交换了,还是老夫老妻默契,性生活质量高啊。妻幻想和另外的男人做爱,并渐渐明确了目标,也是她的另一个同事,但严禁我幻想别的女人,因为妻知道,我爱她,但她更爱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13/04/08(月) 16:06:27|
  2. love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父亲的侵犯 | ホーム | 不孕的嫂嫂借我生子>>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mrli.blog21.fc2.com/tb.php/993-92c1f6da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