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饭特稀

最后的饭特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公车艳遇

三天前,也就是6月7号傍晚发生的一件事改变了我以后的命运。

  那天早晨上学的时候晴空万里,我的心情也出奇的开朗了一些,但是晚上6
点来钟天就阴的很厉害,好象要下雨的样子。

  我们大约8点才放学,下课以后我赶紧收拾书包向公交车站跑去。刚跑到公
交车站,豆大的雨点就落了下来。幸亏我已经到了站台上才不至于被大雨淋着。

  到站台上躲雨的人很多,显得很拥挤。

  我只好站在站台的最外边,看着那些没有地方躲雨的人在雨中东躲西藏、狼
狈不堪的样子,心里隐隐有一丝快感。

  这时候有一个女人跑过来,强行挤上站台,站在我的旁边,我扭头看了她一
眼,目光一下就收不回来了。

  她大约1。65米左右,身材丰满匀称,皮肤细腻娇嫩,看上去就30岁左
右,但眼角的鱼尾纹透露了她的真实年龄起码超过40岁,烫的很精致的垂肩短
发更显得脸蛋白晰动人,带着一副眼镜,眼睛虽不大但给人一种朦胧的性感。

  手里提着一个的女士皮包,白色的真丝衬衣,扎在黑色一步裙中,肉色透明
丝袜,把她纤细修长的腿裹得光滑细腻、白嫩肉感,脚上穿着一双黑色带绊的小
尖头高跟鞋。

  雨水把她的衬衣淋湿了,可以明显的看到她衬衣里面的胸罩。

  真是风情万种。

  这正是我强烈喜欢的女人。

  自从13岁我开始发育,我就对女人的身体有强烈的欲望,由于家里只有妈
妈和我,我对妈妈就有深深的依恋感,所以我对妈妈的身体越来越感兴趣。

  在我梦中出现的女人都是些成熟妖艳的女人,但更多的是我妈妈,她在我的
身下扭转呻吟、娇啼声声,我也达到高潮,醒来后我又有一种强烈的罪恶感,我
知道这不可能发生,但是我一直不能摆脱这种感觉。

  在妈妈不在家的时候,我会偷偷溜进她的卧室,找出她的一些内衣和丝袜,
想象着妈妈穿着这些东西,在我面前骚首弄姿的样子,在对妈妈的性幻想中自我
解决。

  从此以后我就对那些40-50岁的成熟女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好象
是一种强烈的欲望在我心中激荡,看着她们我就有强烈的冲动,想把她们摁倒在
地当场就地解决。

  当我一看到她那丰满微翘的臀部,纤细的腰身,裙摆下令人亢奋的的丝袜美
腿和她那张让人不敢亵渎、冷若冰霜却艳丽的脸孔时,我的大阳具一下子就抬起
了头。

  我用力把她抱起来,走到床边,轻轻地将她放下,一个个解开了她衬衣的扣
子,露出了白色的乳罩,我一手握住她的大乳房搓揉着,虽然隔着一层布,但是
摸在手上,她的乳房柔软而有弹性,真是过瘾极了。

  我的另一只手也从她的衣裙下摆伸进去,在她那粉嫩柔滑的大腿内侧一阵抚
摸,然后脱下她的裙子,将她的内裤一直扯脱到脚下。

  映入眼帘是饱满的阴阜,黑茸茸的一片,她的两条雪白的大腿紧紧交叉在一
起,我把右手放在她两片大阴唇上,玩弄着她的毛茸茸的阴毛。

  她的喘息声越来越大,脸色晕红,两只媚眼迷离地看着我,身体在轻轻的颤
抖,我的手指在她洞口的那颗粉红色的阴蒂上加紧的拨弄,她本能地把两腿张开
了,像是中了魔法一样地自动打开了腿。

  一阵阵酥麻快感如浪潮一般的袭来,令她滚烫的娇躯不停的扭转,一声声荡
人魂魄的婉转娇啼,将我的欲火推到了顶点……

  “咳”一声咳嗽打断了我的幻想,原来我又在做白日梦了。

  我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低下头不敢看那个女人。

  正在这时公交车来了,人们一拥而上,我紧紧跟随在她的身后挤上公交车。

  公车里象沙丁鱼罐头一样拥挤,我就站在她的后面,紧紧的挤在一起。

  随着上车的人越来越多,车厢里也越来越拥挤,我只好一只手抓住吊带,另
外一只手垂了下来,而她已经抓不住吊环了,身子几乎全部偎在我的怀里。

  我一侧头就从她那敞开的衣领看到她白色的乳罩,好深的乳沟啊!

  她的乳房随着公交车的运行有规律的跳动着,直看的我欲火中烧,我的大阳
具又不由自主地硬了起来。

  随着车子的运行,我的大肉棒也紧贴在她的股沟中,一前一后的顶着她的屁
股,她也明显的感觉到了,但因为车上太拥挤寸步难移,也只能这样让我抱着。

  公交车突然一个急刹车,我不由自主的抱住了她,我的右手也趁机搂住了她
的腰。

  司机向车外骂了一句“找死呢”就又继续开车。

  女人扭了扭腰,想摆脱我手臂,而我却不肯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
的手不仅丝毫没有放开的迹象,反而搂的她更紧了。

  她转脸看了我一眼,嘴里想说什么,可一看我是个孩子,什么也没说就低下
了头,她就这样让我紧紧的抱着,我与她紧贴的身体互相能感受到对方肉体的温
度。

  每当公交车进站停车的时候,我都会随车的惯性向前一顶她的屁股,我再也
忍不住,手顺着她的腰慢慢向下滑去,拉开了她裙子侧面的拉链,伸手探进她的
裙中,探入她两条浑圆修长的大腿中间。

  她摇转着臀部,想避开我手的侵袭,可是我的手已经向上往她胯间摸去,她
穿的是长统的丝袜,手掌可以直接触摸到她大腿根部滑腻的肌肤,我的手肆意地
抚摩着她的大腿,或轻或重地挤压,品味着柔嫩肌肤滑爽的感觉。

  她想夹紧大腿,可夹紧大腿的同时也夹住了我的手,就又立刻松开大腿,她
眉头紧皱,唇角泛着怒气,我看到她深邃动人的眼睛中射出愤怒的目光。

  我把她向上一提,她不由自主的踮起了脚尖。我的大肉棒已经紧紧地顶在女
人臀沟底部和趾骨之间,隔著薄薄的内裤,火热坚硬的大肉棒在女人修长双腿的
根部顶挤着。

  我的阳具更加坚挺,她似乎也感觉到我的的肉棒的变化,眼神中透出惊惶的
哀怨,也透出一丝亢奋的神采,好像被顶得有点动情。

  我的手指从女人的内裤边溜进去,伸向她隐秘的草地,她想用手去阻挡已来
不及了,我用中指探索着她的缝隙,感觉那里已经有一些湿润了,我指尖触摸着
她湿滑柔软的阴唇。

  当我把中指伸入她温暖的阴道时,她身子猛然的颤抖,急忙伸手隔着裙子压
住我的手不让它动。

  她的脸越来越红,额头也出现密密的汗水,她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求
求你,不要”。

  看到她眼睛里哀求的目光,我立即停止了行动,抽出在她内裤中的手指,只
用手掌隔着三角裤抚摩她凸起的阴户。

  慢慢地她的内裤被她分泌的爱液渗湿了,我指尖触摸着她已经沾满淫水又湿
又滑的内裤,感受她柔软的阴唇形状。

  我拉开裤子拉链掏出肉棒直接顶着女人的屁股摩擦着,女人浑身颤抖,而屁
股被我的坚硬肉棒顶着,摩擦着,感受到大鸡巴的坚硬,似敲门一样的跳动着。

  她好象有些动情了,面颊绯红,媚眼如丝,红唇微张,娇喘连连,屁股已不
听使唤地紧贴住我坚挺的大肉棒,稍稍张开大腿,扭动屁股与我的阳具用力的摩
擦。

  我在也忍不住了,用力挺动大肉棒顶着她。

  突然我爆发了,一股股浓稠热烫的阳精由大龟头的马眼喷出,喷在她的大腿
上,浓浓的白色精液顺着她的丝袜慢慢流下来,我放下她的裙子盖住她的大腿。

  车子一站一站的停下,车厢里的人也越来越少。

  我松开一直搂着她的手臂,她赶紧离开我的怀抱,向车门走去。

  公交车终于到总站了,人们陆续下了车各奔东西。

  雨也停了,天也渐渐黑了下来。

  我坐过站了,还得坐回去,我向站台走去,没想到又看见了她,她正站在站
台上等回去的公交车,原来她也坐过站了,我想不明白如果当时她要下车,我也
不能把她怎么样。

  可她当初为什么不下车呢?

  她看到我走上站台,就象受惊吓的兔子一样向站台另一侧跑去。

  站台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她站在那一头,我站在这一头,呆了一会儿,我慢
慢折向她走过去。

  她紧张的望着我,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小声说:“你要赶什么?”

  我微微一笑,对她说:“谢谢你,阿姨,我不是故意要这样对你的,只是一
看到你的样子,我忍不住就想侵犯你。我这是第一次这么做,对不起。”

  我很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她看起来很吃惊,象看一个怪物一样盯了我很长时间,叹了口气,什么也没
说,只是默默的低头看着脚尖。

  回去的公交车来了。

  她和我一前一后上了车。上车的时候我看见她的大腿上有一道白色的湿痕,
看起来很粘。

  我从书包里拿出一包纸巾递给她,说:“擦擦吧。”

  她脸一红,接过纸巾,低声说:“都是你,不要脸,小色狼。”

  她的话语听起来不是很严厉,反而有一种撒娇的味道,我看到她的表情,心
里不由的一跳。

  车上只上来我们两个人,她坐在第三排,我走到车厢的尽头坐了下来。我在
后面望着她,看见她偷偷的拉起裙子,用纸巾飞快地擦了擦大腿丝袜上的粘液,
然后把纸巾团成一团,扔到了车门口的垃圾桶里。

  就快到我家那一站了,我站起来向车门走去,发现她也站起来准备从前门下
车。

  不会这么巧吧!难道她也住在这里?

  下车后她才发现我也下了车,他大吃一惊,然后就快步向我住的那个小区的
大门跑去,我在她后面也急忙向小区走去。

  到了小区的警卫室她才停了下来,转身盯着正往这边赶过来的我,我离她三
步远停了下来,看着她笑,心里真是乐开了花,“真是太巧了,原来她也住在这
个小区,以后我可以经常见到她了,不知道他住几号楼。”

  她看见我还敢跟着她到这里,还一脸的坏笑,就绷起脸来,装做恶狠狠的样
子,凶巴巴的对我说:“你跟着我想干嘛?你要是再敢跟着我,我就叫警察抓你
了!”

  我笑了笑,对她说:“阿姨,我没有跟踪你的意思,我要回家,我家也住在
这儿。”我特意把“也”字说的很重。

  “你家也住这里?”

  “对呀!我家就住这个小区里,已经住了好几年了,是我妈妈医院的宿舍,
阿姨也住这里,几号楼呀!我怎么以前没见过您呢?”

  “我还没见过你呢!你不要叫我阿姨,我不认识你,就不告诉你地方,小色
狼。”她的话我听着不仅不凶狠,反倒感觉向男女之间打情骂俏时的口吻,说完
这句话她也绷不住了,扑哧一乐。

  我嘻嘻一笑,说:“这不就认识了嘛!以后我们还会再见面的,阿姨。”

  她气的脸发白,小声嘟囔:“不要脸,小色狼,不要脸。”

  我也不理她,只是对她笑了笑,然后就从她身边走过回家去了。

  一进家我就喊:“妈,我回来了,我饿了,吃什么饭呀!”比平时晚半个多
小时才回家,妈妈不知道我了出什么事,正准备换衣服出去找我。

  看我和以往无精打采的样子不一样,很兴奋,急忙问我:“小华,出什么事
啦?让你这么高兴?”

  我神秘的一笑:“这是秘密,不告诉你。”

  妈妈见我不说也就没有再追问下去。

  今天晚上我没有象以前一样,吃了饭就躲进我的小屋里,而是一反常态地坐
在沙发上陪妈妈看电视。

  妈妈对我今天晚上的举动很惊奇,但是很高兴,以前正常的儿子又回来了。

  6月8号早晨我来到公交车站后,四处张望的寻找她。但是直到公交车来了
也没有看见她的影子。我只好先上车去上学,希望放学回家的时候再碰见她。

  放学后我急忙赶到车站,还是没有看到她。车来了,我没有上车,我还幻想
着她待会儿就会来。可是车一辆一辆的开了过来,又一辆一辆的开走了,直到天
已经完全黑了,她也一直没有来。我非常的失望,只好闷闷不乐的坐上车回家。

  妈妈在家早已经把饭做好了,一直在等我回来吃。

  坐在餐桌前,我只是低着头默默的吃饭,一句话也不说。妈妈看到我不象昨
天那么开朗,就对我说:“小华,今天怎么了?谁欺负你了?这么不高兴,连话
也不说。今天妈妈回家早,特意做了你喜欢吃的菜,多吃一点。”

  “没什么事,妈我吃饱了,回屋了。”说完,我放下饭碗就回了我自己的小
屋。把门一关就躺在了床上。

  我的脑子里很乱。我今天非常想见她,想和她说话,可她今天为什么没有坐
车呢?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是不是故意躲着我?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妈妈推门进来。

  “小华,到底出了什么事?有什么事给妈妈说。”

  “给你说没事了,这么烦,出去……”我对妈妈大喊。

  妈妈是第一次看到我对她这么喊叫,一下子惊呆了,傻傻的站在门口一句话
也说不出,然后“哇”的一声就哭着跑了出去。

  我也对我自己的态度感到很吃惊。看到妈妈哭着跑出我的房间,我也没有出
去安慰一下妈妈,只是静静的躺在床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发愣。

  一点学习的心思也没有,脑子昏昏沉沉的。就这样我迷迷糊糊的就睡着,直
到妈妈要睡觉了,看我房间里一直亮着灯进来叫醒我。

  第二天我上学的时候还是没有看到她。在学校一天我都无精打采的,上课也
没有精神。

  昨天早晨我提前一刻钟来到车站。有一辆公交车刚走。我下意识的认定她就
坐在那辆车上,我很后悔来晚了一步没有赶上这辆车。心里暗暗发誓明天早上一
定要早点起来,一定要见到她。

  今天我被惊醒以后就再也睡不着了。索性坐在床上想象着今天我见到她以后
的情形,要不要和她说话打招呼,我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平时每天早上都是妈妈做好早饭以后叫我才起床,今天比平时早一个小时我
就主动起床了。

  妈妈也刚刚起床,正准备做早饭。看我这么早就起来了,很惊奇。

  “怎么不多睡会儿,饭好了我叫你。”

  “今天学校有事要早点儿走,妈你快点做饭吧。”

  妈妈听我这么说就赶紧做饭。

  吃完早饭我抓起书包就跑出了家门。妈妈在后面喊:“别跑那么快,小心摔
着了。”

  我气喘吁吁的跑到车站才六点半,整整比平常早了半个小时。离车站老远我
就看到了她正在站台上等车。

  我走到站台边,小心的躲在等车的人群的后面,避免让她发现,目不转睛的
盯着她的背影。

  她今天穿着一套黑色麻纱职业套裙,上面是黑色大方领短袖衬衣,下身是两
侧开衩的包臀一步裙,两条粉腿套着肉色长筒丝袜,脚上是黑色细高跟凉鞋,手
里还拿着那天的那个包,全身上下散发着成熟迷人的气质,让我很着迷,也很冲
动。

  我终于又看到她了。我很想走到她面前和她说话,可我又退缩了,想了整夜
的话却不敢上前和她说。我胆怯了,我想见她,又害怕面对她。我只能在她后面
这样看着她。

  公交车来了,她上了车,我也急忙从后门上了车。车上人很多,我又站在车
厢的后面,所以不怕她会看到我。

  公交车一站又一站的停停走走,车上的人也上上下下。她一直没动地方。

  到了我的学校那一站了,我看她还是没有下车,我也就没有下车,反正时间
还早,离上学还有一段时间呢!我决定跟踪她,跟到她下车上班的地方为止,我
要知道她到底在哪上班。

  又过了两站地,公交车进站停车后,她终于下车了。我也下了车,在她后面
20米左右跟着她。

  大约走了三分钟,路上陆续出现了一些背着书包的学生。有些学生还向她打
招呼,“刘老师早,”“刘老师早上好。”

  前面路边就是一所中学,她走进学校向大楼里面走去。我走到学校门口,看
到门口挂着一个黑色的大牌子,大大的金字在早晨的太阳照耀下闪着光“XXX
市第三中学”。这是一所中学,而且还是一所重点中学。难道她是这里的老师?
我的心里打着问号。

  学生们陆续来上学了。我拉住一个正要进学校的学生,指着前面快要走进楼
里的女人问:“前面那个女的是你们学校的老师吗?她是教什么课的?”

  “你说的是刘老师啊,她是教高二英语的,你找她有事儿吗?”

  “啊!没事儿!我只是问问,谢谢!”

  那个学生看了我一眼就进了学校。

  啊!终于让我知道她是干什么的了!老师,英语老师,多么神圣的职业啊!
我喜欢。

  我兴高采烈的坐车回到学校,走进教室,一声不响的坐在自己的坐位上。离
上课还有一点时间,我就趴在桌子上打起盹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同桌把我推醒,“老师来了,该上课了。”我才睁开眼
睛,抬头一看,老师已经站在讲台上了。

  由于晚上一直做梦没睡好,一整天脑子都迷迷糊糊的,什么课也没听进去。

  终于熬到下午放学了。

  正好今天是星期五,下午只有两节课,四点半就能下课回家了。我拿上书包
就出了教室向车站跑去。

  我并没有直接坐车回家,而是坐上反方向的车来到第三中学门口。

  站在学校对面的人行道上,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学校大门口,盯着每一个从学
校里走出来的人。心里暗暗发誓,今天一定要等到她。

  时间过得真慢呀!我在学校门口等的那半小时象是过了一个小时。

  终于,她出来了,她姗姗的走出了校门,她向学校斜对面的公交车站走去。
我也赶紧向车站跑过去,站台上就我一个人站在站牌旁边。

  她走过来一眼就看到了我,一下子就呆住了,直愣愣地盯着我,象是看见了
怪物一样,张了半天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嗨,阿姨,你好,我们又见面了。”我笑着对她打招呼。

  “别叫我阿姨,你怎么到这儿来了?”她吃惊地问我。

  “好好好……不叫你阿姨,叫你老师总可以吧。”我特意把“老师”这三个
字说得特别的重。

  她大吃一惊,“你怎么知道我是老师呢?”

  “山人自有妙计。”我学着京剧里的诸葛亮的腔调对她说。

  她看到我摇头晃脑的样子,忍不住扑哧一乐,又立刻绷住了脸,“油嘴滑舌
的。”

  看她乐了我也笑了,对她说:“终于见你笑了,你笑起来真好看。”

  她脸一红,说:“别瞎说,我问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上班还是老师呢?”

  “我不仅知道你是老师,还知道你姓什么,教什么课呢!”

  “真的?”她被我的话勾起了兴趣,笑着问我。

  “你姓刘,教高二英语的,刘老师。”我也笑着回答她。

  “那你还知道什么?”她吃惊的问我。

  “我知道的事多了,现在就不告诉你,以后高兴了再告诉你。”我努力装出
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样子,傻呵呵地对她说。

  “不说那就算了,反正我也不想听。”她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小伎俩,假装显
得十分生气。

  我一个小毛孩子怎么能斗得过她,赶紧向她表白:“我就知道这一点,别的
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些情况你是怎么知道的?”她绷着脸又问我。

  我以为她真生气了,头上急得冒出了冷汗,就把早晨上学路上我怎么跟她坐
同一辆公交车,怎么跟踪她,又怎么向学生打听她情况的事儿一五一十原原本本
的都向她坦白了。

  “我就想看见你,没别的意思。”我向她交代完最后又加了一句。

  “见我干什么,又想象那天一样,不干好事儿。”话说出了口,她才感觉到
话里有问题,一下子想起了三天前在她身上发生的事儿,脸腾的一下就全红了。

  “看什么看,胡说八道。”她看我死死地盯着她,脸就更红了,怒气冲冲地
对我嚷。我不知道她是说我,还是说她自己,一句话也不敢说,只是一动不动的
望着她,

  过了一小会儿,她慢慢的平静下来了,脸色也恢复了正常。

  “以后跟别人不许瞎说。”她叮嘱着我。

  “我没跟别人瞎说,连我妈妈也没说,就咱俩知道。”我看她不生气了就又
笑嘻嘻地对她说,还对她挤了挤眼睛。

  她红着脸骂了我一句:“油腔滑调的,不要脸。”

  我小心地凑到她跟前,象孩子跟母亲撒娇一样对她说:“我还叫你阿姨吧,
好嘛!”

  她猛然举起手,做出好象要打我的样子,我看出来这次她是在吓唬我,就趁
势闭上眼嚷嚷:“你打吧,你打吧。”

  她在我胸膛轻轻杵了两下,“这次就先放过你一次,以后再犯饶不了你。”

  “谢谢阿姨不打之恩。”我嬉皮笑脸的对她说:“阿姨,下课回家呀,我们
一块儿回家吧!”

  她把身子一转不搭理我,我毫不气馁,又转到她面前说:“阿姨,我们一起
回家吧。”

  她看我耍无赖,拿我也没办法,就再一次转过身去背对着我,还是不理我。
我突然发现她肩膀不住的晃动,不知道怎么回事儿,马上转过去,就看见她正憋
着嘴,强忍着不笑出声来。

  “啊!你是装的,在骗我。”我抓住她的胳膊摇晃着。

  “好啦好啦,别闹了,真拿你没办法,缠死人了!车进站了,快上车吧。”

  她和我一先一后上了公交车,,车上人不多。我俩在车厢后边找了一个并排
的座位,让她坐在里边,我坐在外边。

  一坐下,她的裙子就出溜上去,纤细的小腿匀称结实,发出诱人的光泽,从
裙子两侧开衩的部位露出一大截穿着丝袜的大腿,透过细腻透明的丝袜,隐隐可
见皮下深处细小的血管。

  丝袜的尽头露出光滑细腻的肌肤。我稍微一侧身就能看见。她一开始没有觉
察,后来见我的目光总是向下瞟,才发现春光外泻,自己的大腿已经露出大半截
了,而我正在用色咪咪的眼神盯着那个部位,脸不由得一红,赶紧把裙子向下拽
了拽,可由于她的裙子是两侧开衩,开衩部位的大腿总是会露出来的。

  “看什么看,不许看。”她说。

  “又不是我弄的,它自己露出来的,我想看就看。”

  “小色狼!”没办法,她只能笑着骂了我一句,只好用她的书包盖住靠近我
这一侧的大腿,可裙子前面露出来的那截大腿是盖不住的,我还是目不转睛的盯
着那儿看。

  “不许再看了!”她小声地娇叱。

  “有本事你再拿东西盖上别露出来呀!”我知道她没办法不让我看,就故意
这么气她,我知道她不会生气的。

  “阿姨,你的腿真美。”我拉住她的胳臂轻轻地摇晃,“再让我看看嘛!”

  “不行。”嘴里虽然这么说,可却把书包稍微动了动,让大腿露出得更多一
点。从一个小孩子嘴里说出来的话让她感到一丝喜悦。

  我慢慢靠近她,我的右手也向她裙子左侧开衩处伸过去。刚碰着她的大腿,
她就发现了,“啪”地打了我手背一下,“想干什么,小色狼,不老实。”她对
我娇叱。

  “没干什么呀!”阴谋没有得逞,还被发现了,我只好尴尬的对她笑了笑。

  她看我再也不敢乱动了,嘴角忍不住露出了笑意。

  我鼓起勇气对她说:“阿姨,你的大腿真漂亮,我忍不住想摸一下,让我摸
一下吧!就一下。”

  “不行,不许瞎摸!”

  “不瞎摸,好好摸。”我抓住她话的毛病跟她胡搅蛮缠。

  “胡说八道,小孩子不学好,摸什么摸!”

  我听她的语气不是很反对,就继续哀求她:“让我摸一下吗,就一下,我保
证就摸一下。”

  她把头转向车玻璃看车外面的景象,不搭理我了。

  我把手轻轻搭在她的大腿上。她象触电般的一哆嗦,没说什么,头也没有转
过来。我知道她不再反对我这么做了,于是右手就顺着裙子的开衩伸进了她的裙
子里。

  我的手在她大腿的丝袜上轻轻滑动,闭着眼睛感受着丝袜的滑爽和大腿的温
度。

  手继续向上摸索着,很快就伸到了大腿根部。她穿的是长统丝袜,丝袜尽头
有一圈稍厚的蕾丝。我的手超过了蕾丝的边缘,直接摸到了她的肌肤。

  她大腿的皮肤细腻光滑,摸起来软软的,但是很有弹性,让我爱不释手。我
用指尖在大腿上轻轻地划着圈,她的腿抖了一下,我感觉她大腿的肌肉一下子变
得僵硬,小腿紧绷,脚背也弓了起来。

  “阿姨,放松点儿。”我在她耳朵边轻轻的说。我的手也没有闲着,用手指
肚在她的大腿上上下滑动抚摩着。

  过了一小会儿,她身体慢慢的放松了,稍微侧了一下身子,大腿露出得更多
了,但又把书包盖在了我的手上。

  我的手在她腿上向上爬行着,已经碰到她的内裤边缘了。手指头笨拙的要挑
起她的内裤,还要往里面伸,她转过头来,严肃的对我说:“不要了。”

  我对她吐了吐舌头,只好把手拿出来。看了一下手指头,然后很诚挚地对她
说:“谢谢你阿姨,你真好。”

  “便宜你了,小色狼,得寸进尺。”她脸上挂着一丝红晕,看起来更加娇媚
动人。我都看呆了。

  到站了,公交车进站停车。人们陆续下车,我俩最后才下。趁下车的人不注
意,我忍不住把手伸进她裙子里在她屁股上狠狠的摸了一把。

  “哎哟,轻点儿,弄得人家这么疼。”下车后她向我投诉,还有一点点撒娇
的意味。

  “对不起,下回一定轻点儿。”

  “还想下回,做梦!”

  我和她一边开着玩笑一边向小区走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13/04/08(月) 15:31:35|
  2. love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换妻让我们疯狂 | ホーム | 十一换妻性旅行>>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mrli.blog21.fc2.com/tb.php/984-1fb5fe5c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