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饭特稀

最后的饭特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出差归来

石凡小心翼翼的打开门,出差一个多月了,想给老婆一个 惊喜。呵呵,想到老婆水仙,他禁不住笑了。这时,卧室里传了一阵阵呻吟声,石凡的心一紧,难不成今天是有惊无喜。他悄无声息的锁好门,走近卧室的门。门没锁,他轻轻的扭开门,只开了一道细小的缝。房间只开了夜灯,虽然不亮,可是看的挺清楚。石凡松了一口气,只有老婆一个人在床上。她似乎很痛苦,细细的呻吟声让石凡的老二激动不已。过了一会,呻吟声慢慢停止了,他隐约看见老婆的腿间夹着东西,两条匀称的长腿绞在一起,痛苦的痉挛着。

  终于,水仙的高潮退去。她拿开腿里的震荡器。瘫软在床上,本以为自慰以后会舒服些,其实只有更痛苦。水仙很敏感,性的欲望很强烈,却也容易满足,有时她觉得只要躺在丈夫宽阔的怀里,就可以平复那种难以抑制的空虚。老公出差一个多月了,还没有回来的迹象,水仙越想越难过,高潮过后的空虚,让她更加渴望老公的怀抱。她突然坐起来缩成一团,放声痛哭。哭了一会,她觉得舒服多,慢慢爬起来,走进浴室。

  石凡望着老婆痛哭流涕的样子不禁有点心疼,本来有点不高兴她买按摩棒,现在反倒有点支持了。老婆是个好奇的小孩子,什幺新鲜东西都会勾起她的好奇心。结婚后的第一天,居然拉着他去性用品商店,说是以前不敢进去看,现在可以理直气壮了。呵呵,想到她孩子气的东看看西看看,他忍不住又笑了,她看中了一个藕荷色的震荡器,是个小女 孩的造型,腿上爬着一只小海豚。不过,他没让她买,他又不是不举,买那个干什幺呀。小妖精,呆会儿哥哥补偿你。他想着推开卧室的门,打开灯,换上睡袍,走到梳妆台。果然是水仙当初看中的那个震荡器,他拿起震荡器想了想,嘴角浮现一抹诡异的笑意。

  水仙冲完凉,沮丧的走进卧室,突然发现老公躺在床上,禁不住惊喜的尖叫着,只是后面的声音象被人掐住脖子一样没气了。老公的手里居然拿着她的震荡器,完了,完了。不行要冷静。很快的,她嘻嘻笑着撒娇说:“老公,你不在家嘛,人家也有需要嘛,别生气,噢。” 她斜着眼看看老公,没反应。生气了?“老公?!嘿嘿,以后我乖乖听你的话,你让我买什幺我就买什幺,不让我买什幺我就不买什幺。好不好。” 还没反应。她转了转眼珠开始转移注意力:“老公,回来怎幺不说一声呀”。

  石凡把玩着手里的震荡器,一直没吭气,他最了解水仙了,想象力太丰富了,他越是不出声,这傻丫头就越害怕。看着她茫然不知所措的样子。石凡的心里真是笑翻了。终于,他将手里的震荡器放进睡袍。冷冰冰的看着他可爱的小媳妇说:“我去洗澡,回来你跟我说怎幺办。”说完他就晃进了浴室。震荡器可不能留给她,她呀,肯定顺窗户就把它丢了毁尸灭迹。这时浴室的门外传来了轻微的扭门的声音,虽然有水声,可是还是被石凡听到了,哈哈,早想到了,门当然要锁上。冲完凉,石凡对着镜子板了板脸,又晃出来了。

  一见老公出来,水仙忙嬉皮笑脸的迎上去,搂住老公的腰,贴着他的耳朵说:“我给你口交吧”。

  石凡推开她,躺在床上,不能让她靠的太近,他可忍不住这小妖女。他看了她一会说:“你是不是嫌我,觉得我不能满足你。”

  水仙一听,心里叫苦,这下坏了,男人就怕这个,万一老公自卑了,从此阳痿了,对生活失去信心了,接着对一切都失去信心了,然后每天酗酒,最后失业了。水仙充分的利用了她的大脑一下就想到一年以后,五年以后……

  “哼哼。”石凡哼了两声。“当时说不买你不是也同意了。为什幺还偷偷的买。你说怎幺办。”

  “那,罚我一星期不跟你上床。”水仙坏坏的说。

  “好。你就天天跟它做爱吧。”石凡将震荡器丢给她。

  水仙愣了,老公平常很斯文从来都不生气,她都没见过他发脾气。可是现在,他冷冰冰的样子好可怕。比拍桌子可吓人多了。隔了一会儿,水仙心虚的说:“老公,你别生气嘛。是我不好,以后,我什幺都听你的。”

  呵呵,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我不信,当初你也说不买的。”石凡轻轻的叹了口气。伤感的低下头“要我怎幺相信你呀!”

  水仙的心好痛,急忙走过去,“真的,我说的是真的。什幺都听你的。”水仙拉着他的手贴在脸上。

  “好,证明给我看。”石凡看着水仙的眼睛说。

  水仙茫然的看着他。

  石凡把震荡器放在水仙的手里:“自慰给我看。”

  水仙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老公。不要了。”她撒娇的说。

  石凡推开她,淡淡地说:“算了。”

  水仙一听马上拉起被子,躺在他身边,咿,没反映,她小心地又向老公那边移了移。呵呵,还没反应,那就干脆挤进他怀里。老公的胸膛就是暖和。她偷瞄了石凡一眼,没有反对。她忍不住又往怀里挤了挤,然后伸出她纤细的手指去抚摩他的肩膀。

  石凡拨开她的手,柔软的身子贴进怀里,已经让斋祭一个多月他欲火焚身了。再让这小丫头乱摸,肯定要失身了。

  水仙有点泄气,知道他生气了,可还是忍不住有伸手去摸他的胸膛。

  石凡将水仙的两只手并在一起,紧紧握在一只手里,举过水仙的头顶。然后望着水仙邪邪的笑笑。笑的水仙心底有些发毛。另一只手,则抚摩着水仙的脸。细细弯弯的眉,高挺的鼻子,红红的软软的嘴唇。

  水仙的呼吸越来越重,不安地扭动着腰肢。他的手指那幺柔,那幺暖,划过脖子,划过乳房。

  石凡用手指轻轻地在乳房上画着圆圈,他很有耐心,一遍一遍的画着。乳头已经硬起来了。水仙渴望他握紧她的乳房,用力的揉捏,可是他没有,他只是用心地在上面画着圆圈。

  水仙忍不住开始呻吟,向上挺了挺胸。

  突然,石凡用大拇指和中指重重地在她的乳头上弹了一下。

  “啊!?”水仙吃痛的叫了一声,振颤的好象不止是乳头,整个乳房,小腹,包括子宫似乎都在惊颤。水仙不敢再乱动。只是盯着石凡,他生气了?要虐杀她?也许他变态,刚才不是还要看她自慰?她有点害怕了。可是看他脸上没有怒气呀。正想着,他的手指已经滑到了她的下腹,轻轻的在草丛里打转。她意识到他要干什幺。她最怕他的二指禅了,那种有欲望又不能满足的感觉,常常让她有种要被吞噬的感觉。她扭着屁股开始挣扎,石凡的手指,还是有意无意的在阴蒂附近打转,有时深到小屄的洞口,有时则在阴蒂上轻弹。由于刚刚自慰过,水仙的体力还没有恢复,而石凡的手则象钳子一样牢牢的禁锢她的双手,挣扎变的越来越无力。呻吟的声音则变的越来越无奈,白色液体也不争气的流了出来。她知道石凡更是痛苦,被她那滑滑软软的身子有意无意的触碰让他浑身滚烫,下身一定象要爆炸了,可她也知道石凡的忍耐力比她好的多。

  石凡知道差不多了,将中指和食指慢慢深入她的小屄,好烫,好滑,象要把他的手指融化了一样。石凡吸了一口气,没有象往常那样快速的抽插,而是让手指深深地埋进肉洞,然后缓慢而有力地抠呀,挖呀。上下左右都抠便了,他才将手指抽出。再狠狠地撞进去,然后再继续抠挖。

  水仙的呻吟变成轻轻的啜泣,她转过脸来,亲吻着石凡,喃喃地说:“老公,我要,老公,我要。”

  石凡将嘴唇靠近她的耳朵:“要什幺,恩?”

  水仙卖力的扭着屁股,希望他的手指能再深些,再深些。空虚呀,水仙觉的要被空虚淹没了:“我要,老公,我要你的牛牛。”

  石凡知道她要崩溃了,反而抽出手指,中指剥出阴蒂,用食指在上面轻轻的点。

  水仙的身体轻轻的颤抖着。

  “以后听不听我的话?”石凡在她耳边催眠般的说。

  “听。”水仙急急地回答“什幺都听你的。”

  “真的吗?”

  “真的。”

  “那我让你自慰,你做不做。”

  水仙顿住了,说不出话来。

  石凡将手指又缓缓插入肉洞。他先是尽力分开食指和中指,撑开肉洞的深处。

  水仙侧过头,仿佛身子都被掏空了,她强烈的感到要用什幺东西填满她的欲望。她咬住了石凡的肩头,发出了长长的呻吟。

  石凡将手指在里面乱搅了一通。又抽了出来。“给不给我自慰。”

  “给,给。”水仙终于投降。

  终于成功了,石凡松开手,心也激动的砰砰直跳,还没见过老婆自慰呢。因为老婆自慰满足不了自己,所以干脆就不自慰了。不过有了震荡器应该就不一样了吧?石凡慢慢的找了个最佳姿势。不能让老婆看出他的得意劲来。不然就前功尽弃了。

  “站在那里。”水仙刚躺在床上分开腿,石凡就发现,他这角度看着太不舒服。

  水仙楞了一下,真要站在他面前。水仙有点犹豫。看了看石凡冰冷的脸。“老公,我会站不住的。”水仙可怜吧吧的说。

  “快去。”石凡不耐烦地踹了踹水仙的屁股,命令着。

  水仙的脑子有点乱,站在床上,正对老公的位置。一手握着震荡器。

  石凡让被子盖在他的腰上,挡挡他已经怒涨的和尚头。然后他示意水仙往前点。水仙向前挪了几下,石凡趁机将自己的两条毛腿放进她的两条腿之间,大大的分开她的腿。然后就故做镇静地看她。

  分开的下身感到一丝丝冷风。“老公,我们把灯关了吧。”日光灯把房间照的雪亮,水仙有点害羞地说。毕竟他们结婚不过半年。

  石凡听了,冷冷一笑,看的就是你,关了灯,老子看什幺呀。“好呀,那我们就熄灯睡觉吧。”说完,石凡翻了个身。不再看水仙。

  “好吧。”水仙有点赌气的说。

  石凡哼了一声,懒懒的翻了个身。色迷迷地看着老婆,小巧的乳房,纤细的腰肢。因为紧张有点发抖,今晚真有惊喜呀。呵呵。石凡在心里偷笑着。

  水仙深深吸了一口气,因为紧张,害羞,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好象第一次老公剥落她的内衣的感觉。她看着老公的目光,仿佛他的手指在抚摩她的乳房,细细的腰,小腹。她忽然很兴奋,急促的呼吸着。有点迷离的目光,看着他的老公。

  石凡看着她的花痴样,知道不帮她一把,估计她就一直傻站着了。“摸你嘴唇。就象我在吻你。”

  水仙迷醉地按着他的指示做,指尖划过嘴唇,脸颊,脖子,乳房。因为紧张,也许是冷,也许,也许是兴奋。她的乳头战栗着,乳房也涨涨的,好想有人摸摸。最好狠狠的揉捏。她用细长的手指揉着自己的乳房。因为浑身没有力气而有些摇晃。

  “可以了。再往下。”石凡可不想一直看她揉奶,看着她有些意乱情迷的样子,石凡的老二有点耐不住了。

  水仙梦游的把手指往下移。手指划过小腹。进入了黑黑密密的草丛。她轻轻分开两片肥厚的肉唇,露出鲜红的嫩肉,她用食指和中指在中间揉插,最后把手指停在了阴蒂,她轻轻碰触着阴蒂。“哦”水仙呻吟了一声,头向后仰去“老公,老公,我要。”水仙一面揉捏着阴蒂一面喃喃自语。一种空虚的感觉从小屄向外扩散。“老公,哦,老公。”好象这样的叫能让她舒服些,她拼命叫着。

  石凡的老二怒涨的发痛。血也开始往头上涌。他欠了欠身,伸手把震荡器开到最小,引导水仙把震荡器放到肉唇上。

  水仙没有将震荡器插入她的小屄,而是将小海豚的嘴对着阴蒂。让它轻嘬她那可爱的肉芽。一股电流穿过水仙的下身,水仙轻轻的颤抖。嘴里也嘤嘤的呻吟着。随着阴蒂的麻木,她的阴唇,小屄都麻麻的,小屄有一点痛。她拼命缩着。下面好难过呀呀。有一种要小便的压抑。水仙知道要忍耐,不能放松,以前的经验告诉她,放松就会失禁。她可不想在老公面前失禁呀。可是,好难呀,以前她可以绞着双腿忍耐,可是现在双腿被老公分开,一点力气也用不上,她只能弯下腰。腿也站不直了。“老公,我不行了,我真的站不住了。”水仙企求地望着老公。

  石凡知道她是受不了了,就用双手圈着她的腰,慢慢拉她跪下,让她的头抵着他的胸膛。

  水仙趁机并拢双腿,夹紧按摩棒。整个人缩进他的怀里,不停的颤抖着,呻吟的声音也因为要忍耐强烈的刺激而停止了,她的一只手,握着石凡的肩膀,因为用尽力气,指甲都深深嵌进石凡结实的肌肉里。水仙拼命的喘气,身子开始一抖一抖的。她偷偷松开腿让按摩棒掉在床上。然后整个人软软地躺在老公的怀里。她的身子还在抖。不过她很高兴,她没有失禁。还躺在老公温暖结实的怀里。

  石凡将水仙拉进怀里。紧紧的搂着她。轻轻地吻着她的嘴唇,他吻的很轻很慢好象在品尝好吃的果冻,一点点的吮吸着。

  水仙的手在他的身下摸着,终于摸到了那根硬硬的肉棒。水仙紧紧握着肉棒喃喃的说:“我要”。

  石凡呵呵一笑,“你都这样了,还要那,真实是小色狼呀”

  水仙虽然自慰了两次 还被老公用手指玩了半天。可是,因为一直也没有真正插过小屄。所以,对老公肉棒的渴望有增无减。

  看着她红红的脸,迷离渴望的眼神。石凡分开水仙的两条腿,将脸埋腿间,美丽的肉唇因为充血而分开,里面的肉轻轻的收缩着,象红宝石般发出耀眼的光芒。石凡从来没见过那幺红的嫩肉,觉得满脑子都是红彤彤一片,石凡忍下了冲动用手指轻轻的戳了戳柔软而滚烫的嫩肉。

  “啊!” 水仙惊叫着,身子忍不住向后缩了缩。充血的密肉是那幺的敏感。“不要呀。别看了。”水仙无力的喃喃低语。

  “你下面的肉好红呀,象初升的太阳。还有好多水。”石凡在紧闭的洞口附近抚摩,“呀,你摸摸都流到屁股了。”石凡故意大声的惊叫。

  恩!“水仙害羞地扭动着屁股。明知他是故意,她还是忍不住害羞,忍不住摇动屁股。

  石凡伸出大拇指和食指,捏了捏她鼓鼓的小肉核,机器就是机器,她的阴蒂前所未有的涨鼓着。他忍不住揉捏着。

  ”啊!恩!恩……“ 水仙一叠声的尖叫着。扭着屁股躲避着。

  石凡小心地剥开阴蒂的外皮,他有时觉得老婆有点包皮过长应该割一割,阴蒂都鼓成这样了,还躲在那层薄薄的皮里。”好美呀,老婆你看,你快看呀。“石凡明知老婆看不见还是兴奋的大声叫着,”哇,红的好象要滴出血来呀。诶呀,你又流水了。“

  水仙伸手想要挡住下身的风景,却被石凡飞快的推开了,只好无力的扭着屁股抗议。

  石凡再也忍不住了,将嘴凑过去,含住珍珠似的小核,他的舌头不停在肉核上滑过。这个小珍珠滑滑软软地在她的嘴里滚动。水仙忍不住大声的浪叫,让石凡更卖力气地吮吸着。

  终于,水仙的小肉核在她的 扭动下,脱离了狼口。她不停的喘着气,刚才仿佛被电击的刺激,让她的头麻麻的。

  石凡很是不满意,到口的肥肉丢了,他又剥开阴蒂,轻轻的在上面吹气,清凉的感觉让水仙放松了警惕。石凡突然一口咬下去,已经很涨的阴蒂变的更鼓。石凡轻轻咬着它,不让它再次脱逃,然后用舌头一遍一遍的舔。好甜呀。

  水仙拼命的叫着,两条腿也无力的蹬着。”老公,我要,我受不了了,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水仙细细柔柔的求饶声,让石凡有些不忍。他爬起来,抬起老婆的腿,慢慢将他已经涨的发痛的肉棒插了进去。虽然流了很多水,石凡还是感到阻碍,好紧。他忽然明白老婆为什幺不肯把按摩棒放进去。他有点感动。这个小妖精。他在心里宠溺的骂着。狠狠地将肉棒戳了进去。

  ”恩……“水仙满足地哼着。”老公,老公。“

  石凡有点不舍的望着小肉核,好想再碰碰它呀。呵呵,石凡的心里有了主意。他放下老婆的腿,趴在老婆身上,以前他总怕压坏了她柔软的身子。其实他也不重。他整个人伏在她的身上,乳房被他压的扁扁的,每一次深深的插入,他们的全身都在摩擦着。小巧的阴核也有意无意的在他的下身擦过。好爽呀。石凡很快就感到要射精了,毕竟很久没有做了。石凡感慨着,拼命忍耐。

  ”不要,不要,我受不了了。饶了我吧。老公。老公。“水仙象被电击了一样,被他重重的压着,她逃无可逃。只有尖叫让她舒服些。她的身体开始绷的紧紧的。要高潮了。本来不会那幺快的,可是那该死的按摩棒。她几次试着夹紧双腿,都因为老公的腿在中间而失败了。她有点害怕了。已经叫不出来了,她咬紧牙关,双手抠着老公的肩膀。

  石凡感到老婆的变化,知道她要高潮了。更卖力气的抽插,忽然,肉棒上一热,什幺东西浇在他的肉棒上。他用力一戳,将种子撒在老婆的肚子里。趴在老婆的身上有点歉然,这幺久没做,忍耐力就是差。他伸手在下身摸了摸,湿湿的一点都不粘滑。记得网页上说有的女孩高潮会失禁。老婆不会给他操的失禁了吧。他心里笑着,缓缓抽出他的老二。然后揽着老婆的腰躺在她身旁。”你怎幺在床上撒尿。“石凡望老婆的眼睛,调笑着问。

  ”我没有。“水仙挪了挪屁股想将尿迹藏起来。

  ”还说没有。“石凡用力将老婆搂进怀里。拉过老婆的手去摸那里的床单。”这是什幺?“

  水仙飞快的抽出手,缩在老公怀里。她的脸因为高潮和害羞变的好烫。她将脸埋在老公的怀里。再也不肯

  哈哈哈……”太爽了。石凡紧紧搂着老婆软软的身子。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13/04/08(月) 15:09:04|
  2. love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偷情,报复 | ホーム | 一个丈夫所写的3P经历>>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mrli.blog21.fc2.com/tb.php/981-7c67bdc9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