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饭特稀

最后的饭特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争气的儿子

  在我心目中小聪一直是个争气的儿子,哪怕他成绩从全校第八名一下滑到班
级第四十九名我还是这样认为。

  小聪是我的骄傲,也是我终生的希望,他会是一个出类拔萃的孩子!在决定
留下他而远离他那人面兽心的老爸之时我就认定了这点。

  他爸品行不端,当然如果他爸是个正人君子就不会有小聪的出现了。我那时
才从大学分配至处室上班,为了能学出个好成绩我在大学时拒绝了N个男生的求
爱,不敢越雷池半步,好不容易以优异成绩分配到了市直机关,没想到不到一年
我又不得不离开那高贵的金字塔单位,原因就是因为小聪那卑鄙无耻的爸。

  小聪他爸当时是我处的处长,听说还是第二梯队厅长人选,长得也还算人模
狗样,厅里的好多女孩子都把他当作梦中情人,但我除外。我是很单纯的人,更
不会爱上他这个结了婚的男人,我一直把他的关心当作是上级对下级乃至是大哥
对小妹的关心,所以我也在生活细节上也注意照顾他,他喝醉了时我总会帮他倒
杯茶递块毛巾之类的,反正我下班了也没地方去,办公室又挺安静正好看看书。

  一切都很正常。那天,他又陪部里检查人员喝醉了摇摇晃晃回到了他的办公
室,我赶紧倒了杯浓茶过去。如果能时光倒流那晚我应该去陪那苦追我很久的教
育处的小王去看电影或者陪打字的小刘小丫头去逛步行街,但我却留在了办公室
为小聪他爸准备第二天的发言稿。

  如果他的手不那么挡一下我的那杯热茶不会倒在他裤子上,那他就不会烫得
从沙发上弹起来,我也就不会惊慌失措地边用嘴吹着气边用手在他那裤裆处拚命
地擦拭茶水。

  茶水的温度很烫,所以我当时没有感觉到他的裤裆下有根东西的温度象在火
炉上烧的开水一样越来越烫,直到我手上竟然握着的是那个象烧红的铁棒样的东
西我才发现不对劲。我脸红红的急忙撒手但我的手竟被他牢牢抓住还按到那裤裆
里那突然耸立的小山峰来回搓动。

  事后我才知道酒醉心里明。他那张酒气熏天臭哄哄的嘴拚命压上我嘴唇时我
还一直认为是酒的过错。由于晚上办公室很难有别人,所以冲完凉后我在办公室
从不戴乳罩,只穿了件宽松内衣。因此他的一只手没有半点阻隔地直接伸进去抓
住了我那一直引以自豪坚挺如小笋的乳房,可能是酒的原因他那手心烫得吓人,
一直发疯似的搓揉着我那娇嫩的乳房,好象他是在揉面包饺子。

  虽然也在公车上被些色狼胸袭过,但我那让全寝室女生羡慕不已的又大又挺
的乳房可从没被人这么粗鲁地对待过。我拚命想挣扎起来,但没想到他的力气竟
如此之大,不挣扎还好,一挣扎他的手象个铁箍一样把我箍在了他怀里。

  可能为了省事或是腾出个手来,他竟抱着我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走到了大
班台前。他手一挥,桌上的文件全掉到了地上,我的身子就这样两腿临空被他的
上身压在了大班台上。

  妈妈呀。这下他方便了,顺手就把我的T裇翻了上去,我那对骄傲的圣母峰
象对弹簧一样啪地弹了出来。他那张臭嘴也终于从我嘴唇上滑了下来,让我终于
能够顺利地吸上口气了。

  不要啊。我喊了几声,但不知为什么一句都没喊出来,其实当他的嘴巴含住
我那虽然充血翘起来但还是大不过一粒红豆的乳头时,我已经一身发软四肢无力
了。

  在他的手在往下拉我的三角内裤时我已没有半点力气推开他了,只有拚命地
摇着头说明我的不愿意,但我的抗争太过于软弱了,很快我就感到两腿间一片冰
凉,那空调的冷气吹得我那没有半点遮拦的阴部凉嗖嗖的。

  从那晚后我一直对做爱这件事上留有心理障碍,因为我的第一次远远没有书
上描写得那么美好。他除了一直象条狗一样拚命地对着我的乳房又啃又咬外没有
别的前戏动作。腾出个手把他的裤子褪下后就把他那又粗又烫的东西往我两腿间
乱戳。

  我是个处女,而且我不知是不是发育出了问题,我的大阴唇和小阴唇都没有
外翻,在稀稀的阴毛下,我的阴部坟起就象一个刚蒸熟的白嫩嫩的馒头,不仔细
看还看不出中间那条细细的红线,这让我在每次洗澡更仔细地清洁下部。这就不
说了。

  可能戳了半天没进去让他有点光火,竟然把我的两腿抬到了他肩上,用手指
撑开了我的大阴唇,接下来的动作我当时是匪夷所思,他竟张口就把我那坟起象
热乎乎刚出锅小馒头似的阴户全含了进去。

  「啊。」我真的是受不住了,大喘气后终于逼出了一个啊字,但还不敢发声
太大,如果外面有人听见了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他那舌头就象一把擦上沐浴液的浴刷,灵活地把我那大小阴唇舔了个干干净
净,还不时把那舌尖顶到了我的阴道里,那麻酥酥的感觉让我拚命地抓住了他的
头发,但真的不知是往外推还是往里压。

  虽然我很不想就此失身于他,但说真的我那时也真有点动心了。

  可恨的他从头到尾就没想过我的感受,没多一会儿他的头又抬了起来,在努
力几次想把刚在我阴部工作了半天的舌头塞到我嘴里但没有成功后又把那张臭嘴
压到了我那被他折磨得泛起红晕的乳房上,把口水涂得我胸前一片亮晶晶的。

  接着他那象个棒槌似的坏家伙又在我两腿间敲起了锣。可能是经过他口水的
滋润或我自己真的动了情,他那火烫的铁棍竟然在磨蹭了几下后顺利塞进了我的
阴道口,我那未经人事的阴道立即感到象塞进了什么烙铁一样感到阴道壁都被烙
得热乎乎火辣辣的。我拚命憋气想用阴道的力量把那侵略者赶出去,结果是我用
一次力他又进去一分。

  「妈呀!」在碰到我的处女膜时他并没有放慢动作反而一鼓作气屁股往后一
耸再往前一顶,那根火热的阴茎全部突破我那弱弱的天险全根尽没。我知道这时
随着我不争气的泪水同时出来的肯定有我那处子鲜红的鲜血和处女膜的碎片。

  我并没有体会到有些作者写的那样苦尽甘来,我只感觉象有头发疯的公牛在
我体内横冲直闯,或者一把铁犁在我阴部毫不留情地一下下翻犁着我那幼嫩的处
女膜。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我感觉到下身一片麻木,都好象他正在奸淫的不属
于我的身子一样,脑袋一片空白。

  在他「啊啊」的乱叫中他加快了频率,两只手也把我的乳房当成兰州拉面馆
的面团一下扯到老高一下又揉搓到一团,那越来越烫的肉棍也象在工地打桩一样
砰砰地又沉又重地撕割着我的阴道,终于就象浴室的热水龙头打开了一样一股又
浓又烫的精液象根水柱一样笔直射向了我的子宫。

  我瘫软在他的大班台上一动也不能动,但耳边却响起了倒在沙发上的他的刺
耳的呼噜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13/04/01(月) 13:40:43|
  2. love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农夫借种 | ホーム | 色老头母女通吃>>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mrli.blog21.fc2.com/tb.php/956-1c9a83c7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