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饭特稀

最后的饭特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小姨子是半个妻

  这个念头已经在我脑子里蠢蠢欲动很久了,最近这些日子以来,莫明地我觉得我的小姨子变得越来越美,起因大概是上一次陪太太回娘家吧! 

  那天晚上半夜起来上厕所,突然撞见我的小姨子洗完澡出来,她大概以为半夜大家都睡了没有人会看见,所以只穿了胸罩和内裤就走出来,两人撞见都很不好意思,她赶紧冲回她的房间,我也赶快进入浴室上厕所。 

  我不知道她的感想如何?但当夜我却辗转难眠……她的胸部并不大,但形状却很美,尤其加上那纤细的小蛮腰、平坦的小腹和一双修长的美腿,那一夜在黑色的蕾丝胸罩及半透明内裤的衬托下,每每在午夜梦到时勾起我的欲望。 

  每当我想像起她用那双长腿勾住我背后,在我的冲刺下婉转呻吟的情景时,小腹里就不禁升起一股热流,裤裆忍不住好像要爆炸一般,我发誓要得到她,欲望的洪流几乎将我淹没,于是我决定展开我的计划…… 

  好不容易等到下一次陪太太回娘家的时间,晚上我进她的房间借故要帮她检查电脑,果然她正在一边喝咖啡,一边上网打麻将,玩得不亦乐乎。 

  “小梅,最近电脑还稳定吗?”我装作不在意的问她。 

  “还好吧!只是有时候还是会死机。”她回答我。 

  “OK!那我帮你检查看看,顺便……也帮我倒杯咖啡好吗?”只是一句很平常的话,但我却有点紧张,生怕计划失败,以至于讲话也有点结巴。 

  “好啊!等一下,我帮你去拿。”此言一出,我几乎要乐得射出来 。一等到她走出房间,我赶紧将太太平日偶然服用的安眠药拿出来,颤抖地加入到她的咖啡中。等到她回来之后,我随意调整一下画面和她打屁几句之后,就借口说要看电视而离开她的房间。 

  到了一点多,大家都睡了之后,我悄悄地爬起床,静静地走到我小姨子房间外,我的天!她房间的灯居然还亮着,难道安眠药无效吗?我垂头丧气的回到房间,躺在床上越想越不甘心,再进去搭讪吧,说不定还有机会下药!于是我鼓起勇气再度回到她房前,轻轻敲了她的房门,居然没有回应,怎么回事?放大胆子悄悄转开门,太妙了!这下我才发觉她居然趴在电脑桌上睡着了。 

  “小梅,怎么在这儿睡着了?快回床上去睡!”我试探性的推了推她,她只有喃喃两声,仍然没有回应。“受不了!只好抱你上床了。”我喃喃自语着,以防她突然醒来好有台阶下,小心地将她抱起来放在床上,小姨子仍安详的睡着。 

  我俯视着这只即将被辱的羔羊,她今天穿着宽松的T恤,雪白的颈后露出细细的胸罩肩带,我轻轻的将手伸入T恤中,将她的衣服拉起,粉红色的胸罩衬托出她完美的胸线,我不愿吵醒她,于是拿起桌上的美工刀,小心地沿着罩杯的中间将胸罩割断,深红的乳头显示出她早已不是处女,这并不重要,这时候它远比粉红色更加诱人。 

  我迅速脱下自己的衣服,轻轻地侧卧在她身旁并将头俯在她胸前,贪婪而温柔的吸啜着她的两粒深红,她无意识的呻吟了一声,这反而激起了我的兽欲,我索性翻起身,将全身的重量压在她身上,并深深地吻向她的双唇。 

  小姨子猛然惊醒,张开双眼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俩彼此互相注视着,接着她了解了,于是猛然开始扭动抵抗。 

  但这一切早在我计算之中,我双臂紧紧抱着她的娇躯,两腿早已挤进她的双腿之间净它们分开,同时还尽情地用我的下部猛力磨擦她的阴阜。我们俩人就在床上激烈地扭动着,不知情的人恐怕会以为这是一对情侣正在激情的彼此调戏着吧!可笑的是,事实上我们却正在为着完全相反的意图而纠缠着。 

  小姨子似乎想发出声音呼喊,但双唇被我堵住了,因此只能发出细微的呜咽声。约莫过了三、四分钟后,究竟女孩子的体力是抵不过男人的,她的反抗渐渐变得无力了,于是我趁机腾出一只手捂住她的嘴,并轻声在她耳边说:“别反抗了,安静点,你不希望让你姐姐知道吧?” 

  听到这句话,她猛然身体一震,接着就渐渐地静止下来。我知道这句话奏效了,小姨子和妻感情甚好,绝对不希望她的姐姐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招果然有效。但不反抗并不代表愿意合作,我爬起来打算除去她下半身的衣服,没想到她反而趁机将双腿夹紧,打算闷不吭声的抵抗到底。我不慌不忙的拿起她的丝袜,重新坐在她的胸口上,抓住她的双手并且用丝袜绑好,再度进攻她的下体。 

  她的双腿仍然夹紧着,但我毫不在意,抓住她的内裤就用力扯下,小小的内裤禁不住我的暴力,两三下就化为碎片。阴阜美妙的隆起在平坦的小腹上,其上点缀着稀疏而柔软的体毛,我将身体压在她腿上,舌头毫不留情的向她的溪谷进攻;尽管她的双腿仍然紧闭,但我极有耐心地用又唇磨擦她的阴阜,同时用牙齿轻轻咬着。 

  我用眼睛的余光偷偷注视着她,她紧锁着双眉,尽力咬住下唇以避免发出声音,不知是怕被其他人发现,还是怕漏出兴奋的呻吟。我伸出一只手慢慢的沿着小腹抚摸上去,她尽力想克制住身体的扭动,但这却瞒不住我,光滑雪白的身躯发出的颤抖,泄露了她情欲将要泛滥的先兆。 

  我握住她如鸽子胸膛般柔软的乳房,温柔地搓揉着她的乳尖,她的乳尖早已因为不自主的兴奋而坚挺。我发现她的双腿有松动的趋势,乘机猛然一挤撑开她的双腿,此时她知道大势已去,索性不再浪费力气,两腿无力的大开着,任我肆意吸啜她的爱液,我口中的“啧啧”声和她隐约发出的啜泣声交织在一起,愈发使我兴奋起来。 

  我爬起身子,跪坐在她双腿间,将她双腿架在我肩上,小姨子的秘穴早已春潮泛滥,她粉红色的小阴唇因兴奋而大开,我毫不犹豫的长驱直入,马上将我的阳具一口气插入她的阴户中。 

  尽管她已经不是处女,但阴道仍然紧凑而有弹性,乍来的兴奋差点让我射出来,而小姨子的身子也因为突来的冲刺而弓起。我不愿这欢愉太早结束,于是就慢慢抽送起来,周而复始地先轻轻抽送几下再猛然深入,一会儿之后就看到小姨子渐渐面泛红潮,呼吸逐渐急促起来,隐约地发出呻吟。 

  我俯下将她的身子抱起,让她坐在我腿上,小姨子此时被情欲冲昏了头,双腿很自然地勾在我背后,我抱着她狂吻她的双唇,小姨子浑身超软任我摆布,但双臀却仍然不停地扭动。 

  “姐……夫……”突然她在我耳边低语:“今天我不是安全期……求求你不要射在里面好不好?”她哀求道。 

  “那也可以!”我说罢让她躺下,并拿起枕头将她的头部垫高,接着跪坐在她胸口上,强迫她含入我的阳具,小姨子迫于无奈,只好尽力吸吮我的阳具。或许她从来没做过这种事吧,小姨子只是很笨拙地含住阳具前后抽动,偶然因为插入太深而发出低咳声。 

  我觉得快感不足,只好慢慢教她口交的技巧。我站起来,命令小姨子跪在我面前,一面看着我一面替我口交,小姨子顺从地吞入我的阳具,间或舔舐我的阴囊,我抓着她的头前后左右摇晃,她小巧的舌尖在口腔内翻滚,小姨子已经被我调教得不错了。 

  我抽动越来越激烈,小姨子也感觉出我快要到达顶点,她将头后仰想要吐出阳具,但我紧抓住她不让她抽出。最后我终于在她嘴内爆发,浓浓的精液沿着她嘴角渗出,我命令她吞下精液并且将我的阳具舔舐干净,最后两人双双卧倒在了她的床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13/03/30(土) 10:25:45|
  2. love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迷糊的妈妈 | ホーム | 母爱的升华>>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mrli.blog21.fc2.com/tb.php/920-9fbcd5a2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