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饭特稀

最后的饭特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失衡的天平

  雪花又飘了下来。
  
  又是一年了,吉望着满天飘散着的雪花想着。这个男人也就三十二、三岁,打眼看去也和一般人没有什麽区别,只是他望着雪花的样子,不由得让人惊奇,因爲在他的眼中含着闪闪的泪花……吉孤自一人伫立空荡的公墓中,雪无声无息,吉也任由雪花掩住他的头发,他的衣衫,滚滚的热泪和冰冷的雪水交溶在一起,正是和了苏轼的那句“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唯有泪千行。”
  
  这是他的妻子茹的长眠之地。吉望着那已被雪盖住的那个妻子的所在,脑中想的是她的笑语欢声,不由得放声痛哭:“茹啊……我对不起你,我是真的爱你啊……”
  
  床上。
  
  一对男女正在激烈的交合着。男人气喘吁吁,女人莺语连连。
  
  但见男人双手疯狂地揉捏着女人的乳房,下身闪着光的阴茎在女人的小洞内来回穿梭,带着女人的那两片阴唇时进时出,还有点点淫液撒在床上。
  
  这个男人正是吉,这个女人是亦,他是吉的情人。
  
  结婚三年了,吉已经渐渐地对妻子茹身体的感觉淡了,虽然他对妻子的爱没有少了一丝一毫。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认识了亦,亦也就成了他的情人,那麽自然。
  
  那是一个宴会。经朋友介绍吉见到了颇有风韵的亦。推杯换盏,幽默又不失睿智的吉在亦的心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那天因爲有亦,吉也就有些喝多了。
  
  宴会结束了,吉送亦。
  
  到了亦的楼下,亦适时地说:“上去喝点茶,如何?”
  
  吉知道已经很晚了,他也知道应该拒绝,在吞吞吐吐地说:“很…晚……”
  
  却被亦打断了话头,“怎麽,怕回去没法和老婆交待啊?”随着一阵清爽的笑声,吉和亦上了楼。
  
  接下来的一切就是那麽的熟悉了。一个该发生似乎又没有什麽理由发生的事情,让亦倒在了吉的怀里,还没等吉把亦扶起,亦的嘴唇就封住了吉,两个人这样的热吻起来,接下来就是疯狂的撕扯着对方的衣服,欲望在酒精的刺激下显得格外的灵敏,两人粗重的呼吸也让这个房间的空气闻起来有了一种放荡的味道。
  
  亦的身体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的迷人。椒红的乳晕上翘立着一颗小小的乳头,伴着吉的唾液,放射着诱人的色彩。这时的吉已经全心的投入到了亦的下身。他分开亦的双腿,手指伸进了亦的阴部,用手指继续挑逗着亦的情欲,另一只手被亦抓在了手里狂乱的吸吮着。亦的身体随着吉的抽动而抽搐着,分泌的液体也湿润了吉的整个手掌。
  
  “快,给我,我要,要,快给我……”亦断续的呻吟出,吉的阴茎当然也无法再忍受,吉调整了一下位置,对准了亦的洞口,插了进去。
  
  亦的反应更是强烈,她全身一紧,就随着吉的动作而大声的呻吟起来:“啊啊……快,干我,快……”
  
  吉飞速的进出着亦的身体,每一下都深深地挺在了亦的花心。
  
  “啊……”亦全身又一颤抖,安静了下来,这时,吉也加快了速度,忽然抵住亦的身体,再也看不到两人的交合之处,把自己的精液全部射进了亦的子宫。
  
  当欲望的种子播撒之后,吉一下子清醒了。他从亦的身上下来,没有声息,也没有叹息,就是那麽沈默的坐着,亦在高潮消退后的清醒到来后,用手抚摸着吉的臂膀说:“怎麽,后悔了?是不是怕回家交不上公粮啊?”嘿嘿地,她坏笑起来。吉到被亦的这句玩笑话给逗乐了,顿时,气氛轻松了许多。
  
  实际上,亦无论是相貌还是身材都不比妻子差,甚至在床上的放荡要比茹疯狂,可是这次出轨还是让吉的心理上觉得十分的对不起茹,毕竟是那麽的海誓山盟,却这麽快自己就做出了对不起茹的事。
  
  可是现在下体却又传来了阵阵的酥爽,原来上亦把吉那垂头丧气的家夥弄在手里,刺激着它。吉意思的有些躲闪,没想到,一下子被亦把自己的阳具拉进了口中。
  
  正在自己的欲望和对妻子的欠意边缘挣扎的吉一下子感到了自己进入了一个温温的腔中,不似那洞中的感觉,这种感觉顺着脊背直冲后脑,一下子,他就又硬了起来。亦没有理会吉的感觉,她把吉的阴茎含在口中,前后的套着,甚至用自己的舌尖点着吉的马眼,这种方式带给吉的感觉是以前茹从未给过吉的,吉的理智和欠意渐渐的被快意取代了……而亦却拿出一只手,抚摸起自己的阴蒂,在含着那吉阴茎的口中又发出了那种能让男人失魂的呻吟……此情此景,就怕是柳下惠重生也恐怕再难坐怀不乱了,吉一下子又压在了亦的身上……几番回合下了,吉的那种愧疚不见了,他想,只要自己不露出马脚,茹不会知道的,只要自己做好一切的处理工作……吉离开亦的房间的时候,亦已经软软的倒在床上不能动了。
  
  回到家里,当然,茹相信了吉所说的,是宴会喝到太晚。吉说太累了,茹就爲他拿来水,爲他擦了擦脸,让自己的老公能更舒服些的入睡。因爲在亦那的劳累,吉睡的很香。
  
  时间就这麽过去了,如果没有那天的一个偶然,事情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可它却就是发生了。
  
  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吉和亦正在亦家里偷情。那时的亦正是惬意绵绵,而绵绵的亦发出叫床声也是让吉受用不尽,这时电话忽然响了。亦一看,是她老公的。
  
  亦示意让吉停一下,她自己调整了一下呼吸,接起了电话:“喂,老公呀?
  
  你到了?”
  
  “……”
  
  “是啊,我在做家务呢,很累人呢,你听着也是声音很粗哦?”亦向吉做了一个鬼脸。
  
  “……”
  
  “好了,老公,不和你多说了,我还要去干活呢,你多保重哦,晚上再给我打吧,我爱你哦,老公,拜!”亦刚放下电话,就迫不及待地用自己的小洞吸着吉,说:“快,亲老公,我痒死了……”
  
  “好啊,你个小荡妇,给你老公带绿帽子舒不舒服?要不要我帮他使劲的干你?”吉刚听到亦和她老公的电话,性致高涨。
  
  “好啊,……快,使劲的干我,我就要你,快,哦……”亦在吉的猛攻下有些胡乱的语不成声。
  
  “你不怕你老公知道呀?我要把你干到让他一用就知道,我,……”吉也卖力的做着抽插运动,一边说着。
  
  “好老公,只要你给我,让我舒服……老公那里,女人不想让男人知道……好容易呀,快,再深些,用力……”
  
  这句话似乎让吉忽然想到了什麽,也好象刺激到了他什麽,在亦的狂乱下完成了那次惊险的愉情。
  
  可事后的吉却陷入了一种深深的迷惘之中。以后的几天也是如此,尽管茹百般的想让吉能放松,她想是工作给吉带来的压力,可吉却丝毫没有轻松的感觉。
  
  终于他再也无法忍受了,他要试验,他要一个答案,他甯可风险也要知道一个答案。
  
  那又是一个下午。他约了他最后的朋友翔见面。翔和吉是最好的朋友,从小一起长大,一起分享着快乐和伤痛,吉觉得翔是他最能信任的人,是唯一一个可以帮助他找到答案的人。
  
  翔和吉都是一个很帅的男人,一米八的身高,匀称的身材,又有一个很好的工作,也的确吸引了很多女孩子的眼球,可就是吉都结婚三年了,翔还是孤身一人,没有成家。
  
  翔总是说:“现在还是想这样的单身贵族的生活,虽然风流但不下流,虽然博爱,但不乱爱!”翔和吉有时也谈谈女人,当然这个年龄的男人对女人已经不陌生了,可是没结婚的翔却一点也不比结了婚的吉见识少,甚至有时是翔教一些给吉,还玩笑地说:“晚上就和嫂嫂试试呀!”他们就是这样不分彼此。
  
  可今天,吉刚见到翔坐下,就问翔:“你说我们是不是最够哥们的?我们认识已经多少年了?”
  
  “是呀,我们已经认识22年了,22年的朋友还是不哥们?你怎麽问这个话,是不是有什麽难心的事了?有事说话。”翔豪爽的说着。
  
  “是呀,今天我有件很爲难的事想让你帮忙,你还真得帮帮我,不然,我就要疯了,这些天我快要受不了了!”吉一脸肯切的说着。
  
  翔惊讶地问:“发生什麽事了,这麽严重,快说,怎麽回事?”
  
  “你坐好,我说给你听。”吉稳了稳自己的心情,慢慢地说了起来:“我在外面一个机会碰到了一个女人,结果就……你也知道。”
  
  “我以爲什麽事呢,原来是艳遇呀,是不是后事处理不清了?”原本紧张的翔一听,就又用打趣的语气调侃起来。
  
  “你听我说,不是那麽回事,她确实是不错,那只不过是路边的风景,你知道,我是一直很爱茹的,可是……”吉说到这,停顿了一下。
  
  这一下子让翔又紧张了,“不是你和嫂子之间有问题了吧?嫂子对你可一直不错呀!”
  
  “不是有问题,是我的问题,那天我在情人那儿,我们正做着爱,她老公打来电话,她是那麽的从容的骗着他,而且还说,女人要骗男人是最容易的,我很不放心……”
  
  “我不明白了,你说的到底是什麽事?”这回翔是有些迷糊了。
  
  “虽然我在外面有了这样的事,我知道对不起茹,茹对我也是很好,可我真的不确定茹对我是不是……我真的受不了茹背叛我,你知道我是真的真的那麽的爱她……”
  
  “那你想我派人跟踪嫂子?”翔猜着问吉。
  
  “不完全是,我想知道她是不是一心地爱我,如果她的心里出轨,跟着她一样出会出问题。”吉忧忧地说。
  
  “那你想……”
  
  “我是想这样,你去试探她,看看她能不能出轨。”吉轻轻地说。
  
  “什麽?”翔象没听清一样睁大了眼睛看着吉。
  
  “是的,我想你去试探她,看看她的反应,会不会做出对不起我的事。”吉肯定的说。
  
  “哥哥,你没开玩笑吧,这事可不是开玩笑的事啊,那是我嫂子呀,我也不能……”
  
  “弟弟,就是因爲你和我的关系,我才想让你来帮忙,这样是最安全的,对你,对茹,对我,都是最安全的。哥哥知道这样太爲难你,可哥哥也没办法呀,你知道哥哥这些天这心里……”吉紧紧地抓住了翔的手,眼睛里含着泪光,“哥哥求求你了,你就让哥哥知道,你嫂子的反应,我就想知道,要不然,我真的受不了!”
  
  “哥哥,嫂子这人多好呀,你有没有想到,一但这事出了点岔子,你要失去什麽?你怎麽还……”翔语重心肠的劝着吉。
  
  “你说的我都知道,可我的心里就象着了魔一样,我吃不下,也睡不着,哥求你了,要这样下去,我非疯了不可!”吉恳求的对翔说着。
  
  “哥哥,这事真的不行!”翔依然还是拒绝着吉的要求。
  
  “我也相信茹不会对不起我,你就试试她,让我放下这个心,行不?我求求你了,我知道这样是太没有道理,也知道这样简直是太荒唐,可是我要不知道这个结果,我真的要疯了!”吉带着哭腔地说着。
  
  看着吉这样,翔不得不点了点头,说:“哥哥,我就试试嫂子,我相信她的人品,我真的……”
  
  “好好,你就让我知道她不会背叛我就行……”吉一下子好象大喜过望。
  
  一个计划就这样的开始了,可是他们却谁也不知道这个计划的后果是什麽。
  
  在吉的恳求下,翔终于应允了吉的要求,配合吉去试探茹。
  
  吉对翔说:“你本来就和我们象一家人,你做这个事儿绝对不会引起茹的注意。我平时就多给你创造些机会,让你能多和她在一起,尽量不让她起疑心。”
  
  听着这些话,翔还是觉得有些不妥,说:“吉,咱不这麽做不行吗?这实在是有些……”
  
  吉这回没有理会翔的唠叨,而是接着说:“我再和你说一些茹的生活习惯,她一般在周末惯晚起,平时也就是十一点左右睡觉,不太能熬夜……”
  
  听着这些,翔有些不自然,仿佛在窥探自己哥们的私生活一样,可这时,他却如骑上了老虎,好象再也没有办法下来了。
  
  说着说着,好象吉注意到了另一些事,脸微微地有些发红了,说:“慢慢地我再告诉你一些茹私生活里喜欢的,哥们,你可一定要让我把这颗心放下来,不然,哥们我真的一天也过不下去了……”说到这,吉的眼睛似乎有些红了。
  
  翔看到吉这样,虽然爲难,可真的也不能拒绝了,就喃喃地说:“我尽力,尽力吧!”
  
  吉说:“这样,你这几天晚上都到我家里去,每天这样能让茹习惯一些,然后过段时间我借口出去出差,我告诉茹让你多多照顾她,你还是照常去我那儿,这就是你把握了。每天我们电话联系,行不?”
  
  “好吧,既然你这麽坚持,只能这样吧,不过我先说在前,只要让你能看到嫂子的一些真正的本德,咱就停止,这个真的是太危险了……”翔还是有顾虑地说。
  
  “行,行,你放心,翔,我不能让你那麽爲难,咱随时碰面,一起商量,行了吧?”吉满口应承着。这样,翔和吉初步地定下了他们的方案。
  
  晚上,吉终于能稍稍安了些心,因爲一直在困扰他的事,现在可以有了一个解决的办法了。
  
  茹正在洗澡,看着磨砂玻璃后那婀娜的身姿,吉不由得心潮澎湃。有时,他也会比较茹和亦,她们在床上的反应。可是亦对他,还是如插曲一样,那只是一个风景,而自己真正的全部心思都在茹身上,他真的不敢想象,在自己身下喘息的茹会在另一个男人的身下扭曲着身体,奉献着她那只有自己应该品尝的琼汁玉液……这时,从一阵阵蒸汽中一个美艳的影子出现了,那是茹。一条白色的浴巾半围着茹,那波波动人的双峰在浴巾的包裹下显出了一道深深的沟痕,浴巾紧紧地围着茹,把茹的身材勾勒的惟妙惟肖,在卧室那微黄的灯光下,足可以让任何一个男人失去自制的能力。
  
  其实这是茹精心的装扮,甚至她还在身体上喷了一些平时吉很喜欢的香水,因爲她不知道什麽原因,吉已经一段时间没有和她做爱了。她故意摇晃着身体,吸引着吉的目光,的确,吉也被茹的性感所惊呆了,没想到自己的妻子竟然会这般的迷人,这是结婚三年所没有过的一种心里的狂跳,是一种渴望的占有,他知道自己已经完全的勃起了。
  
  可是茹并没有走向她和吉的床,而是开了音乐,那是一种轻柔的音乐,音乐伴着灯光,就更体现出一种性的冲动。茹走到吉的面前,把自己的手伸给了吉,轻轻地说:“愿和我跳支舞吗?”
  
  不用言语,吉拉住了茹,把她轻拥在怀里,两个人的身体随着音乐的旋律摆动。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的接触着,茹感到丈夫的坚硬。忽然音乐的节奏加快了,吉再也不能满足于怀中的妻子,他开始狂热地吻着她,从唇到颈。室内的温度在升高,音乐的节奏在加快,两个人一下子倒在了床上,吉撕下茹的浴巾,但已无心去欣赏妻子那动人的身躯,他迫不及待,要她。
  
  茹下身早已湿润,那是爲迎接吉而早准备好了的,吉抓住茹的手,把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阳具之上,茹也心领神会地握住了吉的阴茎,把它牵引到自己的玉洞旁,另一只手抱住了丈夫的头,在他耳边说:“你的小茹要你……”
  
  “嗯……”随后是一阵阵地快速而有力的抽插。
  
  两个人越来越兴奋,茹的手紧紧地抓住了吉的肩膀,吉那红得发紫的阴茎在茹的阴道之中来来回回,两片红红的嫩肉也一进一出,忽然,茹的喉咙中发出了呜呜的声音,吉对那声音是熟悉的,茹高潮了。吉感觉到茹的身体象在吸吮自己一样,一张一合,这时,他也无法忍住自己的冲动,把自己的阴茎深深地抵在茹的身体,两个人的黑森林溶合了……软下的身体被茹的身体渐渐地挤出了身体,茹还是一动不动的大躺在床上,胸在不规则的起伏着,而吉也是横压在茹的身体之上,手臂还在茹高耸的乳房上陈放。休息了片刻,可能是茹觉得有东西已经从身体向外流了,就推了推吉,想去清理一下。吉从茹的身体上起来,看着茹用纸巾要擦拭身体,就说:“让我看看,来。”
  
  “看什麽呀,还不是让你弄的变成了……”茹的脸一红,不说了。可是并没有阻止吉伏下头去看自己那刚刚被吉肆虐过的下身。
  
  两片阴唇还是大分着,只是那守卫着通道的卫士把门户掩起,从中还流出了一股淡白色的液体,吉知道,那是自己的精液和茹的淫液……吉拿过纸巾,给茹擦。随着吉的动作,茹的身体在颤抖,没两下,茹就夺过纸巾,低低地说:“你给人家擦的,越弄越多了……”
  
  茹自己弄了。吉看着他的爱妻,可脑中又回到了那个困扰他的想法。是呀,亦也是在自己的身下那麽的放纵,茹会不会呢?他每问一次自己,就要告诉自己不会的,茹不会的,可是自己总又觉得这个告诉自己的答案是很苍白,似乎有人会嘲笑自己和亦的老公一样,带着一个大大的帽子,还不知道。
  
  他爱茹,如果不是这麽发疯的爱她,他也不会这样的混乱,也正是因爲这些天的乱想,让他也很久没有体验到了妻子的温柔。看着茹在自己的身体上清理,吉好象看到茹在自己自慰一样,一下子他又硬了起来,好象要把这些天的亏空都给补上一样。他抱过茹,说:“老婆,再来亲亲……”
  
  “人家还没……你呀……喔……”
  
  太阳似乎每天都是一样的准时。吉和茹因爲昨夜的劳累都起来晚了。吉轻松的上班了,他这些天都没那麽爽快了,因爲他要实施他的计划了,他渴望从翔那里得到自己妻子坚贞的描述……按计划,翔晚上到访了。当然茹知道吉和翔是最好的朋友,当然会好好的招待,吉和翔推杯换盏,茹也陪着喝了些,虽然她是不会喝酒的。酒是媒介,酒喝下去以后,自然话题就开放多了。翔也有时打趣茹和吉:“嫂子怎麽还不见有喜呀,是不是太漂亮让我哥哥太累而屡发不中呀,哈哈……”当然,茹也会笑,因爲这时的这些笑就无伤大雅了。
  
  吉喝多了,当然是特意的喝多了,因爲这种半醉是他给翔最好的机会。茹也有些多了,茹和翔谈着,可是翔是一本老实,除了那些打趣的话,就没有任何越格的事。吉急,可想翔也是情场上的高手,可能有自己的方法吧,就只能忍住自己的焦急。
  
  隔了一天,翔依然到吉那里去。当然受到的还是那般的热情招待。一周过去了,翔依然没有任何的举动。吉着急了。
  
  “哥们,你怎麽不行动呀?”
  
  “吉,嫂子这人真的太好了,能不能咱别这样试探,换个方法行不行,我真的舍不下心对这样对不住她!”翔有些哭腔的说。
  
  “扑通”,吉跪到了翔的面前。“弟弟呀,你就应了哥这一次吧,我就求你这一次,不然我真的要疯了,我太爱她了,我真不能忍受这样的事情,我要死,也想死的明明白白啊!”吉哭着对翔说。
  
  “吉,你起来……”
  
  “不,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翔拉了几次,没办法把吉拉起来,看然吉的样子,就闭着眼,点了点头。
  
  这一个月,翔每隔两三天就往吉家里去。本来在吉结婚以后,翔就没有那麽频繁地到吉家里去了,因爲毕竟吉成家了,现在茹和翔之间也已经变得很熟悉,倒也象是一个老朋友了。
  
  晚上,吉和茹完成那神圣激动的工作后,吉说:“茹,我工作可能要出差一个多礼拜吧,这期间要有什麽事,就让翔过来帮你忙,我也告诉他,没事就上你这来来,能帮你做点什麽,毕竟有时一个女人不方便。”
  
  本来茹听到吉出差也没想什麽,可是听到丈夫说让翔多来,心里有些疑虑,毕竟是她一个女人独自在家,但想到丈夫和翔的关系,这种疑虑又没法让她说出口……第二天,吉和翔碰面了。吉说:“我先到亦那去,亦的老公又出差了,你这些天就多把握机会吧,我听你消息。这些钱你先拿着,女人有时喜欢些小东西,你看着办。”吉给翔一沓钱。
  
  “这个钱我不要,你拿着吧。”翔把钱又给了吉,“我可希望能快点结束这个试验,实在让我对着嫂子时,太愧疚!”
  
  “不,钱你拿着,我知道这法子太损,我可不想呀,可我就象犯了病一样,我也不能自拔,这买东西,可不能再让你花了,不然,在我的心里,就更觉得自己不是东西了!”吉好象也是在剖析自己似的说着。
  
  翔没办法,只得收下了钱。吉到亦那去了,当然告诉茹,因爲出差是一个小地方,电话不方便,就打他的手机,于是就安心地躲在了情人那里。翔也苦闷,他不知道这一周该怎麽面对那位嫂子,更不知该如何完成吉交给他的任务……吉走后的第一天。翔在下班之后来到了茹那里。虽然茹对他仍然是那麽的热情,可是翔却如做出了对不起茹的事情一样,不敢直视茹的面庞。他们象往常一样聊天,茹也把翔留下吃饭,因爲吉不在,自己一个人反而会觉得懒懒地,翔一来,就觉得热闹多了。她还让翔这几天都来她这吃饭,这样她才不会感到自己的孤单……晚餐是简单却不失丰盛的。吃过晚饭,翔告辞了。翔没说太多的话,虽然在一起聊天,可是翔觉得比吉在时多了许多的拘束,尤其还有一个吉让他做的事情那麽沈重地压着他。虽然在情场上他也有很多经验,可对这个温文尔雅的嫂子,却不知该如何下手,他也怕这样做真的伤害了嫂子,也伤害了吉。
  
  第二天,吉和翔见面。翔没有敢说没有对嫂子做什麽,因爲他知道那样说,吉就又要催他,他也看出吉现在象是病态一样的疯狂,他说:“我用言语试探了一下,嫂子说他爱的就是你。”
  
  “你怎麽说的?”吉听到这话,双眼如放光一样问着翔。
  
  “昨天我吃完饭,和嫂子聊天,就说:‘吉哥现在也不在家,我这样来嫂子会不会烦呀?’她说:‘怎麽会呢?正好我一个人挺闷的,你来我们聊天呀!’‘那不会耽误嫂子会情人呀!’‘什麽情人呀,我就吉一个人,我看呀,谁也比不上我的吉,所以,不会有人配做我的情人了,我想吉也不会背叛我的!’”
  
  翔故意地杜撰着茹说的话,他看到吉听到这些话的时候脸有些变顔色,知道他的话有些作用了,就轻轻的劝吉:“嫂子这些话,该让你明白嫂子了吧?别再胡来了,茹那麽爱你,你却要这麽的伤害她……”
  
  可说到这,吉却正了正自己的声音:“不,这是你和她开玩笑时说的,也是她那麽随口说的,我要更明确的证据说明茹确实不会背叛我,如果她真的不会背叛我,我也愿意和亦断了,不再来往,只对茹真心真意,再也不对不起她!”看到吉说话时的表情,翔知道,他还要去完成这艰巨的任务……第二天,翔又到了茹那里。茹的神情有些异常。翔奇怪了,昨天还是好好的呢,怎麽了?“嫂子,有什麽事?我怎麽看你今天有些不对劲?”
  
  “哦,没什麽事,没什麽事,真的没什麽事!”茹好象重复了很多次的没什麽事,自己却不知道似的。
  
  “得了,我看你今天是真的有事,有什麽事,你说话呀!”翔到是真的关心的问着。
  
  “没事,我去做饭了,你先看会电视吧!”茹转开了话题。
  
  “我看呀,还是我帮你做吧!”茹没有反对翔的帮忙,今天的她看起来好象有些心不在焉。
  
  两个人一起做好的晚餐。翔今天特意带了一瓶红酒,他给茹倒上,说:“感谢嫂子爲我做的这麽美妙的晚餐,让我用这杯酒来代替所有的感谢和对嫂子的祝福……”他举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茹也喝下了。酒入愁肠,人自醉,心情不好的茹,很快就醉了。茹的话渐渐的多了,翔知道了,原来是吉走了两天了竟一个电话也没给打!翔只能劝着茹,说:“可能是太忙了,或者是电话不方便打呀,你也别太往心里去!”
  
  茹一边喝着酒一边说:“从来没有这样的事,以前无论他去哪,到了总是先给我打个电话的,我给他打,他关机……”茹又喝下了一杯酒。
  
  “嫂子,你不能再喝了,你要喝多了!”这时翔注意到茹已经有些醉的样子了。茹却没有理会翔的话,拉着翔喝酒。翔看到嫂子只是因爲吉没有打个电话,嫂子就能伤心到这样,又想到吉让自己所做的,也是怨从心中起,想吉也真的太对不起嫂子了。他也不自觉的多喝了几杯。
  
  红酒的后劲是很大的,渐渐的天就黑了下去。酒力和室中的温度同时作用,两个人都感到了热。茹本来在家中穿的就很随便,在酒精的作用下,她换上了一身睡衣,轻盈飘逸,可是也把她的身材显露的十分标致。要是在一般的时候,她不会这样穿在翔的面前的,而此时,她的脑中显现的都是吉不给她打电话的种种可能,大脑在酒精的麻醉下,已经忘记了这个不应该穿在翔的面前了。
  
  翔看到茹的衣衫,这时的他才真正注意他这个嫂子的身材。胸前被丰满的双乳顶起,如同山脉般,在那领前甚至还能看到那雪白双乳在胸衣下形成的一道沟壑,两个浑圆雪白的乳房高高挺起,纤盈的腰身,圆润的双臀,真的让他有些心旌摇动,他敢忙定了定神。
  
  而这时的茹没有注意到刚才翔的失态,还是要拉着翔喝酒。翔已经知道喝的太多了,从开始的红酒,到现在的啤酒,已经不能再喝了。他夺过茹的酒杯说:“嫂子,今天不能再喝了,要喝明天再喝,今天也太晚了,你早些休息吧,说不定明天吉的电话就到了呢!”
  
  这时的茹已经有些不清醒了,含含糊糊的已经不知道会说什麽了。茹乱摆着双臂,要抢回自己的酒杯,翔当然没有让她抢回,可是那双乳却在茹乱挥臂时格外的显眼,翔自己告诉自己,不能这样,不能这样,要赶快走,赶快走……他把茹扶回了卧室,茹倒在床上,就不动了。那睡裙因爲双腿在床旁而身子倒在床上的原因拉得更高了,也能看到茹的胸在起伏着,那双峰也随着呼吸一波波的颤动……翔又忘了自己,呆呆的看着,他觉得只要他微微地低头,就可以看到茹的裙下,他又抑制着自己,不可以。
  
  他晃了晃自己的头,想让自己清醒些,觉得自己好象比较有理智了,他把茹的双腿托放在床上,这一下子,让翔瞥见到了刚才在他心里想见到的东西,虽然翔一下子就把头躲开,可那艳红的边缘还是深深地印入了他的脑中……他把茹放好,给她盖上了被子,刚要离开,可茹一下子双臂却抱住了翔,嘴里喃喃地说“吉,我是爱你的,爱你的……”翔看然茹那红红的唇,又一次呆住了……好不容易才离开了茹那里。他不住的用手拍着自己的头,自己对自己说:“不可以,那是吉的妻子,自己的嫂子,不可以,自己怎麽能这样?”今天心中竟然有了这样的想法,他不敢面对自己心中的这个隐秘,想到,不行,明天见到吉一定要和他说,停下来,不能再继续了,不能再继续了,这太危险了,真的太危险了……白天,翔见到吉。“嫂子昨天的心情很不好,你应该给她打个电话的。”
  
  “我就是特意没有给她打电话,想看看她在孤单的时候是不是还能这样的爲我守候!”吉坚定地说。
  
  “嫂子是真的爱你,吉,咱们别这麽试了,行不?我的心里的压力真的太大了,再这样下去,我也受不了了!”这次,翔用肯定甚至是有些哀求的语调对吉说着。
  
  “翔,你放心,哥哥不会怪你,就算你对茹有些语言上的挑逗,我也不会见怪,如果茹仍能还是那麽坚持地爱我,那我就真的相信她不会背叛我了!”
  
  翔没有办法对吉说昨天自己心里的那种丝丝的异样,只有哀求着吉不要再继续下去,可是吉却依然那麽的坚持。
  
  “可你最少也应该给她打个电话吧!”翔最后有些生气地对吉说。
  
  “我这是爲你的行动创造机会呀!”
  
  “可你不是爱着她吗?你不觉得这样真的太对不起她了?!”
  
  吉沈默了。
  
  “如果你坚持不打电话,那我就退出这场游戏!”翔语气坚决地说。
  
  “好吧,我会给她打电话的……”
  
  这天晚上,翔没有去茹那里,因爲他现在有些怕见到茹。
  
  可是,吉依然是逼得那麽地紧。翔没有办法,只得又到茹那里去,他安慰自己,那天是喝多了喝多了……吉晚上依然回到了亦那里。这几晚虽然和亦仍然是夜夜春宵,可妻子的表现仍然是他心头的病。可是今天听到翔说妻子只是因爲自己没有给她打电话,茹就会这麽伤心,吉感到茹依然是那麽的爱他,他在茹的心里依然是那麽的重要,这比吉吃了多少补药都有作用,今晚,他兴趣高昂,因爲茹。
  
  亦就象是一个久未得到滋润的怨妇一样,她的欲望总是难以得到满足。这让吉想到了那句话:“女人是水做的……”的确,亦的身体里就象有无穷多的水一样,流也流不尽,只要稍休息,就又能奉献出自己的汁液。
  
  吉拥着亦,心里却想着,如果茹真的能禁住翔的诱惑,自己决对会放弃现在的亦,自己愿意爲茹的贞洁而放弃其它的女人……亦却把她的舌钻进了吉的口腔,寻找吉的那部分。吉也热烈地回应着亦,因爲茹的表现,让他有了信心相信茹会成功的,茹会拒绝翔的试探,茹绝对是只属于自己的。
  
  想到茹娇人的样子,他的身体就象充进了巨大的能量一样,吉深深吻着亦,手指在亦的胸上徘徊,不时地还弹拨着亦那已经硬起的小乳头。
  
  吉有时想,茹的乳头大些,象颗樱桃一样,而亦的却像一颗黄豆,在小小的乳晕之上别有一番情调。而亦的身体就象她的老公不舍得用一样,还是那麽的年少,粉红的乳晕再配上一颗淡淡的小豆豆,也可以算是女人中的极品了吧。
  
  亦的手也在探索着吉的身体,她的手绕过了吉的内裤,抚摸着吉那根如铁般的家夥,上下的套弄着;而在吉的手下,亦已经闭上了眼睛,享受着吉的舌和手给她带来的刺激,而吉并没有满足,他的手继续地向下滑,那里已经很滑了,软软湿湿地,吉的手指划着圆,不时的挑起亦的阴毛缠在手指,给亦一点点疼的刺激,而马上又抚摸着亦的敏感之地,让亦痛与酥再也分不清。
  
  亦的呼吸急促,高叫起了:“好哥哥,我要你,别再逗我了,不行了,你快给我……”
  
  可吉并没有急,他调整了亦的位置,把自己的阴茎递到了亦的嘴旁,亦握住了那根能带给她无尽欢乐的肉棒,含了进去……可在吉的手指的抚逗下,亦似乎也找到了报复的机会,每每在自己抽搐时,就轻轻的咬一下在自己口中的阴茎,吉的温度也急速的升高……这一夜吉把想在茹身上发泄的满腔情怀给了亦,只不过亦只是吉的一个替身罢了。
  
  翔也想到这样下去的危险,因爲茹的确是一个十分迷人的女人,这种感情的游戏是玩火的游戏,于是就想快点结束它。他下定决心,今天,就是今天让茹明确的拒绝自己,自己好有个交待,因爲他已经有些怕了……翔晚上又到了茹那里。没想到茹看到翔,脸一红:“前天真的太难爲情了,我喝多了,还麻烦你……”
  
  这时的茹,面似桃花,娇羞微显,翔的心又是一动,翔敢忙说:“我也有些多了,嫂子,你就别客气了,呵呵……”轻轻的笑掩盖了茹和翔的尴尬。
  
  茹马上又说:“今天吉打电话来了,说是前两天太忙了,电话又不好找,就没有打过来……好了,爲了补偿我喝多的错误,今天给你做点我的拿手好菜!”
  
  说着,茹就穿起了围裙走向厨房。
  
  翔定了定自己的精神,就说:“我帮嫂子吧!”
  
  “你不是越帮越忙呀……”
  
  “哪呀,你也太小看我了,我可也烧得一手好菜呢!”
  
  “哈哈,好好,那我们比比……”看然这麽天真的茹,翔心里又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吉可真的命好呀,能娶到你这麽美丽又贤惠的老婆……”翔讨好的说着。
  
  “呵呵,那是,哈哈……”茹象小女孩似的回应着。其实每个女人听到种话都会感到甜蜜吧!
  
  饭在两人的忙乎下很快就搞定了。他们没有了先前醉酒的尴尬,又是那麽轻松了。
  
  又打开了一瓶酒,翔取笑着说:“怎麽,还要喝多呀?!”
  
  “怎麽,你怕了?我一个女人家都不怕,你个大男人还怕?哈哈!”茹调皮地对翔说。
  
  晚饭在轻松的气氛下进行着,茹又有些喝多了,因爲吉今天的电话,让她感到对吉的担心和种种的猜测是不存在的,这让她十分开心。
  
  饭局变成了聊天,翔和茹聊的一直是很投机的,茹要去给翔倒茶水,翔也是故意的、也是情不自尽地一下子抱住了茹:“茹……我喜欢你,我真的喜欢上你了……”
  
  这一下子,让茹呆住了,看到茹没有动作,在酒精的作用下,翔一下子吻了茹,这一吻让茹一下子清醒了,她推翔,可是推不动,翔的手已经在她的乳房下抚摸了,茹能感觉到,茹急了,猛地一下子,给了翔一个嘴巴。
  
  翔一下子愣住了,看然茹气得发红的脸,翔知道自己过分了。
  
  “对不起,嫂子,我喝多了,我也是真的喜欢你,所以……”
  
  “别说了,翔,你知道我是吉的妻子,我不会喜欢其它的人,你是吉最好的朋友,你不应该这样!你对得起吉吗?”茹板着脸严肃地说。
  
  “对不起,嫂子,我不是有意的,真的,嫂子……”翔一下子跪上了茹的面前。
  
  看然翔的样子,茹好象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好了,今天的事我不会告诉吉,可是绝不能再有第二次……”
  
  翔知道自己已经有些失控了,他和吉说:“嫂子真的爱你,不会有问题,不要再继续了,再下去,我可都爱上嫂子了……”
  
  吉听到茹的反应,高兴地说:“翔,你放心,我不会生气的,只是苦了你了,我改天专门请你,你再猛烈些,如果她还能这麽的拒绝,我就满足了,真是太谢谢你了……”
  
  翔不知道怎麽到的茹那里,不过茹到是象什麽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告诉翔说:“吉打电话说,他还要多出差五天,事情不太顺利……”
  
  事情有时就是这麽的意外,越害怕发生的事反而总是越容易发生。
  
  吉出差第六天,茹出事了。那天她收拾屋子,把脚给摔伤了。茹一个人没办法,只得打电话叫来了翔帮忙。
  
  在茹的心里,虽然那天被翔非礼,可是在内心里还是有些高兴的,是因爲她感到自己仍然有魅力,依然还是有人喜欢……这些天翔陪着她,聊天或是做饭,的确也是很体贴茹,让茹在心里也很感谢翔,当听到翔说喜欢自己的时候,虽然第一反应是生气,可是翔的确也是一个很迷人的男人,在睡觉时她想,如果自己没结婚的话,说不定真会嫁给翔……翔到了,看到茹的样子,自然是着急。背着茹到了医院,回家后亲自爲茹上药,做饭……一切都让茹真的很感动。她说:“我没事了,翔你不用这麽紧张,只是扭到了,现在已经不疼了……”
  
  这天,翔留在了茹的家里,守在茹的身旁,只要茹有什麽不舒服的地方翔似比自己受伤还要着急,这一夜翔几乎没有合眼。
  
  在茹的心里,翔的这些作法发生的微妙的变化,如果那天翔没有说喜欢她,也许也不会有什麽变化,如果不是这些天和翔的聊天,也许在茹的心里也不会有这种似乎心弦触动的感觉,可茹不敢想这是什麽,她也不愿想这是什麽,她告诉自己爱的是吉,只有吉……这夜,她的梦中第一次出现了翔,而不象从前,只有一个人——吉。
  
  白天。翔告诉吉,茹受伤了。吉也很着急,可是翔告诉他:“小伤,没什麽事了,你也别太着急。”
  
  不知道爲了什麽这次翔没有让吉赶快回家,也不知道爲什麽没有如实地告诉吉他和茹之间的每一件事。吉听到这些话,放些心了,就说:“那这些天你好好照顾茹,看看在你的照顾下,她还会不会拒绝你!”
  
  听到这些话,好象听到吉不会提前回来,翔似乎有些欣喜,可他自己也责问自己怎麽能如此,那是吉的妻子,而自己和吉是最好的朋友,在心理上他对茹的欺骗的愧疚好象没有了,而看到吉,反而是一种种深深的自责。
  
  在茹受伤的几天里,翔都没有上班,几乎是天天陪着茹。茹的这种感动也越来越深,有时不自觉地把翔和吉比较,可当这种念头一出现,茹马上就又用手把这种念头打散……茹和翔之间的气氛好象有了一些改变。他们虽然也象以前一样的聊天,可是在这样的聊天中似乎多了些暧昧,多了些娇媚……每天翔还是和吉汇报茹的反应。他说茹有些活动,但还是拒绝他的。这一点点活动就让吉本来快放下的心又升起了一些疑虑,他对翔说:“看来还需要多些时间,兄弟,再多受几日苦,哥哥好好谢谢你……”
  
  翔不知道爲什麽要和吉说这些谎,可是当说到茹和自己之间的事时,翔不自觉地就说出了谎。
  
  吉出差的日子结束了,吉回来了。当然并没有象茹想象那样小别后的激烈,因爲吉在亦那实在是消耗了太多的精神了。
  
  茹并没怨吉,只是想可能是吉太累了,爲了她和家,拼搏赚钱。吉回来后,翔来的次数少了,茹对翔的那种异样的感觉渐渐地也被对老公的爱恋所掩盖了。
  
  只是在梦里,翔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多,有时甚至比吉的时间还长了。
  
  翔开始在吉不在的时间到茹这里来,当然翔和吉背后的交谈还是在继续着,吉也还是多多给翔接近茹创造着机会。
  
  一个月后吉又找了个借口出差。这次他很放心的告诉翔,一方面试探茹,另一方面也帮他多多照顾茹。翔又开始每天到茹那里了,只不过现在,再也不是从前的那样了,翔每次都会帮着茹做家务,每次也是相谈甚欢。
  
  那天是茹的生日。吉没忘,当然翔也没忘。吉拜托翔给茹过一个没有他的生日。这天只有翔和茹,一个桌上点着蜡烛,摆着酒,两个人坐着聊着天。
  
  外人看,这两个人之间怎麽都是恋人,他们聊的那麽开心,又那麽的无拘无束。翔频频的举杯,茹也是毫不相让。渐渐地喝了越来越多,他们之间的话题也越来越多,翔也能和茹讲一些带顔色的笑话,而茹只是红着脸听着。
  
  “一个男人老大了还没女朋友,一天一个人给他介绍了一个,见到这个女子呢,这个男的觉得还比较满意,可是这个女的说:‘我也看了很多的对象了,只是我……我有一个很多人都不满意的地方。’‘什麽?什麽地方?’这个男的到是挺好奇的,怎麽有人见面就说自己不好呢。
  
  ‘我的,你也能看到,’说着这个女人就挺了挺自己的胸脯,接着说:‘你看,它小了些,以前的人看我的身材就都不满意了。’这个男的看了看,觉得是小了点,不过在外面也看不出来呀,就问:‘那她有没有桔子大呢?’女的害羞的点了点头。男的一想,桔子也有个拳头大小,小就小些吧!
  
  两个人很快就结婚了,到了洞房花烛夜时,男的急切的脱光了女人的衣服,当他看到他老婆的胸的时候,连衣服都没穿就跑出了房,跪在地上大叫道:‘天呀,金桔也是桔子啊!’”
  
  刚讲完这个笑话,茹就笑的不行了,说:“就你们男人这麽乱想笑话,哪有金桔的……”话刚出口,就觉得不当,脸更红了,也不说话了。
  
  本来他们已经喝了不少的酒了,一看茹这样,翔就打趣道:“是呀,你看起来不象金桔呢,到象馒头……旺仔小馒头……哈哈!”
  
  茹一听这个,就抢着说:“再胡说,胡说就扯你的嘴!”
  
  说完就动手要扯翔的嘴。两个人在饭桌旁追逐起来,可忽然翔一回身,抱住了茹。
  
  茹一惊,可没等茹有反应时,翔第二次吻了茹。茹用手推着翔,可翔的双臂紧紧地抱着茹,茹推不开翔,而且双手也被翔紧紧地抱在了一起,也没办法拿出来再打翔一个嘴巴,两个人的唇就一直粘在一起,渐渐地茹的呼吸重了,推翔手的力气也小了,翔松开了些茹,手伸进了茹的衣服,在茹的乳房上抚摸起来。
  
  这些天的茹,本来被很少得到吉的滋润,今天在酒精的作用下爆发了出来,而且对于翔,那种异样的感觉也发挥出了它的作用。
  
  翔终于摸到了茹的乳头,这时的乳头已经硬了起来了,翔的手有些颤抖,手指的动作象是在把玩一个珍贵的文物那麽轻柔又好奇;茹的唇在翔的攻击下也微微的开啓了,翔的舌头趁势就和茹的舌交织在了一起。
  
  时间一秒秒的流逝,可这两人象静止了一样,时间在他们的身上停滞了……翔的手向下滑着,这是茹光滑的小腹,那下面有一片萋萋的森林,翔想一探她的神秘,一点点的,沈浸在欢愉中的茹没有感到翔进一步的侵犯。终于,翔碰到了一簇卷卷的毛发,那里已经是热气腾腾了。翔把自己的手指伸到了那片凸起的低凹之处,那里已经成了沼泽的天堂……可就在这时,强烈的刺激仿佛让茹清醒了过来,她一下子十分有力的抓住了翔的手,“不,不可以,我是吉的老婆,翔,你不能这样,不行……”
  
  茹有力地抓住了翔的手,说:“不,翔,不可以,我是吉的妻子,不……”
  
  可是,翔没有理会茹的话语,而是用嘴粘住了茹的唇,茹的话语就变成了“唔…唔…”,翔的手在茹的阴唇上继续游动着,借了茹流出的润滑液体,翔时而抚摸茹的那颗极敏感的小豆豆,时而将手指伸入到他从未进入过的那他心怡已久的圣地……翔依然吻着茹,茹扭动着身躯,反抗着翔的动作,可是毕竟没有翔的气力大呀。翔吻茹的唇,到脸颊……忽然翔感到自己的舌头碰触到了一种咸咸的味道,他停了下来,一看,茹已经是泪流满面,这种泪让翔的欲火渐渐平息,他有些惶恐地看着茹。
  
  茹流着泪,断断续续地说:“难道你就是想得到我的身体?你知道我是吉的妻子,和你这样,我已经觉得是那麽的有罪,难道你就想让我再陷下那无底的深渊?这就是你说的你爱我?”
  
  一番话,让翔更无地自容,他低下头,喃喃地说:“茹,我真是爱你的……我,我真的有些情不自禁……”然后好象自己对自己说一样:“吉,唉,他真的值得你这麽的爱他吗?!”只不过这句话在茹听去就是唔唔的一句,什麽意思茹并没有听得清楚。
  
  茹还是流着泪,翔上前又抱住了她,用自己的舌把茹的泪吻干,茹没反对。
  
  茹在翔怀里说:“翔,我觉得自己就象一个天平一样,明明知道应该爱的是吉,而你只是我和吉最要好的朋友,但这个天平渐渐的就失去了应有的平衡,我不断的想拒绝你的爱,因爲我知道吉的重要,可是我又抑制不住自己不去想你,我真的很迷惑,也很烦恼,我不想失去吉,我爱他,所以,请你尊重我,我们还是做好朋友吧!”
  
  翔听到这,流下了泪,他知道,虽然在她的心里,自己已经逐渐地变成了一个爱的人,可是她仍然无法背弃对吉的爱,对吉的衷心,对那个想试探她而导演这一出剧的男人!
  
  看到翔流泪,茹的泪水更如断线的珍珠,一颗颗不断的垂下:“要是我没有嫁人,我也许真的会嫁给你……”
  
  翔泪眼朦胧,注视着茹,“我能再一次深深地吻你吗?就是因爲爱你,真的不忍这样的伤害你,我自己时刻都处在煎熬里,对你,对吉,更对自己,有些事情你还不了解,我……”翔没有说下去,他不知道到底应不应该把那个茹深爱男人的计划告诉茹,因爲自己在这里承担了一个多麽卑鄙的角色!
  
  茹没等翔说完话,主动的用自己的唇印在了翔的唇上,她微啓朱唇,翔和她的舌交织在了一起!茹热烈地回应着翔的吻,翔的手再次的攀上了茹的乳峰,茹已经发出了娇娇的喘息。
  
  翔脱下了茹的外衣,自己真正的看到了茹那赤裸的上身。在烛光的映衬下,两个如紫红葡萄的乳头傲立在那两个丰满的山峰之上,白白的乳房,真如人间的佳品。
  
  茹只稍稍的遮挡了一下,就被翔的双手给拉开了,茹说:“你还没见到呀!
  
  这麽看,让人……不过你答应我,不能真的……行吗?”
  
  翔点点了头,几乎同时,就把茹的乳头咬在了嘴中,“啊……你怎麽真的咬呀!”
  
  “谁让你只给吉这个权力,我吃醋啊!……”翔似乎和茹调情一般逗着茹。
  
  此时的茹全身也只有一个小可爱遮盖着下身,而且那纯白的内裤上已经有了明显的湿痕!
  
  翔一边吸吮着茹的乳房,另一只手就要去扯茹的内裤,茹的双手拉着内裤的边缘,几番较量,还是被翔扯下去了。茹全身赤裸在另一个男人面前了。稀少的毛发掩在那迷人的洞完上,隐隐地还能看到两片小阴唇在那里已经张开,等待着新主人的进入,毛发上已经明显地能看到那晶莹的露珠。
  
  翔低下头去,用舌尖滑过茹的阴毛,茹配合的分开了双腿,“啊……”茹的全身一颤,就要闭上双腿,可翔把头已经紧紧地挤入了茹的双腿之间,双手紧紧的抓住了茹的胯骨,茹不能动,只能由翔在她的羞处放肆……本已经很激动的茹,在这麽强烈的刺激下,很快就高潮了。清醒过来的她,这次果断地推开了翔:“已经过份了,翔,不可以了,你答应我的……”
  
  翔停了下来,望着满脸娇红的茹,她的身上红潮遍起,下体的阴毛更也不是整整齐齐,而且在大腿的内侧还能看到那尚未流下的汁液!可翔真的停了下来。
  
  看着茹:“你是行了哦,可是我现在可是难受死了!”说着他拿出了自己早已硬了的宝贝。
  
  茹一看到他,害羞地低下了头说:“那你想怎麽样?反正你不能……”
  
  “你用手把他弄出来,行了吧?”翔到好象是在征求茹的意见。
  
  茹点了点头,把翔的阴茎握在了手里,前后的套弄起来,说:“比吉的还要大呢!”
  
  翔感受到了从下身传来的阵阵快感,闭上了眼睛,享受着。他每天思念的女人,现在给他这样的服务,虽然不能真正的结合起一体,但也是极大的幸福了。
  
  这时的翔,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射了出来。可是原本跪在翔两腿中间的茹就糟了殃,精液喷到了她的胸,腹上,甚至还有些落到了她的阴毛之上。
  
  “你怎麽也不告诉我,你……”茹气愤地打了一下翔刚刚软掉的阴茎,翔也配合地叫了一声疼。
  
  这之后,茹就不愿和翔再有身体亲近的时候了。
  
  当然,给吉的汇报还是那一套,茹还是有些动心,翔还需要时间……在情欲和肉欲中煎熬的翔,从那次以后,很渴望能真正的拥有茹,哪怕他带着茹远走高飞,离开吉。可是茹却是不给翔再一次的机会,每次当翔抱住茹的时候,茹就调皮地从翔的怀里逃出来说:“不可以了喽!”翔对吉的愧疚也渐渐的淡了,在心里,他已经开始不满吉了,这麽好的女人,他还这样的不放心,而自己在外又是花天酒地,也是因爲他,让自己陷入了这样的一个不能自拔的境地…一个偶然的机会,翔得到了一瓶能让女人疯狂的药水。一个想法在翔的心中出现了。他很爲难,要不要对茹使用呢?可是现在他对茹的感情也已到了快疯狂的程度,他的心在摇摆。那瓶药水就在他口袋中,可是他一直放不了这个决心,他怕看到事后茹的眼泪,他很怕。
  
  直到见到了茹,他才下定了主意……茹还是象以前一样爲翔准备着饭菜。只是现在茹只陪翔喝一点点的酒,她不想再有一次出轨,因爲想抗拒翔的吸引的确是十分的困难。就在不经意间,翔把那瓶药水放到了茹的酒中……一切和他想象的一样,茹渐渐地感到火热,是一种抑制不住的冲动,翔再也无法克制这种欲望,抱着茹到了床上。已经不需太多的前奏了,翔的阴茎已经硬的发紫,而茹的下身也已经如决了口的长江,泛滥不堪了。
  
  翔握着自己的阴茎,看着身下的茹,虽然只能用这样的方法得到她,可是想得到她的欲望已经是不可战胜了。此时的茹,在药的刺激下,扭着身子,叫着:“快,快给我,我想,快……”
  
  翔不再犹豫了,把自己的阴茎刺进了茹的身体,终于他们结合在一起了。茹的阴道很温暖,也很紧,可能是她还没有生育小孩子的原因吧。翔只有疯狂的进出,而茹的阴道就如孩子的小嘴一样每次把翔的阴茎吸吮的都是奉献出自己的果实,而每次离开,那小嘴又如不舍般的用丝丝粘液把它留住……这夜是疯狂的,翔和茹一共做了四次。茹的身体里已经注满了翔的精液,没有任何防护的进入。茹的身体上还有着翔的口水,而阴唇下,那精液和茹的淫液已经干涸在了那洞口的毛发上,白白的。
  
  茹醒了。她看到身边的翔,看到自己身体的样子,知道发生了什麽。她一个狠狠的嘴巴把在睡梦中的翔打醒,哭着说:“你怎麽,怎麽……”
  
  翔清醒过来,跪在了茹的面前:“我是真的爱你,跟我走吧,我会让你更幸福的……”
  
  “你,你……”茹看了看自己的下身,那里有时还在渐渐的流出自己的淫液和翔的精液,“我,我是危险期,怀孕怎麽办……你是个混蛋……”
  
  翔苦苦的跪着:“我都愿意负责,茹,跟我走吧!”
  
  “你滚,我不想再见到你,我爱的是吉永远也不会是你,你卑鄙、下流!”
  
  茹激动的骂着翔。
  
  翔听到茹依然说爱着的是吉,就也大声地说:“你到底爱他什麽?他有什麽好?自己整天的在外和别的女人鬼混,你爲什麽还要这样的爱他?!”
  
  “什麽?!”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他在外面和别的女人鬼混?”
  
  “我本不想说,可你依然是那麽爱他,爲什麽?”
  
  “你说吉的外面有女人?”
  
  “是的,有,而且不在家的这些日子,一直是他和那个女人在一起!”
  
  “……”茹呆呆的没有说话。
  
  翔接着说:“那个女人叫亦。”
  
  “亦……”茹机械的重复着这个名字。
  
  “茹,你跟我走吧,吉不值得你爱!”翔一边恳求,一边似安慰地对茹说。
  
  “你有那个女人的电话吗?给我!”茹这回肯定的说。
  
  “茹……”
  
  “给我!”茹象疯了似的说着。翔把亦的电话给了茹。
  
  两个女人见面了,一个妻子,一个情人。亦很坦然,她承认和吉的确是情人,她也说:“你的确很漂亮,难道吉会那麽疯狂的爱你,我想翔也会不由自主的爱你吧!”
  
  “什麽?”这句话就如听到翔说吉有情人一样的让她如此的震惊。
  
  “你不用这麽惊讶,吉和我在一起总是说起你,好象我也隐约听到他们有个什麽计划,好象是让翔故意的引诱你,让你出轨吧,呵呵,男人这些东西!”
  
  听到这些,茹崩溃了。自己的丈夫有一个如胶似漆的情人,而那个口口声声说爱着自己的男人竟是和自己的丈夫商量好要自己出轨的一个小人!茹忽然觉得一切都失去了,自己很惨,输的没有了一点的尊严……她回到家,吉依然还是有借口总是不回家。她打了一个电话给翔,她想了解全部的事情。
  
  翔来后看到茹这样有些害怕,“茹,你怎麽了?是不是生病了?去看看医生吧!”
  
  “翔,你坐下,我有事要问你。”茹说这些话时语气平静的让人有些生畏。
  
  “是不是你和吉商量好的,要你来诱惑我,而吉特意的给你创造条件?”
  
  翔一听这话,心里马上一惊,可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你听谁瞎说的,没那回事,我是真的爱你的!”
  
  “你和我说实话,亦已经都告诉我了,吉把这些事情都和那个女人说了…”
  
  翔一听,知道一切再隐藏也没有用了,就从头到尾的说了起来:“……本来我不想这样,可是吉一定要我这麽做,可是在和你接触的日子里,我发现自己真的爱上了你,不能自拔地爱上了你,我很爲难,对不起吉,更觉得对不起你,我想到退出,可是吉又一定要知道你对她的贞洁,这样一步一步,我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的爱上了你,事情就是这样。”
  
  翔一口气把事情全部告诉了茹,茹没有任何表情地听着,也没有任何反应地听完了翔的述说。翔看到茹这般的反应,到是有了些害怕,“茹,你……”
  
  “好了,你可以走了!”
  
  “茹……”
  
  “走…!”看到茹这样,翔有些不知所措,可茹就是这样的把翔赶了出去。
  
  翔马上给吉打了电话:“吉,事情露了,你,亦,我的事,茹都知道了,你赶快回来吧!”说完,翔就关掉了电话。
  
  吉只是从翔那得到茹和翔的进展,他还爲自己的妻子对自己的贞洁而自喜,可听到翔的电话,如睛天霹雳,可还没等吉多问,翔就挂断了电话。
  
  吉匆匆的赶回了家。茹还是那样呆呆的坐着。
  
  吉有些胆怯地叫了声:“茹……”
  
  “你回来了,好,坐吧!”吉面对着茹坐下了。
  
  茹说话了:“吉,我是那麽的爱你,可是你呢?只因爲自己有了情人,就要这样的来试探我,还屡屡地给翔机会,是吗?”
  
  吉听到茹这麽说,心里一下子就凉了,他一下子跪到了茹的面前,说:“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茹,你原谅我,我是太爱你了……”
  
  “太爱我了,是吗?现在你知道吗,你的妻子不仅仅的感情出了轨,而且身体也出了轨,你满意了?”
  
  “……”听到茹说这话,吉一下子没有了任何反应,“不,不,这和翔说的不一样,不一样,翔……翔……”
  
  “是,当然不一样,你让你的妻子和另一个男人做这种感情的游戏,你认爲会和你说的一样?”
  
  “吉啊,我是多麽多麽的爱你啊!”茹说着这些话,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呆呆地望着远方,泪在流,“可是,在你的帮助下,我迷失了,迷失在对翔的情感里,我已经不知道我是爱你还是要他,可是我还是对你保守着那个应该守着的贞洁,直到我失去她……”吉无语。
  
  “茹,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能失去你,以前都是我的错,是我的疯狂害了你,我,我不在乎你做错了,我们重新来过,好吗?我不能失去你啊!”吉跪着哭述着。
  
  “不能失去……,不能失去……”茹又开始重复着吉的话。
  
  吉看到茹这样,真有些怕了,“茹,你休息一下,你别这样,我真的很怕,茹……”说着,他扶着茹躺下了,茹也没有反对。看然茹呆呆的眼睛,眼睛里流着泪水,吉的心也碎了,碎的流着鲜红色的血,眼泪滴在碎的心里,辛辣的疼…看然茹,吉拿了杯水给茹,放在了茹的身旁。茹依然没有反应,吉关上了房门,让茹安静一会。他找翔,要找到翔,问问到底这是怎麽回事。吉的脑中乱极了,甚至没有一点点的头绪。
  
  翔关机,可是吉还是在半夜时分找到了翔。翔已经喝得大醉了。吉上去打了翔:“混蛋,你究竟干了什麽?”
  
  一下子似乎把翔打醒了一些,看着是吉,翔就断断续续地说:“是你,吉,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你对得起我?我一再的要你停下来,我也是人,我爱上茹了,没错,茹也爱上了我,这都是你,你……”两个男人撕扯起来……天亮了,吉回到了家。可是茹的房间却怎麽也打不开了,叫,没人应,这时吉才想到一个可怕的事,他撞开门,可是茹是那麽安静的睡着,叫也叫不醒……最终,茹依然没有被叫醒,她只留了封信给吉,也是给翔:亲爱的吉:让我再一次就麽叫你,从前我是多麽甜蜜的这麽叫着你啊!我决定离开,永远的离开了,你不要难过,好好的生活吧!
  
  当我知道自己就象是一个玩偶一样,被自己全心爱着的人这样的安排,我也不愿怪你,你有情人,我也不愿怪你,我只怨自己,爲什麽自己爱着的人会这样的对自己。
  
  当知道自己爱上了翔,我很无助,我总是试着用你去把翔的影子掩埋,可你呢?却一次次的把我的弱点用刀子一点点掀开……我自己爱上的两个人,没想到却是在这样的一出安排的剧中,我很笑自己,笑自己的傻,我也很想哭,哭自己这次竟然输得这麽惨,把自己认爲一切幸福的东西都输掉了,也输掉了自己活着的意义……我还是决定离开了,虽然在脑中闪过地是和你的欢声笑语,可现在就如一个噩梦把我一切美好的东西全部吞噬,把我自己也吞噬了……翔在参加了茹的葬礼后,也没有消息了。他也走了,离开了这个让他心酸的地方。只留下了吉。空空的房子,整个世界,吉的心也空了。
  
  冬天,雪花飘落,泪如雨下。雪和泪溶成了世间最冷的水,滑下。
  
  【完】
  1. 2013/03/27(水) 16:02:00|
  2. love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恨无情,伤无意 | ホーム | 痛苦后的放荡>>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mrli.blog21.fc2.com/tb.php/887-d4fe1761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