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饭特稀

最后的饭特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痛苦后的放荡

  第一章 从华联的超市出来,手里提着两大包食品,走到停车场正准备开门,一个声音从身那后传来,「小白,是你吗?」我不由地扭头沿声音来源望去,见是一个约三十多岁的女人,在她向我走来的时间里,我的脑海里快速地搜索着自己认识的这个年龄段的女性,很快定格在了一个叫许淑萍的女人身上,她是我学校毕业后进入工厂一个办公室的同事。
  
  「许姐,是你呀,」我一边将东西放在后座上,一边和她打招呼,「好久不见了,你这是干什麽?」我礼貌地问。
  
  「你这是去那里,买这麽多东西,我也是到超市买点东西,」说着扬了扬手中的袋子。
  
  「许姐现在没事吧,找个地方坐一会?」我礼貌地又带着试探地问,脑子里却涌起了十来年前我把她压在身下的情景。
  
  「没事,好久不见聊会吧,」她一边上了我的车,一边说:「看来你过得不错,结婚了吗?」「还没有,我们去咖啡店坐一会吧?」我便和她来到了一家咖啡店,这个时间,店里不会有很多的人,我们找了一个临窗的座位坐下,酒保走过来,我们要了咖啡后,我看着她说:「许姐我们有十年没见了吧?你现在在干什麽?」「是啊,十年了,现在厂里公司化,我就提前内退了,你是知道山沟里的生活的,想进城找个活,这样让自己过得好一点,你现在干什麽?」她看我的眼光不停地闪烁着,不时地透出一丝的怀念和羞涩。
  
  「我没有具体的工作,只是悠闲地有时给朋友帮个忙,」我喝了一口咖啡,脑子里,却将她现在和十年前相比,变化不是很大,眼角有一些皱纹,有一些发福,皮肤还是那样白皙光滑,胸前还是挂着两个手球大小的乳房,低领的的T恤露出一条深深的乳沟。
  
  「那蓉蓉她爸呢,还在厂里?」我心中升起了一股重温旧梦的想法。
  
  「还在厂里,至少还要有一个人的稳定收入维持家用吧,你能帮我找个活干吗?」她用期待的目光看着我。
  
  「你现在在哪住?想找个什麽样的工作?」我看着她白皙的脸问。
  
  「什麽都行,我现在暂时住在父母那里,想找到工作后在外面租个房间。」她喝了一口咖啡,情绪有点低落地说。
  
  「这样把你的电话告诉我,我帮你问问,不一定有合适的,我想先找一个干着,慢慢地再找合适的,至于住处我也可以帮你打听一下,不过不太好找。」我盯着她长长的脖子上那白白的嫩肉,心中盘算着,重新把她压在身下不会太难。
  
  我记下了她的电话之后,决定先试一下她的反应,便说:「许姐,还记得厂里我们的关系吗?」她一听微微地一愣,接着用一种甜美回忆的目光看我,同时两朵红晕爬上了她白净的脸颊,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当然记得,可你那时只是把我当成泄气的工具,对了你和她还有来往吗?」我明白她指的是谁,那是我刻骨铭心的一段往事,那个叫袁静的女人,爲了她我几乎付出了生命。(袁静的故事见拙作《淫贱的初恋情人》)
  
  「我们不提她好吗?那时我对你其实挺痴迷的,要不会和你好了那麽久,只要一有机会就带你到我的宿舍。」「还说呢,在你宿舍你把我折磨得好痛,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在家就怕蓉蓉她爸知道,好在他的要求不像你那麽没完没了,而且从来都关着灯,哪像你把人往死里弄,特别是用那竹片把人打得坐不了凳子。」说着话看似在说我,脸上变得红红的,可一点没有生气的样子,更多的是向往的神态,而且明显地开始有些躁动。
  
  我站起来坐在她的身边,一只手便放在她的后腰上搂住她,左手放在她的大腿上,隔着裙子抚摸着。
  
  她有点惊慌地看看周围说:「你干什麽,当心被人看见。」女人无论多麽淫荡,只要穿着衣服在公共场所,就会矜持地端起贞洁的样子。
  
  我不理她一边摸,一边将裙子向上拉起,直到直接将手摸在她丰润柔滑的大腿上,她不由按住我的手,说:「小白,别这样,这里是公共场所,我们也那麽多年不见了,你还是那样见面就动手。」她拿出欲迎还拒的样子,嘴里说着,可手上几乎没有力量,按着我的手随着我的手在她丰满的大腿上滑动。
  
  「怕甚麽,这个时段没有人来,放心吧,我不会令你难堪的,许姐还记得在我宿舍你求我用阳具插你的情景吗?」我的右手从上衣和裙腰之间伸进去,一下捏住她肥大柔软的屁股。
  
  她疼得轻哼一声,说:「你轻点,小白不要在这里,改天方便的话,到你那里,好吗?」「今天爲什麽不行?」我有点想强迫她。
  
  「这两天那个来了。」她羞愧地在我耳边轻声说。
  
  「我不信,你在骗我。」我其实知道她是真的,故意逗她玩。
  
  「真的,我不骗你,」她有点着急地申辩着,同时已经把自己的身子借耳语的机会靠在我的身上。
  
  「那让我证实一下,摸摸。」我的手开始往上移,她没有阻拦我,我很快地就摸到了内裤里厚厚的卫生垫。
  
  她在我耳边说:「好了,我没有骗你吧,小白你在单位的时候,虽说你每次都弄得我很疼,很难受,可说真的,你也给了我很多快乐,这是我在蓉蓉她爸那里得不到的,我很怀念,只是现在我发胖了,人也老了,不敢有什麽奢求,你若还喜欢我,许姐很高兴,也会象以前那样,答应你的要求,只有一点,不要看不起我。」我从她的裙下抽出手,抓着她的手说:「许姐,怎麽会,你是风韵犹存,胖点显得福态,不是有句话说,好男一身毛、好女一身膘吗,我不会看不起你的,这样吧,我现在就去给你找工作和住处,找好了我就告诉你。」两人又说了些别的,离开了咖啡屋,将她送到她父母的住处之后,便回到自己的住处。
  
  晚上躺在床上不由回忆着与许叔萍的那段交往,那时我刚经历了一场人生的重大变故,相恋了三年的初恋女友在我爲了留住她而吞食了整瓶的利眠灵之后,还是离我而去,嫁给了一个局长的公子,我不知是命不该绝,还是有贵人相助,总之我被救了过来。
  
  因此变故我由开朗而变得深沈,这是当时的同事们给我的评价,而我自己也能感到,在对待女人的态度上也有了许多的改变,特别是被我压在身下的女人,我会在潜意识里对她们産生一种强烈的虐待欲。
  
  那时根本不知道什麽是SM,只是身体的一种本能的冲动,使我对女性的能吸引我眼神的性器官,特别是乳房和屁股有着一种执着的打击欲,每次都会击打到自己的手心发热,甚至发麻,才能满足。
  
  经过此事我还发现我在性交方面能力增强了许多,而且能有效地控制自己射精的欲望,这使得我在与女人的性事方面都能达到令女性满足的能力,这也使得和我有过性事的女人都会对我産生一种依恋。
  
  第二章我到现在也没有明白,是我勾引了许淑萍,还是许淑萍勾引了我,总之,那是世界杯足球赛举行的一年,喜欢体育的我是不会放过的,尽管那是后半夜才会有直播,我也是每场必看,因此单身的我就会到成了家的同事家里,连吃饭带看电视,那时许淑萍的孩子蓉蓉有四、五岁了,我们的关系很好,还有一层就是我和许淑萍的弟弟是同学。
  
  那天吃过饭之后,蓉蓉她爸去值夜班了,家里只有许淑萍和女儿,看了一会电视,许淑萍就去给女儿洗澡安排她睡觉,我在客厅看电视,不一会许淑萍也进了卫生间,爲了半夜看电视,明天还要上班,我便靠在沙发上不知不觉睡着了。
  
  半夜醒来时四周一片寂静,电视画面闪动着,可是没有声音,我身上盖了一条大浴巾,我坐起来将声音调大了一些,使我能听到而不至于吵到许淑萍和女儿睡觉,看看卧室的门关着,便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着主持人在介绍上场名单,我掏出烟点燃吸了一口,这才发现茶几上一杯新泡的茶,我不由心中有些感激。
  
  比赛很精采,到了下半场,忽然卧室门一响,许淑萍穿了一条无袖的连衣睡裙,裙摆虽然长到膝盖,但两边有很高的开叉,随着她的走动,整条雪白丰润的大腿都露了出来,甚至白色的裤衩都看得见,我忙将视线转向电视,可脑子里已被那雪白的大腿所占有,一股热流在体内滚动。
  
  我感到自己有点卑鄙,许淑萍两口子平时对我不错,我不应该胡思乱想,我忙收敛心神,专心看电视,可是耳朵不由自主地倾听着卫生间的动静。
  
  令我无法控制的是,我听到了小便冲击便器的声音,我的心跳加快,脑子里开始意想她小便的样子,那肥大的白屁股,让我除了眼睛在看电视,其它的感官都朝向了卫生间,不一会就听到盆子和放水的声音,冲便器的声音,最后是所有声音都停止了。
  
  许淑萍走了出来,可她没有向卧室,而是走向我坐的沙发,嘴里问着:「还没有完吗?谁赢了?」一听就是外行,我也知道她根本不喜欢,前两次都是蓉蓉的爸爸陪我们看的。
  
  她走到沙发边,一边拿杯子倒水。
  
  我慌乱地说:「还没有结束,巴西暂时领先。」不由自主地转头看她。
  
  她弯着腰撅着屁股,使她那雪白的大腿离我很近,甚至可以看到她大腿与屁股连接的地方,我一下被体内的热流冲击的想伸手摸,但我还是强忍着。
  
  她端着水坐了下来,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的裙子的后摆飘了起来,她用穿着窄小内裤的屁股坐在了沙发上,这样她的下半身几乎就裸露在我面前,我的脑子里激烈地斗争着。男人都会有同感,在强烈的性冲动和女色当前时,理智多数会很脆弱,最后输给情欲,不然就不会有色胆包天的说法了。
  
  我用眼角的余光看着许淑萍,当余光扫到她的胸前时,看见了两个葡萄大小的凸起,更让我吃惊的是她宽大的无袖裙的开口很大,使得侧面能看到雪白娇嫩的肋侧肌肤和肥大的乳房与胸脯的结合处,丰满肥大的、哺乳过的乳房根部显出了柔软的肌肉。
  
  我按捺不住地拿起原来盖在我身上、我起来后乱作一堆的浴巾,说:「许姐当心着凉,」说着,盖在她几乎裸露的大腿上,手却下意识地去触摸她雪白光滑的大腿,手一接触不由自主地便翻过来,用手心按在她的大腿上抚摸着。
  
  她全身一颤,扭头看着我,没有阻拦我,也没有说话,只是用一种欣喜和期待已久而达到目的的目光,看着我,我迎着她的目光,手一下伸到了她大腿的根部,一把抓住柔软厚实的肌肤。
  
  她皱了一下眉说:「小白,别这样,我……」我不等她说完,抽出她裙下的手,双手抓住她裸露的肩膀,一下将她拉倒在我的腿上。她吃惊地叫了一声,我已将她搂抱在我腿上。
  
  我的左臂从后面搂着她的脖子,手抓着她的左肩,右胳膊从前面放在她的腹部,手搂住她的腰,她的头在我左大腿外悬空着,靠我的左臂支撑,我俯下上身用胸肌感受着她柔软而又不失坚实的乳房。
  
  「别叫,别让蓉蓉听到了,」我在她耳边轻声说。
  
  其实我不说她也不会叫,从开始到她顺从地躺在我怀里,她只有那句话象是抵抗,然后没有丝毫的抵抗,当我擡头看她时,她在闭上眼睛时的那一缕眼神就透出了顺从、期待和兴奋以及无边的情欲。
  
  我仍然保持着这种姿势,只是右手已快速地移到了她的骚处,手指灵巧而熟练地挑起她裤衩腰间的松紧,将整个右手伸入了火热的裤裆内,停留在我要摸弄的目标上。
  
  那里是一片湿滑,我用手指顺着火热湿滑的肉缝前后抚摸着,她主动地将大腿分开一些,爲我打开她的隐秘之门,我的手指在她骚处的大腿间滑动着,她开始不安地扭动起来,同时双手搂住我的腰,将上身侧过来,把脸埋在我的腹部。
  
  当我用两根手指捅入她生育过的骚屄时,她紧张得一下绷紧身子,嘴里发出了呻吟,我的手在她完全湿润火热的骚屄里抠挖着,用拇指找到有些发硬的阴蒂并用力按住时,她全身抖动,嘴里轻轻地哀求说:「轻点。」我却一下停止了所有的动作,将从她体内抽出的沾满了她淫水腻滑的手放在她面前时,她有点吃惊得睁开眼睛,想知道,我爲什麽突然停了,当看到我的手时,她一下明白了我手上是什麽东西,立刻羞愧至极地说:「你干什麽?」我没有放过她,而是左手用力将她的头擡起来,对她说:「把衣服脱了吧,你看看都湿成这样了,」说着,再次将右手伸入裤衩内,抠挖着她的骚屄。
  
  她睁眼看着我,然后矜持有些玩笑而又冲动地说:「你想的事,干什麽让我脱,要脱你脱。」我坏笑看着她羞红的脸,然后将左手从她身后抽出来,任随她的头垂在我的大腿外,将左手从领口伸进去,一把抓住她丰满肥大的乳房,入手绵软光滑,我的手掌根本无法覆盖她丰硕的奶子,哺乳过的乳房变得极度的柔软,我用力只能捏住三分之一的乳房,我不由地用手指揪住她胀大的乳头,然后使坏地说:「脱不脱?」「啊!不要用力,好疼,啊……!」她挣扎着抓住我的手,可根本控制不了我的手指,我用力挤捏她的乳头,右手则用三个手指抠挖她的骚屄,并用拇指按揉她的阴蒂,她起先还强忍着,使得她的身体抖动起来,不一会便忍受不住了,叫着:「小白,不要,我脱,」待我放松了她的乳头后,她接着说:「你可真够狠,那是肉,你真下得去手,」她有点生气地埋怨我。
  
  我用手心按在她的乳头上用手掌揉动着说:「谁让你不听话,你自找的。」「哼,你下手真狠,所以袁静才不要你了吧。」她报复性的,但我知道她不是有意的,可我一下想起了几乎爲之付出生命的初恋和那个让我用全身心去爱的女人,虽然她把第一次给了我,但也无法使我男性的自尊得到平衡,尽管事情已过了半年,我也逐渐恢复了往日的那种无忧无虑的样子,但内心的结还没有完全的打开,同事们平时也比较注意避免这个话题,她的话还是深深的刺痛了我。
  
  「你说什麽?」我不由地用右手用力扣住她的骚屄,几乎要撕裂她的骚屄,同时用左手一把抓住她的头发,让她的脸对着我的脸,用愤怒的目光看着她。
  
  她见我怒目圆睁,下手那麽狠,知道我真的生气了,而且她也立刻就明白,自己的话是说得多麽的不应该,她一下坐了起来,不顾这会使她的骚屄和头会被弄疼,双手抱住我,说:「对不起,小白,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真的,我错了,小白对不起,我真不是有意的。」说一句吻我一下,并且抱的我很紧。
  
  我一下放松了全身,左手被她挣脱后就放在沙发上,右手被她柔软的大腿紧紧地夹着,手指还在她的体内,她没有顾及这些,我心中有一股强烈的对她的粗暴欲,我只是装作呆呆的,两眼盯着茶几上的茶杯,使眼神发直,嘴里象失意般地说:「活着真没意思,我很傻,连你也看不起我。」许淑萍见我的样子吓坏了,摇着我连声地说:「小白,你不要这样,我没有看不起你,真的我不是有意的,我现在就脱光了,你要怎样都行,求你了,原谅我说错话,小白无论你对我怎样我都不会怪你,」说着便将自己剥得一丝不挂,然后抱住我,抓着我的手放在她高耸的乳房上。
  
  我感觉到她很在乎我,我也慢慢地搂住她说:「许姐我不会怪你,只是不知怎麽了,那件事之后,我今天第一次对女人有兴趣,是你从新唤起了我对女人的兴趣,只是一看见女人就不由自主的下手重了,而且有一种想打女人乳房、屁股和阴部的冲动,你不会看不起我吧?」我明白见好就收的道理。
  
  「不会的,小白是我说错了话,你要想打就打吧,打哪里都行,我决不会怪你的,真的小白,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喜欢你对女人的那份情,真的,一个女人要能得到你那样的痴情什麽都够了,小白你若不嫌弃我结过婚的话,就让我做你的小情人,你怎麽对我我都喜欢。」她紧紧地抱着我,我感到了脖子上湿了,不由推开她,看着她脸上的泪水,伸手帮她擦去,然后揪住她的乳头将她拉过来,吻上了她厚厚的性感的嘴唇。
  
  第三章吻了一会,我用浴巾围在她身上说:「许姐能帮我把裤子脱了吗?」她一下又恢复了女人的羞耻心,她现在和一个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在家里偷情,这使得她的脸一下又红了起来,但她没有犹豫,只是羞涩的伸手解开我的裤带,拉下我的裤子时,我已完全勃起的阳具一下弹了出来,她看到后不由叫了一声,原本已经羞红的脸更红了,可以看出她动情的眼神盯着我的阳具,当我完全赤裸时,我一下抱住了她,将她按倒在沙发上,双手按住她柔软丰硕的乳房,用力地快速揉动起来,她一下哼了出来,两眼中透出痴迷,被欲火烧的有些迷茫,充满了期待的眼神。
  
  我快速的揉动,使她有些受不了的说:「小白好难受,心好慌就像要跳出来一样,嗯……!」我放慢了手上的速度,低下头一口叼住她的右乳头,左手伸到下面握住自己的阳具,凭感觉寻找着她的阴道口,右手则抓捏着她的乳房,她极度柔软的乳房的嫩肉从我的指缝间挤出,她知道我需要什麽,将双腿分开,配合着我的寻找。
  
  坚硬胀大的龟头很快感受到了她那非常湿润、火热柔软的骚屄,将龟头镶入她的性道口时,她哼了一声,我放开左手,在我全力将阳具深深插入她体内的同时,左手盖在了她的嘴上,将她吃惊和疼痛造成的尖叫捂在了喉咙里,插入后我便听了下来,感觉着她性道内火热绵软的蠕动。
  
  她大概是太需要了,便轻轻的扭动胯部,我在她耳边说:「是不是难受?」她矜持的没有说话,而是用手在我屁股上按压,我开始慢慢的长距离的作活塞运动,将阳具几乎拉倒龟头出来再缓缓的插入,只是利用胯部的运动,随着腹式呼吸进行,她起先没有什麽反应,慢慢的开始有点急躁的主动挺动胯部,最后实在忍不住强烈的性欲和性道的搔痒轻声说:「快一点!」「你终于屈服了。」我捉狭的取笑她,她听了之后我能感到她的身体微微一紧,然后说:「你坏死了。」「那你求我,不然我就一直这样。」我不放过她,同时心里産生了一股快感。
  
  「好了,求你快一点,」她又坚持了一会,终于放下了矜持,爲了满足强烈的性欲,爲了能获得那高潮时的无比的快感,张口求我了。我心里的征服感令我兴奋,在袁静那里受挫的心理此时得到了一点平衡,而我自己也很胀痛的难受,便双手撑在她的身侧,开始快速的抽动,每一次深深的插入都会将耻骨与她长满阴毛的阴阜相撞。
  
  她很快就被粗大的阳具充满性道的激烈摩擦带来的快感所吞没,她开始出现享受这种感觉的痴迷的神态,我不由加快了速度,她开始嘴里出现不由自主的呻吟,两只手紧紧的抓着我的胳膊。
  
  上百下的快速抽动,使我感到腹肌有点发酸,便停下来,跪在她的两腿间,用胳膊托住她的膝弯处,架起她的双腿,这样将她淫秽不堪的骚屄暴露在了我的面前,我示意她用双手抱住自己的两条腿,将腿拉到身侧,我用左手的小臂压在她的右大腿上,左手的手指分开她浓黑的阴毛,用手掌按住,手指分开她肥大呈咖啡色的大阴唇,立刻露出了一粒樱桃般的肉粒,我没想到她的阴蒂会这麽大,便用右手食指和拇指轻轻的揪住,在指间慢慢的捻动。
  
  她一下紧张的全身绷紧,睁开眼用乞求的目光看着我,见我坏笑的表情她不由羞的又闭上了眼睛,也知道我不会放手的,便认命的不再睁眼,只是随着我逐渐加力的捻动而开始颤抖。
  
  我再次分开她的阴唇,右手握住从她体内抽出的阳具。女人有时很奇怪,尽管被强烈的欲火烧的几乎丧失理智,但随着阳具的抽出,大量的体液从阴道里涌出时,许淑萍竟能清醒的抓住浴巾塞在她的屁股下面,以防粘滑的淫水流到沙发上。
  
  我不理会她的行爲,用坚硬如铁的阳具打在那红肿勃起的樱桃般的阴蒂上,快速的敲打起来,她一下尖叫起来,同时本能的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另一支手捂住自己的骚屄,同时眼睛睁的大大的用眼神乞求的看着我。「手取掉,不然我把它揪下来。」我有点恶狠狠的说,她显出无奈而又羞愧的慢慢的将手移开,闭上眼睛,用力的捂着嘴等待那强烈的刺激的来临。
  
  我又开始用力敲打起来,她被激烈的疼痛刺激的浑身颤抖,喉间不停地发出压抑的哼叫,能看出来她是在迁就我,同时也被这从未有过的性欢方式所刺激,可以看出她在这种状态下还是很冲动的,因爲有淫水不断的从她的骚屄了涌出。
  
  我这样敲打了一会,她的阴蒂更加红肿,我将阳具再次插入后,趴在她的身上,右手用手指揪住阴蒂轻轻的捻动,同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她不由舒服的被快感所控制,一手捂住自己的嘴,一手搂住我,两条腿扭动着不知该放在哪里。
  
  随着我快速的活塞运动,她已经接近高潮,浑身丰满的软肉变得开始绷紧,火热湿滑的性道也开始蠕动,我的阳具仿佛被不断的吸吮着,命门穴也传来酥麻的感觉,就在她一下绷紧全身,嘴里发出压抑不住的叫声时,我用力地捏住她的阴蒂,她一下全身开始抖动,性道一下收缩紧紧的含住我的阳具,使得我输精管强烈的脉动,完美的喷射开始,我用力的挺动了几下,便瘫软的趴在她的身上,双手揪住她的乳头,挤捏着,她将嘴按在我的嘴上,双手抱着我的头,用火热的舌头在我嘴里不停地搅动。
  
  第二天上班后,我们彼此都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装作什麽事情都没有的样子。我学校毕业后是在父亲工作的单位,是一个当时正在扩建的电厂,因此我们每天都要下工地查看所管辖的设备的安装情况,随时都会加班。
  
  由于父亲在厂里任职,管理单身宿舍的对我一个人住一间宿舍也不过问,而且宿舍是公寓性质的,所以里面有卫生间,而且是一室一厅,只是没有厨房,这给了我许多的自由。
  
  第四章这天晚上加完班已经十点多了,出来的时候故意和许淑萍走在了一起,对她说:「去我宿舍吧?」她笑着看我点了一下头,一边走一边说着话,爲了避开其他的同事,她对我说:「你先上去,我给家里打个电话。」我进入宿舍,坐在床上抽着烟,好半天她才提着一个包进来了,她关上了门说:「我又回办公室取了一趟毛巾,我告诉蓉蓉她爸在厂里洗了澡再回去,先让我洗个澡。」说着看看我,我知道她的意思是要我转头不看她脱衣服,我笑了笑便转过头,不一会便听到她进了卫生间,很快她探出头来说:「怎麽没有插销,门怎麽关?」「我一个人住插什麽门,所以没有插销。」我兴奋地说,她见没有办法便说道:「那你别进来。」说完就听见喷水的声音,我急忙三下五除二地将自己全脱光,悄悄地来到浴室的门口,拉开一条缝隙往里一看,她正在往头上抹洗发液,我等她满头涂满了白色的泡沫,眼睛闭上后,我开门进去,站在边上看着她双手不停地在头上抓挠着,随着她不停地动作,两个雪白丰满柔软,哺过乳的大奶子在胸前不停地晃荡,真是乳波而乱颤,臀浪而摇。
  
  大约是人的感觉或是门开有风让她感到了,她睁开眼看见我叫了一声,双手急忙地捂住自己的乳房和骚处,怕洗发水进入眼睛,将眼睛眯成一条缝之后大叫着:「你快出去,别这样,啊……」我没容她多说,一下就抱住她光滑的裸体,她不由得全身开始颤动,嘴里惊恐地叫着:「不要,别这样,一会都随你还不行吗?」我一边揉搓她柔软无比的丰乳,一边在她耳边说:「别害羞了,我们一起不是很好吗?是不是没有和蓉蓉她爸一起洗过,行了不要多说了,不然就要打屁股了。」说着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她不由伸手去捂屁股,不想一下碰到了我勃起的阳具,紧张得又缩了回去。
  
  我继续揉着她的乳房,将勃起的阳具插入她两腿间,她一下就哼了起来,同时也被强烈的羞耻刺激得引起情欲,我在她耳边说:「低下头,我帮你洗头。」她无奈的慢慢地弯下腰,这一弯使得她的屁股后移,我坚硬的阳具竟然滑入了她的阴唇间,我乘机抓住她的胯部一挺,阳具便顺利地捅入她已经湿滑火热、完全准备好的骚屄里,这使得她再次惊叫起来,并且想挣扎这脱离我的阳具,我紧紧地抓着她的屁股说:「别动,我帮你洗头,要是出来了就打屁股。」说完又抓住她弯腰而下坠的大奶子,揉搓了几下,才开始给她洗头。
  
  很快就将她的头冲洗干净,她将长发挤了挤,挽了个发髻在脑后,转过头来说:「我洗好了,我帮你洗吧。」说完羞地扭动这身子,我将阳具抽出来,将她转过来说:「我们互相洗吧。」说完就将浴液涂在两人的胸口,她羞愧地看着我的动作,同时液明白了我的目的,不由娇羞无比的说:「你真是个坏蛋,想那麽多的法子,你就是流氓。」一边说一边将浴液抹在我的胳膊上。
  
  我一把将她拉向自己,两人的胸脯贴在一起,我双手搂着她将浴液涂在她的后背和屁股上,胸部感觉着她柔软温热的乳房和有点发硬的乳头滑过胸肌时的麻痒,双手依恋地在她白嫩肥大的屁股上摸捏,不时地从她的骚屄顺着股沟摸到后面,当滑过她的屁眼时,她不由得扭动了一下,我不停的用胸脯在她柔软的乳房上摩擦着,她双手也在我后背搓洗着。
  
  洗完我们一丝不挂地搂抱着走出来,刚洗过的身子显得更加的光滑,她洁白的肌肤由于热水和强烈的情欲,使得微微地发红,白皙娇嫩的脸颊也挂着两朵红晕,我的右手抚捏着她光滑的屁股说:「许姐和你喜欢的人一起洗澡是不是很刺激?」「胡说,谁喜欢你。」她娇媚地靠在我肩上,娇蹎地说。
  
  「敢说不喜欢,」我用手捏住她的屁股,「快说喜不喜欢!」我逼迫地问,她坐在我腿上,抱着我的头说:「喜欢,喜欢,不爱你会什麽都听你的吗?」我将她放躺在床上,分开她的双腿,跪趴在她身上,用手拔开她浓黑的阴毛和大阴唇,伸出舌头舔在她鲜红柔软的小阴唇上,她不由哼着急忙叫道:「不要,小白脏,不要。」我不理她,继续舔着,同时用手指在她的阴蒂上轻柔的刺激着。
  
  她兴奋地哼叫着,同时被新奇的刺激引起了无边的欲望,我用嘴含住她已经勃起的红红的肉粒,在嘴里用舌头狂舔她的阴蒂,她激动得全身扭动,嘴里不断地哼叫,双手从我的大腿摸到屁股上,我慢慢地将阳具往她的嘴边靠,她本能的躲闪着,我将右手的食指中指抠入她淫湿火热的骚屄,嘴吸住她的阴蒂用舌头刺激。
  
  良久,她明白了我的用意,用手握住我的阳具,伸出舌头在我光滑紫红的龟头上舔了一下,然后逐渐加大舔弄的范围。我难受得不行,便停下来转过身,虚坐在她的双乳上,看着她将阳具贴在她的脸上滑动着说:「好姐姐快点含住。」她用羞涩而又有点不情愿的目光看着我,我挺着粗大的阳具,手伸到后面屁股下面,摸到她的两个葡萄般胀大的乳头,用手指捏住说:「快点含住,不然揪掉你的奶头。」她扭动着:「不要,小白,我不喜欢这样。」我稍微用了点力量,同时说:「没事的,我们刚才都洗过了,慢慢的你就会喜欢的,」她见我执意的样子,只好用手握住一边套弄一边伸出舌头舔龟头,最后闭上眼睛,将龟头送入口中,立刻龟头被火热的口腔包围,我不由兴奋发叫了起来,把她吓了一跳,吐出来问:「怎麽了?」「啊!太舒服了。」我低下头吻了一下她,她用高兴而又依恋的目光看着我,再次含住阳具开始慢慢而笨拙地套弄。
  
  少时我感到阳具变得更加硬了,在她火热的口腔里不断的升温,她似乎随着阳具的变化,开始有些领会要领了,舔吸,吮弄得更加自如了,从阳具上传来的感觉越来越舒服,我不由伸手抓住她柔软如棉的乳房,搓捻着她的乳头,时轻时重的捻动她的奶头,不时伸手下去抠挖着她的骚屄,她主动地分开双腿,随着性道的不断刺激,她从胸腔里喷出来的热气在我的龟头上蔓延,开始有了喷射的感觉,我忙从她嘴里抽出阳具,俯下身在她娇喘的红唇上吻着。
  
  我重新趴在她的身上,她也有点受不了地主动配合我,伸手握住我的阳具对准自己的骚屄,用龟头在湿滑柔软的性道口上磨了一下,我明白她准备好了,便用力捅了进去,她放开手,喉间发出了呻吟,双手搂着我,胯部小幅度地扭动,让我的阳具进出得更加顺畅,我开始用快速地抽动,因爲我已经可以感到腰部的酥麻感传到大脑,再传到输精管使它産生由慢到快、由微到强地脉动。
  
  「啊!……小白我……太好了!」她全身绷紧地叫了出来,性道也开始了蠕动,不断地吸吮着我的阳具,强烈的快感令我也到了极限,迅猛无比地喷射开始在她的性道里産生,她再次咬牙哼叫,全身颤抖,双手紧紧地抓着我的胳膊,指甲都陷入了我的肉里,我奋力地给了她最后一击,便软趴在她身上。
  
  良久,她缓了过来,狂吻着我,猛地发现我胳膊上的掐痕,心疼地说:「对不起,小白,疼吗?」我看了一眼说:「没关系,只是皮肉伤,没想到你的高潮那麽强烈,是不是把你舒服死了,从这就可以看出,你都进入忘我了。」我揪了一下她的乳头,「别说了,羞死了,小白你真好,我该回去了,时间太长会让他起疑心的。」说完就起身去清洗。
  
  她走之后我也冲了个澡,脑子里想着她那身绵软柔滑的嫩肉,甜美的睡去。
  

  
  我只好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不一会她穿着一条布料的睡裙出来,一边走一边将围裙挂在脖子上,我走过去说:「我要看看,要是有多余的东西就要好好的惩罚你。」她有点紧张的笑着说:「相信我,我听你的了。」我将手从腋下的开口伸进去,一下就摸到了柔软丰满的乳房,我另一支手去摸她的骚处,她变得一下激烈的扭动着说:「小白不要,你听我说,我穿了裤衩,一会让你随便的惩罚,现在真的无论我也不让你摸。」我看着她紧张的脸都红了,不由有些心软便找个台阶下的说:「你说的,你明知故犯,一会我非打的你屁股坐不了。」说完在她的屁股上用力打了一下,她笑着快乐的去做饭了。
  
  我无聊的看着电视,忍不住还是走到厨房门口,从后面看着她丰满的身子,雪白的半截大腿和直直的小腿,白皙的肌肤显得娇嫩,真想咬一口的冲动令我走过去伸手抚摸着,她扭动了一下说:「别闹了,马上就好了。」我在她脖子上亲了一下,便走回客厅,猛然想起一会用什麽东西打她屁股,便走进了卧室,四处寻找,但没有发现可以用来击打的趁手的东西,便走出来在客厅里扫了一圈也没有,便进了她女儿的房间,也没有找到,心里有点泄气的出来,在门口碰到了她的缝纫机,不由想起了竹制的尺子,便在缝纫机上找,终于在抽屉里找到了有两指宽的竹尺,拿起来试了试又放了回去,心中想着让她自己拿来让我打她,她一定会羞的受不了,这样想着我的阳具不由发硬。
  
  饭很快就吃完了,她的手艺还真不错,但天热也吃不多,看着她因做饭热的一头的汗,便拿起纸巾帮她擦,她幸福的甜笑着,然后收拾东西,收拾好了之后她说:「你洗过澡了,我去冲一下,一身的汗。」说完扭着肥大的屁股进了卫生间,我只好抽着烟,喝着她爲我泡的茶。
  
  当她只穿了一条黄色的小裤衩出来时,我已经等的有点心急了,一见她甩着两个丰满洁白的乳房走过来,不由站了起来,一下就将她抱在怀里,她主动的将嘴唇按在我的嘴上,我用力的吸吮着她柔软滑腻火热的舌头,双手在她光滑还有点湿滑的后背抚摸着,慢慢的我将她带到沙发边,她站在我面前,我用鼻子在她的骚处摩擦着,双手拉住她的裤衩一下就拉了下来,她忍不住叫了一声,立刻一幅吃惊的情景暴露在我面前,原来浓黑的阴毛没有了,而是被白嫩中透出淡淡的毛根的一片光洁的肌肤所代替。
  
  我不由仰起头看她,她也正低头看着我,一边用双手拔开自己的大阴唇,一边羞涩娇媚而又幸福的说:「满意吗?这都是爲你做的。」我忍不住一下将嘴吻在上面,舌头快速的舔弄着刮光了阴毛的阴阜和她拔开后暴露出来的骚屄,心里明白了爲什麽先前要穿裤衩,看样子下午就刮掉了,爲了此时给我一个惊喜,我更用力的伸长舌头,她也配合着微微下蹲使两腿分得更开,并且向后微仰,将胯部更多的暴露出来,随着我的舔弄,她情欲勃发的不断从骚屄里流出淫水,我用舌头接住涂在她大腿根,好久她站的腿有点酸了说:「我们去卧室吧,你舔那里不脏吗?」「怎麽会,你不是刚洗过吗?」我站起来一手抓着她的乳房,一手在她的屁股上抚摸,互相搂着进了卧室。
  
  我将她放在床上,分开她的双腿,她知性的搂住自己的膝弯将两腿分开到极限,我便用嘴吻在她水湿的骚屄上,双手伸上去各揪住一粒奶头,时轻时重的捻捏着,舌头更多的是在她已完全勃起的阴蒂上挑逗、舔吸,随着手指的加重她不停的颤抖。
  
  我从她的腿间起来时,她已经被我舔到了高潮,我坐在床上之后,她也坐了起来,我一边捏着她的丰乳说:「把你家的竹尺拿来,尽管你爲我刮掉了阴毛,我好喜欢,但穿着裤衩还是要惩罚的。」她用手搂住我的头,在我嘴上吻了一下后说:「我说了今天什麽都随你,你要怎样都行,只是你怎麽知道我家有竹尺,是不是刚才找到的?」我一边摸她绵软的肌肤一边点头,用爱怜的眼神看着她。
  
  她不再象以前那样羞涩,一丝不挂地取来了竹尺,用迷人的、依恋的、痴迷的目光看我,将竹尺递给我,同时眼神里又透出了乞求的神色,我知道她是想让我轻点。
  
  我让她趴在床上,左手抚摸着她肥大白嫩的屁股说:「该打你多少下?」她将头侧躺在枕头上看着我说:「我说过了今天都随你,你想打多少就打多少,直到你满意,行吗?」她说完全身就开始本能的抽紧,我轻轻的抚摸着说:「别紧张,放松点。」曲起手指在她后背和腰上划动,麻痒的感觉使她不由笑了起来,我不失时机的抽了下去,同时说:「让你不听我的。」随着室内响起的竹尺与皮肉接触发出的脆响,接着是她的惊叫,我打了一下便抚摸她被击打的地方,她不一会在抚摸下逐渐的放松了,我迅猛的又是一击,她再次惨叫,但很快就将嘴按在枕头上,我看着她微微有点抖动的样子,将她并拢的双腿拉开一点,将左手的两根手指插入她的体内,在她柔软火热湿滑的性道里抠挖、搅动,她被来自性道的刺激引起的快感舒服的扭动着屁股,我用了点力量击打下去,她全身一颤,喉间发出的哼声有点泣音,两脚的脚趾都弯了起来。
  
  我用手指加快搅动,一边爲了分散她的注意说:「以后听不听我的?」她浑身抖动着,随着我的手指搅动和抠挖,性道里涌出大量的淫水,我又是用力的一击说:「怎麽不回答?」她全身抖的更厉害了,忍不住双手伸到后面抚摸火辣辣的屁股,然后突然往前一窜挣脱出我的手,转过身坐了起来,一下紧紧的抱住我说:「小白好疼,可是我又好喜欢,以后我都听你的。」我看她眼中有了泪光,心中不由有些内疚,但她白嫩的肌肤使我産生的一股虐欲让我坚定的说:「不行惩罚还没有完,趴回去,」她顺从的用委屈哀怨的目光看着我之后从新趴下,两个原本白皙娇嫩的屁股上已经坟起了几条红痕,我一边用手抚摸一边说:「不许用手捂,不然打的更狠。」她用双手抱住枕头,将脸埋在里面,全身又开始绷紧,准备接受那痛且快乐的打击,我左手再次抠挖着她的骚屄,不时用手指捻捏着她鲜红的阴蒂,用手指快速的拨动越来越硬的肉粒,她扭动着身子,我感到她的身体有点放松时,便用力抽在她已火热的屁股上,同时手指用力挤捏阴蒂,她一下将身体反弓起来,又放下,此时我的手指已快速的捅入了她的体内,立刻就感到了性道内腔体的急速的收缩,大量的爱液打湿了我的手,并不断的流了出来。
  
  我有点吃惊她的反应,不由问:「你高潮了?」看着她用力的点头,我心中高兴,这样她就不会讨厌我的这种行爲,我用力又给了她一击之后说:「好了现在该给我含了吧,你都舒服过了。」第七章她艰难的爬起来,满脸都是泪水,枕头上也有许多湿痕,我搂住她说:「怎麽哭了,不喜欢吗?」她轻轻的摇摇头,倚在我怀里说:「不是的,不知爲什麽就流泪了,我没有怪你,」然后伏在我耳边更轻的说:「刚才不如那样舒服。」我心中明白她的意思,但我却促狭的问:「那样是什麽意思?」她象对恋人那样娇羞无比的用手握住我坚硬的阳具说:「不如这个弄的舒服。」说完将脸靠在我肩上。
  
  「那你还不快点帮我含,好操的你舒服无比。」她用手在我的背上拍了一下说:「别说那麽难听的话。」「我说的是实话,那你说该如何说?」我想让她习惯听一些下流的粗话。
  
  「做爱。」她温柔的说,同时吻着我的脸。我将她拉倒在面前,两眼盯着她说:「有时候两个人在一起说点粗话也可以增加情趣,不信你说一句操我吧,你一定会流水的。」她摇了摇头说:「我说不出来,太难听了。」我笑着吻了她说:「我现在不强迫你,当你想做爱的时候,心里默念操我吧、操死我,体会一下自己的感受,你一定会感到阴道很快就会湿,再多想一点比如用力操我的骚屄吧,你会更加湿的,如果有了感觉,下次一定要说,好吗?」她擡起头看着我,用顺从的目光告诉我说:「你喜欢听吗?只要你喜欢我现在就说。」我笑吻着她,双手揉动着她柔软绵滑的乳房说:「我说了不逼你,只有自愿的才有效果,好了,快点帮我含吧。」俩人侧身躺着,我将头埋在她的大腿根,舌头飞快的卷舔着她湿滑的、散发着成熟女人有性欲时特有的气味的骚屄,她也让我胀痛的阳具进入了她温热柔美的口腔,柔软灵巧的舌头舔弄着我的龟头,一阵阵的快感传遍全身。
  
  
  「是那种的,你知道的,里面还有把女人绑起来的,用鞭子抽,还有……」她说不下去了。「总之好可怕,哥哥你看了就知道了。」说完拉着我进了卧室,将影碟放入机子之后说:「哥哥你先看,我去冲一下。」两片碟一张是欧洲的sm,一张是日本的。欧洲的里面有捆绑鞭打,更多的是虐乳,什麽针刺、上乳环、绑奶头、掌击等。日本更多的则是各种紧缚和浣肠的内容。
  
  我明白了她说的是自己无法接受浣肠。我不由想今天试试她屁眼的敏感度,应该找徐新建多弄些公安收缴的这方面的影碟,让马建玲多看。了解女人应该如何取悦男人,而许淑萍则懂得取悦男人,只是加强训练。完全开发出她的奴性。
  
  许淑萍一丝不挂地扭动着丰满的身子走了进来,胸前两个肥大微坠的乳房随着她的走动而不停地甩动,我示意她坐在我的腿上,搂着她柔软的腰,手则抚摸着她还充满湿气的肉体。
  
  她吻着我说:「哥哥,你看完了吗?」「是的,你看了之后是不是好痒,自慰了没有?」我揪着她淡咖啡色如同葡萄般的奶头问。
  
  「昨晚特别想你,可自己摸了半天就是没有哥哥给我的那种感觉。」她说出了内心的真是感受。
  
  「那你想不想象片子里的女人让我玩?」我将手伸入她的大腿根捏弄着大腿根柔软如棉的嫩肉。
  
  「哥哥想那样的,所以我都给哥哥准备好了,只是那种我不喜欢。」她一边说一边伸手将藏在被子下面的绳子和竹板拿了出来,我见了真高兴,便说:「我想把你变成我的性奴,我也会弄你的屁眼,我要你把我当做主人,我说什麽你都必须无条件的答应,不然就惩罚你,而且不但打你的屁股还会打你的这里。」说着,我将两根手指抠入她的骚屄,一下碰到了里面的李子,不由用手指拨弄,使李子在她性道内滚动。
  
  她被刺激得扭动着身子,紧紧地搂住我说:「弄那里多脏啊。」「所以要洗干净,哪天你去药铺买些开塞露,记住多买点,下次我就会给你试试。」她听了之后大概想到那羞耻无比的行爲,令她急迫的扭动身子说:「哥哥,那快给我吧,你要怎样就来吧!」我笑着一边将绳子打开,将两个绳头并在一起,让她站起来之后,用双股的绳子先压在她那对丰硕的双乳上部,拉到后面将一长一短的绳头在她后背打结之后将长的一头绕到前面拦在她的双乳的下面,拉到后面与短头交叉,将双股分开分别从脖子两侧到前面,合并后将乳房上下的绳子在乳房的中间乳沟处收紧,立刻两个有些下坠的乳房被绷紧之后高耸着,连乳头都由于充血而勃起的发硬。
  
  将绳子拉倒腹部用一手勾住,其余的沿腰绕一周到前面与手勾着的绳子交叉用力收紧,再从她的裆部拉倒后面,将绳子勒入她两片阴唇之间,她立刻哼叫起来,绳子拉到后面,将她的小臂平行靠在一起用绳子绕了十几圈之后用力上提与短头打结。
  
  取过另一根绳子从中间分开,分别从先前的绳子下面穿过,将两个乳房的根部绕上四、五圈收紧,使得丰硕的乳房变成两个坚挺的肉球,将长出来的绳子分别绑在曲起来的膝弯处,使她的两条腿拉拽着自己的乳房,捆好后看着她那张开双腿淫糜的样子,阳具不由勃起的发痛。
  
  将她放在床中间,我趴在她的两腿之间,伸舌头舔着她火热湿润的骚屄,双手分别捏住她硬硬的乳头轻轻捻动,她被这种从未有过的刺激搞的情欲狂升。
  
  我用力将绳子分开勒在阴唇的外测,取来春药膏涂在她骚屄里和阴唇上,更是在阴蒂上涂了一层说:「你先休息一会,我去喝口茶,爲了不使你感到寂寞,看看影碟。」说完将日本的那张放入碟机之后,等着读碟播放的开始,在右手上又挤了一坨药膏涂在她不停收放的屁眼上,爬上去亲吻她。
  
  她被强烈的异样的刺激引发的亢奋的情欲烧得浑身发烫,急促无比的喘息,用充满哀求和无比期待的迷离的眼神看着我说:「好哥哥,不要走,太难受了,哥哥用力地给我吧,那里好痒好热。」我吻住她的双唇,将手指上残留的药膏涂在她的两个乳头上之后便离开了卧室。
  
  第九章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我才回到卧室,在此期间我在厨房里找到了想要的黄瓜,清洗了两根,在等待的时间里吃了一根,此时提着那根黄瓜走进了卧室,她一见我便急切的扭动身子,一边叫着说:「啊!哥哥快点来,放了我吧,我受不了了。」我一看也有点吃惊,此时她原本白皙的肌肤变得通红,两个脸颊更是如同喝醉酒一样红彤彤的,特别是两个乳房由于血液停流而变得发紫了,那两腿间的骚屄更是看不成,由于极度的充血阴唇变得肿胀肥大,红得如同要滴血一般,泉涌般的淫水不停的从骚屄的孔道里流出,屁股下的床上湿了一大片。
  
  我满意的看着这种效果,侧身躺在她边上,一边抚摸着她身上渗出的一层如油脂般的汗液,一边亲吻她,她将喘着粗热气息的嘴迎向我,主动的将舌头伸入我的口中,不停的搅动着,我咬住她的舌头,用手指挤捏着她变得坚硬的乳头,由于疼痛她喉间发出压抑的吼声。
  
  我放开她的嘴后说:「怎麽样你变得这麽淫荡了,想不想做我的性奴隶?」「啊!哥哥要我做什麽都行,哥哥要怎样就怎样,太难受了,求求你快给我吧!」她已变得异常顺从。
  
  「那你告诉我你哪里难受,要我给你什麽?」我屈指在她变得极度敏感的大腿内侧柔滑、绵软的肉体上划动着。
  
  她不停的扭动着被欲火烧得无法忍受的肉体,用无比性感和期待的声音说:「那里好痒受不了了,哥哥你知道我的需要,我要哥哥用力的弄我。」我不放过她继续说:「那里是哪里要说清楚,记住要说粗话。」我开始捻捏她已经勃起的露出在包皮外的阴蒂,她更加强烈的扭动起来无奈的说:「好吧、好吧,我的骚屄好痒,求哥哥用力操我吧。」我拿起那根黄瓜在她面前晃动着说:「先求我把黄瓜插进你的小屁眼。」一边说一边解开了她的双手和勒在裆部的绳子,她听了我的话,一下子变得羞耻无比的扭动身子,嘴里不停的说着不要。我将她翻过来,让她跪趴在床上,左手两指捅入她的骚屄,右手抓起竹板一下就抽在她肥嫩的屁股上,她尖叫一声,一下趴展在床上,我又抽了一下说:「起来跪好了!」她顺从的重新跪好,我一边在她火烫湿滑的骚屄内抠挖,大拇指按在她的屁眼上,她立刻敏感的叫起来:「哥哥不要,好脏,让我去洗一下哥哥再弄。」我不理她,竹板接二连三的印在她亢奋扭动的屁股上。
  
  她的屁股被抽了十几下之后,一条条的印痕肿了起来,她开始屈服了说道:「好吧!哥哥别打了,给我插入吧,要怎麽弄都随哥哥。」我让她跪在床上,将她身上的绳子都解开,将她面向我,她抱住我不停的抖动着亢奋的身子,我双手用力地揉搓着她的乳房,让血液加速流动。
  
  待她的乳房由紫变成红色时我托住她的一个乳房,右手拿起竹板说:「快点请求我,要说什麽东西插在哪里。」说完在她已变得松软的乳房上抽了一下,她不由双手护住,我让她双手抱在脑后,在另一个乳房上抽了一下,然后用左手轮流抚摸双乳。
  
  她看着白皙的乳房上泛起的红印,屈辱的开始流泪了,我一见就说:「许姐你不喜欢是吗,那算了,我不再这样对你了。」说完,扔下竹板,作势起身的样子。
  
  她一见一下扑过来抱住我,急切的说:「不!不是的,我说了一切都随你,我只是忍不住流泪了,好小白,嗯,好哥哥我喜欢你,你怎麽对我我都喜欢,不用管我流泪,你要不高兴我越流泪你就越用力的打,打到我不流泪好吗?」说着抓起竹板递给我,我有些心跳的抱住她将她脸上的泪水舔去,她双手抱住后脑,坚定的说:「哥哥来吧,用力打吧,直到你满意。」闭上眼睛准备承受疼痛无比的打击。
  
  我不停地抽打她丰硕雪白的双乳,直到两个白嫩的乳房变成鲜红,她才屈服的说:「哥哥好了,用黄瓜插进你的性奴的屁眼吧!」当她屁眼里插着黄瓜,我将粗大的阳具捅入她淫骚无比的性道时,她再也受不了了,很快就升到了高潮。
  
  我待她平息之后,让她侧身躺着,我骑坐在她一条柔软的大腿上,抱着另一条腿,让她将腿搭在我的肩上,左手抚摸着她被打击变得异常火热的乳房,阳具在她淫潮泛滥的骚屄里抽动,右手抓住插在屁眼里的黄瓜慢慢的抽插着,她被三处敏感的刺激开始哼叫,我停下阳具,只是抽插屁眼里的黄瓜,没想到她的屁眼极度的敏感,每一次的抽动都使她扭动身体,嘴里不停地叫着:「怎麽会这样,啊!好舒服。」我加快抽动的速度,她的反应更加激烈。
  
  此时,由于没有清洗,她屁眼被黄瓜不停的抽插,房间里开始迷漫着一股臭味,当她被屁眼里的黄瓜搞到高潮之后,我便让她去清洗。
  
  她低着羞红的脸,一丝不挂的走进来时,主动的趴在我的两腿间,将有些收缩发软的阳具含入口中套弄着,我伸手揉捏着她胸前吊着的两个丰硕松软的乳房,感受着她湿热的口腔和舌头给我阳具的刺激,随着她的刺激阳具完全勃起了,我让她躺好,双手抱住自己的腿,将她刮光了阴毛淫秽无比的骚屄完全的暴露在我面前时,我伸手摸着张开的大阴唇的骚屄,感觉还不够湿,便说:「不够湿,怎麽办?」她用羞耻而又爱恋的目光看着我说:「打它!」我听了不由一惊,同时心里发颤,许淑萍真是一个完美无比知性的性夥伴,能遇上这样的女人真是男人的福气。我不由用手在上面拍击着,不时用舌头舔弄,她逐渐消退的情欲再次被点燃,身体随着我的挑逗开始扭动起来,嘴里说:「哥哥,用力打许淑萍的骚屄,用竹板抽烂吧。」我的心再次紧缩,一下扑过去抱住她,心中産生的爱恋使我不停的狂吻着她,吻了一会。她扭动身子找到竹板说:「来吧哥哥,想怎麽都行,不要管我的眼泪,那是高兴的。」说完再次将两腿分开抱住,用坚定的目光鼓励着我。
  
  我猛的从心里升起一股强烈的虐欲,毫不留情的抽了下去,准确的落在她肥大的阴唇上,她「噢!」的发出一声压抑的惨叫,我不由伸手抚摸着,竹板则不停落在她大腿内侧的软肉上,待她抽搐的身子平息下来又一次打在她的骚屄上,她再次惨叫起来,泪水从眼眶中涌出,她将头转到侧面,不想让我看到。
  
  我有点不忍心的放下竹板,开始温柔的舔吸她已经湿滑、不断流出淫水的骚屄,我见差不多了,便将粗大的阳具插入她的体内,抱住她,她一下就反应出高潮前的体征,我不由快速的抽动将她送上了高潮。
  
  我在她高潮过后开始用匀速在她体内抽插,同时右手伸到她屁股下面,抓捏着她绵软的臀肉,中指滑入她的股沟在屁眼上轻轻的揉动,敏感无比的屁眼上的刺激令她全身绷紧,嘴里发出了无比动人的呻吟,双手紧紧的搂着我,在我耳边说:「哥哥你弄得真是太舒服了,我爱死你了,没想到那里的刺激好强烈,哥哥我是你的性奴,你以后就是我的主人,哥哥要许淑萍怎样就怎样,啊!」随着她一声惊叫,我被她的话刺激得一下将中指抠入了她的屁眼,同时加快了阳具在她骚屄内进出的速度。
  
  当她再次面临高潮时,我也有了喷射的欲望,我猛地抽出阳具,用左手将她的双腿擡起来按在她的胸前,右手毫不留情的在她骚屄、大腿和屁股上用力的击打,她立刻发出了几乎疯狂的吼叫,不停的叫好,让我用力。
  
  我用竹板代替了手掌,我在她的骚屄上每打一下,都会从她体内涌出一股淫水,我一连打了十几下之后,从新将坚硬如铁的阳具插入她的骚屄,她已无力的瘫在那里说:「哥哥,你把我打到高潮了,打得太舒服了,哥哥你给我的感觉太美妙了。」我不停地将所有的体能都用上,以快得惊人的速度在她体内抽动,再次将她送上高潮时,我也开始了喷射,同时插在她屁眼里的手指也变成了两根,她的身体不停痉挛的抽搐着。
  
  清洗过后她重新换了床单躺在我怀里,小鸟依人的温柔的抚摸着我疲软的阳具,我对她说:「你可真够骚的,床都让你弄湿了,记得下次铺个塑料布,这样一冲就行了。」她用娇嫩的脸在我胸口摩擦着说:「知道了,哥哥今天满意吗?」我伸手摸着她的屁股和乳房说:「现在还疼吗?我是不是下手太重了。」她扭动着身子,用温顺爱恋和坚定的口气说:「没有啊,这样挺好的,只要你喜欢再重我也受得了,话说回来了,你越这样我不知怎麽会越兴奋,感到那是真实的你,特别是后面你把我打得高潮了,那种感觉虽然没有你……你操我那麽好,可那是另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被打后你再给我的感觉会特别强烈,我真的离不开你了,小白,别看不起我好吗?」「不会的,你这麽骚我怎麽会看不起你,我也很喜欢你,可你知道我不能天天都来这里,我给你找个男人来满足你怎们样?」我试探着说。
  
  没想到她的反应非常激烈,一下坐起来之后对着我说:「不!我不要别人,除了你和他我不要其他人,你把我看成什麽人了。」说着泪水充满了她的眼眶。
  
  我不由心里有些内疚,看着她的样子说:「你别急,我只是和你开玩笑的,逗你而已,你当真了,说句你不爱听的话,我都想你不再让他碰你的身子,不过他毕竟是蓉蓉的父亲,可一想到你被他压着我就生气,你说过你是我的女人,所以每次他来了之后我都要狠狠的打你的骚屄,以示别的男人操你的惩罚,你愿意吗?」她听了我的话,这才重新偎到我的怀里,又变得顺从的说:「只要你高兴,其实他已经好久没有碰过我了,你也不必爲此难过,我给你的是他根本没有过的,我也会尽量不让他碰我,下次别拿这种事开玩笑,你有事可以不来,我会爲你守着,但不要抛弃我,」她靠着我,手抚摸着我的身子,有点撒娇的说。
  
  我搂着她说:「那我要和别的女人呢?」一边揉捏着她的乳房。
  
  「这我不管你,你和别的女人怎麽样我也管不了,有几个男人没有相好的,只是你别离开我就行了。」她认真的说,其实她心里很明白我不可能娶她,所以肯定会有别的女人,那是她无法过问的事情,因此她知性的表示理解,有点讨好的意思。
  
  「那我问你,假如有一天你遇到了比我更好的男人你会怎麽办?」我委婉的问她。
  
  她想都没想就说:「不会的,你在我心中就是最好的。」「你别把话说满了,这个世界上比我优秀的人多了,只是你没遇到而已。」我用手揪住她的乳头轻轻的拉拽着。
  
  她用手握住我又有些勃起的阳具,慢慢的套弄着,说:「可能会有那样的男人,我不想去找,那又费时间又费精力,我有你就够了,而且像你在这方面这麽会弄的去找也不好找。」我听了促狭的问:「这方面是什麽意思?」她用力一捏我的阳具说:「你不知道?」我心中想逗她便一下用手捂住阳具作出万分痛苦的样子,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吟,她见状吓坏了,扶着我说:「怎麽了?啊,对不起,我不是有心的。」一边急切的想看我怎麽样了,一面急得泪流满面。
  
  我慢慢的躺下来,皱着眉说:「想谋杀我吗?别哭了,我没事。」她还是不放心的拿开我的手,用手温柔的扶住阳具,张口将阳具含在嘴里。
  
  「那假如有一天你有了别的男人怎麽办?」我紧追着不放,因爲我心里有个计划了。
  
  「不会的,你别胡想了。」她没考虑就回答我,「不行,你必须回答我,假如有了呢?」我想着我的计划。
  
  「假如有了你就打死我。」她坚决的说,「那就犯法了。」我笑着说,她擡起头来说:「真的有那麽一天,你怎麽处置我都行。」我抱住她爲了让她记住今天的话,我故意说:「你说的,我记住了,我也相信你。」看着她精心的舔弄,我心里甜甜的。
  
  少时我将她拉过来抱住她说:「好了,以后记住不论什麽事不许哭。」说完将腿伸入她两腿间,膝盖顶住她柔软温热的骚处,舒服的睡着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13/03/27(水) 16:00:32|
  2. love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失衡的天平 | ホーム | 过往云烟之卧铺车厢丰胸少妇>>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mrli.blog21.fc2.com/tb.php/885-608ca511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