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饭特稀

最后的饭特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大家族的危机

  呜呜呜”三声敲门声响起,屋中正坐在真皮沙发上仔细阅读文件的羽翎集体董事长刘凯鑫却动也没动,只是在响声再次响起的时候才说了声“进来!”,头却仍然也没擡一下。
  
  “喀嚓”门锁开动的声音响起,门开,一只黑得发亮的罗马最新款十五厘米高跟鞋印入眼中,随即是裹着超薄黑色丝袜的修长小腿和浑圆性感的大腿伸进半开的门缝。
  
  只看这条腿,修长,圆润,光滑,笔直,堪称完美,就不禁让人期待进来的人究竟是个怎样的美女。可惜的是刘凯鑫仍然是沈迷在手中的文件上,对来人更是看也没看一眼。
  
  门再开大了点,不过没有全开,正好够一个人走进来的时候,美腿的主人闪身而进,随即又将门关了起来。
  
  进来的果然是个大美女。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性感肥厚却光泽鲜嫩的嘴唇,再配上一头乌黑光亮微微卷曲的时尚长发和雪白润泽的鹅蛋脸,任哪个男人一看怕是魂也会被勾了去。
  
  不过这并不是此女最吸引人的地方,比起相貌来说,她的身材反而更吸引人的眼球。八个字:前凸后翘,胸大臀圆。是那种男人一看心就慌得想伸手摸,一摸就想死命蹂躏的丰满。
  
  要命的是,此女如此丰满,穿着却显得过于单薄了点。除了脚上是十五厘米露着两个脚趾的鱼嘴高跟鞋和包裹着修长性感美腿的真丝丝袜外,上身就一件淡紫色的无袖透视衬衣,让人一眼就能看到里面黑色的半杯式雷丝胸罩。三十八G罩杯的巨大乳房将衬衣高高顶起,大半个乳房都露了出来,无论从正面大开的V字领口还是从左右空洞的袖口都不难看到她那半球形的丰满。
  
  而下身只有一条黑色包臀裙,普通人看上去一定以爲是改短的职业装,但内行人却很容易看出,这条短裙绝对是名牌,高弹,超薄,却不是那麽透光,尽显它的柔滑。短裙很短,比起一般的超短裙还要短上几分,让人能轻易从后面裙摆的下沿看到臀部和大腿交接的地方,只要一摆动她那优美的大腿,臀部和大腿之间的折痕都能看见。
  
  “咔嚓”门锁再响,门关,却仍然没有让刘凯鑫有任何反应。也是,在这个羽翎集团独有大厦中,作爲董事长的刘凯鑫是最大的,只要他不愿意,还没有谁是需要他放下手中的事起身迎接的。
  
  不过进来这个年纪约二十五六的大美女杨思漩却是个例外,她不但是刘凯鑫的贴身秘书,而且还是刘凯鑫的大儿子,也就是羽翎集团总经理刘定坤的媳妇。如此身份,杨思漩自然同公司别的人不一样,此时又没有其他人在场,她说话也就没那麽客气。
  
  “爸,您在看什麽呢?那麽认真,人家来了却看都不看一眼。”杨思宣娇嗔道。
  
  “哦,是思漩啊!爸在看公司这半年的财务报告,你也知道,这东西不认真看不行,一点错误就是成百上千万的误差。有什麽事吗?我这里马上就完了。”刘凯鑫仍然没有擡头,忙着看报表,但听声音也知道是自己的儿媳妇。
  
  杨思漩不愿意了,她今天穿成这样,过来本来就是让刘凯鑫看的,却怎知对方这麽忙。
  
  “爸,报表就那麽好看?难道比儿媳妇还要好看?”杨思漩语气已经带有娇媚之色,她就不信引不起刘凯鑫的注意。
  
  果然,刘凯鑫闻言后从报表中太起头来,看了杨思漩一眼后就移不动眼睛了,因爲眼前的景色太吸引人了。
  
  只见杨思漩看到刘凯鑫注意到自己,连忙挺胸沈腰提臀,将完美的身材绷成一个巨大的S形,而且不停移动着修长美腿,旋转着身体,进行全方位的展示的同时,还一手搔头,一手顺着脸轻轻抚摸而下,经过雪白的颈项,再到爆凸的稣胸,而后是翘臀美腿,尽显撩人风情。
  
  “怎麽样?爸,好看吗?”杨思漩见刘凯鑫两眼放光,心中暗喜,转过一圈后媚声问道。
  
  “好……好看,好看。”刘凯鑫连连点头,他同杨思漩虽然是公媳关系,却早就有了肉体关系,算起时间来,怕也有十好几年了,可以说见过杨思漩所有的风情。就是在公司操穴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却从来没有见过在公司穿得这麽风骚的儿媳妇。
  
  “你这骚货,今天怎麽穿得这麽骚,莫不是专门来勾引自家公公的吧?”刘凯鑫眼露色光,面色却有些不愉。他虽然也好色,但作爲家族族长,一切以家族爲大,所以在公司的时候要求也是相当严格的。虽然他也经常吃吃自己这个大儿媳的豆腐,性起时也按倒狠操一顿,但都是他主动的,作爲族长和董事长,这点特权还是有的。
  
  但杨思漩作爲她的儿媳妇和秘书,却没有这个权利。在家随便怎麽穿都可以,但在公司她必须严格按照公司着装的要求来穿着,这是刘凯鑫定下的规矩。其目的有二,一是作爲S市最大集团公司之一,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一视同人才是公司健康快速发展的根本。二一个当然也是避人耳目,如果她穿得太风骚进出自己办公室,难免会有风言风语。如果本没什麽的话还好,关键是他们公媳确实是长期通奸,所以更要注意影响了。
  
  “早知道我就不过来了,我就跟定坤说你要骂人,他还不信,非要让我过来让你看看。好没捞到,坏处却不少。”杨思漩嘟着嘴,满脸娇媚道:“爸既然不喜欢,我就先走了,今后也不穿正这样了。”说完就要转身离去。
  
  “诶,等等,思漩,爸不是这个意思,爸的意思是在外面要注意点,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家的事,万一让外人知道了,我们家就全毁了。”刘凯鑫连忙快走几步,从办公桌后走出来,伸手拉住儿媳的手,顺手一带,就将这个大美人抱了个满怀。
  
  杨思漩同刘凯鑫是性爱老对手了,她早从刘凯鑫的眼中看出老头已经性起,肯定不会轻易放自己走的,所以故意欲擒故纵,果然,刘凯鑫立刻就老老实实就范了。
  
  “哼,又来这一招,你个小淫妇。”刘凯鑫也识得她这一招,感觉自己又上当了,不满地在儿媳妇高耸的右峰上恨恨捏了一把后说道:“说,是谁叫你穿成这样,还来勾引自己的公公的?是不是定坤那小子?”
  
  “啊呦!爸,你弄痛人家了。”杨思漩夸张地惊叫一声,随即娇媚地横了刘凯鑫一眼,扬扬头说道:“不告诉你。”
  
  “哼,不告诉我我就不知道了,肯定是定坤那小子,他倒满会孝顺他老子我的,叫自己媳妇穿这麽性感来孝敬我,说,是不是?”说着话,刘凯鑫的左手也攀上杨思漩令一侧的奶子,双手同时使劲揉捏着,那架势好象要将这两个半球碾粹一般。而与此同时,他的嘴也没有闲着,在杨思漩的耳朵,粉颈后香肩上来回不停的亲吻。
  
  莫看刘凯鑫五十来岁的人了,身体却又高大又强壮。就这麽摸了儿媳两把,他出气就变得又粗又热起来。而且胯下之物也慢慢擡头,堪堪顶在杨思漩丰满的翘臀之上。
  
  杨思漩看上去二十五六岁,那是因爲家中有钱,不需要做重活,加上昂贵的保养品长期保养得当的结果。实际上她已经三十有五,正是狼虎年龄。此时在公公又是揉胸,又是亲吻下,早已经情动,感觉到公公的阴茎正在勃起,随即反手抓住,也开始轻一下重一下地揉捏起来。
  
  “爸,不要弄了,儿媳妇都出水了。”杨思漩嘴上说着不要,手上可动得更快了。
  
  “骚货,我要是真的停了,恐怕公媳通奸就变成儿媳妇强奸公公了。你说是不是?”刘凯鑫感觉到儿媳的乳头已经充血坚挺,于是捉狭地用手指重重的捏了一下右乳头。
  
  “啊!”一声尖叫,杨思漩好象是真的被捏痛了,在刘凯鑫的怀中猛然挣扎了下。由于两人都是站着的,杨思漩又穿着十五厘米的高跟鞋,一个趔趄下,险些没有摔倒,幸好刘凯鑫身材高大,双手同时用力,就这麽握着儿媳的两个巨大乳房,将她硬生生拉了起来。
  
  “乖儿媳,对不起,真的弄痛了?以前你不是喜欢爸恨恨地弄你吗?”刘凯鑫爱怜地吻了吻儿媳的颈项,疼惜地问道。
  
  “不是啦,爸,是刚才你将我奶水捏出来了,把我新买的胸罩弄脏了,这是人家今天刚买的。”
  
  “哎,不就一个胸罩吗?改天爸给你买十打,一天换三个,就是你天天漏奶都不怕。”刘凯鑫哈哈一笑,手又动了起来,但随即又停住了,问道:“你怎麽还没停奶啊?生下妍儿快两年了吧,这样可不好,你要早点停奶,这样对乳房有好处,我可不想你这麽好的一对巨乳变成焉瘪的气球,家里那麽多奶妈,你还怕妍儿饿着吗?”
  
  “老色鬼,你还好意思说,我倒是想停,可我停得下来吗?妍儿倒是早就没吃了,可你们这样揉来抓去的,弄得我流出来的比妍儿吃的还多,哪里停得下来。”杨思漩一听这话就来气,猛然转身摆脱公公的双手,面对着他解开衬衣,伸手掏出两个沈甸甸的巨大乳房,轻轻擦拭上面的乳汁。
  
  不得不说,杨思漩这对乳房可谓极品,大,白,嫩,而且不要看她生了好几胎了,乳房却并不松弛下垂,乳头也近肉色,不是很黑,看得刘凯鑫是口涎长流。
  
  “好儿媳,辛苦你了,爲了我们刘家,你可没少生。”刘凯鑫诚恳地说道。
  
  杨思漩本来是有点担心自己的乳房和身材会因此变形,因而有点小气,见公公如此诚恳夸奖,心中自然也就放开了,可她刚想说句客气的话,却又听公公说道:“流掉怪可惜的,让公公我帮你吃了吧。”
  
  “扑哧!”杨思漩见公公那既色又涎的样子,突然笑出声来道:“刚正经了没半分锺,就又露出你色狼本相了。你让你孙女早点断奶,自己却抢着来吃,有你这麽当爷爷的吗?”
  
  “乖儿媳,我可不是见这流了可惜了吗?反正流了也白流,不如让爸吃了,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刘凯鑫见儿媳媚眼含春,并不反对,于是双手捧住她的右乳,低头恨狠地叼了杨思漩右乳头一口,然后咂吧了下嘴道:“真香,我女儿可真福气啊,有这麽香甜的母乳喝。”
  
  “去。”杨思漩伸指点了下公公的额头纠正道:“是孙女,什麽女儿女儿的?”
  
  “定怡不是鉴定过了吗,说是我们俩生的怎麽我不能叫女儿?”刘凯鑫有些不满道。
  
  定怡是刘凯鑫的三女儿刘定怡,是个医学博士,主修的是基因与遗传学,学成后就到了羽翎集团下属的医院任职,因爲本就是是自家的企业,她学历又高,所以没几年就成了这家医院的院长。
  
  两人口中的妍儿名叫刘妍,通过验证,正是公媳两人乱伦所生,所以两人是刘妍实际上的真实父母。
  
  “你不是说在妍儿来初潮前和在外面都要管我和定坤叫父母吗?那样你不就是爷爷了吗?所以你只能叫孙女,这可是你定的规矩。呵呵!”杨思漩平常在公司可没少被这个公公董事长管教,此时正好拿他的规矩揶揄下公公。
  
  “这不是没外人吗?叫一声女儿也没关系的。”刘凯鑫作爲家长,可不会轻易承认错误,他对自己的威信还是满注意的。
  
  杨思漩和刘凯鑫既有工作上的关系,又有家庭和肉体上的关系,说起对自己公公的了解,刘家人都没几个比得上她,所以她自然知道不能太过于逼迫自己公公承认错误,于是娇媚地横了公公一眼道:“你是大家长,你说了算。不过不管是女儿还是孙女,都是你们刘家的种,我们也不要争来争去多费唇舌。只是你看看儿媳现在这样,还怎麽走得出去。”
  
  说着她晃了晃胸前巨大的乳房,只见两个大乳房晃荡了两下,荡起一片乳浪,随即就停了下来,显示出它的坚挺。但奇怪的事却发生了,乳房虽然停止了晃荡,两个拇指大小的乳头却慢慢变白,眨眼间汇集成两滴乳汁,“啪啪,两声,几乎同时掉在木地板上,溅成无数细微的水泽。但是不多时,两乳头又集够一滴,啪,又滴在了地板上。
  
  “怎麽这麽多?“刘凯鑫也没少操过生産后的大乳女人,也见过这麽喷奶的,但杨思漩毕竟已经生産后快两年了,还有这麽多奶就有点奇怪了。
  
  杨思漩知道公公的意思,瞪了公公一眼道:“还不是你们刘家的人,整天想着老娘的乳房,这个也来摸,那个也来揉,就连定怡也打着研究的幌子成天整日地抓弄,自从生産后就没空闲过,所以现在你儿媳的奶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有种越来越多的趋势。爸,你说你该怎麽赔我?”
  
  “呵呵,既然定怡都看过了,我想应该没有大碍。难得你有如此好乳,不要浪费了,让爸吸两口。”刘凯鑫避重就轻地说道,说完也不等杨思漩开口,就先斩后奏地左一口右一口地狂吸起来。
  
  “好爸,轻点,奶头都快被你啃掉了,小心定坤跟你没完。”杨思漩被公公一阵乱啃,刚才还没退下去的情欲又腾地一下升了起来。但两人乱伦通奸多年互相都知道对方喜欢在操逼时说淫话,于是她就扯开了话题。
  
  “啃掉是不可能的,你舍得,爸还舍不得呢?”抽着交换乳头的空闲,刘凯鑫一边咽着人奶一边含糊地回答:“何况就算啃掉了他又能把他老子我怎麽样?大不了让他去啃他妈的奶头去。”
  
  “爸,你真没良心,枉了定坤还叫我来孝顺你一下,你却连他媳妇的奶头都啃掉了,还骂他。”杨思漩知道公公这样说话是爲了提高两人性趣,但就势爲自己老公争取点福利还是必要的。
  
  “果然不出我所料,是定坤叫你来的,骚货,告诉爸,是不是有什麽事求爸啊?”刘凯鑫不愧爲一家之长,做事精明细致,这麽久了还记得开始时的问话。
  
  “不是的,哪有什麽事呢,今天我不是才出差回来吗?路过公司就进来看下老公,哪知道老公见我穿成这样,就……,就……。”
  
  “就让你来我这里了?”刘凯鑫吸够了奶子,见奶水还是喷个不停,干脆放弃了想要吸干儿媳双乳的想法,转而亲吻起儿媳性感的红唇。
  
  “恩……,恩……,爸,你好会吻啊!儿媳下面又流水了。”杨思漩一边回应公公的热吻;一边伸手握住公公的阴茎,用力揉捏;一边继续说道:“定坤就……,就把儿媳……,恩……,啊!按在办公……,桌上……,恩哼……,操了。”
  
  “就这样?那你是被我儿子操了后才来我这里的?”刘凯鑫听闻儿媳是被操了才过来的,不但没有因爲吃自己儿子的二锅汤而感到恼怒,反而双眼放光,脸色发红,一副兴奋异常的表情。再次狠狠地压上儿媳的双唇,并且双手一上一下,猛揉儿媳的丰臀和巨乳,弄得两人胸腹潮湿,奶香四溢。
  
  好象这样还不过瘾,刘凯鑫又将舌头撬开儿媳的牙齿伸进去扫荡着,边含糊地说道:“含住,就象吮爸爸的鸡巴一样……用力吮。”
  
  杨思漩知道公公就好这一口所以投其所好地回答道:“恩……,他,他还……,还将精液射……射进去了。”“吱吱”是杨思漩吮吸公公舌头发出的声音。
  
  “爸一会也给……给你射进去,唔……,让你再给爸生一个。”刘凯鑫一听更加来劲了,阴茎也陡然翘高了不少,已经完全达到进入的标准。
  
  杨思漩也是欲火狂烧,阴道的水比奶水还多,已经开始顺着丝袜流下,于是急不可耐地推开公公走到办公桌前,扑在桌上,将两个巨大的乳房压得奶汁狂射,却毫不理会地捞起短裙。
  
  只见超短的黑裙下什麽也没穿,一个丰满高凸阴唇略有外翻,却仍然严实合缝,除了在穴口处有点微黑外,其他地方仍然是那麽红艳。特别是她的阴蒂,冲血之下,有一节小指大小,既红且艳,高凸于整个阴唇前端。
  
  杨思漩并非白虎,阴部却没有丝毫毛发,显然是用高级脱毛剂处理过的。不过此时这个并不是重点,已经性趣昂然的她摆好姿势,转头对公公喊道:“那就快来操儿媳妇,这两天儿媳妇正好在排卵期,刚才定坤已经射进去了许多,你要是操晚了,怕又被你儿子占了先了。”
  
  看着性感淫荡的儿媳妇爬在自己办公桌上,十五厘米的高跟鞋和细腻黑色真丝袜将她原本修长的双腿显得更加诱人,而高高翘起丰满的肥臀上,仿佛靶心一样的肥厚阴唇也慢慢张开。
  
  刘凯鑫再也忍耐不住,以比他当年当兵时脱衣服还快得多的速度将裤子拔了个精光,三步并做两步,来到儿媳身后,伸手擡起儿媳妇的右腿放在桌上,然后将涨得青筋爆露阴茎狠狠往略黑的靶心一送。
  
  “扑哧”粗超过三厘米,长有十七厘米的阴茎一杆到底,溅出浪水三两滴,引得两人同时闷哼一声,随后又双双长吐一口浊气,仿佛完成了一件惊险刺激的排爆任务一样。随后公媳俩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足有半分锺,刘凯鑫才开始徐徐抽送起来。
  
  “啊!爸,好烫啊,用力……用力操儿媳的肥穴,操出……水了!”杨思漩同丈夫才操过穴,而且还射了进去,此时情动之下被公公一操,淫水混着精液马上就流了出来。
  
  “骚货,果然没错,里面有不少我儿子的精液呢,不过……,老子这下要将它们全部……,全部挤出来。”刘凯鑫一边疯狂挺动腰臀,死命抽插,一边说着淫话,但毕竟年纪大了,强烈运动下说话都有些喘了。
  
  狠命的几十抽后,两人突发的激情暂时得到了满足,杨思漩见公公有点喘,就说道:“爸,累了吧?我们到沙发上去吧!”
  
  “怎麽,嫌爸老了?爸只是见你骚得快燃起火来,狠抽你几下,给你降降火。”刘凯鑫最不服老,见儿媳这样说,有些不满地狠狠顶了她几下,这才细抽慢磨起来。杨思漩知道公公的脾气,于是不再多说,只是哼哼唧唧窨淫叫助兴。
  
  由于杨思漩整个身体都压在办公桌上,刘凯鑫抓不到她巨大的乳房,于是就一边操穴一边玩着儿媳丰满浑圆的屁股,又撮又揉,时不时地还用手指抠抠她的肛门,却过门而不入,反而将杨思漩刺激得一颤一颤得,引得她的阴道也剧烈地收放着,夹得刘凯鑫的阴茎要多舒服有多舒服。
  
  两人乱伦多年,可谓互知深浅长短,加上经验丰富,都知道细磨慢熬才最尽兴,于是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操了起来。
  
  五六分锺后,杨思漩已经是淫水长流,乳白色的淫水顺着浑圆大腿浸湿了黑色丝袜,一路流下,开出一道手指宽的水路转眼间没入高跟鞋之中。许是站得累了,还是淫水浸透到高跟鞋中,杨思漩站不住了,高声叫道:“爸,我……,我不行了,站……,站不稳了,我们到……到沙发上去操吧。”
  
  “恩,爸也操累了,到沙发上去,你坐爸腿上操。”刘凯鑫也累了,于是不再坚持,猛然抽出阴茎,带出几滴淫液后伸手“啪”地一声在儿媳肥臀上就是一巴掌,说道:“骚货,真经操啊!”
  
  “恩哼!”杨思漩娇哼一声道:“老色鬼,我要不经操还不早就被你家男人日死了,你今天可就没操的了。”
  
  两人说着话,转战到双人沙发上。公公坐在沙发上,身体微斜,却将一个大鸡巴高高挺起。儿媳将短裙,长腿分开跨坐上去,不偏不斜,正好将骚逼对准高高挺起,马眼怒睁的龟头,身子一沈,就将粗大的鸡巴吞没,其动作之流畅,没有多年的配合是很难完成的。
  
  “恩……,啊!爸,真舒服死骚妇了,爸,我爱……爱死你了!”杨思漩得了自由,体力也正充沛,所以上马就高速地耸动起她那丰满的屁股,将公公粗大的阴茎不停吞进吐出,时不时地还左右摇晃两下,又或者抱着公公头深深亲吻一时快乐得浑天黑地。
  
  刘凯鑫此时处于被动,但他也没闲着,一会儿不时地抱着儿媳的肥臀一阵猛摇,帮助她加速套动的速度,一会儿又捧起眼前高抛低落的巨大乳房,左一口右一口地吮吸乳头,玩得不亦乐乎,兴起时还狠狠地抽打几下肥硕乳房,将乳房打得微微红肿起来,更溅得满脸乳汁流淌。
  
  杨思漩却不在意,只是恩恩啊啊地叫,她正是狼虎年龄,加上身体成熟丰满,对性的要求特别大,需要的刺激自然要强烈些,所以她多公公的粗暴不但不反感,反而觉得更加舒服。
  
  而刘凯鑫由于年纪较大的原因,体力总是差了点,面对狼虎一样的儿媳,他也深觉有种无力感。但好强的性格使他并不轻易认输,所以每次操逼总是用尽手段,将对手弄得哇哇叫,这样他也能获得更多快感。
  
  两人知根知底,配合起来自然也就默契,一时间满屋子里淫声荡语,鸡巴进出的扑哧声,臀股相击啪啪声,掌击巨乳的劈啪声如同伴奏的音乐,悠扬地爲公媳二人的浪叫合音。
  
  更有炙热体温下散发出来的汗水味和淫水精液特有的腥味在屋子中弥漫开来,刺激着两人的性趣,令两人更加疯狂。转眼间,两人就将达到高潮。
  
  “爸,使劲……,儿媳……快……快……到了,您来……来了吗?”杨思漩已经感觉到高潮的来临,但是她今天是特意来犒劳公公的,自然不会自顾自先丢了了事,所以她一直控制着,希望等到公公一起。
  
  “骚儿媳啊!爸也快到了,来,我们换一下,让爸最后给你来个狠的。”刘凯鑫知道女人高潮的时候非常无力,而且他也休息得够多时间,体力得到大大恢复,加上高潮将临,急需发泄,所以两人立刻攻守互易,变成儿媳在下,将阴部高高挺起,准备接受公公的狂风暴雨。
  
  刘凯鑫转身站在儿媳胯间,伸手将儿媳的丝袜美腿抗在双肩上,整个身体就压向儿媳的身体,直到将她两条美腿压得贴住她的巨乳,这才亲了她一口道:“骚货,把爸的鸡巴插进你的逼里,爸要给你下种了。”
  
  杨思漩娇哼一声,伸手摸住自己公公的粗大阴茎,把它带到抵住阴道口后淫吼道:“老东西,日进来,狠狠的日你的儿媳,把我当成你的女儿日了吧,把我肚子搞大,再生个乱伦的种出来。”
  
  “吼!”刘凯鑫狂叫一声,腰板一沈,啪,撞得儿媳胯部猛然下沈,而粗大的鸡巴自然也深深日进了她的逼里。随即他又猛地一抽,这一抽正好将龟头露出阴道一半,然后再次狠狠地日了进去。
  
  这就显出刘凯鑫的操逼经验来了,要知道沙发是有弹性的,抽出阴茎的时候杨思漩的身体会回升,抽出去少了达不到狠插的目的,而抽多了又很容易将阴茎整个抽出,难以达到持续猛抽狠插的目的。
  
  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作爲老淫民的刘凯鑫,又怎会犯如此错误,所以此时就出现了如此激动人心的一幕。
  
  刘凯鑫一棒子狠狠日下去,同时将杨思漩的胯压得猛然沈下,咋一看似乎是被他的鸡巴插得塌陷了一般。随后高高拔出,杨思漩的胯又猛然升起,如同被阴茎提起来一般。高频率地抽插下,两人身体就象连在一起的永动球体,撞开,合拢,又撞开,再合拢,仿佛再也不会停止。
  
  “哦……!哦,哦……!爸爸……亲爸爸啊!操死女儿了!”杨思漩知道两人都快高潮来临,继续刺激公公的情欲。
  
  两人毕竟是人体,并不是真的永动机,在快速抽插下,刘凯鑫的体力剧烈地消耗着,很快就汗流直下,气喘如牛。但好在两人追求的并不是永远这样抽插下去,而是爲了人生最美妙的颤动。
  
  这一刻,在刘凯鑫数十下抽插中很快就来临了,随着他猛喝几声,爆涨欲裂的阴茎终于如同洪水决堤一般,一收一放,一涨一缩,一股股炙热滚烫的精液激射而出,股股都击打在身下儿媳微微张开的子宫口,烫得杨思漩也“啊啊!”乱叫,随即如同发出死亡前的最后反击一般,一股温热的滑液激喷而出,狠狠撞向自己公公的龟头。这一刻,杨思漩也达到了高潮。
  
  “哦……!”刘凯鑫已经射过三发,再也没有反击之力,被这股热流一击,舒服得差点被过气去,身体一软,就扑倒在儿媳妇的身体上。虽然浑身无力,但性事丰富的刘凯鑫仍然一边喘息,一边揉捏着儿媳的一个乳头,让儿媳慢慢享受高潮后的余韵。
  
  “叮呤呤!”一道清脆的电话铃声将正在享受欢爱余韵的乱伦公媳惊醒。
  
  “爸,起来了,有电话。”杨思漩轻轻推了下还爬在自己身体上的公公,提醒他来了电话。
  
  “恩。”刘凯鑫却哼了一声就没有了动静,显然刚才的运动让他体力消耗巨大,现在还没有恢复。
  
  “呤呤……!”电话声音持续响起,显得非常急促。杨思漩本是刘凯鑫的秘书,自然知道一般人的电话是直接打到秘书处的,能直接打到她公公这里来的电话应该是有重要事。如果不是公司内部电话,那麽对方的来头也必定不小,不可轻易得罪。
  
  所以见叫不醒自己公公,杨思漩侧了侧身子,慢慢将自己的身体从公公的身下移出来,只听扑哧一声轻响,却是公公疲软的阴茎从自己阴道中掉了出来,随即一股乳白色的淫水混合着老公和公公的精液就滑门而出,样甚爲淫糜。
  
  但此时杨思漩可没有心思想那麽多,既不管顺流而下的淫液将丝袜浸湿,也不管裙子都没拉下,就这样三步并作两步,露着大屁股伸手拿起了电话。
  
  “喂,刘董办公室,请问您找谁?”接起电话,杨思漩虽然还光着屁股,坦着巨乳,声音却变得轻柔端庄了,完全是一个标准的专业秘书的语气。
  
  “思漩啊!怎麽这麽久才接电话,你公公呢?让他接电话,我有重要事情和他说。”电话里男人的声音有些严肃,杨思漩一听就听出正是S市的第一副市长,常务副市长钱文山。
  
  钱文山五十六岁,同杨思漩的公公刘凯鑫是一同当过兵抗过枪的战友,两人除了工作性质不同外,兴趣爱好非常相近,所以几十年来,关系亲密,如同一家人。
  
  正因爲关系亲密,杨思漩才感觉到事情不简单。因爲如果换在平时,钱文山一定会口花花,调戏杨思漩两句,但今天却什麽也没多说,就直接找自己公公,显然是有很重要的事要说。她连忙唤醒还有些昏沈的刘凯鑫道:“爸,是钱叔叔打来的,好象有急事。”
  
  “哦!”此时刘凯鑫已经睁开了眼睛,见儿媳面色严肃,心中一惊,腰一挺就坐了起来,立刻就恢复了羽翎集团第一人的精气神。伸手接过电话捂住话筒对杨思漩说道:“你去给我冲杯热茶,不要让任何人打搅我。”
  
  杨思漩点了下头转身就走,一边整理身上淩乱的衣服,到得门口,她已经变成一个端庄精干的秘书模样,打开门闪身出去,随手带上房门,她知道刘凯鑫做事缜密,不该让人知道的,即使是自己的老婆儿女都不会告诉,自己这个儿媳就更莫说了,即便刚才他们还相互在对方身体上纵横驰骋,亲密得没有丝毫缝隙。
  
  见儿媳知趣地离开,刘凯鑫才开口问候道:“老弟啊,什麽事这麽急,让你亲自打电话过来了。”两人关系亲密,平常说话插科打混,很是放得开,但既然有重要的事,自然不能扯些有的没的,这不但是一个态度,也是给对方一个信心,让对方相信自己会谨慎对待。
  
  但即使这样,钱文山公事化的语气和话里的内容还是让刘凯鑫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刘董啊!是我,文山,是这样的,按照市委的决定,最近我的工作重心有所变动,针对你们集团公司在新开发区的具体工作,会有新的同志来接替我处理,现在我特地跟你说一声,免得对贵公司造成影响和损失。”
  
  “哦,谢谢副市长的关心,真是劳您关心了,您老操持这麽大个市,却还时时关心我们这样一个小公司的鸡毛蒜皮的事,刘某在此多谢了。”事情显然非常严重,不然钱文山不会用这种语气同自己说话,所以刘凯鑫也十分谨慎。
  
  “呵呵,刘董说笑了,人民的公仆嘛,就是要管人民的事,而且我老了,怕是想管,今后也管不了了,好了就这样吧,我还很忙,就不多说了。”钱文山两句话一说就挂了,显得急匆匆地不愿意多谈。
  
  “嘟——嘟——嘟!”对方电话挂了很长时间,刘凯鑫却还没挂掉话筒。虽然钱文山在电话里什麽都没说,但出于多年来两人的默契,刘凯鑫还是从他的话语中听出来事情非常严重,严重到他甚至不敢提出这件事。
  
  究竟是什麽事呢?显然这是不得知的。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钱文山遇到了天大的麻烦,作爲一个近千万人口大市的常务副市长,还有什麽人能给他制造连他都不敢说出口的麻烦?
  
  答案很明确,麻烦来自上头。而且这个麻烦足以彻底摧毁钱文山,因爲他的话语中明确表达出,他很快将失去手中的权利。
  
  停止工作?还是双规了?是已经停止工作了,还是将要?钱文山话语中显示出来他的事不能说,但他又急忙忙地给自己打一个电话,用的是一个还过得去的理由,这说明了什麽?
  
  刘凯鑫深深地思考着,很快他就得出了两点:第一,钱已经不自由,至少在说话上已经受到可能的限制,比如电话有可能被监听。第二,情况还没有到最坏,不然钱不会给自己打电话,打电话的目的是让自己想办法,寻求事情的转机。
  
  “思漩,你进来下。”想明白得到的信息,刘凯鑫略一沈思,就抓到了当前工作的重点,当前最重要的是把事情搞清楚,至少搞个大概出来。
  
  杨思漩今天本不当班,但既然有重大的事,她也不好就这样立刻,所以出去冲好茶后就在秘书处同同事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果然刘凯鑫没多久就用通话器叫唤自己。
  
  “爸,您叫我有什麽事?”两人公私分得很明,刚才还亲爸爸浪女儿乱叫的杨思漩现在变动非常恭顺。
  
  “恩,你马上通知家里人今天晚上七点回家开会,另外还有这几个人,顺便打听下他们近两天有没有空,我要请客,注意保密。”说着刘凯鑫递给她一张小纸条,上面全是S市几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也要通知二弟吗?”杨思漩又问道。
  
  刘凯鑫盯着她的眼睛,直愣愣地想了半天才狠下决心地说道:“把他也叫来吧,这次事情比较大,说不定就是我们家族的一个坎,能不能过去就全靠我们自己了,所以要用上每一分力量。”
  
  杨思漩没想到情况这麽严重,她郑重地点了下头道:“明白了,爸,没什麽事我先去做事了,您自己也不要太……累着。”
  
  “去吧,你放心,爸虽然年纪大了点,但是精力还足,不会那麽容易倒下的。”说完见儿媳还是面色凝重,于是玩笑道:“这一点你刚才不是亲身体会到了吗?哈哈!”
  
  “老爬灰的,说着正事又扯到那里去了,白白浪费我一片苦心,再不理你了。”说完,杨思漩娇媚地横了自家公公一眼,故意扭着她那迷死人不偿命的腰臀,一摇一晃地走出门去。她知道,公公是故作轻松,好让自己开心,因而也非常配合地放松气氛。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13/03/27(水) 15:32:44|
  2. love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儿子的人妻奶妈 | ホーム | 网上认识的小老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mrli.blog21.fc2.com/tb.php/881-505e2b0d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