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饭特稀

最后的饭特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网上认识的小老师

  09年,我已经过了45岁了,对那些在网上泡女人的事已经没什么兴趣了。

  一天下午刚把手头的工作干完就听见QQ上有人想加我的声音,点开一看是一个叫“梦醒时分”女网友。我平时不随意加陌生人的,所以认真的看了一下她的资料,33岁,教师。感觉应该是个良家的就同意了。

  最初彼此都是一些礼节性的问话,比如职业、年龄、家住哪个区。顺便说一下,我不加不是一个城市的,倒不是非想做什么,主要是如果真的有缘的话,见面也稍微方便些。后她浏览了我的空间,对我写的一些诗词、散文很有兴趣,于是我们的话就多了起来,原来她在学校里是教语文的。再后来我们从诗词、散文聊到了生活、聊到了性。得知她老公和她一样,是一个中学的体育老师,夫妻俩感情挺好,唯一的缺陷就是一直没有孩子。她说刚结婚时怀过一次,那时他们都还年轻,想再玩几年后要孩子,没想到从那以后再也没怀过。我问是不是她身体有什么问题,她说去医院看了,医生说是她的问题,目前正在吃中药调理。就这样我们聊了差不多两个月,期间我们不止一次的聊到我们会发生什么?我们会不会做爱?总之用她的话就是:一切顺其自然。有时我也会试探的问她想不想跟我做爱?她不直接回答,一般是发一个鼓掌的表情。一天我突然问她想不想跟我见面?她同意了。

  休息日时我开车来到事先约定的地点,过了10分钟左右她也开车到了。我说:“咱们去哪儿坐会啊?”她说:“不好意思,我一会还有事,咱们就在车里坐会吧?”我说:“那你到我车里来吧。”因为在网上聊的时间长,所以双方也没什么拘谨的。我仔细的打量她,戴了一副近视眼镜,眉清目秀,虽说不上漂亮,但是很有女人味,是那种小家碧玉、小鸟依人的小女人。我问:“我比你大十几岁啊,你怎么愿意和我交往啊?”她说:“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愿意和你聊天,觉得你这个年龄的男人成熟、稳重,有安全感。”我哈哈哈的笑了。她说:“你笑什么?我说的不对?”我说:“对,但我也是男人啊,你这么一个小女人在我身边,我不可能不动心吧?”她说:“动心就对了,你不动心我该怀疑你是不是太监了啊?”说完自己就开始哈哈大笑了,这个女人的性格真开朗,我喜欢。我将嘴慢慢地凑了过去,她谨慎的看了看周围,然后闭上了眼睛,大白天我们俩就肆无忌惮的狂吻起来。我一只手搂着她的肩膀,另一只手伸进了她衣服的下面,她用手稍微阻挡了一下就放弃了。我摸到了她那不大不小的乳房,用手指在她的乳头周边慢慢地转圈,感觉她的乳头已经硬了。她用手推开我说:“我一会还有事,该走了,咱们改天好吗?”我说:“行吧,你回去开车慢点。”她笑着说:“老男人就是不一样,挺会关心人嘛。”我也笑了说:“你刚知道啊?”

  半个月后我来到东四环的如家酒店开好了房间,刚洗完澡她就到了,看着我腰间围着浴巾说:“呦,你都洗完了?”我说:“是啊,你也去洗洗吧。”她洗完后上床躺倒我身边,将头枕在我的肩膀上,虽然我们是第一次赤身相见,但彼此感觉就如同夫妻那么自然。我低下头轻轻的吸吮着她暗红色的乳头,右手轻抚她的大腿、阴毛,中指在她的阴蒂上缓缓滑动。她的呼吸越来越重,身体不由自主的来回扭动,我已经明显的感觉到她阴道里流出了淫水。她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小手使劲抓住了我的那勃起的阴茎,“啊!啊!我要、我要, 进来吧,我受不了了。”我笑着问道:“你要什么啊?”她说:“要你的小弟弟。”我说:“不对。说要老公的鸡巴。”她害羞的说:“要老公的小弟弟。”估计她说不出“鸡巴”两个字。我也不想再难为她了,将她的两腿分开,阴茎对准阴道口后,一使劲就捅了进去。“啊……!”她长长的啊了一声,我问道:“舒服吗?”她点了点头,我又说:“知道什么是充实吗?”她又点了点头,我又说:“那你知道什么是空虚吗?”她看着我摇了摇头问:“什么是空虚啊?”我一下拔出了阴茎,她着急的说:“你干嘛啊?”我哈哈一笑说:“这就是空虚啊。”她气得拿手打我说:“你真坏啊!我不要充实。”看她那急不可耐的样子,我赶紧又插了进去。我们不停的变换着姿势,做了大约有半个小时,我问道:“能射里面吗?”她说:“不行,等我给我老公生完孩子你再射里面,我再给你生一个。”我说:“行,那射你嘴里吧。”她摇了摇头说:“我可没试过,我不敢。”我说:“没事,射完你吐出来就行了。”她说:“那我试试吧。”说着一翻身就把我的阴茎含在了嘴里上下滑动,看着她认真的给我做着口交,心里真的挺爽。渐渐的感觉要射了,就说:“快,快点,要射了。”腰里一麻,一腔的精液就射进她的嘴里,我说:“吐出来吧。”她鼓着嘴看着我,一会嘴一张,咽下去了。我问她:“什么味?”她咧着嘴说:“有点腥。”

  后来我们又做了几次,年底时她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老公,我怀孕了,为了安全医生让我在家休息保胎,所以就不能去找你了,希望你理解。”我回道“理解,你安心保胎吧,等你生完孩子咱们再聚。”

  现在她儿子已经快3岁了,我们始终没再见面。不过我偶尔还会想起她,想起她的音容笑貌,想起她高兴时淘气的样子,想起她和我做爱时的羞涩、兴奋,还有高潮时的尖叫。不知道她会不会想起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13/03/27(水) 15:24:03|
  2. love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大家族的危机 | ホーム | 微信的让我欲罢不能>>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mrli.blog21.fc2.com/tb.php/880-5a93409a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