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饭特稀

最后的饭特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夜宿师母家

初五中午,小雄接到了师母蔡秀娟的电话:“哥哥,我老公带小鸥乡下给他父母上坟去了,刚走,今天晚上回不来,你能来吗?搂着我睡一宿!”

  对师母的邀请小雄岂敢不从?

  五点多钟小雄就到了师母的新房,师母把晚饭已经作好了,她让小雄坐在餐桌边,“我等的你好心焦啊!”

  “对不起,师母,白天公司的一个经理请吃饭,抽不出时间!”

  “我不是埋怨你!你呀!”师母用葱一般白的手指在小雄额头上点了一下,转身进了卧室。

  片刻又出来坐在在小雄的对面,小雄发现她的外套已脱掉了,脚上还特意穿上一双新的红色高跟鞋。上半身只剩下一件小小的勾肩的T恤,被她的奶子撑的高高的,再看她的艳唇涂的红红的,眼角向上斜挑着,无限风骚……

  小雄有些看呆了,这时师母用筷子敲了一下桌子:“大鸡巴哥哥,吃菜呀。”

  小雄才收住心神,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开始吃饭。过了一会儿,师母故意把一支筷子掉在地上,“给我捡起来哟!”

  小雄低身去捡,桌布下是师母那双修长迷人的大腿,黑色网状的丝裤袜紧紧地裹住她的玉腿,大腿跟处是迷人的黑色的短裙,这时师母的右腿轻抬搭在左腿上,顺着大腿向上一看,是黑色的迷人的三角裤,原来师母在诱惑他。

  小雄吸了一口气,坐起来将筷子交给了师母,“你真性感!”师母的眼神充满了诱惑的看着小雄,令小雄心动,这时小雄猛地一震,原来师母的右腿从桌布下伸了过来,她的小脚掌从鞋子里褪了出来,温暖的脚掌抵在小雄的双腿之间,轻轻的转动,同时她的眼睛看着小雄,充满了挑逗,舌尖不时的伸出,在她的唇外舔着……

  小雄低下头掀开桌布,只见女人的小脚抵在他的私处上下的揉动不已,迷人的小脚丫子捻着,这比用她的小手来摸似乎更让小雄心动,小雄极力的忍住不动。

  师母双手支在桌子上,眼角处荡笑着,小脚丫子十分纯熟的揭开了小雄的裤带,夹着小雄的拉练一扯,将小雄的裤门打开了。

  小雄心中一热,大鸡巴在三角裤中蹭蹬一下就抖了起来,女人的脚尖一触,小雄忍不住低叫了一声,师母的小脚想长了眼睛似的夹着小雄的三角裤一拉,小雄的大鸡巴立即向上高举了起来,小脚上是丝裤袜,摩擦力很大,她的趾头轻轻的在小雄的龟头处蹭着……

  小雄真的有些受不了了,身子向后一靠,将师母的小脚移开,小雄离开了椅子,走到师母面前站着,这样一走动小雄的裤子就滑落在地上了,双腿上只有小雄的三角裤挂在膝盖处,胯间的大鸡巴斜向上抖动着,几乎顶到了小雄的肚皮

  小雄的大鸡巴此时青筋毕露,勃起坚挺,鸡蛋一样的龟头闪闪发光,下边两个大卵丸,一看就是弹药充足的小可爱,师母咽了一下口水,这样的大鸡巴,每个女人见了都会心动不已的,她的眼神呆呆的看着小雄的大鸡巴,小雄知道师母被大鸡巴迷住了,于是走过去,双手将师母从椅子上用力一抱,进入了客厅。

  走动中师母的小手握住了小雄的鸡巴,轻轻的套弄了起来,小雄知道师母现在已是淫荡不已,对付这样的女人要慢慢的玩她,她是一道美味的大餐,越是大餐,越要慢慢品尝。

  小雄抱着师母进入客厅,并没有立即肏她,而是将师母放在沙发上,背靠沙发,小雄跪在低毯上,将大嘴一伸,师母主动勾住小雄的脖子,将她性感的下嘴向前一送,小雄的嘴吻住了她的艳唇,舌尖一顶,分开女人的双唇,师母主动张开小嘴,吸住了小雄的舌尖,小雄两热情的亲吻,象一对久别的夫妻。

  同时小雄的手从她的T恤下一伸,向上一卷,将她的T恤脱了,她的一对大奶子噌的抖了起来,好白的乳房啊,抖动不已,一双饱满肥挺的酥乳跃然奔出展现在小雄的眼前,乳房随着呼吸而起伏,乳晕上像葡萄般的奶头那粉红色的光泽让人垂涎欲滴。

  小雄腾出一手拢住了师母大奶子,温柔的捻着奶子而师母则激情地搂拥着小雄,张开樱桃小嘴送上热烈的长吻两舌展开激烈交战……

  她那股饥渴强劲得似要将小雄吞噬腹内,她的香唇舌尖滑移到了的耳侧,两排玉齿轻咬耳垂后舌尖钻入耳内舔着,小雄清晰地听到她的呼吸呻吟,那香舌的蠕动使得小雄舒服极了!

  小雄享受着她的舌技一流的樱唇小嘴,右手向下移到她的大腿,在她迷人的玉腿上来回的抚摩,摸着她的丝裤袜,嘴则含住了她的乳头轻轻的咬住了师母的奶子,舌尖不停的撩拨着……

  小雄的手将师母的皮短裙卷在腰间,嘴下移至艳妇的小腹,舌尖对准她的肚脐眼,轻轻的舔着,然后小雄的手抓住师母的右腿,让它平伸在身侧,小雄将艳妇的腿抱入怀中,从她的大腿跟处一遍一遍的由上向下抚摩,嘴也贴了过去,从腿跟处到膝盖处来回的舔了几个来回。

  然后小雄的嘴移到她的腿跟处的丝袜尽头,伸手揭开了她的三角裤与丝裤袜处的吊带,张嘴咬住了秀娟的丝裤袜,向下一点点的扯着,将师母左腿处的丝裤袜褪到了膝盖处,然后如法炮制的将她的右腿的丝裤袜也褪到了膝盖处……

  小雄的双手搂住了大美人的一双小腿从膝盖处向下舔着,舔到了艳妇红色的高跟鞋上,小雄的舌尖舔着她的鞋跟、鞋尖,舌尖亲吻着她的鞋尖以及高高的鞋跟……

  师母淫荡的“咯咯咯”笑个不停。

  接着小心的脱下师母红色的高跟鞋,依然用嘴扯下艳妇的丝裤袜,将丝裤袜挂在自己的脖子上,右手拖起大美人的左脚,含住了师母的美丽的趾头,她的趾头涂着红色的趾甲油,好性感!

  小雄吮吸着她的趾头,舌尖不停在她的趾甲缝中亲吻不已,只弄的师母倚在沙发上,呻吟不已,好骚好浪!

  小雄舔遍了她的小玉脚,含过了她的十个趾头,然后取过了艳妇的高跟鞋,再给她穿上,这样师母全身三点尽现,身上只剩下皮短裙及红色的高跟鞋,张着双腿,活脱脱的一个淫荡的妓女。

  小雄将头伸向艳妇的双腿之间,小雄要为这个风骚迷人的师母舔屄,小雄将师母那双雪白浑圆的玉腿向外伸张,乌黑浓密、茂盛如林的三角丛林中央凸现一道肉缝,屄口微张两片阴唇鲜红娇嫩。

  小雄伏身用舌尖舔着双唇轻轻一挑,师母的那花生米粒般的阴核就搔首弄姿的站了起来,接着小雄双唇一张含住了艳妇的阴核,抿住了,舌尖对着阴核来回的挑动,“哦,大鸡巴哥哥,好痒,啊,爽”

  师母双手按着自己的酥胸,倚在沙发上,张着双腿任由小雄亲吻她的阴蒂,她的阴蒂被小雄的舌尖如此的舔下去,硬硬的立在小雄的双唇间,小雄伸出牙齿轻轻的叩住了她的阴蒂,研磨了几下,只弄得师母浪叫不已,屁股娇颤着,她伸出双手住小雄的头,紧紧的抱着,小嘴中的淫曲阵阵高涨,小雄的嘴咬着她的阴蒂稍稍大力一点,师母被挑逗得媚眼微闭、□嘴微张浑身酥麻娇喘不已,“唔…唔……喔…喔……大鸡巴哥哥,大鸡巴老公……好会舔啊……啊……”

  小雄滑溜的舌尖灵活的猛舔那湿润的小屄,小雄挑逗着吸吮那鲜嫩突起的小阴核弄得师母情欲高炽、淫水泛滥呻吟不断,“哎哟…大鸡巴哥哥…呀…我要…要被你玩死了……”

  她酥麻得双腿颤抖不禁紧紧挟住小雄的头部,她纤细的玉手在小雄的背上疯狂的摸着,小雄用力的分开了艳妇的小屄,舌尖向里一伸,钻入了她的桃源春屄,抽动不已……

  小雄长长的大舌头在秀娟的骚屄中,狠狠的撩拨,一遍遍的刮着她的内壁,小雄只感到师母的身体在剧列的抖动,她的手在小雄的头发里乱抓不已,小嘴中发出令小雄心醉的浪叫,小雄向外抽出大舌头,张开双唇夹住了骚货的左边阴唇,然后向上扯起,将她的阴唇拉扯的好长,在如此的挑逗下,师母渐渐的疯狂了起来,她说:“大鸡巴哥哥的舔屄技术好棒的,一看就知道是玩女人的高手……你的嘴,弄得我欲仙欲死,哦……哦……哦……你的嘴松开了我的阴唇向下移,天那,怎么吻上了我的屁眼了……啊……”

  秀娟被他舔的浑身一战,“啊,好哥哥……你舔我的屁眼了……不要……好痒的……啊……啊……”

  小雄抬头说:“师母,你的屁眼好香!”

  “下午我就把自己的肉体洗的干干净净的,在小屄和屁眼处还撒上香水呐,小屁眼肯定好香的……”师母娇滴滴的说。

  小雄低下头舌尖对着师母的屁眼用力的舔了起来,她的屁眼就被小雄舔过,好舒服啊!

  小雄的舌尖极力的向师母的屁眼里钻入,手捻着她的阴蒂,弄得她浑身发抖,口中乱叫,小雄见师母这个骚货屁股浪扭,双腿乱蹬,知道她舒服的厉害,舔的更加有力,舌头在屁眼和小屄之间来回挑逗,只搞的秀娟再也受不了,她用力将小雄从地上拉起来,小手抓住小雄的大鸡巴就向她的浪屄里塞……

  小雄知道是时候了,而且大鸡巴也很想进入师母迷人的浪屄里,于是小雄将师母抱进卧室上了床,分开艳妇的双腿跪在她的面前将大鸡巴对准了她的小屄向里一插“噗滋”一声大鸡巴直直的插入了她的骚屄。

  “哦,好大,爽”师母嫩屄深处就像虫爬蚁咬似的又难受又舒服说不出的快感全身汤漾回旋着,她那肥臀竟随着他的抽插不停地挺着、迎着,激发的欲火使得她那小屄如获至宝肉紧地一张一合的吸吮着龟头

  “喔…骚屄师母……你的小屄好紧……夹得我好爽啊……我的肥屄妹妹……我今天要肏你一宿……”小雄用力向下一插大鸡巴全根而入了……

  “哦,哥哥,你的鸡巴好大,肏死我了,哦,爽耶……我给你肏……哦……肏我两宿都行啊!”

  她浪吟娇哼、朱口微启频频频发出消魂的叫春“喔……喔……好哥哥……太爽了……好…好舒服…小屄受不了了…你……好神勇………啊………”

  强忍的欢愉终于转为治荡的欢叫,春意燎燃、芳心迷乱的她已再无法矜持,颤声浪哼不已“嗯……唔…啊……亲亲……你的好大再……再慢点用力……啊……大鸡巴老公……肏死我吧……啊……啊……啊………”

  小雄知道她爽的很,大鸡巴轻轻的抖了几下后,又大力的抽插,粗大的肉棒在师母那已被淫水滋润的小屄如入无人之地抽送着…………

  “喔……喔……亲……亲哥哥………美死我了……用力肏……啊……哼……妙极了……真过瘾 啊!大鸡巴哥哥……知道不…………你在你老师的床上肏你老师的老婆哟………哦……哦……哦……哦……啊——啊——”

  舒畅得语无伦次简直成了春情汤漾的淫妇荡女,小雄又狠狠的肏了几十下,随既翻身下床将师母的娇躯往床边一拉,小雄站在地上,此时师母媚眼瞄见小雄胯下那根兀力红得发紫的鸡巴,虽然已经不只一次两次的看到了,但还是芳心一震。

  小雄拿了枕头垫在师母光滑浑圆的大肥臀下,她那撮乌黑亮丽阴毛覆盖的耻丘显得高突上挺,小雄站立在床边分开师母修长白嫩的双腿后,双手架起她的小脚搁在肩上,手握着硬梆梆的鸡巴先用大龟头对着艳妇那细如小径,红润又丰润的肉缝逗弄着…………

  师母被逗弄得肥臀部不停的往上挺凑着,两片阴唇像似鲤鱼嘴张合着似乎迫不及地寻见食物。“喔……求求你别再逗我啦……亲哥哥……我要大……大鸡巴……拜托你快肏进来吧……”

  小雄想是时候了猛力一挺全根插入,施展出令艳妇欢悦无比的“老汉推车”绝技拼命前后抽插着,大鸡巴塞得小屄满满的,抽插之间更是下下见底插得师母浑身酥麻、舒畅无比。

  “卜滋!卜滋!”男女性器撞击之声不绝于耳,师母如痴如醉舒服得把个肥臀抬高前后扭摆着以迎合小雄勇猛狠命的抽插,她已陷入淫乱的激情中是无限的舒爽、无限的喜悦。

  “哎哟………亲……亲哥哥……好舒服……哼……好……好棒啊……我好……开心……好爽……喔…………随便你怎……怎么肏………我……我都开心………小雄老公……我的心都给你啦……喔……爽死我啦……秀娟给你肏,啊……大鸡巴老公,干死小雄……”

  师母失魂般的娇嗲喘叹,粉脸频摆、媚眼如丝、秀发飞舞、香汗淋淋表露出风骚淫荡的媚态,师母的脑海里已没有老公的形影,现在的她完全沉溺性爱的快感中,因为小雄的大鸡巴令她好满意,她心花怒放、如疑如醉、急促娇啼,骚浪得有如发情的母狗!

  小雄将鸡巴狠狠的抽插“喔……喔…………爽死啦……舒服……好舒服……我要丢……丢了……”师母双眉紧蹙、娇嗲如呢极端的快感使她魂飞神散,一股浓热的淫水急泄而出……

  小屄泄出淫水后依然紧紧套着粗大刚硬的鸡巴,小雄把泄了身的师母抱起后翻转她的胴体,要她四肢屈跪床上,艳妇依顺的高高翘起那有如白瓷般发出光泽而丰硕浑圆的大肥臀,臀下狭长细小的肉沟暴露无遗,屄口湿淋淋的淫水使赤红的阴唇闪着晶莹亮光,师母回头一瞥迷人的双眸妩媚万状的凝望着小雄“亲哥哥………快肏哟……”

  小雄跪在她的背后用双手轻抚着她的肥臀,好美的圆臀啊!

  “哎呀”娇哼一声师母柳眉一皱手抓床单,原来小雄双手搭在她的肥臀上将下半身用力一挺,坚硬的鸡巴从那臀后一举插入性感的肉缝。

  小雄整个人俯在她雪白的美背上,顶撞地抽送着鸡巴,她胴体不停的前后摆动,使得两颗丰硕肥大的乳房前后晃动着甚为壮观,小雄左手伸前捏揉着师母晃动不已的大乳房右手抚摸着她白晰细嫩、柔软有肉的肥臀,他向前用力挺刺,她则竭力往后扭摆迎合!

  成熟美艳师母兴奋得四肢悸动不已,使得她春情激昂、淫水直冒,大鸡巴在肥臀后面顶得她屄心阵阵酥麻快活透,她殷红的樱桃小嘴娇啼浪叫,而“卜滋!卜滋!”肏屄声更是清脆响亮,肉体如胶似漆……

  “喔…………好舒服……爽死我了……会玩屄的亲……亲哥哥…………亲丈夫……我被你肏得好舒服…………哎哟…………喔……喔…………”她欢悦无比急促娇喘着……

  “哥哥………我受不了啦…………好勇猛的鸡巴……美死了……好爽快……师母又要丢了………”她激动的大声叫嚷,她光滑雪白的胴体加速前后狂摆。

  小雄得意地不容师母告饶,鸡巴更用力的抽插,所带来的刺激竟一波波将她的情欲推向高潮尖峰,浑身酥麻欲仙欲死,屄口两片嫩细的阴唇随着鸡巴的抽插翻进翻出她舒畅得全身痉挛,师母小屄大量热乎乎的淫水急泄烫得小雄龟头一阵酥麻。

  师母星目微张地在唇角上露出了满足的微笑,小雄感受到师母的小屄正收缩吸吮着鸡巴,她已禁不住叫:“哎哟……哥……哥哥……好哥哥……大鸡巴哥哥……哎呀……我……我的小屄……哎……哎哟……美死了……美死我了……我的小屄……让哥哥……肏死了……哎……哎哟...肏死我了……哎哟……好哥哥……顶死师母了……小屄好舒服呀……哎……哎呀……屄……屄心麻呀……哎……哎呀……快……快……快顶……哥哥……快呀……哎……哎呀……快……快……快肏……哥哥……快……快肏……我……我又要出了……哎……哎呀……出了……出了……美死我了……哎哟……”

  只见她全身猛抖,一股股的阴精直泄而出,龟头被烫得酥酥的!

  她全身软软的,美死了,小雄更用劲插了.插得秀娟阴精直冒。她的浪叫声,渐渐轻转成了呻吟……呻吟声也渐轻,终于静悄悄了。

  原来,她已死过去。但这种死去的滋味是很甜美、很难得的,一个女人在她的一生中若能“死”一次,可说无憾了!

  秀娟只觉魂儿离了身,轻飘飘的,心跳微弱,舌尖儿冰凉,手脚也冰凉,美死了!想哼,哼不出来。要叫,叫不出来。只觉大鸡巴仍在屄内抽插着,又舒服又美的,美的晕了过去,就在这时小雄也射了,射到师母的子宫内。

  过了几分钟,师母才醒来。她轻轻声道:“嗯……大鸡巴哥哥……我死过去了……真舒服……大鸡巴太会干了……把我活活给肏死了……”

  小雄趴在师母身后笑问道:“死过去的滋味美不美?”

  她媚笑道:“美、美极了……”吞一口水后,又道,“小雄恨不能天天这样死一回。”

  然后回过头看着小雄感动的将手伸过来,“大鸡巴老公,你累了吧,歇会吧,等一下,秀娟再让你肏。”

  小雄于是将大鸡巴从艳妇的骚屄中抽出,然后坐在床上将师母一搂,让她倚在他怀里,叉开大腿,只见她的私处白茫茫一片,小雄捏了一下艳妇的奶头,“师母,你的淫水好多。”

  秀娟伸手掐了一下小雄的屁股:“好哥哥,还不是让你肏的!”

  “是你叫我肏的,好爽,用力。”小雄学着她的叫床声,师母伸手又掐小雄一下:“你好坏哦”

  勾住了小雄的脖子送给小雄一个香吻,小雄一手揽住秀娟的蛇腰让她倚在他怀里,一手扬起她的右大腿高举,大手在她的腿上摸着,羊脂白玉的腿儿犹如黑暗中的火把,十分的诱人。

  小雄将头向下一凑说“秀娟妹妹,张开嘴!”

  “恩”她顺从的将小嘴打开,小雄吮了一口唾液,对准艳妇的小嘴全吐入她的小嘴里,秀娟闭着眼将这口爱液吞入,小雄的嘴向下含住她的奶子,调着情,象一对久别的夫妻。

  小雄仔细的看了一下师母的阴户,心想怪不得她这样骚,看看她的屄相就知道了,阴户生的好低,阴户低要做鸡,天生一副挨肏的命,偷汉子也算正常了,秀娟见小雄痴痴地看着她的小屄问:“亲爱的,想吗呢?”

  “我在想你的小屄是天下最美的了”

  “去你的,玩人家的时候才这样说”

  “真的,秀娟,你的小屄真的很美。”

  “你的也不赖呀。”秀娟小手一伸抓住了小雄的大鸡巴轻轻的捏了几下。

  “哦,好爽,肥屄妹妹,张老师的鸡巴怎么样?”

  她淫荡的看了小雄一眼,“他呀,绳子一样一上床就软了,每次弄得人家刚来劲,他就不行了,算了,不说他了!”

  “来,肥屄妹妹,用你的小嘴亲亲它!”他两调着情,师母看了小雄一眼趴在小雄的下体处,低头伸出手,抓住了小雄的大鸡巴,用手去握住它,然后用嘴含住龟头,开始上下的套弄起来。

  “对!对!啊......啊......”小雄舒服地叫着。阴茎下面的两颗珠丸,长得密密的毛,随着师母的套弄,跳跃起来,师母不时用指甲轻扣它们,师母勾着媚眼,她的小手已经在大鸡巴上开始套动,抚弄着!

  那对丰满的肉乳,正抖动晃摇不已,瞧的令人血脉喷张,师母是如此的风骚入骨,实在淫荡无比,媚眼一勾,嘴角含笑,有着说不出的妩媚淫荡!

  左手握着大鸡巴套弄着,美艳的樱桃小嘴张开,就把龟头含在嘴里,连吮数口,右手在下方握住两个蛋丸,但见师母的小嘴吐出龟头,伸出舌尖在龟头上勾逗着!左手狠命的套动大鸡巴,在龟头的马眼口就流出滴白色的液体,她用舌尖在马眼舐着,又用牙齿轻咬着龟头肉,双手不停在蛋丸上抚弄,捏柔着,如此一掐一揉,一套又一吮,那鸡巴更是硬涨的更粗!

  “喔……好……骚货……你的嘴……吸得真好……喔”师母的舌技使得小雄的哼叫声不断!她一边含着大鸡巴,一边淫荡的看着小雄的舒服的模样,一阵的拚命吸吮着龟头,她说她爱死了小雄的龟头,她爱死了被肏的快乐!

  小雄的大鸡巴更加的硬了,大鸡巴在她的小嘴中频频的抖动,蓦的小雄将大鸡巴从师母的小嘴里抽出,“骚屄,肥屄老婆,来让大鸡巴再肏你”

  “好啊!来呀,谁怕谁?”师母淫荡的劈开双腿,把阴户向上一挺浪声说道。

  “我们换个地方玩!”小雄把师母抱起来,“你又搞什么花样?”师母娇嗔着双手勾住小雄的脖子。

  小雄抱着师母走出卧室进了卫生间,把师母放在洗漱台上,分开师母的双腿,大鸡巴就插了进去,“哎唷!”师母背靠在镜子上,双腿夹住小雄的腰肢说,“你的花样可真多!我还从没有在卫生间里作爱过!”

  “唉!师母,要不是遇到了我,你岂不白活了哟!”小雄用力的顶着,看到卫生间里拉着两条绳子,绳子上挂着洗好的衣物,有几个是女人的内衣,其中一件粉红色的三角裤,小雄把三角裤摘了下来放在唇边亲了一口说:“真香啊!”

  “哎哟!你别乱动,那是小鸥的!讨厌!”

    “是吗?小鸥妹妹的哟!那我可得好好闻闻!哦——真香!”小雄还用舌头舔舔。

  师母伸手来抢,小雄藏到了身后说:“师母啊,从现在开始呢,我是张老师,你是小鸥哟!”

  “岂有此理!你胡说什么?”

  “肥屄妹妹,你可答应过我,什么都依我哟!”

  “可是这……”

  “作个游戏嘛!”

  “小冤家!”

  “好了!游戏开始啊!”小雄把小鸥的三角裤套在自己的头上说:“宝贝儿女儿,你好美哟!”

  “你……个变态的小雄!”

  “呵呵,宝贝儿女儿,让爸爸希罕希罕!”

  “嗯……讨厌,我不要啊……”

  “女儿,你的小屄真嫩哟!”

  “爸爸,你不要搞女儿哟!”秀娟觉得挺好玩的,就捏着嗓子说。

  “好女儿,把小屄让爸爸肏肏!”

  “嗯~~你不已经在肏了吗?爸爸的鸡巴好大哟!肏的女儿好爽好爽啊!”

  小雄使劲的顶插,问:“师母啊,小鸥现在张什么样了?”

  “咋的,你还想……”

  “师母,我的骚屄老婆,我的肥屄妹妹,告诉我嘛!”

  “嗯!我觉得比我漂亮啊!”

  “真的吗?”小雄把师母又抱了起来,鸡巴还插在她的屄里,走出卫生间,推开另一个卧室的门,里面布置的很雅致,一看就是女孩的房间,把师母放在小鸥的床上,扛着师母的双脚狠狠的肏插。

  师母停止了呻吟,看着小雄问:“你是不是……想肏小鸥?”

  “师母,我好想把你们母女俩放在一起肏啊!”

  “你……!你真是个大色魔啊!难为你咋想出来的?”

  “不知道小鸥的屄有没有你这么漂亮!”小雄把鸡巴抽了出来,放进师母的嘴巴里,让师母给咂了几下,把师母转翻过去,从后面肏进师母的屄里,双手拉动师母的胯部,用力的前挺。

  “哦……哦……哦……好爸爸……哦……哦……哦……肏死女儿的屄了……哦……哦……哦……哦……哦……啊……哦……”

  听到师母以小鸥的语气叫床,让小雄更加兴奋,抽插的速度更快了,记记到底,撞击她的花心……

  师母颤抖着,阴道内涌出了大股的阴精……小雄又抽动了十几下,把师母肏的魂飞魄散,无力的伏在床上喘息。

  小雄把鸡巴抽了出来顶到师母菊门上,用力的顶进去,师母已经适应了小雄鸡巴,已不象第一次那样难受了,只觉鸡巴在直肠里有力的抽插,磨得直肠又胀又麻,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

  鸡巴在师母那奇紧的屁眼里放肆的抽肏,感受师母屁眼里的温暖,听着师母低低的呻吟,小雄快感倍增,加紧了抽插速度……

  “呜……哦……哦……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哦……哦……大鸡巴哥哥……妹妹的屁眼……好胀啊……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哦……哦……啊……挤压到我的花心了……嗯哼……啊——啊——舒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爽啊……哎哟嗯……嗯……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使劲肏我……屁眼开花了……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啊……嗯哼……啊——肏我!肏我……嗯嗯……哦……哦……嗯哼……啊——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肏!肏!肏!肏我……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啊……啊……哦……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师母的屁眼……啊……开花了……哦……哦……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哦……啊……哦……哦……哦……哦……哦……嗯哼……啊——大鸡巴真棒……哦……肏到肚子里了……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哎哟……啊……哎哟……喂……嗯哼……啊——好哥哥……好老公……啊……啊……哦……大鸡巴哥哥……哦……大鸡巴爸爸……啊……啊……啊……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啊……肏死妹妹了……我……哦……我……我要来了……啊……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嗯哼……啊——哟……哦……女儿要飞了……啊——啊——啊——啊——来了!啊——嗯——嗯哼……啊——来了啊!啊——”

  师母不停的浪叫,身体又是阵阵颤抖,阴道痉挛,再次泄出了阴精,小雄依旧狠狠的肏着,“师母,骚屄,把女儿给我肏!肏!给不给!给不给?不给我肏死你!”

  “嗯……真的要被你肏死了!哦……你得答应我肏小鸥不能象肏我这样……哦……哦……她抗不住你这么肏……啊……啊……啊……受不了你了……啊……啊……啊……”

  “放心吧,老婆,嗯……”小雄在一阵快攻后,龟头发酸,精液喷了出来,全灌进了师母的直肠中……

  这一夜小雄搂着师母睡在老师的床上,和师母商量如何能肏到老师的女儿小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13/03/26(火) 15:58:22|
  2. love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小城性事 | ホーム | 小姨子兰君的初夜>>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mrli.blog21.fc2.com/tb.php/876-ac9482fd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