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饭特稀

最后的饭特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我跟我老婆不可以跟人说的事情

                (一)

  在乡间的产业道路上,我正开着我的SAVRIN前进,山路蜿蜒曲折,四
周风景如画,鸟语花香。

  不久到了一片树林,我把车子停下,打开驾驶座的门下车,走到助手席,将
门打开,「老婆,到了,可以下车了。」我对车内的人说,同时,把老婆拉了下
车。

  没错,是用拉的,我是用一条铁链把她拉下车。随着我的拉扯,老婆挣扎着
被我拉下车来,老婆有一头微卷的短发,她缓慢地移动着她的脚步,在老婆的脖
子上,此时正套着一个黑色皮质的狗用项圈,项圈的前端有一条链子,连在我手
上。

  「呜……慢点……老公……走太快了……」老婆脸泛红潮,额头满是汗珠,
露出痛苦的表情皱着眉。此时的老婆,全身上下只穿了一件黑色短大衣,勉强只
能盖住她那浑圆挺俏的臀部,大衣的钮扣是没有扣上的,随着老婆举步维艰的前
进,衣服左右晃动,衣服内的春光一览无遗。

  老婆衣服内一丝不挂,没有穿任何衣服,唯一有穿的只有全身上下纵横交错
的黑色绵绳。黑色棉绳在老婆的腰上不松不紧的绕了两圈在后腰上打了个结,绳
子沿屁股沟穿过阴唇从腹部的绳子上反折回来用力一收,两股棉绳就完全埋在了
两片阴唇里;绳子又从阴唇屁股沟反穿回来,在后腰的绳圈上捆紧。

  此时,老婆胯下的那股绳子,已经完全地埋在了阴户里,在她走动的时候来
回摩擦着她的阴道口。

  老婆上半身一样是用黑色绵绳捆绑,一根很长的绳子,从老婆的脖子开始折
成两股在胸前打了个结,然后饶着乳房的上下各绑了三圈,最后一圈在乳房下打
结再将绳子穿过乳房上的绳子用力一拉,两颗乳房就被绳子勒了出来。

  乳房被紧紧捆绑,原来老婆那已经很浑圆硕大的乳房被绳子勒的更加突出,
在绳索来回捆绑下,绳索缝隙间露出来的乳房已经变形。

  在老婆两个坚挺的乳头上,挂了两个金色的夹子前方各挂着一个铃铛,此时
随着老婆的脚步移动,乳房微微晃动,乳头上的乳铃也随着发出「叮叮当当」的
美妙音符。

  老婆的脚上穿了一双白色高跟露趾凉鞋,脚上穿了一条吊袜带,以及白色的
网袜,双手背在背后,其实是铐着,这使她无法用手维持身体的平衡,高跟鞋踩
在地上的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

  老婆边摇摇晃晃的走着,边皱着眉轻声跟我说,「老公……慢点……嗯……
呜……」不住嘴里发出嗯哼声。渐渐地,老婆的阴部渗出闪闪亮亮的水,顺着她
的大腿内侧慢慢流了下来。

  突然,她的屁股不停颤动着,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她蹲了下来,脸上不断冒
汗,汗水流到她的鼻头,她的眼光望着我,似乎在请求什么事,眼神逐渐迷离。
「老……老公……我……走……走不动了,我受不了。」她突然把头低下,似乎
忍耐着什么。

  「喔……想排泄了吗?老婆。」我笑着问,「嗯。」老婆点了点头。

  「那要说什么?老婆。」我故意拉拉炼子把老婆的头抬起,此时老婆已经头
发散乱。

  「老公……不……主人……求求你……准……准许……卑……贱……的……
奴隶……老婆……排泄。」老婆吞吞吐吐说着这些话,声音非常的小,有如蚊子
一般,看来她已经忍耐到极限,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既然你都请求了,我就大发慈悲的准许妳排泄。」我说着,扶起老婆的身
体,伸手将老婆的股绳解开,此时她已经两脚颤抖,连站起来都没办法。

  当股绳被解开的瞬间,老婆马上蹲了下去,双脚左右大大地分开,嘴里发出
「啊……啊……啊……」的声音,随着她的动作,肛门喷出一个东西,随后一些
黄黄黏黏的秽物从老婆肛门喷射而出,我拿起数字相机,拍下了几张照片。

  「呼……」老婆长长叹了一口气后,用娇嗔的口气说着:「你坏死了……老
公。」

  「说我坏?你自己也很享受啊!湿成这样!」我把已经被淫水弄湿的股绳拿
给老婆看。

  此时老婆仍蹲在地上,我伸手解开裤子的拉炼,掏出我那已经充血肿胀的阴
茎,在老婆眼前晃了晃,老婆知道我的意思,立即张开口,一把将我的阴茎含入
口里,开始吸吮起来。她在我挺起的肉棒上,用舌头从根舔到顶端,来回来回地
仔细舔,老婆的双乳随着吸吮的动作晃动着,乳铃声不断地「叮当」响起,回荡
在树林中。

  老婆的巧妙舌技和绝妙的吸吮,让我的肉棒颤抖着,我感到脑门一阵电流经
过,我用一只手压下老婆的头,同时用力挺起屁股,「唔……嗯……要射了!」
我喘着气说着。

  肉棒的尖端顶到喉咙深处的剎那,我的东西在老婆嘴里强烈爆炸了,尿道像
火烧一样的炽热,积存的精液激射出去,一些精液顺着老婆嘴角流了出来在她美
丽的脸庞上。间歇的冲动结束,射出全部精液后,我仍压住老婆的头不放,让精
液全部射入她的嘴里,她也顺从地「咕嘟咕嘟」把精液都吞了下去。

  我解开老婆铐在背后的双手,把她身上唯一的一件短大衣脱下:「我们来蹓
狗吧!老婆。」老婆听到我这么说,顺从地趴了下来。我拉拉手上牵着的链子,
老婆开始往前爬动,胸前那对豪乳垂在身下,乳铃声随着老婆的爬动,「叮叮当
当」又回响着在树林间。

  落叶仍「沙沙」的响着,老婆吃力地爬着,不时喘着气,我看着她那完美无
瑕的背部曲线,以及俏挺的屁股,不时用脚摩擦着她的两腿之间,就这么牵着老
婆上了我的SAVRIN。

  我跟老婆是怎么开启这种关系的呢?这就是一段故事了。

  老婆跟我是大学同校,低我一届,不同系,算是我们学妹,我们都是北部F
大的学生,同一个社团。第一次见到我见到老婆是在一次及其尴尬的场面下,那
年我大二,我担任社团干部。有天晚上有点事情,我独自一人在社团忙到很晚,
看了看手表,「糟!宿舍快关门了!」我拿起背包,匆匆忙忙往宿舍赶,有点小
跑步。

  突然之间,我跟人撞了个满怀,「啊!」对方叫了一声,「对不起!有没怎
样?」我说了声抱歉。在社团办公室拐角的地方,我和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撞在
一起了,我定了睛一看,是同一个社团的学妹,哲学系的,跟我撞了满怀,她也
跌坐地上,手上的书跟背包内东西散了一地。

  「我来帮你捡。」我动手帮她收拾着,「不用了,我自己捡就好。」她一脸
紧张的对我说。

  我不经意地瞄了一眼她,她跌坐地上,两脚呈M型张开,她那天穿的是洋装
及膝裙,跌坐在地时,一双白皙的腿露了出来,我用眼角余光瞄向裙子内,「哇
勒!」我居然瞄到她的下身没穿内裤,而是用绳子紧紧捆绑着!

  她好似发现我的眼光,双手遮住裙子,羞红了脸。我别过头去不敢看,一边
帮她捡著书,我惊异地发现除了教科书以外,里面居然有一本SM虐待杂志。

  我也羞了,不敢说什么,只是低着头把书还给她,她的脸已经红得跟苹果似
的,接过书之后,她理了理头发,急匆匆的走了。

  其后几天,那个女孩在社团碰到我,她都不敢看我,也不敢和我说话,脸都
跟红苹果一样。过了一个星期,社团举办舞会,在学校附近,那种私人住家改成
的小小舞池,我到场发觉她也在场,每个男生都上去邀他跳舞,她都拒绝了,眼
睛却不时瞟向我这边。

  我不擅舞,很少下去跳,鼓起勇气走向她,我开口了:「能有这个荣幸请妳
跳支舞吗?」她点了点头,我伸出手带着她划向舞池。

  音乐悠扬的旋律回荡着,我搂着她的腰,隔着衣服我摸到绳子的痕迹,「妳
自己绑的?」我贴在她耳边轻声的问,她点了点头,脸颊依然通红。

  「为什么只答应我的邀约?」我在她耳边呼了一口气问着,她没有回话。我
猛的一把抱住了她,双脚随着旋律摇摆着,「思语,我爱妳!从那天晚上后我就
天天都在想你。」我在她耳边轻声的说着。

  思语被我的行为吓了一跳,但并没有反抗,我就顺势对着思语的小嘴吻了下
去。出乎我意料的是,思语居然主动地将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搅动着我的舌头,我
们默契地挑逗着对方的舌头,深吻了好久,直到大家都有点喘不过气来才停止。
周边的男生个个瞪大了眼,看着我们两个边吻边跳,想说我哪里飞来的艳福,每
个人都是羡慕又忌妒的眼神。

  「我也爱妳,学长,你发现我的秘密,可是你没有到处张扬。」思语贴着我
的耳边轻轻说着,我感觉到下身的小弟弟高高的顶起了个帐篷,两个人就这么搂
着,直到那条歌结束。

  「我们出去走走,顺便吃个宵夜。」我在思语耳边提议着,她点了点头,我
牵着她离开了舞厅,背后一道道忌妒的眼神不断朝我射来。

  我们沿着校园边的马路散着步,不久就离校越来越远,思语整个人偎依在我
的身上小步的挪着,别人一定会认为我们是一对甜蜜的情侣。生怕走得快了就少
了在一起的时间,我则透过衣服不断在她身上摸索着,我摸到了乳房,那柔嫩的
触感让我难忘。

  隔着衣服我摸到她的已经凸起挺立的乳头,「妳……妳没穿胸罩?」我惊讶
地问着,她在我怀里点了点头。

  刚好走到了暗巷里面,我把思语贴在墙上,吻着思语,她也迎合我的吻,舌
头不断交缠。我的手也没闲着,把她的洋装下方扣子解开,伸了进去摸索着。她
那天穿了一件淡咖啡色花格子的连身洋装,是前开襟的那种,扣子一直开到底。

  我解开下方两颗扣子,手伸了进去,摸到了绳子,这我刚刚就确认了。但是
随着我的手探索,竟然摸到她温暖潮湿的肉唇,「妳……妳也没穿内裤?」我问
着,此时思语已经开始发出「嗯嗯」的声音。

  她点了点头:「人家……人家全身上下只穿这一件。」我开始动手把她洋装
的扣子全部解开,手在她身上不断摸索着,我摸着她的股绳,上面已经湿淋淋一
片。我把思语身上唯一的一件衣服也扒了下来,让她一丝不挂的暴露在我面前。

  此时我才能好好地欣赏她的身体,我不禁赞叹造物者的杰作,思语的肌肤洁
白无瑕,两个乳房丰满坚挺,乳房上下用绳子捆绑,将很丰满的胸部托高,不少
绳子在双乳中间打了一个结,正面看,真是诱人!乳头上的乳晕像樱桃般鲜艳欲
滴,乳尖是粉红色,小小的,已经被我搓揉的高高挺立向天。

  思语的腹部一点赘肉都没有,光滑平坦,下身也用绳子绕过阴唇,绳子将她
的阴唇左右分开,特别是胯下的那股绳子,已经完全地深深陷在了阴户里,对正
前后两个肉洞的位置上有大小不同的结扣,陷入洞口里,而本应该长满阴毛的阴
部却是白净光嫩的十分诱人。

  此时思语双目微闭、朱唇微张,我哪里还受得了,用手把弄着思语的乳房,
一口轻轻的咬在了她柔嫩的乳房上,用舌头温柔地舔着她翘立的乳头,她开始发
出「嗯嗯」的闷哼声。

  我摸了摸她下身,原来她下身早已泛滥一片,整个股绳都已经被她分泌的淫
水浸湿,这也难怪,阴部受到绳索的摩擦刺激,跟我跳舞又散步一段时间,她当
然会如此湿润,我才发觉,她是如此敏感。

  我把思语翻了过来,让她背对着我,笨手笨脚地解开了她下身的绳子。我拉
开裤子拉炼,小弟弟早已经肿胀到受不了了,这时我要思语弯下身,两腿打直,
我把阳具从后面插入她那已经非常润滑的小穴,在我插入的同时,思语「啊」了
一声。

  「学长,会痛……轻……轻一点……」她轻轻皱着眉,眼泪也跟着冲出了眼
睛。「妳……你是第一次?」我温柔带点惊讶的问着,「是……的,学长。」思
语小声说着点了点头。

  我慢慢地抽动着,当我拉出阳具的时候,阴道里鲜红的嫩肉都会向外翻出,
一丝血流了出来。

  我更加缓慢地抽动着,慢慢地思语适应了我抽动的速度,屁股开始跟着我的
节奏慢慢地运动起来,而思语的微弱喘息声也不绝于耳,「嗯……嗯……嗯……
啊……啊……啊……」思语强忍着小声的呻吟着。

  她的阴道真的很紧,我用力地插入的时候,阴茎里的血液都会被她的阴道压
迫得集中在我的根部,拉出的时候则聚集在龟头上,弄得我的龟头都发紫了。

  我在思语身后抽插着,阳具被一阵温润的感觉紧紧包围着,思语挺动身体,
手撑着墙壁,摇动着腰部迎合我。

  我稍微地弯腰,两手从腰部绕到胸部,一下子抓住那被上下两条绳子紧紧绑
住的丰满乳房,然后不断地揉搓着。

  思语逐渐变得紧绷的胸部,随着我的揉弄而变得非常有弹性,娇嫩的乳头也
耸立起来,「嗯嗯嗯……啊啊啊……」思语嘴里传来的是一阵阵压抑的呻吟。这
是路边的暗巷,叫太大声,外面的马路会听见。

  处女的阴道不是一般的娇嫩,也不是一般的刺激,我没有加大幅度,但是加
快了速度。而另一面,思语也开始享受到我给她带来的快感,处女的羞涩一扫而
光,她在那里快速地晃动着自己的腰,「嗯……嗯……嗯……」她咬着牙,忍耐
着不要让呻吟声发出。

  不久她开始颤抖双脚,头部不断扭动,背部被汗水完全渗透,美丽的脸孔胀
红,露出非常陶醉的表情。当她的阴道猛地收缩的时候,我也到了快感的顶峰,
浓浓的、热热的精液带着我的满足射到了思语的阴道中,我们一起到了高潮。

  高潮后的思语撑着墙壁喘着气,我也半倚着墙壁看着精液同处女的血混合着
从思语的阴道中流了出来,思语的美穴已经沾满了白色微亮的液体,跟红色的处
女血顺着她大腿而流下来,部份滴在地上。

  思语突然转过身来,主动跪下把我的阳具含在嘴里帮我清理,我那刚刚因为
射精而瘫软下去的阳具上原本红红白白的沾满了思语的处女血跟我的精液,不久
在思语的清理下就被清理得一乾二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13/03/26(火) 14:52:37|
  2. love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报复 | ホーム | 美妇日记>>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mrli.blog21.fc2.com/tb.php/869-e3b2298e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