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饭特稀

最后的饭特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医者淫心

若有人喜欢医院的味儿,他一定鼻子有病。我茫然漫步在凌晨的医院里,羡
慕着鼻子有病的人。是的,我鸡巴有病。昨天妻子的那句逆耳忠言仍萦绕在我耳
边:「君有疾在鸡巴,不治将恐废。」我鸡巴病了,只有一个症状,高温,勃起
时甚至能达到48°c,腹股沟和大腿区域烫的苦不堪言。打电话问医生朋友,
朋友轻描淡写的说鸟类温度都高,就挂了电话,我知道他不信。白天实在不好意
思来看病,怕被众医围观、无地自容。

  正走神间,忽然听到若隐若现的读书声「……朱帘隔燕,炉香静逐游丝转。

  一场愁梦酒醒时,斜……」「斜阳却照深深院。」我接了下句。这是住院区,
电梯旁的病房。门口一躺椅,椅子上坐一妹子。穿白大褂、戴护士帽,因坐着的
缘故,屁股显得很大,仿佛要撑破这束缚,端着书的手修长白皙,上下打量着我
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嵌在白里透红的脸蛋上。呼,这妞。平时就算见了路边的柴火
妞们搔首弄姿都会可耻硬的我,此时更是魂不守舍。「不……不好意思。打扰你
赏词了。」瞅了一眼病房里,两张床,两个病人,一男一女都睡着了的样子。「
你知道晏殊?」那妞拿开书站了起来。呼,一对大胸太凶了,太有压迫感了。「
额,略知一二。一个七岁前特二逼,七岁后特牛逼的贱人。和我正好相反。」「
哈哈……」这女人笑的样子也很美,花枝乱颤、却颤的让我下面一硬。「妹子,
你不笑特文雅。笑起来特性感。」「讨厌。」女人说讨厌,八成想被干。

  我们就这样聊了起来,或者说撩了起来?从她的讲述里我得知她叫叶叶,病
房里是她9年前因高速边停车车震而出车祸的父母,都变成了植物人。上初中的
她被大她20多岁的表哥收养,高考报了高级护理,今年大四托熟人来医院实习,
亲自照顾父母。我也告诉了她来医院的原因。「你表哥真是仗义!」我猜到了什
么,想一探口风。「他?呵呵…」从她藐视中带着恨意的语气我就知道,定是他
表哥早已收了她,却始乱终弃。说完她轻佻的看我。轻佻的女人特勾人,更别说
眼睛大胸大屁股大的轻佻女人。「他肯定很厉害吧,把你滋润的那么美。」「怕
是他那话儿冰的很呢,比起你」这女的发骚了。

  我亲了她一下,拉着她的手,往病房里走去。「别,去外面,宾馆…」声音
好小,是怕吵醒她那植物人父母吗?」叶叶,我想在这要了你,你不知道你多迷
人,迷得我一分钟也不想等。」这话熟稔的像情侣,我们认识才二十分钟。「青
山哥哥,别这样,人家不好意思。」我拉进躺椅、放倒、关门、又掀掉她妈妈床
上的被子,铺在躺椅上。呼,她妈妈竟光着身子,有着比叶叶还大的奶子。

  没来得及衰老的容颜和身体,不过是柔软的墓碑罢了。

  「啊、坏蛋,别动我妈的被子。我妈…」「夏天盖什么被子,也不怕捂着」。

  我拉过叶叶亲了起来,舌头之间的调戏真是最美妙的游戏,像沉迷于快感的
两个小天使在追逐打闹,浑然忘了粗喘的气息、黏黏的口水。我的手也未得闲,
慢慢解开白大褂,映入眼帘的竟然是黑色连体网孔套装,没有文胸、没有内裤。
白花花的肉溢出在黑色的网孔间,竟似比护士装还白。胸部两只小白瓜颤乎乎的,
瓜蒂已经翘了起来。腿心精心修剪过的毛已经变湿、发亮。「啊…坏哥哥」。「
是我坏,还是你骚?穿成这样还念诗颂词的装文明人儿?骚婊子而已。」她不依
的用脸蹭我的胸口,「哥哥坏嘛,人家不骚…」手却缠上了我的鸡巴套弄起来。

  「哥哥真的好烫啊,乖叶叶给你降温好不。」

  说着她蹲下身子解我的裤子,她蹲着时屁股显得更大了,真怀疑那对细腿怎
么能撑得住这么大的屁股。我的鸡巴被释放出来了,就像刚出炉的铁棒,红!硬!

  烫!是真的烫,她用脸蹭着,鼻子使劲嗅着,神情特陶醉。父母车震能撞成
植物人,女儿自然深得其道。只是我有点尴尬,这几天鸡巴异常,不敢水洗,味
道可想而知。「唔…青山哥哥…真香…我喜欢这味道。」我真是惊了,她竟然淫
贱到这种地步。「我想吃,哥哥」她摇着我的腿,楚楚可怜的神情。「赏给你。」
我用鸡巴抽打了她的脸一下。「啊…哥哥…抽我的脸,先抽我的脸,我再吃热棒
子,抽我…」「我的鸡巴不喜欢抽文雅的好姑娘。」我还要羞辱她。「我不是好
姑娘,青山哥哥,我是你的小骚货,我是骚姑娘,贱姑娘,求你用热棒子抽我,
抽我的骚脸。」她一边哀求,一边捏着自己的大奶子。

  沉醉在淫欲中的骚女人,比男人还决绝。至少她们是真实的,比起那些矜持
的二逼。

  我用肉棒抽了她十来记耳光,不敢用上全力,只是游戏罢了,可不要动真格
伤了姑娘。「贱婊子,喏,舔。」她亮晶晶的眼睛盯着我一跳一跳的鸡巴,伸出
舌头,用销魂又夸张的表情从蛋蛋舔到大龟头,「唔,好香,味道好好,是贱逼
喜欢的骚味儿…哥哥…贱逼的鞋子泡坏了呢」我低头一看,地上一滩淫水,这婊
子水太多了,高跟鞋立在水滩里、压在屁股下,却未曾屈服,「把鞋子脱掉,用
鞋跟肏自己的屁眼。」我命令她。「不要,哥哥,贱逼的贱屁眼是哥哥的,别人
都不许肏. 」「我很佩服你的高跟鞋,我要看它肏你」其实她一迫不及待了吧。

  她脱下高跟鞋,一手两指掰开屁眼,一手把鞋跟往屁眼里插。「哥哥,疼,
没润滑。」她有些费力的吐出鸡巴,因为我的龟头特大,她怕牙齿刮到。

  「转过身,我帮你,骚叶叶」。我拿起高跟鞋。「自己扒拉开自己的骚屁眼,
我怕弄脏手。」叶叶的膝盖、脸和胸撑在地上,双手向后,用力扒开自己的屁股。

  屁眼几乎被展平,屁股圆的像大气球一般。我掏了一把淫水,涂在她的屁眼
上,用鞋跟慢慢插进这个气球,气球没有泄气,却摇晃起来。「哥哥,青山哥哥,
叶叶的贱屁股漂亮吗,和网袜、和这只鞋般配吗?」这婊子真是贱。我把鸡巴压
在她阴蒂上,有两秒钟的寂静。突然叶叶抖了起来,是真的抖,像筛子、又像黑
网中挣扎的白鱼。「烫死了…哥哥…我来了,你的热屌…屌太厉害了,把婊子烫
出高潮了…」真是夸张,这货太敏感还是我的鸡巴真那么厉害?一次小高潮很快
结束,网中的鱼趴在岸上。

  网中鱼流泪了,我轻轻爱抚着她的屁股。「哭什么,小傻子。」「叶叶是不
是没人要了,青山哥哥,我真是婊子了,我看着妈妈的身体高潮了,我想爸爸妈
妈,我恨表哥!」我抱过她,吻她的嘴巴,安慰她:「这世上没有婊子,只有勇
敢的女人。想要什么就去追逐,何苦骗自己,我想只有勇敢的男人才能得到你,
因为你虽然是可爱的,但懦弱的人不配爱你。」

  「哥哥你是匹夫之勇吧,看你这温柔劲儿想必已经用完勇气了」她可爱的破
涕为笑。「哥哥是勇敢的男人,你今晚是哥哥的。」我故作严肃的表情,游戏本
就是生活啊。

  「哥哥,再来,你还没操我,我要你烫我的骚屄屄。」叶叶歪着头,表情可
爱的托着自己的一对大奶子。我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床上的叶叶妈,虽是一瞥,
脑中却哄的一声巨响。不是她的漂亮震惊了我,她无疑是漂亮的,但她屁股下的
床单湿了。我不知道她是否已经醒来,却明白她知道我们在做什么。

  「听诊器在哪?骚叶叶。」「在值班室,干嘛,我去拿给你?」我没说话,
起身去拿叶叶爸妈的枕头,然后绑在叶叶的膝盖上。「我操着你爬过去,勇敢的
小骚货。」我的语气不容她忤逆。「会有人看…啊…等下…」我扶着她的屁股推
到她,扎下马步。枕头有些高,绑在她腿下,她的大屁股撅的很高,骚屄几乎朝
天。我扒开她的阴唇,滚烫的鸡巴狠狠的插了进去。我一边插一边往前推她,其
实我比她辛苦的多,扎着马步前进的我腿上屁股上肌肉全都绷紧了。「驾!驾!

  贱逼,喜欢吗。你现在是什么?不过是个座驾,是被操着走的动物,是母马!」

  我毫不客气的羞辱她。「是,我是…啊…动物…是母狗…是贱…母狗…啊…
烫死了…屄烫烂了」出了门我们都不敢作声了,只是插着前进。走廊里似乎没什
么人,叶叶突然回头看我一眼,笑着小声说:「坏哥哥…再骂我啊…啊…嘻嘻。」
我大力扇了她屁股一巴掌。「驾!」我压着嗓子。她突然加速爬行,我鸡巴险些
掉出来,但是快出来时却被她的屄用力夹住了,这刺激太强烈,我险些缴枪。她
又回头笑着看我,调皮的姑娘,很久以后我还将会记得,黑黑的走廊里,她的笑
真美。

  我还在边操着她前进、边回味她的笑。突然前面一间病房灯亮了。她立刻停
下,我反应慢些,撞在她屁股上,啪的一声,特脆,在这寂静中。「啊」她咬着
牙,小叫一声。「有人,哥哥。婊子不勇敢了,婊子怕。」我已经看到那是走廊
丁字拐口声控的灯,想来叶叶视力不如我吧「爬!」我捏了她屁股一下,命令到。

  「好哥哥…」她面有难色撒娇道。「你是勇敢的姑娘,知道不,你懦弱的同
事、濒死的病人看到你,他们会嘲笑你,却永远得不到你的能得到的东西,对吗,
比如,这个。」我猛地插了她一下。「啊…坏哥哥…插我…我要他们看到我被操,
像母狗一样被操!我是勇敢…啊…的婊子!贱婊…子!」她竟然大声说出来了,
我赶忙捂住她的嘴巴。呼,这货入戏太深了。顺利的到了值班室,我让叶叶叼着
听诊器,操着她,爬回到了病房。

  「叶叶,把听诊器塞进屄里。」「啊,好,哥哥就是婊子的主人,主人让我
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叶叶已经被操的有些神志不清了,只知道服从。把另一端
放你妈妈耳朵里,只一个耳朵就好。「不要,不要欺负妈妈。」「我是在救你妈
妈,笨蛋。植物人受到刺激有可能苏醒哦。」我哄她,其实我判断叶叶妈已经醒
了,不然不会弄湿床单,而且我们出去前后她身子有动过的痕迹,粗心的叶叶竟
然没有发现这老婊子是在装。「叶叶,你妈妈年轻时比你还漂亮吧」叶叶竟然撅
起嘴巴、挺起胸前两个小白瓜「胡说,我才是最漂亮的,妈妈,比我差一点点点
点。」嘿,吃醋了,小妞。我甚至能看到叶叶妈的嘴角稍弯了一点。这老骚逼,
已经40多岁的人了,还跟我玩这套。看着装死的叶叶妈,看着逼里夹着听诊器
的叶叶,好一对母女狗。看我不肏死你们。

  「贱货,亲你妈妈的奶子。」叶叶把嘴巴凑在妈妈的奶头,亲亲舔舔的,用
尽了技巧,我在后面肏进她那适应了我肉棒并且塞着听诊器的骚屄。「又烫我…
啊…青山哥哥…你这个烫屄魔王!坏蛋!」「臭婊子,你才是摧屌母狗妖!夹死
我了!你妈在听你被操的声音呢!」我又被她吸紧了。听诊器有点硬,操到底的
时候有些不爽。我抽出鸡巴掀起叶叶妈的腿,叶叶感觉到了,猛地回头大喊「不
许肏妈妈,你的屌是我的,是我的,呜呜,我的…」「贱货」我扇了她奶子一下。

  「你不过是我的婊子、我的母狗、也敢要求我?她是你妈妈,你真不孝!」
我不理她,执意要肏叶叶妈。分开叶叶妈的屄,竟然比叶叶的嫩!迎着亮晶晶的
淫水,我一草到底。「噢…」叶叶妈没有忍住,她可没有被这么烫的鸡巴肏过。
「女儿对不起,妈妈也要、也要当婊子,妈妈…啊…妈妈刚才就…就醒了,太厉
害了,大鸡巴哥哥。」

  「妈妈,呜呜,妈妈你活了」叶叶哭了抱住自己的妈妈,我从叶叶妈妈的逼
里抽出鸡巴又肏进叶叶的屄里。「啊…青山哥哥…你先肏妈妈,妈妈活了,我要
孝顺妈妈。我是好女孩,先肏妈妈」我从叶叶屄里拿出听诊器。「你俩都跪趴那,
婊子们。脸朝他」我指着叶叶的爸爸再次发号施令「不许骂妈妈,妈妈是好女人!

  青山哥哥,我才是勇敢的婊子!这次请来操我。」说着竟是撅起屁股,面向
自己的爸爸。叶叶妈看了我一眼,淫荡的说「我是婊子,我是,主人别听我女儿
的,我也是欠操的婊子,先操我吧,我再给你生一个女儿肏,我现场给老公戴帽。」

  说着和女儿并作一排。两只大白屁股一起摇摆,不同的是一只大、一只巨大,
一只包裹在打格子网袜里、一只光着。「坏妈妈,抢女儿的鸡巴。」叶叶白了妈
妈一眼。叶叶妈惭愧的神情一闪而过「我也是勇敢的女人,我是你的婊子,主人,
先肏我吧,我会伺候好主人的。」面对自己的女儿竟然毫不示弱。「当妈的更不
要脸,跟自己女儿抢鸡巴,成何体统?」说着我举起烧红的铁棒一样的鸡巴插进
叶叶的嫩逼。

  女人啊,永远也看不到自己的屁股最美的时候。粗壮的鸡巴将骚屄的周围撑
薄了,甚至有些透明,小小的菊花一缩一缩,没比这再刺激的了。「老骚货,来
伺候我和你宝贝女儿,趴我裆下、舔我的蛋、舔叶叶的骚豆子!」这才是齐人之
福啊。「啊…妈妈…骚货妈妈…别咬我…啊…的阴蒂…青山主人…操烂我…我是
你的…小…母狗…啊…用力的…使劲的…肏狗的屄!」叶叶几近崩溃,浪叫声惊
天动地。我的手绕到叶叶妈的屁股后,抚摸着被肏张开的阴唇,猛地将三个手指
插入挖弄起来。叶叶妈明显粗喘起来,自己的手开始一边捏奶头,一边摩擦着阴
蒂。「噢…叶叶…主人的手太…太…厉害了…把…把你妈了个逼劈开了啊…啊… 」

  「婊子妈妈,你…你太骚了…骚叶叶都被铁棒烫…烫死了呢!」这一对母女
两个贱货一唱一和,刺激的我竟然想射了。

  我把叶叶妈放躺在床,让叶叶掀起并压住她妈妈的双腿,两个骚屄耻骨相接
挨在了一起。我的鸡巴对着母女的结合部位插了进去,没有插进屄里,像烧红的
铁棒一样压迫磨蹭着她们的阴蒂。我加快速度,贱母女已经眼神迷离,嘴里咿咿
呀呀的浪叫着。我要射了,鸡巴快速的操弄两女骚屄口,仿佛刚爆了缸的活塞,
未被包裹,却燃烧了周围的空气,刺激着母女的阴蒂和阴唇。突然,一股热流喷
在这贱母女小腹之间,以摧枯拉朽之势蔓延开来。「啊…母狗到了…主人…妈妈
…我的淫豆子烫没了」「哦…噢…主人哥哥…热鸡巴…哥…哥…我要死了…我和
女儿…都…都死在你屌下…啊」母女的淫叫伴随着我的射精接踵而至。

  我累的几乎虚脱,抬起头,竟然看到叶叶的爸爸裆部已经支起了帐篷。

(全文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13/03/26(火) 14:40:11|
  2. love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婆婆给我做性教育培训 | ホーム | 关于sm>>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mrli.blog21.fc2.com/tb.php/862-af1af80c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