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饭特稀

最后的饭特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韵芝的故事之一次意外

(1)炎夏裡的一个坏空调

  经过多日来辛劳的工作,我总算将手头上的订单,暂时处理好;适逢今天是
公假,男友亦不用上班,终於可以好好的跟他约会一下!

  懒洋洋的睡到中午,才打了通电话给他,约定了今晚一起吃饭,来补偿上星
期天的扫兴事!一想到上星期竟然在公车上发了一个那麼激情的春梦,我的脸就
即时变得火烫!

  我不敢再多想,立即走进浴室去淋个浴,希望让自己清醒一点!

  如真似假的残餘影像却在脑海中,断续浮现,挥之不去;当我将沐浴液涂抹
在身上,特别是乳头和蜜壶时,这种感觉就来得更加强烈;我不其然用满是皂泡
的双手,在自己身上四处游走起来!

  渐渐地,我开始仰起头,闭上眼睛,左手在发胀的乳房上滑动,

  右手指尖已在小穴外唇处轻轻搓揉著;彷彿再次坠进那个激情的

  春梦般,被不知多少对贪婪的手在身上摸索著;随著一波一波的攻势,我再
也忍不住借用莲蓬的水柱,向著小穴深处冲擦!

  噢……!

  正当我逐渐进入忘我的境界时,一阵电话铃声却突然把我从幻境中拉回现实!
我家的电话没有安装来电示号,如果对方一掛断,我便不知道是谁打来,真是挺
麻烦的!

  所以,当我听到铃声后,便湿淋淋地,从浴缸中爬出来,随手拿起掛在门后
的衬衣披上,赶出来接电话!

  因為我是独居的关系,在家裡通常都穿得比较随便;无论是睡觉或是起居饮
食,都爱穿上一些大码的男装衬衣;尤其是那些纯绵质的,更是我的最爱;薄薄
的质料贴在皮肤上,感觉蛮舒服的,既透气,又不会太紧身!现在我正好是穿上
一件白色纯绵质的男装大码衬衣!

  「喂…喂,是韵芝吗?我是思诗!唉…找到你真好,今次你一定要救救我!」
一拿起电话,连「喂」的一声也未说出口,话筒的另一端就已经传来一阵气急败
坏的声音!

  思诗是我多年的好友,可以说是情同姊妹;不过她生性活泼好动,不喜沉闷
的工作;所以,毕业后选择了到服装店当营业员!

  「思诗,你冷静点,慢慢说,究竟发生甚麼事?」我说

  「我刚刚接到电话,说家聪遇到交通意外,送了到xx医院,同事今天又有
事早退了,店裡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如果找老板帮忙,可能会连累我同事给辞
退!你不是不知道,我老板最讨厌别人迟到早退!我实在很担心家聪,你可不可
以来替我几个小时,待我赶到医院看看他吗?韵芝,求求你,就当帮我一次好吗?」

  家聪是思诗的男友,拍拖才不过大半年,正值是如胶似漆之期间,也难為她
这样紧张;我听到她的声音,急得好像快要哭起来似的;心裡不忍,连想也不想
便一口应承,「好喇好喇,你别这样,我换过衣服立即赶来就是!」

  思诗听得我答应她的请求,立时破涕為笑,「谢谢…谢谢!真不知道该怎样
报答你的大恩大德!」

  「算罢,有那一次不是我这个做姊姊的,為你两胁插刀,赴汤蹈火?

  想报答我的话,不如就以身相许罢!「我笑说!

  「如果姊姊不嫌弃的话,待家聪出院后,我跟他两个一起来侍候你老人家,
侍浴更衣,按摩推拿,一应俱全,包保你得到女皇般的招待,ok?那你要赶快
喔,最好在四时前来到!」

  这个思诗死性不改,一放下心头大石,便故态复萌,跟我耍贫嘴!

  「拜託,你姊我才大你不到一年,说得我这麼老,小心我要反悔,不来帮你!」
我无好气的说

  「不…不,算我不对,那你要赶快来喔,好姊姊!」她这把娇滴滴的声线,
如果是男生听到,不被她电得魂头转向才怪!

  放下话筒后,我已经开始有点担心,怕会赶不及今晚跟男友的约会;因為据
我所知,思诗工作的服装店,是在购物区中的一个小小的购物中心内;平日的营
业时间也要到晚上八点,假期还可能要迟一些!

  原本约了男友八点,恐怕也多半赶不到了,唯有希望不会迟得太多!

  刚才心软之下,那有想这麼多;既然已经答应了,只好走一步算一步罢!

  今晚究竟应该穿什麼衣服哩?在服装店裡工作,总不能穿得太过火;但男友
最喜欢我穿得清凉些!真是左右為难,本来可以有整个下午的时间,给我悉心打
扮;谁知一个电话,便将我全盘计划都给打乱了,害得我现在无从入手!

  正当我踌躇著要穿什麼衣服,犹在三心两意时,突然间门铃又响起,原来是
我订购的空调送来!真大意!

  近日真是忙得不可开交,连自己约了今天送货都竟然忘得一乾二净;虽然,
现在我要赶著出门,但总不成要人家把重重的货物抬来抬去!

  我住的这幢旧楼,可是连电梯也没有;只见一老一少两个师傅,抬著重重的
空调走了五层楼梯;天气又热,直是收买人命!年纪较大的那一个四十有多,正
大力地喘著气;年纪轻轻的那个,大约只有十七八左右,亦是汗流峡背;如果现
在要他们将货品搬回店舖,依我看至少肯定会有一个立即气得昏倒在门口!

  老实说,这句话无论如何我也说不出口来;而且,近日天气炎热,连全屋唯
一一部安装在睡房的空调都坏掉,害得我没一觉好睡的,我也想早日可以脱离苦
海!

  看到他们终於把空调抬进屋内,虽然自己要赶著更衣出门;但终究心中不忍,
还是请他们先坐下来歇一会,才开始安装工作;而我就走进厨房,想拿些冰冻的
饮料,让他们先解解渴!

  我打开了冰箱门,弯低腰想从下层取出两罐汽水;厨房内因為只有一扇对著
天井的窗户,所以光线比较暗;在我弯著腰左挑右挑的时候,冰箱内的小灯已照
遍我的全身,使得那垂在胸前的一双乳球,和一身均称的身材轮廓,像皮影戏似
的,隔著单薄的上衣,若隐若现地投影了出来!

  两对贪婪的眼光,亦差不多同一时间被吸引了过来,我仍旧一无所觉!

  直到取出饮料时,因為站直了身子,冰箱的冷气从下而上,直袭我那光溜溜
的阴部时,才突然醒起,自己身上除了一件单薄的上衣外,是完全真空,就连内
裤也没有穿!

  此刻,我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女生一般,用眼角偷偷地瞄了他们一眼,看看
自己的丑态有没有被发现;只见那两个人都好像没有特别注视著,或望著我这个
方向,我才稍為放心!

  我一手按在上衣下摆正中的位置遮掩著,用另一隻手拿著汽水放在小桌后;
便急急步进睡房裡去!入到房后,我才舒一口气,一面回身对著

  客厅的方向说:

  「两位不必客气,先歇一歇,喝口汽水才开始,我转头就来!」一面从抽屉
内取出一条浅蓝色的丁字裤穿上!

  正想拿出同色的胸罩穿上,及换上其它衣服时;老师傅的声音,已从客厅外
传过来:「小姐太客气了,我们还要赶著到下一户去安装,还是请你告诉我们空
调要装到那裡罢!」

  其实我的睡房跟客厅只不过一板之隔,而勉强可以称之為房门的,只是一幅
粉红色的布帘而已;加上空调根本就是要安到睡房来,天知道他会不会乱衝乱闯,
掀开布帘?

  只吓得我连胸罩也未及穿上便走了出客厅,让他们在睡房裡面进行安装!

  虽然内心是很焦急,但事到如今,只有待他们完成安装,离开后再更衣出门!

  為免尷尬,我开啟了电视机的开关,胡乱地按著各个频道;两手交叉地护在
胸前,双脚紧紧的交叠著坐在沙发上,以防会再次走光!

  但是今天的天气实在特别热,加上屋裡唯一的风扇,亦让了给两个混身是汗
的师傅,坐了才不过30分鐘,我已是香汗淋漓!

  纯绵质的上衣吸取了汗水后,开始贴在我赤裸的乳峰上,并变得愈来愈透明;
粉红色的乳豆撑在薄薄的衣料上,形成了激突的两点阴影!汗珠聚合成一道道小
溪,流进深深的乳沟内,让我高耸著的乳球,慢慢浮现出诱人的轮廓!

  我却只管在暗自盘算著,待会应该穿什麼衣服…会不会赶不及今晚跟男友的
约会…等等的琐碎事上,丝毫没有察觉自己又一次春光乍洩!

  只是有点奇怪,為何一老一少两个师傅,不断地轮流从房中走到客厅来,在
我跟前的工具箱取工具?

  看看手表已是三点多了,他们还未完成;我心裡愈来愈焦急,只好硬著头皮
走进睡房的衣柜,背著他们取衣物到洗手间换上,好争取时间!但最為难的是要
在两个陌生人面前,打开那放满性感内衣的抽屉来挑胸罩?

  我弯下腰背对著他们先傱便服的抽屉中,取出一条超短的百摺牛仔裙,和一
件同色系的露背牛仔短衬衣;正在犹豫未决,应否当著陌生人面前打开那个内衣
抽屉之际,却忽略了自己弯腰的姿势!

  本来以我165的身高,白色上衣的长度足够盖过我的臀部;岂料沾满自己汗
水的衣料,己不知不觉地紧紧包裹著自己的身体!不单止衣服的下摆随著刚才的
坐姿,缩到去臀部以上的三分之一,露出了结实的臀部下缘;连带被汗水沾湿了
胸部位置,亦显得玲瓏浮突!

  我保持著这个姿态足足有分半鐘左右,最后还是没有胆量打开那个抽屉!

  尤其是当我发现身后二人工作的步伐,好像是一下子慢了下来,我更不敢再
多一刻担搁,拿著手上的衣服向客厅外走,然后头也不回地跟他们说:「不好意
思,我有紧要事要赶著出门,麻烦两位赶快些,好吗?拜託!」

  也不等他们回答,便逕自走到洗手间更衣去了!


           (2)太过落力的临时工!

  走入洗手间之后,我以极速淋了次浴,把身上的汗水一一冲走,才换上刚才
拿到的衣服!

  这是一件露背的浅蓝色牛仔上衣,由两条宽约两公分的布条在后颈位置,交
叉绑著一个活结来固定,而腰际亦有一条可调节的鬆紧带!既然没有穿胸罩,我
唯有将前面的钮扣都儘量扣上,以免暴光!

  可是一穿上短裙,问题便来了!记得一个星期前,还在嫌自己的腰围不争气,
胖了半吋;谁知经过了几个没有空调的桑拿晚上后,纤腰竟然会奇蹟地重现!

  穿著这条不过24吋腰宽的迷你裙,裙头只能鬆鬆的,掛在腰间近盘骨的位置,
连丁字裤的边缘和两边幼幼的带子,都给露了在裙外,比起一条超短迷你裙看起
来更添野性!

  幸好,咪咪的尺码还是保持得到,胸部把上衣撑得满满的,好不性感!

  虽然胸部的两侧不算得太过贴身,动作太大的话都可能会有暴光的危机;但
总算是不会太暴露!

  回到客厅时,老师傅已经在做最后的检查,年青人就半跪在地上收拾著零星
的工具!

  我舒了口气,看看手表已是三点二十分了;如果召计程车应该可以赶及在四
点鐘前到达!

  我拿著的一双白色短靴,侧身坐在沙发上,避开年轻人的正面,翘著腿用极
其淑女的姿态,逐一穿起来!正当我将左脚叠在右边大腿上,要把皮靴穿上时,
刚好电话铃声又再响起来!

  因為电话机是放在沙发的右手面小桌上,我下意识地以右手手肘支撑著身体,
然后儘量伸展著左手去接;原来是性急的思诗打来,看我动身了没有!

  由於我下身的姿势并未有改变,只有上身在呈半倚的姿态,左膝跨过了右大
腿靠在沙发边,亦等於是将左臀抽离了原本的位置!迷你裙的长度才不到28公分,
以我现在身体展现的弧度,相信不止年轻人的角度可以尽窥全豹,一览我裙底的
春光;就连不知何时已回到客厅的老师傅,都可以欣赏到我整条修长的美腿!

  因為当我掛断电话,坐直身体回顾他们时,一老一少才装作漫不经意地,拿
出单据让我签收!

  「唉,今天真不知怎麼搞的,总是神不守舍,白白便宜了这些人!待会真的
要加倍小心才好!」我心想:「还是儘快打发他们,赶去找思诗罢!」

  送走他们后,我连一刻都不敢担搁,匆匆离开!

  下楼梯时,跌盪著的胸部突然提醒了我–我还没有穿上胸罩哩!只不过,现
在已然势成骑虎,难道又要走回家中?算罢,只好自己小心一点!

  幸好,刚到大街上,毫不费力便截到一辆计程车,向思诗工作的服装店绝尘
而去!

  抵达时已是下午四点十分,我还未下车,远远的已经看到思诗在店舖外,在
四处张望,焦急地找寻著我的纵影!

  当小妮子一眼看到我,便立即扑了过来,开心得眼泛泪光的拥在我说:「太
好了,你终於赶来了,不愧是我的好姊姊;哟,穿得比我还辣耶!

  小妹真是甘拜下风了,还害我為你白白担心,今晚一定是佳人有约萝!「

  「还不是多得你关照?语无伦次,你不是要赶时间的吗?」我说

  思诗伸一伸舌头,装了个鬼脸,便不敢再多说;带我到店内,简单地将货物
和单据放置的地方及程序,交代了一遍,留下一大串钥匙,便夺门而去,剩下我
一个人為她镇守大本营了!

  让我先来描述一下这裡的佈置吧!

  这是一间不大不小的店舖,总面积大概有二百五十平方公尺,只是楼底比一
般的為高,最高的货架是几个订造来放鞋的吊架,离地足有三米多;入门左右两
边各有一列列吊著的金属长桿,掛著各式各样的男女装便服;此外,还有少量的
饰物和便服鞋展示著!為了节省地方储存放货物起见,地上亦放满了牛仔裤之类!

  在收银的工作位后面,有一幅厚厚的黑色布帘,用来掩盖著一个简陋的茶水
间;裡面有电子微波炉及冷热蒸馏水机等,供员工使用;还有一把铝质的长梯,
可用来爬上吊架寻找或放置货物!

  趁著这个空档,我立刻翻阅一下单据和货物清单,先来个恶补!幸好,一直
到七点前,都只是有三两成群的小女生,断断续续进来光顾!总算给我卖出了数
条迷你裙和便服,不用太过丢脸!

  但是,一到七点后,就不知从那裡冒出一些单身男生来,不断在店舖外徘徊
著;有些只是在橱窗外佇足观看,还有些走了进来参观!

  虽然,我总觉得他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只是不断看看这个,试试那个的,
想趁我攀高爬低时,偷窥我胸前和裙底的春光;我唯有装作不知,自己儘量小心!
但因為动作的关系,少不免都会有暴光的一刻,只便宜了这些好奇的男生!幸好
我也不是省油的灯,最终凭著我的魅力跟他们来一个钱包大放血,无一倖免!看
来我真的是蛮有天份喔!

  真是快乐不知时日过,看看手表的指针,正正指著八点十分,手提电话已经
响起来了!

  我按下免提耳机接听,传来的是男友小龙的声音:「小芝,我已经到了,你
现在那裡?」

  我无可奈何地将整件事向他和盘托出,还连声抱歉!

  他听完后,还蛮体谅似的说:「这也难怪,思诗是你的好姊妹,你当然义不
容辞;但是我们的约会,岂不是要泡汤?」

  我只好抱歉说:「宝贝,就多给我一个小时罢!我答应你一小时后立即赶来
跟你赔个不是,任由你处罚,好吗?」

  「任由我处罚?」小龙的声音带点不怀好意的问:「你可不要反悔喔!」

  「当然!」我答

  「好,那我现在就过来找你,总不成要我独个儿在街上呆等一个小时吧!

  我五分鐘就到,再告诉你处罚的内容!「小龙说完之后就掛断了!

  此时,又走来了一个约十七八岁的单身男生,我连忙招待说:「请随便看看,
今季的新货都在那边!」

  只见这男生长得高挑斯文的,在翻看著一些高价的牛仔裤,而我坐在工作位
后的高櫈上;收银柜檯也造得十分高,当我站在柜檯后时,檯面足足有我胸部那
麼高,绝对不必担心会走光!

  我刚好将铃声关掉,换了无声的模式,小龙的电话就在这时打来;我用免提
耳机接听:「小芝,我到了,就在店门外!」

  我望向橱窗外,果然看到小龙在似笑非笑的看著我:「你不用说话,只管继
续工作;我现在会告诉你处罚的方法!」我点点头当作默许。

  「从现在开始一个小时内,由我来发施号令;无论我要你做什麼,你都要毫
不犹疑地去做,要绝对服从!只要你说一个不,又或者拒绝执行的话,时间就从
那一刻重新开始计算!」小龙续说:「明白的就点头作实!」

  我无奈地又再点点头!

  刚好那男生选了一条牛仔裤,问我有没有他的尺码;我说:「有,我这就去
拿出来,请等一会!」

  「好,现在是第一道指令,你要小心听著…」耳边再次传来小龙的声音:
「你现在走到最低层的货架,由最底开始找!不准蹲下去,只可以弯著腰,直到
我说可以,才可站起身来!」

  我依照他的指示,背向那男生,缓缓的弯低腰装作去取他要的尺码!在我面
前放著一面全身镜子,可以看到那男生开始留置到我的姿势;从他身后,放著的
一面同样的镜子中,我清楚地看到自己的窘态!

  随著我愈弯愈低的动作,迷你裙正一吋一吋地向上缩短;我包裹在丁字裤内
那饱满的阴户开始一点一滴地,呈现在他眼前!此际,我只觉得面红耳赤,心跳
加速!

  好不容易才听到小龙说:「够了!」我立即站起来,转过身子将牛仔裤交到
他手中!那男生面红红的接过,便逕自往试衣间走去,也不知会不会忍不住就在
裡面打起手枪来!

  我立即压低声线向小龙抗议:「太过份了耶!都给人家看光了,叫我以后有
甚麼面目见人?」

  「又是你自己说任我处置,现在才反悔吗?」小龙一把捉住我的要害,知我
从来都不会反口覆舌!

  「那唯有重新计时萝!」

  我说他不过,只好赌气地说:「好,算你狠!便宜了别人,你不要后悔才好;
搞不好你的女友被人拉到一旁给上了,你这顶绿帽子便戴定了!」

  「放心,有我在这裡,难道会让你吃亏不成?只不过是惩罚一下你不守诺言,
对我爽约而已!而且,你也不知道,刚才你那姿势有多性感,连我也差点按捺不
住!反正给人家看看又不会少了块肉,难道你自己不觉得刺激吗?」

  小龙还在嬉皮笑脸说

  还想骂下去时,试衣间的布帘已被拉开;那男生走出来对著镜子,左照右照
好像还蛮满意的!

  「怎样,真的很合身耶!如果再配上一双攀山鞋就更加完美了!」我落力推
销著

  「说的也是,可惜我自己没有攀山鞋,你这裡有合适的吗?咦,那一双好像
还不错!」顺著他手指一望,原来他是指著一双名牌的攀山靴:「不知道有没有
我的尺码?」

  「我帮你找找看!」一说完我便开始后悔,又著了他的道儿!

  店裡的鞋全都放在最高的吊架裡,唯一办法是用铝梯爬上去,才能慢慢找出
所需的鞋码,加上我又不知道如何分类,一定要花很久才能找到;穿著一条这样
的迷你裙爬到最高,裙底的春光岂不是比起刚才,更加一览无遗?况且,我今天
还是穿著一条丁字裤哩!那不等於要我在高梯上做骚一样?

  但话已说了出口,想反口都已太迟了!

  我唯有硬著头皮去,把梯子拿出来,一步一步向上爬上去!爬到差不多最高
的那个货架时,我儘量併排双脚,不向下望,希望可以将走光的幅度,减到最少!

  可是,耳畔又再传来小龙的声音:「第二道指令是…!」


             (3)小龙的惩罚!

  耳际再次传来小龙的声音:「第二道指令是,维持著你现在左脚的位置,将
右脚再踏上两级;然后把臀部儘量的翘起,继续找寻,直至我叫停!」

  我觉得十分羞耻,但又不敢说不,只好照做!我感到一双炽热的眼光,直穿
我的裙底;心跳愈来愈急促,连两腿之间亦渐渐湿润起来!

  终於,耳中听到一把声音说:「可以下来了!」我连忙拿出一个鞋盒,沿梯
子一步步爬回地上;不知是太紧张,还是脚輭了,到只差两级才回到地面时,我
竟然一脚踏偏了,失去平衝,从梯架上向后跌下;那男生见状,机警地一个箭步,
抢上来把我接住!

  我惊魂未定,丝毫未觉他的左手,正托在我裙内赤裸的臀部上;而右手亦绕
过我后腰,握住我右边的胸部!

  到我察觉到时,他已红著脸将我放回地上!尷尬的气氛一时间,充斥著店舖
之内!

  我低著头回到柜檯前,背向他从鞋盒内拿出那双攀山鞋,打算给他试穿!

  小龙一刻都不给我喘息,又向我发出第三道指令:「将上衣的第一跟第二颗
钮扣解开,再继续你要做的事!」

  我上衣前面的钮扣,总共才不过四颗;如果解开两颗的话,便很容易看到我
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胸脯来!

  当我开始犹豫时,「五…四…三…」耳边已经传来一阵倒数的声音!我知道
若果我再不服从的话,他真的会重新计时;那时候,就不知何时才能结束这个惩
罚!

  我一咬牙,便将两颗钮扣立即解除;然后,强装镇定地,走到那男生跟前,
用半跪的姿势,替他试穿!我知道他很快便发现了我胸前的美景,只要从他沉重
的呼吸声中,便可以肯定他一定是从高而下地,窥伺著我那一对又白又挺的乳球,
只差在会不会连乳豆都给看到!尤其是我现在的胸口,正随著我大口大口的呼吸,
在急速的节奏中,上下起伏著!

  我手忙脚乱地,用尽九牛二虎之力,终於替他穿好了一双鞋子,而小龙亦未
对我再发出新的指令!

  那男生站起来,走到镜子前照了两遍,便十分满意地说:「真的蛮不错,我
就通通买下罢!」

  我终於鬆了一口气,心想:「好了,终於都结束了!」

  正為他量度牛仔裤管的长度,好给他修改;耳际又传来小龙恶魔般的声音:
「第四道指令是,站起来,背对著门外,弯下腰為他仔细量度;不要忘记要连内
侧的长度和阔度,都要一一量度清楚!」

  此刻的我已差不多放弃了抵抗,只是完全服从著男友的指令,背对著门外,
弯下腰為那男生仔细量度著!量到裤管内侧时,我隐隐感到他两腿之间,已有一
根火热的东西在耀武扬威;而我现在弯腰的姿态,从橱窗外面看进来,就好像我
在吸吮著他的男根一样,形成一幅极度淫秽的画像!

  我感到一道淫水正从我浪穴深处,一点一滴涌出来,把我丁字裤中央的一片
小小的布料弄得湿透;而任何在店外佇足或经过的人,包括我男友小龙都可清楚
欣赏到!

  直至小龙的声音再次传来时,我才拖著跡近虚脱的身体,回到收银柜檯上,
為那男生结帐!终於今天最大的一单交易,就在这种情况下完成了!

  在那男生带著满意的笑容,离开之后,小龙亦慢慢步进店内!只见他脸上似
笑非笑地看著我,眼神裡尽是异样的神采,一直走到我身后,悄悄地在我耳边说:
「宝贝,刚才是不是很刺激哩?有没有兴奋的感觉?」

  我急促的呼吸到现在还没有平伏过来,白了他一眼后,索性哼了一声,不再
望他,转头整理檯上的单据,以示不满!

  「真的恼了耶!不会吧,我看你刚刚还蛮享受,蛮兴奋似的!」小龙的嘴巴
还不肯饶我。

  我忍不住想回头抗辩!那知一转过头来,还未开声,已给他炽热的嘴唇对上,
把我要说的话都堵住了,变成热烈地湿吻起来!接著转移到耳根,跟著颈项的吻
著;双手更不安分地,一面隔住上衣搓揉我的胸脯,一面伸进迷你裙内按在我两
腿之间,湿了一片的阴户上;还用一根火烫的铁棍顶在我的菊穴外!

  我敌不过他上下夹攻,想爆发的怒气渐渐演变成低声的呻吟!

  眼角瞟到店外经过的人,好像有意无意间望向店裡时,我才红著脸勉强从他
的怀抱中挣脱出来说:「不要嘛!店舖还没有关门,会被人看到耶!待我先把舖
关好,再…」也不待他回答,便直往店门走去!

  正想将玻璃门上的牌子,转成;迎面却有一个年约二十七八的男子刚巧衝进
来;我还未开口对他说,店舖已经关门,请他改天再来之类!

  耳边又一次响起:「第五度指令是,先让他进来…!」我回头一看之下,小
龙竟然无声无息地失去了纵影,也不知躲在甚麼地方!


              (4)伏击!

  耳边又一次响起:「第五度指令是,先让他进来…!」我回头一看之下,小
龙竟然无声无息地失去了纵影,也不知躲在甚麼地方!

  「然后回到柜檯后的高櫈坐下来,将两条腿向外儘量张到最大;无论发生任
何事情,都不能发出任何声音!」只听小龙的声音续说

  我只好礼貌地请他进来,随便参观!而自己则依照指示,回到柜檯后的高櫈
坐下!

  这是一张类似放在酒吧吧檯的高櫈,座位的高度,刚好要比我的臀部高了三
公分!

  我略略提起脚尖跨坐上去,依著指引,羞耻地将两条腿大大向外儘量分开!

  望著那位架著眼镜的男子,聚精会神地左挑右选著掛架上的衣服;我装作若
无其事,在搜索小龙的藏身地点,和暗暗估量他这道指令背后的阴谋!其实店内
可以匿藏的地方不多,我估计小龙这个鬼灵精,一定是躲在我身后的布帘内,伺
机向我偷袭!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眼镜男还是很有耐性地在挑衣服,小龙亦没有如我预期
中,向我施袭;但是,这种患得患失的等待,却刺激起我敏感的神经,小穴的内
壁已开始一收一放的在抽搐著,淫水再一次慢慢积聚起来!

  忽然间,我感到大腿内侧,有些微热气流在流动;接著,一根又热又湿的东
西,在我的大腿自下而上,直扫向我丁字裤边缘!我混身一震,差点从高櫈上跌
了下来;一惊之下望向檯底,原来是小龙这个鬼灵精,正在用他热烫的舌头,在
我的大腿根部津津有味地舔弄著,眼中尽是狡猾的笑意,好像在说:「还不让我
杀你一个措手不及?」

  我惊惶失措地望了那眼镜男一眼,看看有没有被他发现我的失态!

  「第六度指令是,现在站到地上来,继续把双腿分开,上身前倾伏在柜檯上,
装作整理单据!」小龙继续向我发出新的指示!

  当我依照他的说话,才刚站好位置;小龙的魔掌和怪舌,便立即同时向我攻
击!

  两隻手由下而上,将我长腿上每一吋肌肤,裡裡外外的一一摸遍,最后停在
我两片翘起的臀肉上,手指分开用力加压,用他那像火舌一般热烫的怪舌,隔著
内裤直舔著我的骚穴!

  幸好我在紧张关头,咬著下唇强忍,才不至叫起来;但下体传来的一阵阵快
感,已令我娇喘连连,汗如雨下!

  然而,小龙的攻势完全没有放缓的跡象,反而愈来愈猛烈,竟然大胆将魔爪
从檯底伸张上来,自我上衣下缘的空隙,挤进去把玩我真空著,无助的一对乳球!

  我大惊之下,连忙拿起檯面上的一本杂誌打开,拿起来想遮掩著,正在我在
上衣内的骚动!怎料反而帮了他一把,让他可以更肆无忌惮,索性将我的乳球,
从上衣内一把掏出来搓玩!就在此刻,一条水蛇般灵活的舌头已拨开我的丁字裤,
撑进我那湿透的蜜穴裡,一下一下地按摩著那胀大的阴蒂!

  我一方面要强装镇定,看看那眼镜男有没有望过来,发现我现在的境况;另
一方面,又要抵挡下体传来,一浪接一浪的快感!强烈的感官刺激,加上有如偷
情般的幻觉;小穴的肉壁突然一阵强烈的抽搐,终於忍无可忍达到了高潮,下体
狂喷出一股阴精,全身虚脱地趴在檯面上喘气!

  眼镜男望向我,语带关切的慰问:「小姐,你没事罢?是不是身体有什麼不
适?不若我改天再来光顾!」

  我心想:「那实在求之不得!」但当然不会直接说出来!

  「谢谢你关心,我没事,可能是今天太累而已!」我礼貌地回答,亦同时暗
示他离开,让我早点关门休息!

  「那…」眼镜男还在犹豫未决之际,小龙又在我耳边说:「距离处罚限时还
有二十分鐘,先留住他;这是第七道指令!」

  「天呀,给折磨了那麼久,还有二十分鐘?难道真想要了我的小命吗?」我
心裡暗暗叫苦!


             (5)激情的试身!

  「那你想找什麼类型的货品,要不要我帮你找找看?」我连忙抢著问

  「其实…其实我想…我是想买些衣服送给女友,但是尺码方面,又不太清楚,
所以…所以想请你帮个忙!」眼镜男支吾其词地说

  「那你要我帮手挑吗?我的眼光还不错哩!」我说

  眼镜男不好意思地说:「我不是这个意思,衣服我已挑好了几套;我的意思
是,我女友的身材跟你差不多,所以想劳烦你做一趟模特儿,為我试试看,不知
你会不会介意?」

  「这个嘛…!」我不禁犹豫起来!

  「不要拖延时间!答应他,到试衣间后,我会给你第八道指令!」小龙的声


  开始催逼著

  「好罢!反正我一件一件的慢慢试,转眼间二十分鐘便捱过了!」

  我心暗忖!

  「那你要试那几套?」眼镜男一听到我肯答应,立即欢天喜地说:「就这几
套!」

  当我从他手中接过衣服后,便转身向试衣间走去,满以為今次终於可以稳佔
上风;那知,小龙真不愧是我肚子裡的蛔虫;我的心意完全瞒不过他,只听到他
继续说:「入到试衣间后,将身后的布帘拉到剩低一道空隙;每一套衣服更换的
时间,不能超过两分鐘;每一次过时,处罚的时间,自动加15分鐘;这就是第八
道指令!」

  「好,当我倒楣,就先让你威风一阵子!」我心裡有气:「死龙龙,病龙龙,
看我待会怎样修理你!」

  拿过衣服,转身便走进试衣间裡去,反手带上布帘,装作漫不经心地留低一
道约4公分的罅隙;拿起衣服一看:「哇,老天爷,你们是不是串通好戏弄我来
著!」

  只见眼镜男所选的衣服,不是超短迷你裙,就是透视式样,再不就是开著高
叉的迷你裙之类;总而言之,无一不是极尽暴露之能事;真不知他是如何东翻西
找的找出一堆来,还要我逐一试给他看!那岂不是存心要看我表演身段?

  我挑了一套比较保守的衣服,开始换上!说是保守,其实只是相较其他衣服
保守而已!白色的衬衣,在前面看起来不会很性感,只是一幅比较薄的绵质衣料
而已;但后面那幅却是一些网状的布料,从后一直往前伸延,越过腋下的位置;
背部根本就是完全裸露著;加上我没有穿胸罩,所以从两旁可以看到,我露出了
三分之一的乳房侧面!

  配套的是一截同色的超短迷你裙,长度绝对少於25公分,仅仅盖过我的臀部;
假如我没有弯低腰的话!

  我走出试衣间,在镜子和眼镜男面前,展示这一套服装;衬上我修长的双腿,
高耸的胸部,和刚巧配成一套的白色短靴;连自己都不禁有点自豪,原来只要我
敢穿,走出来也不会比那些专业模特儿逊色多少!

  果然,眼镜男眼中,亦流露出欣赏的眼光,讚不绝口地说这套衣服是买定了,
还要我赶快换上其他衣服给他看!

  我信心大增地返回试衣间,随手带上了布帘,不经意地留下一道,比刚才还
要宽的空隙,大概足有6公分的距离!

  小龙的声音再次响起:「太捧了,宝贝!只是这麼保守的衣服,丝毫展示不
到你美好的身段;而且走来一点自信也没有,实在有点可惜!」虽然我明知他是
用激将法,但好胜的我不其然泛起一点逞强!

  「哼,死龙龙,你不要后悔!」我心忖!

  把心一横,索性随著音乐节奏,来上演一段辣身舞;刚好店裡的唱机正播出
Jolin的[野蛮游戏]!

  不知从那裡来的勇气,我开始轻轻地扭动著我23吋的小蛮腰,背著布帘,一
件件的将身上的衣服,逐一脱下,就像是在表演脱衣骚一样!

  试衣间内虽然没有放置镜子,但女性的直觉告诉我,有一双色色的目光正从
帘外,投射进来!此刻,我正弯下腰拿起另一截黑色的迷你裙,準备穿上;全裸
的背面,和因為如今的动作而悬浮在半空的大半个乳球,可能已然落入别人眼底!

  「宝贝,对不起!你已超过限定的时间了,现在要将处罚的时间顺延15分鐘!」
小龙继续的追逼,令我气上心头!

  刚穿上那件配搭的黑色透视衬衣,连钮扣都还未扣上,难道要我这样子走出
去麼?

  正想发难时,耳畔突然传来小龙带点急促呼吸的声音:「咦?宝贝,你知不
知道那男生现在就站在布帘后,距离你不过30公分左右,好像在偷窥著你的一举
一动耶!

  他还好像搓揉著跨下隆起了的,那个大大的帐篷哩!「被小龙不断用说话刺
激著我的神经,刚平静下来不久的欲念,又给再度燃点起来!

  虽然,不知小龙所说的是真是假;但感官的刺激使我在不知不觉间,像著了
魔般,右手慢慢移到迷你裙正面,从开著高叉的位置探进去,想安抚一下丁字裤
内,空虚的小浪穴!同时左手已捧起左面的一隻乳球,用力地握起来!

  「五…四…三…」一阵倒数声把我从欲念中惊醒过来;匆忙下,只把肚脐上
的一颗钮扣扣上,便衝出了试衣间!

  今次,眼镜男更加不断讚叹,夸奖说我的身材绝佳,比起他女友,简直有过
之而无不及云云;还频频要我转转身,让他仔细欣赏这套衣服的剪裁!

  这截迷你裙的长度跟刚才那条,其实并没有分别,只不过正面开著一个高叉,
直抵下阴;如果一坐下来,内裤一定无所遁形!

  不过,上衣就性感多了!一袭黑色透视的衬衣,只在胸前两点的重要位置,
缝上了两块6公分见方的不透明布料,略作掩饰,隐约看到我整个碗形的乳房轮
廓!衬衣的款式原本就不属於太过贴身,所以当我转动身体时,从侧面看来,会
很大机会有一两秒的时间,让乳豆曝光!

  此刻的我,正沉溺在他热情的讚美和小龙不绝地言语上的挑逗;下体的分泌
愈来愈多!

  我急忙转身回到试衣间,想快快的试完最后一套衣服!布帘仍旧留下一道,
不少於7公分的空隙!

  最后的一套是一袭雪纺质料的连身裙,柔软的质料穿在身上,令人舒服得很,
简直有点像是给人轻柔地,爱抚著身上每一吋肌肤一样!但款式却是三套衣服之
中,最性感的一套!

  近乎透明的雪纺质料上面,印有一些泰国佛像的图腾;尤其是在胸前和下体
等重要部位上,都印上比较复杂的图案,来略作遮掩!胸前是v形的剪裁,把我
深深的乳沟表露无遗;整条裙只是繫於一条交绑在后颈幼幼的带子,因為我绑得
不太紧的缘故,胸前的布料,只仅仅盖著我激突的乳豆!

  裙下摆是鬆身的款式,长度仅堪堪盖过我翘起的臀部;下面正展露著我修长
的一双大腿!

  背部的设计就更加大胆,大露背的幅度直裂至股沟,连我的丁字裤亦无所遁
形!

  因為这种设计,只能配衬一些超低腰的内裤才不会曝光!

  一时之间,也不知从那裡来的一股勇气,我毅然决定把湿透的内裤脱掉!


           (6)完结篇-欢迎再来!

  我背向著布帘,缓缓地弯低腰,将湿漉漉的丁字裤,一点一滴地,往足踝的
方向推下去!

  也不知是不是受到,我在不自觉时发出了一些销魂的呻吟声影响;还是小龙
真的在观看著一幕春色无边的场面?他今次的呼吸好像明显地比刚才急促,听起
来甚至有点儿气喘地说:「咦?那男子又回到布帘后面了;不过他今次真的站得
很近耶,你跟他之间就只有那块布帘隔住,肯定不会超过5公分哩!慢著,他手
中握住的是…

  哇塞,他何时把阴茎掏了出来的?还胀得那麼大,差点可以比得上我,依我
看足有二十公分哩!他指著的位置,应该是你的阴户吧!宝贝,你感觉到身后那
股热流吗?

  对了,就是这个样子;现在如果你向后退一步,又或者他向前一顶,他的阴
茎便会完全没入你的浪穴裡,直插到花芯!「

  小龙颤抖的声音,令我开始相信,他真的在看著这一幕荒淫的画面;他的说
话就像是把一个个极度淫荡的影像,强印在我的脑海:-一个男子正握著粗大的
阴茎,指向一幅布帘;而正在布帘内弯低腰的我,阴户因為没有任何衣衫的保护,
赤裸地,被那根阳物在不到5公分的距离下指吓著;淫水正不断地从蜜穴中流出,
循著大腿内侧往下直流!

  强烈的感官刺激,顷刻将我推向临界边缘,左手失神地乱抓,希望找到东西
来支撑著快要下坠的身体;终於,抓到身旁一根光溜溜的金属柱体,却原来是一
支座地的掛衣架!

  我将身体紧紧的靠拢过去,冰冷的金属表层不单没有冷却我的欲火;相反地,
因為坚硬的柱状,正嵌进我一双激盪的乳峰之中,而失控地将赤裸的阴户,跟金
属柱体上下急速地廝磨著!

  阴唇因过度兴奋而充血,阴蒂直接磨擦著金属的表面,淫水顺著光滑的柱身,
流向地面!我用手紧掩著嘴巴,来堵住羞人的叫声;终於,一道灼热的阴精亦狂
喷而出!

  望著地上一大滩的淫液,我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竟然就在试衣间内,达到了另
一次高潮!

  小龙当然不会错过羞辱我的机会:「宝贝,还待在裡面在做什麼?是不是兴
奋起来,躲在裡头自慰起来哩?看来你已开始迷上这个游戏了!」

  我只管大口大口地喘息著,根本无力再去反驳!

  「你再不出来的话,时限又要再加萝!不要说公不体谅你,今次倒数由十开
始!十…九…八…」

  我勉强站了起来,整理著身上的衣服;却发现连身裙正面会阴的位置,被我
刚才的蜜汁溅湿了,现在看起来,真的有点纤毛毕现的感觉;此时,倒数已接近
完成阶段,我唯有硬著头皮从帘后走出来!

  在眼镜男面前,我浑身都是极度兴奋后的颤抖,近乎全裸地,展示著这最后
的一套的衣服!神秘的黑三角在迷濛中,隐隐约约地呈现在陌生男子面前,大腿
上的蜜汁还没有乾透;乳豆彷彿随时都会跳出衣衫之外!

  出乎意料之外,今次并没有滔滔不绝的讚美声音;代之而起的,是眼镜男目
瞪口呆,如痴如醉的表情!

  直到我急步走回试衣间时,我的心还是以平常两倍的速度跳动著!

  我以极速换回自己的衣服,低著头走出去,一直走到柜檯后才停下来;只剩
餘一条湿漉漉的丁字裤,无依地搁在试衣间的一角!

  眼镜男这才如梦初醒,跟我说要将刚才的衣服,全都买下;尤其是最后那条
连身裙!

  我一声道谢后,便开始埋头计算;一算之下,单是这张单子,便差不多相当
於今天营业额的总和了!眼镜男毫不犹豫地放下一张金卡,给我结算过数!

  我将衣服一件一件地替他摺叠好,準备放入购物袋中;望到最后的那条雪纺
连身裙时,我的脸不禁一热!裙子上还沾有我那尚带餘温的蜜汁,和淫乱的体味;
如果他直接拿去送给女友…!?

  当我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梦魘一样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现在给你最
后一道指令!」「噢,究竟是我听错,还是小龙弄错搞错?我今天已经被弄到两
次高潮耶!难道真是要把我搞垮才肯放过我吗?」我心裡暗暗叫苦!

  「这是处罚限时前最后的十分鐘,努力加油罢!」小龙继续:「先给我趴到
柜檯下,把腰部以下慢慢退入身后的布帘内!」

  我苦笑著对眼镜男说:「不好意思,大号的购物袋刚好用完,待我找找有没
有小号的,跟你分开包起,好吗?千万不要介意喔!」

  「不会,不会,当然没有问题!你真细心!」眼镜男满脸笑容地答

  我随即趴到柜檯下,一面翻箱倒篋地,装作帮他找购物袋;一面缓缓将下身
退进布帘内!

  布帘其实只是用两块黑布,向中央对拉来掩饰后面,蒸馏水机等其他杂物;
所以和柜檯之间的距离,不过50公分左右;在我身后正正就是,布帘中央的拉合
位!

  而且,如果裡面的独立灯泡没有亮起的话,可说是漆黑一片;加上服装店本
就讲求气氛,除了掛架及全身镜子上,天花板的射灯外,就要数到柜檯面的一盏,
小小的书桌灯,来给我们写单据,或人客签卡时照明用!所以,我腰以下和身后
的地方,就算细心留意,亦很难看得清楚!只是誓想不到,这样的一个设计,竟
然会变相為小龙提供一处绝佳的藏身之所,和凌辱我的理想环境!

  至於,小龙是何时趁眼镜男不注意,偷偷地匿藏到布帘后,就不得而知了!

  就在我的下身刚刚进入身后布帘的范围内,迷你裙立即便被人掀起,翻到腰
际!我随即感到一个胀得大大的龟头,把我的阴唇硬生生地撑开;接著,一根火
烫的肉棒一吋吋地,挤进我依然湿儒非常的蜜穴裡面!

  小龙九浅一深地缓缓进出著,直至我的淫水愈流愈多时,我再也按捺不住强
忍了整天,下体内渴望被充实的欲念,而开始轻轻扭动纤腰来迎合!

  我轻咬著下唇,苦苦忍耐著被插入的快感,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呻吟声!

  小龙一面从后玩弄我的淫穴,一面说:「现在解开胸口的第三颗钮扣,然后
慢慢站起来;记紧要将下身维持在布帘范围内,继续被插著的姿势!趴在檯面上,
完成餘下的工作!」

  我吃力地站起来,将所有衣服一一放进购物袋中;然后趴在檯面上,继续替
眼镜男完成信用卡结帐的手续!此刻,在我胸前的四颗钮扣当中,有三颗都已被
解开了;以我趴著向前倾的姿势,加上眼镜男180公分的身高;无疑等於将我雪
白的骚胸,大幅度的暴露了出来,给站在我正前方的他肆意欣赏,就连粉红色的
乳豆,亦可能已被看光!

  所以,当我请他在单据上面签署时,亦隐隐感到他贪婪的目光,没有一刻离
开过我的胸前!

  只不过我现在真的再没有餘力,去理会眼前的处境;因為,帘后抽插的动作
虽然极之缓慢,但就没有一刻停止过!

  我脑海近乎空白,机动地对眼镜男说了声:「多谢光临!」

  眼镜男带著点点依依不捨的眼神,正要转身离开;刚刚转身,还没走到门口,
身后抽插的速度已突然加快;强烈的衝刺,简直教我的灵魂都给衝上九霄云外!

  亦令我本来想说的:「欢迎下次再来!」说成:「欢迎下次再……再来……
再来……再……噢……来了!」

               【全文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13/03/25(月) 13:48:51|
  2. love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我操过的一个北京台美女主持 | ホーム | 妈妈的另一面>>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mrli.blog21.fc2.com/tb.php/844-5230b4cd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