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饭特稀

最后的饭特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禁忌诱惑

  美惠站在厨房里,一边洗着菜,眼睛却透过窗户盯着楼下看,一条黄瓜已经拿在手里洗了三分多钟还茫然不觉,心酸得就像浸在整坛老陈醋里面一样,泡得都肿起来了。
  「这个小冤家,在楼下跟那个小狐狸一样的女孩磨蹭半天了,到底有什么好讲的?看他脸上那副神情,简直都不记得自己姓什么了。烦死人了!」
  美惠咬着牙,心里不停地骂着。
  「啪哒。」
  手里的黄瓜断为两截,美惠这才惊觉过来。她恨恨地将黄瓜扔到砧板上,拿起刀「当当当」地剁起来,眼睛却不由自主地湿润了。
  三十八岁的年龄已不再年轻,就像一枚熟透的果子,香软诱人,却又时日无多。想当初还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娇嫩少女,要不是因为珠胎暗结没有办法了,也不可能早早的便嫁作人妇,二十一岁就当了妈妈。现在儿子已经十七岁了,老公却因为意外早亡,自己独自拉扯儿子长大,其间的苦辣酸甜又有谁知道?想起那些年的辛劳,美惠终于忍不住簌簌地滚下泪来。
  本来准备切片的黄瓜已经被剁成了碎丁,美惠忍着眼泪将砧板上的黄瓜丁全扔进了垃圾桶,又拿过两个西红柿切了起来。切着切着眼神又飘向了楼下,儿子已经不在了,那个狐狸一样的女孩也走得不见踪影了。
  「他们去哪儿了?」
  美惠心里疑惑起来,「难道……」
  她不敢细想,生怕会忍不住又哭了出来。
  「唉!自己这是怎么了?就算儿子交了女朋友也不用这样啊!」
  美惠暗暗责怪自己,「难道他还能陪自己一辈子?」
  想起自己跟儿子之间发生的事,美惠脸红了起来,刚才的伤心与不快顿时烟消云散,心里涌起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既感到幸福的难以名状,又羞涩的只想躲进被窝里再也不出来。
  这种感觉即使是当年被儿子的父亲骗走初夜的时候,也没有体味过。那时只是懵懵懂懂地被压在身下,只感到一些疼痛与紧张,就从此告别了青涩的童真。
  后来与老公结婚了,每一次夫妻间亲密的游戏,也仅仅只是肉体上感到欢悦,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种一想起来就心如撞鹿的感觉。
  美惠隐隐觉得自己是个淫荡的女人,老公死后无人陪伴,自己每晚都独守空床,看着窗外洒进来清冷的月光,像水一样泼在床上,就会忍不住将手伸进了两腿之间,用柔嫩的手指挑起自己的欲望,然后在月光里翻滚、呻吟,有时床单都会被自己淋湿了,那种羞人的场景第二天一定会让她脸红不已。
  就在一个月之前那个夜晚,美惠又一次抚慰着自己,却忘了将门关紧,她一向有点粗心,就当她忘情地欢呼着,即将把自己推上高潮的时候,她猛然发现站在床头的儿子。
  她一下呆住了,全然忘了自己一丝不挂正在做着令人羞耻的事情。那时她两腿大开,双脚撑在床上,屁股高悬挺在半空,手指还留在体内,却僵住了不能再挖扣。
  她这个样子足足停顿了十几秒钟,脑子里完全是一片空白。后来她终于回过神来,腰一软,屁股重重地落在床上,但已惊惶地说不出话来,只能张大了嘴,连呼吸都不会了。
  她永远也忘不了那晚的事情,儿子像老虎一样扑了上来,扑到她身上,将她死死地压在身下,一根比铁还硬的棍子顶在了她的胯间,这时她才发觉儿子是全裸的。
  她本能的抵抗,使劲地推着,却怎么也推不动儿子壮硕的身躯。两个人在床上纠缠了好久,都哑了口不作声,全部的力气都用到侵略与抵抗上面了。后来,儿子占了上风,美惠在儿子进入自己体内的那一刻,终于放弃了抵抗,她只能软软地躺着,任由儿子疯狂地侵略自己。
  儿子很快就在她的体内射精了,但那种狂野的冲力却使她迷乱了,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她的欲望就像一蓬枯草一樣,被偶然飞来火星点燃,既而一发不可收拾,转眼间火焰就完全吞噬了她。后来儿子常常会以此调笑她,说刚开始是儿子强奸妈妈,可后来就是妈妈强奸儿子了,搞的美惠尴尬不已。
  美惠一向都是个本分的人,除了自慰之外,从来不敢胡思乱想,情欲一直被压制着。可是,那一晚她就像被解放了,儿子的侵犯竟成为斩断枷锁的利剑。情欲一旦从牢笼里挣脱出来,就要疯狂的报复,一心要收复那些逝去的美好,那一晚她们母子俩一直做到天蒙蒙亮才筋疲力尽地睡了。
  一想起这些,美惠就会脸红,自己真是太无耻了,同时又感到全身发热,温暖地像日光浴。那是儿子的初夜,竟是在自己身上完成的,这可是乱伦啊,真像一场梦一样!
  接下来的日子就像在天上飘了,美惠每天都沉浸在无边的幸福里,除了在家等儿子放学回家,她不觉得还有什么事情值得去做。从前寂寞的时候,她经常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什么都没意思,除了有时去练练瑜伽、逛逛街,她觉得时间是多余的。
  现在可不同了,每一分钟都是美好,即使儿子不在身边,想着他、盼着他,即使心焦得坐立不安也是幸福的。以前她可没有这种感觉,难道,这就是爱情?
  可是天呐,那个人是自己的儿子啊!有时她想到这里也会觉得不安,感到罪恶,但是,没有办法了,一切已经发生了,所以,她总是努力使自己不去往那个方面想。来不及了,火烧眉毛了,且顾眼下吧!
  张小飞打开门的时候很小心,尽量不发出声音,他知道妈妈这时一定是在厨房做饭,少年的心性,总是喜欢搞些恶作剧,他要出其不意地吓吓妈妈。他今天很高兴,因为刚才曲嘉丽给了他一些好东西,这可是自己软磨硬泡了好久她才答应给自己的,呆会要给妈妈一个惊喜。
  他蹑手蹑脚地进了门,看见妈妈果然在厨房里,看样子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回来了。「当当」的切菜声满屋回响,妈妈就连做饭的样子都那么好看!娇小玲珑的身躯上系着一条围裙,自然透着一股成熟妩媚的风韵,那挺直的背脊,纤细的腰肢,丰隆的肥臀,再往下是两条圆润的大腿,全都雪白粉嫩,闪着一层滑腻的柔光。
  张小飞暗暗高兴,妈妈终于答应了自己的请求。他几天以前一个劲地缠着妈妈,要她答应在家的时候一定要光着身子等自己回来,妈妈起初死活不同意,后来勉强答应了,却又只说不做。看着她现在全身裸露只系着围裙的样子,张小飞觉得兴奋极了。他最喜欢看妈妈的小腰和屁股,那种连绵起伏的曲线特别能展现女性身体的柔美。
  「大概不用多久妈妈就能答应另一个请求了!」
  张小飞在心里盘算着,决定暂时先不惊动妈妈。他偷偷地溜进了浴室,脱光衣服开始洗澡。
  他一边冲着水,一边哼着歌,满心欢喜。这一个月来的点点滴滴都是那么完美,终于能和妈妈共尝人生的至乐了!老爸死的早,妈妈拉扯自己不容易,这几年来,他很多次看见妈妈一个人在床上自慰,妈妈脸上流露出的种种的无奈与煎熬,深深地刺痛着他。
  妈妈曾经也和新的男人接触过两次,但最后都因为自己而放弃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便萌生了由自己去安慰妈妈的想法,但一直以來都不敢,直到那个夜晚,他再也忍不住了。
  事后妈妈并没有责怪自己,而是痴迷地看着自己,不住地呐呐自语,说儿子长大了。妈妈真的是很漂亮,身材保持得近乎完美,完全可以成为自己的女神,也许,自己行动地太晚了,让妈妈独自寂寞了好久。现在,一切都顺理成章了,妈妈完全接受了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妈妈能成为自己的女神吗?一定可以!
  他很快就洗完了,揩干了身体,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只见妈妈已经切完了菜开始炒了,满屋子都是扑鼻的香气。他小心翼翼地走到妈妈身后,突然一把抱住了她。美惠吓了一跳,「啊」地一声惊呼起来,锅铲差点掉到地上。
  「妈妈!」
  张小飞大叫道。
  美惠乍一被惊,不由的有些恼怒,但随即意识到儿子回家了,并没有跟着那个小狐狸一起跑掉,顿时又心花怒放起来,看来儿子没有被那个狐狸精给迷晕了头。
  她心里暗喜,嘴上却嗔怪道:「搞什么?吓了妈妈一跳!一回来就没正形。咦?你……你怎么没穿衣服?」
  人高马大的儿子紧紧地抱住自己,美惠一下感到肌肤间温软的摩擦,不由回头望去,发现儿子竟是赤条条的。
  张小飞抱紧了美惠,不让她挣脱自己的怀抱,坏坏地笑道:「妈妈不也没穿衣服嘛,儿子当然要向妈妈看齐了。」
  美惠早忘了自己光着身子,脸顿时红了。她实在经不住儿子的纠缠,只得答应他的要求,但今天才第一次真正地去做。
  「快放开我,臭小子,一身的臭汗别抱我。」
  美惠忍着羞耻感,努力装出一副正经的神情。
  张小飞看着妈妈红透的耳根,知道她现在的心情,只觉得有趣极了。
  他低头将一口气轻轻地吹在妈妈耳朵上,然后用很柔情的语气说道:「妈,你闻,我洗过澡了,一点都不臭,可是,我再怎么洗,也没有妈妈你万分之一那么香!」
  说完鼻子凑到美惠的耳后深深地吸着气,又故意夸张地叫起来:「啊!真是令人陶醉啊!妈妈,你的皮肤比丝绸还滑,比雪还白,我看你今后就不用再穿衣服了,就这样最好看了。」
  美惠当然知道儿子一向调皮,最近更是变本加厉,似乎自己这个妈妈已经失去了高高在上的威严,成为了他的小宠物一样。这是不正常的,可自己似乎有点喜欢这样的变化,为什么会这样?
  「哼,就知道耍贫嘴!还不是你老缠着妈,妈妈怕你烦我,所以才答应你,可就这一次,下不为例!快放开我。」
  美惠挣扎着身子,想摆脱儿子的纠缠,不然锅里的菜可就要糊了。
  「那你答应我,今后也要像这样子才行,不然我就不放。」
  儿子撒起娇来,美惠又好笑又好气,「真拿他没办法!」
  心里这样埋怨着,嘴里已经松了口,「好了,妈妈答应你就是了,快放开吧,菜要糊了。」
  张小心满意地笑了,这才松开了手臂,可还是紧紧地贴在美惠身后站着。美惠一边炒着菜,同时感到儿子年轻的身体开始变化,本来软软地垂在自己腰上的那根东西渐渐膨胀了起来,迸射出的热力让她忍不住耳热心跳。
  「这个臭小子,又动歪心思了!」
  美惠这样想,心里不觉甜丝丝的。但是,自己毕竟是他的妈妈,总不能一点面子也不要的由着他吧?所以,她表面上还是努力维持着做为母亲的最后一丝尊严。
  张小飞看着妈妈耳根的红潮,只觉心里有一股又温又软的热血涌起,忍不住一口咬住了妈妈的耳垂,含在嘴里吮吸着,鼻端尽是妈妈身上的馨香,壮硕的鸡巴一下子弹了起来。
  美惠被儿子轻薄着,全身都觉得又酥又麻,呼吸不由得也粗重了起来,后腰更是被儿子顶着,分明是硬梆梆的。美惠心里一阵迷乱,差点晕厥过去。他又来了!
  张小飞一手伸到美惠的胸前,抓住她的乳房揉捏起来,一手伸进她的胯下,手指在胯间轻轻地滑动,立刻沾得黏糊糊的。
  「妈,你好湿了!」
  美惠听见儿子的调笑,羞红了脸,虽然期盼已久了,但还是不好意思太过直接,「坏小子,都是你害的!」
  那声音连美惠自己听了都觉得太过腻人了。
  张小飞呵呵笑着,妈妈这种欲拒还迎的羞态是他最爱的了,太完美了!年轻人一激动就按捺不住,他不想再浪费时间,于是,他弯下膝盖,将鸡巴对准了妈妈的阴道,一挺身……
  「啊……」
  美惠发出长长的一声叹息,太充实了!
  张小飞已经开始挺动,粗壮的鸡巴在妈妈阴道内尽情地滑动,不大一会儿就带出了美惠一大股的淫水,顺着大腿直流到地上。
  美惠羞于大声呻吟,但心里却在暗叹:「我这是怎么了?这么快就高潮了!难道我真是个淫荡的女人,所以和儿子这样才特别的兴奋?」
  张小飞不知道妈妈心里的微妙感情,只是一个劲地抽插着,妈妈的阴道实在太嫩滑了,让他实在是欲罢不能。现在,他撒着欢的在美惠身体里面驰骋,感受着妈妈带给他的无穷快感。
  两母子在厨房里忘了一切,美惠忘了锅里的菜,张小飞忘了心里的计划,现在只有欢乐才是最真实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小飞大叫着在妈妈体内射精了,全部都射入那个禁忌的子宫深处。
  厨房里飘起一股糊味,从锅里发出「滋滋」的声音,混合着两人的喘息,又是淫糜,又是香艳……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13/03/25(月) 13:43:30|
  2. love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我的性爱启蒙 | ホーム | 隔壁年轻人妻>>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mrli.blog21.fc2.com/tb.php/841-fc7438f2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