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饭特稀

最后的饭特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山里孩子

“今年的冬天真冷!”丽子望着窗户外纷飞的白雪,两只手不停在帮父亲煎药的火炉旁,交互搓弄着取暖。

  母亲的去逝,加上父亲因砍柴而摔落山谷,让原本贫穷的家更加清苦。家中断续的三餐,是依赖着山边寺庙住持——如空和尚的救济,才不致饿死。虽然,丽子是不太愿敲动着她掂着脚才够到门上的圆环,走进那个令她有些生畏的地方。但是被周遭邻居视为灾难而躲避的她,除能靠着让那干瘪的双手在身上抚摸以换取的食物外,丽子想不出还能有些什么办法来喂饱她和父亲。

  “如空和尚是个慈祥的人!”丽子是这么认为着。

  他除了喜欢蹲在门槛上看着丽子从小肉洞里洒着如布幕般的金黄尿液,及偶而执意的要用他光滑的头,替代手纸帮丽子擦拭着沾满残留尿液阴部的举动,让丽子感到羞涩与滑稽外,总是会给丽子相当多的蕃薯及白米。

  自从父亲出事以后,丽子就已放弃了上学的念头,在家中努力的做着恳求来的手工。但存上许久的金钱,往往只是够上门就诊医生的一次费用吧!

  丽子不禁叹气的看着躺在床上的父亲,他的眼神还是那么呆滞的望着屋顶,口中不停的呢喃着妻子——香织的名字。

  “妈妈是幸福的!”

  一想到爸爸小腹下的阴茎,一定因为怀念着妈妈勃起着,丽子嘴唇是感到干燥的,整个人的心也开始不安的蠢动。

  丽子不禁将右手轻放在自己胸前,学着大人般的爱抚着自己的胸部。手部转动的快感,迅速的让乳头充血着。胀硬坚挺的豆豆,更让她加速着手部旋转的速度。

  “爸爸……”

  乳尖搔痒的感觉,随着父亲抚摸着自己的情景出现在脑海中,如电流般顺着神经刺激蜜洞的空虚。丽子有着更需要的感觉,挪动着手向禁忌的蜜洞前进,颤动的神经刺激着些许花蜜钻出肉瓣中的夹缝,向外泛流。

  “嗯……”

  想到父亲黝黑的肉棒,身体有着说不出的燥热苦闷。丽子咬着唇,将右手伸入衣服内,一次又一次从乳下沿着棱线向乳尖用力的捏挤着。

  “我真是个坏女孩……当着爸爸的面做着坏事……”

  丽子眯着眼望着床上的父亲,慢慢的走过去。轻轻地掀开盖在身上的棉被,望着挺立的肉棒,丽子抓起爸爸的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

  “噢……爸爸……”丽子轻抚着肉棒,无力的呻吟着。

  想起爸爸生病后,第一次帮他洗澡的样子,自己一如新娘子般的微红着脸,颤抖着帮爸爸宽松着衣裤。丽子知道她的心是有着异常期待的兴奋,虽然在褪下爸爸裤子的刹那,丽子是用双手紧蒙着眼。

  随着帮父亲身体擦拭的顺序,来到让她感到心跳加速的地方。丽子瞥过头,凭着小手传来的触感,打着肥皂帮父亲清理着肉棒。

  抖动的阴茎,在丽子掌心中不停的跳跃着,那种触感是奇妙的!丽子在强烈的好奇心趋使下,慢慢的转过头,偷望着爸爸肉棒在小手中勃起的样子。大概是因为从小就住在山中的因素,爸爸有着七、八寸长的傲人鸡巴,黝黑的肉柱加上鸡蛋大小般的龟头,像是个小孩握着拳头般的,极欲挣出丽子的手掌之中。

  丽子张大口,呆呆的望着爸爸雄伟的肉棒,踌躇着不知该如何来处理着让她惊讶的突发状况。不禁想起妈妈生前在深夜里的动作,将手围成圈圈包在爸爸的鸡巴上,上下的套弄起来。

  爸爸的肉棒受到久未有的刺激,变的更加灼热肿胀。丽子根本无法用手将它满满的包住!加上第一次帮父亲自慰的丽子,手法总是那么笨拙,父亲常因为疼痛而不停的喊叫。

  丽子慌了,深恐惊动邻居的她,只好用小口替代着双手,费力的含着爸爸的大龟头,努力的放入自己的喉咙里。丽子眯着眼望着爸爸,看到爸爸眉头微蹙,眼睛紧盖着,口中不停的喊着妈妈香织的名字而射出白浊的液体时,心中有着高兴的感觉。

  “可怜的父亲,把丽子当成妈妈吧!”

  丽子将包在爸爸龟头上的包皮,慢慢向下拉到末端,浓浓的尿骚味随着漫出来。看着龟头末端的棱线,有着久未清理的白垢,丽子用手指绕着,将它堆成一处。

  “又该帮爸爸清理了!”

  丽子伸出舌头,将爸爸堆积的尿垢舔进口中。腥臭略带咸味的杂垢,有着她所爱吃的咸鱼味。小手轻抚着爸爸龟头前端的马眼,望着爸爸挥动的想抓住什么的双手。

  “爸爸乖噢,丽子来帮你了!”

  丽子弯着头,一边将爸爸的肉棒放在嘴里不停吸吮着,一边将自己的手放在刚长出的肉芽上搓揉。淫靡的气氛,让她兴奋像个蛇似的扭曲着身躯。忘情的享受着乱伦的禁忌。

  当然,丽子也能忘记是否有人在窗外欣赏着这一切……2)“妈的,丽子这个浪荡的女孩。真想把我的鸡巴插在她的洞里!”雄太一边搓着自己的肉棒,一边说着。在他肥胖的脸上,长满了青少年的青春痘。一颗颗红肿的,像是一盆子的红豆。

  “尤其是她将手放在白白滚滚的肉洞自慰时……可爱的小肉豆……肥肥白嫩的阴唇……我还看见它流出水……太爽了!”在一旁如雄太般的自慰的时夫,附和着说。

  “啊!臭娘们,来吧……”

  “插进你的小穴里……爽死你……”

  两个人加快着手部的动作,嘴巴里不停的嚷着。就像丽子在他们的身旁,让他们不停的操着。

  空气中迷漫着如栗子花的淫糜气味!

  “你们两个烦不烦?!”一直缩在塌塌米边的和彦,抬起头来望着从丽子家偷窥后,就不停的幻想着和丽子作爱的雄太及时夫。

  他知道他的心中是相当懊恼的!

  丽子和他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不论在家中附近或是在学校里,每一个人都认为他们是天生的一对,和彦也一直是这么认为着。至少,在丽子家发生事故前,玩任何游戏,他们都是一国的。

  “喂!和彦,你也看见了,对不对?!丽子那股骚样,把她爸爸的鸡巴放在嘴里,不停的吸着。哇!真是受不了。”雄太一边玩着老二,一边对着信太说。

  “对嘛!和彦。尤其是丽子他爸爸射在丽子脸上时……白白的精液……丽子还把它抹在手上,放在嘴巴里……”

  时夫说完,和雄太一起邪恶的大声笑着。

  “够了!你们……不准再说下去。”

  “事实是如此嘛!”

  “算了吧,和彦。我知道……你也想干丽子,对吧!”

  雄太摇着肥大的屁股走到信太身边,恶作剧的抓着信太的鸡巴。

  “哇!都硬了嘛……”

  “妈的!”

  和彦整个人扑在雄太肥胖的身上,使劲的将拳头打在他的身上。

  他知道他不是恨雄太和时夫对丽子的幻想,只是无法接受丽子与她父亲的不伦画面。

  3)

  “咚!咚!咚!”

  丽子不安的敲动着门上的圆环。想到早点医好父亲的病情,丽子就想起如空和尚牵着她的手所说的。

  “丽子,如果你想送你父亲到大城市去看病的话,我是可以帮你的!”

  丽子当然知道,这个帮忙的代价将是相当大的。

  她穿着妈妈生前帮她缝制的和服,心中有着莫名的恐慌。虽然,丽子对男人的身体,已借由痴呆的父亲那边,得到些许认识。但是还是处女的她,实在不知道如空是否会将肉棒刺穿自己的薄膜,让她成为真正的女人。

  望着家中早已空然的米缸,丽子真的不想再如此生活下去。

  门嘎的一声开了。

  “哦!丽子你来了。”如空望着眼前这只美丽的小绵羊,高兴的笑着:“进来吧!外面真冷。”

  如空牵起丽子的小手,放在棉袄的口袋中,像老鹰掳获猎物般,将丽子紧紧的搂在身旁,快步的向自己的厢房走去。

  他喜欢闻着丽子身上的香味,那种处子专有的体香。

  “白米又吃完了吗?!”

  丽子咬着下唇,默默的点点头。

  “住持,我……上次你说过你会帮我。”丽子的声音,小的如蚊叫:“我想……送爸爸去城里看病。”

  如空停下脚步望着丽子,他注意到丽子今天似乎特别打扮过。

  略嫌窄小的和服紧紧包着发育中的身子,两条辫子尾端绑着红红的蝴蝶结,顺顺的搭在肩上,小小又秀气的脸蛋,有着一抹浅红的娇嫩。

  如空的心跳动着。紧搂着丽子瘦小身子的手,开始在她的身上摸索。

  “啊……不要……”丽子轻轻叫一声,缩紧着身子。

  虽然心中有着宿命的认知,而完全失去逃走的欲望。双腿不停地颤抖,算是对即将而来的洗礼,做着最后的抗拒。

  如空的手有些粗糙。这样的手从丽子的小腹向大腿根部慢慢蠕动,丽子光滑皮肤的触感,是令他感到舒适的。

  “不要在这里……求求你……饶了我吧!”丽子拼命地压住想要抚摸她敏感肉芽的手。

  “丽子,你要有着心理准备来好好的服侍,不然我会生气噢。”

  听到如空的话,丽子紧张地抬起头。如空的口吻虽然温和,却有着令她感到恐惧的声色。

  “服务的不好,我是无法帮你父亲的,知道吗?!”如空的手仍旧向丽子和服下方摸着。

  “对不起……是我不好,请帮我吧……”

  丽子的眼泪快要掉了下来。压住裙子的手也放松力量,身体向如空靠过去,颤抖的将大腿分开。对着在这种神圣的地方,被人如此抚摸,丽子有着极度难为情的感觉。但对着敏感的阴蒂传来一阵阵强烈的刺激,丽子不禁扭动着屁股。

  “哈!哈!淫荡的女孩,这么快就有感觉了嘛!”如空对丽子敏锐的感受,感到满意。

  “等下会让你扭动地更厉害!”

  如空抽出放在丽子阴部的手,放在嘴里砸了砸,品尝着处女特有的鲜味,拉着丽子的手走进房间。

  4)

  “来,把衣服脱了,坐在这里。”如空把桌上的盆栽移到地上,拍拍桌面向丽子示意。

  欣赏女人脱衣服是愉快的事,尤其是像丽子这般清秀的女孩。小小的脸上,有着娇嫩害羞的表情,着实让如空心动着。

  “丽子,你知道该做什么了吧!”

  丽子的身子开始发抖,她当然知道她又要做着如空所谓的“盛大瀑布洗礼”

  了。

  “冷吗?我来加点柴火。”如空望着丽子发抖的身子,真想好好的玩弄,不禁邪恶的笑着。

  “可怜的松树,好久没有灌溉了,今天就让你更茂盛吧!”

  如空将空裸的丽子按在桌上,下半身随着桌子的高度整个腾空,双脚向外猛力的拉开,以便让阴户更为突起。

  “丽子,你可要尿准些。”他邪笑着说。

  “我……尿不出来。”

  “要不要我帮你啊?帮人排尿,可是我这个老和尚专门的。”

  “不!不要……我……自己来。”

  丽子红着脸,憋着气往小腹用力,但在这种情形下,总是无法顺利排出。尿尿的感觉也像个玩着躲迷藏的顽皮小孩,一下子有一下子没的。

  “来,我来帮你忙。”

  如空望着丽子的表情,早就按捺不住。丽子的小肉洞随着小腹的用力,一开一缩的吸引着如空,粉红色的嫩肉,圆圆滚滚的肥唇,再配上略带黄色的阴毛,充份的告诉如空,这个处子是属于他的。

  如空用手将丽子的阴唇向外拨着,再将手指头微伸到内,不停的轻敲着尿道口。

  “啊!不要……我自己会……”丽子对那突来的刺激,有着急速想排出的感觉,肉穴也跟着张大。

  “快!……丽子快……”如空的喘息加速,舌头跟着指头的动作吞吐,像只哈巴狗似的:“来,乖乖的尿出来……”

  “出……出来啦……”

  金黄色的尿液,喷出的像一片布幕洒在空中。在盆栽上排完尿的丽子,有着解放后的快感,躺在桌上不禁露出舒畅表情。

  “丽子,你刚刚在做什么啊?”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小肉洞残留的尿液,如空充满坏意的问着。

  “我……在……那个……”

  “不能说那个,你应该说‘丽子在这里尿尿了’。不诚实的小孩是要受到处罚的,知道吗?!”

  “不要……丽子在这里尿尿了。”

  丽子红着脸,想到如空和尚不知要用什么方法来处罚她,吓的有些发抖。残留在体内的剩余尿液,跟着流出肉缝,沿着桌面向下流着。

  “哈!哈!很好,留尿在身体里是不好的哦!”如空用手摸着丽子湿润的大腿,眼睛像是要喷出火般的张大。

  “丽子,你的阴户湿淋淋的,该怎么样呢?”

  “想……用手纸擦……”

  “丽子想用手纸擦尿湿的阴户吗?”

  “不要问了……真的羞死了……”丽子捂着脸,淫秽的词句让她感到莫名的燥热。

  “来,我来帮你好好的擦干净。”如空蹲着身子,用他光光的头顶着丽子的阴唇,不停的摩擦着。

  “不要……很脏呀……”

  丽子虽然对如空的举动不陌生,但还是无法接受这种奇怪的服务。如空头上残留的发根,如小刷子般的刺激着阴唇上的嫩肉。丽子的眼开始迷蒙,双手也不禁环抱起如空的颈子。

  “啊……好痒……”

  “痒吗,我帮你好好检查检查,看看是不是跑进虫子……虫子,虫子……对啊!一定是有虫子。”如空喃喃地说完后,跟着走出房间。

  丽子的心,有着害怕的感觉,她不知道如空和尚走出去前的笑容,为什么看起来是那么诡异。

  虽然刚才短暂的刺激,让她有着说不出的舒服。被如空的头部顶着磨擦的阴部,有着渴望被填满的想法。圆厚的唇肉随着如空头部的转动,竟有着滑滑的花蜜。

  “我真是个坏女孩!”丽子用手摸着阴唇上的淫水,好奇的放在鼻子上面闻着。

  “哈!丽子,闻起来怎么样?”

  丽子被突然走进来的如空吓了一跳。

  “不用怕,来,吃看看吧!”如空将手上的东西放在桌上,抓着丽子的手往她的嘴里放着。

  “好吃吧!告诉我,吃你自己的淫水有什么感觉?”

  “不要……太脏了……”丽子挣扎着甩着如空的手,心中却对自己那微酸而略带尿骚的味道,感到有些好玩。

  受到丽子淫靡的动作影响,如空像发狂似的,用他早已掉落牙齿的嘴吸着丽子的乳房,软软的牙床,如婴儿小嘴吸乳似的蠕动。

  “啊……那样……快要融化……”丽子的身子跟着摇动,口中不由得发出叫声。

  “嘿嘿,你这个小淫娃。”

  看到丽子激动的表情,如空顺着丽子光滑的肌肤向她小腹舔去。技巧熟练的他,用舌尖上下的舔动着嫩肉,然后把脸紧紧的贴在丽子的阴部,将整个蜜穴含在嘴里,不停地吸吮。

  “啊……那里……太美……”丽子忍不住抱着如空的头,使劲的压在自己的大腿上。

  “你不是想吃自己的花蜜吗?我喂你吃吧!”如空抬起头来,吻着丽子。在她的嘴里吐着残留着的淫水,一手也寻觅着刚刚放在一旁的菜虫。

  “让你更爽,嘿嘿!”

  “不要!”丽子发现如空手上捏着的虫子,吓得想要从桌上撑起身子。

  “不准乱动!否则,你爸爸就无法去城市。”如空一边将缩成一堆的虫子拉开,一边恐吓着丽子:“搞不好,等下你还会谢谢我呢!”

  不理会丽子脸上流露恐怖的表情,如空将虫子放在白嫩的阴唇上,看着菜虫伸着短小的脚想要抓住着力点,而刺激着丽子一抖一抖的,他就很兴奋。

  “嘿嘿!舒服吧?这只虫子真是好命,能够享受如此的美味。”

  “噢……饶了我吧!”

  受到虫子蠕动的肉洞,有着夹杂着恐惧的快感,丽子肉缝里的花蜜忍不住的再度泛出,而菜虫也因着力点湿润的关系,努力的向上方爬着。短小的爪子,抓着白色的嫩肉,不停蠕动着身子。

  如空张大眼看着眼前的光景,下腹部有着久未有的阵动。

  “快……快点!”如空大声的叫着,希望能藉由眼前的景象,刺激着阳萎已久的阴茎。

  如空摸着突起的肉芽,激动的扯断挂在脖子上的念珠。望着洒落在桌子和地上的念珠,顺手抓了几颗,看到丽子蜜洞下方那紧闭的菊花蕾,是那么可爱,不禁的将它往里面塞入。

  “好痛……不要!”

  丽子痛的闭着眼睛,身体不停的在桌上左右摆着,阴户上的虫子也跟着掉落在地上。如空像发疯似的,死力的按着丽子摇动的屁股,将手上剩余的念珠一颗颗的往丽子的小屁眼里挤。

  “吃进去……统统给我吃进去!”

  如空根本不理会早已痛的掉下眼泪的丽子,望着随着手部用力按下后没入的念珠,阴茎也一抖一抖的往上翘立。

  “不要……再弄了……”

  没被开发过的肛门,突然一下子被塞入这么多念珠,丽子痛的大声呻吟。小腹的疼痛,也让珠子排泄物般从直肠往屁眼上挤出。

  “不准把它弄出来!听到没?!”如空的手在珠子即将跑出时,用将它往内按入。

  受到异物塞入的肛门,疼痛的让丽子不停的流着冷汗,秀气的小脸扭曲着。

  “哈哈!爽吧。我来让你成为真正的女人!”

  如空迅速的褪下棉袍,吐了些口水在他半举的龟头上,双手将丽子的脚向外拉开后,握着龟头伞部的末端,磨擦着微闭的细缝,然后整个身子用力的向桌面方向沉去。

  丽子紧闭的小阴唇口,让龟头有着受到处女膜阻碍的异常快感,更赤红了如空的双眼,他急的用手刺激着丽子的花蒂,以便分泌些花蜜来减少被处女阴道紧包着龟头的疼痛。

  “痛……”丽子一边哭喊着,一边用手推着如空。

  就在丽子感到心碎的同时,闻到一股腥臭的味道。

  如空的身子趴了下来,在丽子的身上不停的抽搐着……5)离开寺庙后的丽子,细步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心中有着些许的失望,至少对男女交合的情事而言,她不明白,为何无法如母亲生前那般激情。但值得欣慰的是父亲即将能到城市里治病。

  丽子微红着脸慢慢的走着,和尚留在肛门内的念珠,让丽子无法如正常般的走路。小腹疼痛的感觉随着走路的摇摆,让珠子不停的相互转动,隔着一层薄膜向前挤压,让蜜洞及直肠有着带着疼痛的异常骚痒。

  “不准拿出来,否则就失去帮忙的权利!”离开前如空对她恐吓的说。

  寒冷的天气加上阴部不停的刺激,丽子感到一阵一阵的尿意。望了望周遭,丽子顾不得直肠内的珠子,加快了脚步往一边的草丛走着。

  “不要动哦!刀子是不长眼睛的。”

  “你们要做……”

  丽子的嘴被雄太捂住,张大着眼望着拿着刀子的雄太和时夫。更令她讶异的是她心中爱慕的人和彦,竟然也在一旁。身上的和服迅速的被解下,因害怕而僵硬着的身子,尿水如失禁般的浸湿了里裤。

  “你们看,丽子吓的尿裤子了。”雄太伸出手,用指尖隔着湿透的内裤,抚摸着蜜洞上的花瓣。

  “不是,丽子是太兴奋啦!”时夫一边撕着丽子的内裤跟着说。

  “你们不要……真的不要……”丽子的眼角淌出泪水。

  “别怕,我们会好好疼你的!”雄太说完,拿着手上的刀子在丽子光裸的下身来回的刮着:“这么多的杂草啊!不行,我来免费帮你除草。”

  “啊……请饶了我吧!”

  丽子全身赤裸的呈着大字型地被按在雪地上。随着剃刀的滑动,丽子的耻毛慢慢的散落,整个白嫩的阴户,更加突显出来,像是与地上的雪相互比较。

  “请住手吧……雄太……”对着阴户飕飕的凉意,丽子发出悲痛的请求声。

  双手被时夫抓着,而他的另一只手也拿着刀子抵着丽子的脖颈。丽子对雄太的作法,是不敢抵抗的。

  “喂!你真罗嗦。”雄太对丽子的哭叫,有些不悦。

  “……和彦……”丽子绝望的望着她的爱人和彦,希望他能挺身救她。

  和彦只是抿着嘴,默默的看着丽子。

  “这是你自讨的!”和彦的心中充满着对丽子父亲的妒意。

  “丽子的阴户真美。”

  雄太拨落着丽子阴户上残留的发渣,大姆指放在丽子的肉芽上不停的转动,整个肥胖的脸,也跟着压在丽子的大腿上,伸出舌尖在突起的大阴唇舔动。

  受到阴唇突来的刺激,丽子整个人颤抖了一下,最接近肛门口的念珠随之向外滑出。

  “……你们看,丽子的屁眼……”雄太对这种奇异的景致,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黄黑色的念珠,夹杂着些许黄色的排泄物,在白色的雪地分外明显。

  “快看看,还有没有?”时夫跟着扑了过来,粗鲁的往丽子小小菊花蕾塞着手指头,同时向里面抠。

  “不要……别看……”丽子挣扎的转动身体,但被肥大的雄太立即压住。

  “还有……哇!还有很多颗呢!”时夫一边挖着直肠内的念珠,一边兴奋的说。

  “和彦你看,这个荡女和老和尚也有一手。妈的,烂货!”雄太的手,不停的往丽子的臀部打着。

  “走开!我先来。”

  在一旁紧握拳头的和彦,和彦推开雄太和时夫的躯体。心中明白丽子将从自己完美的印象中消失,匆忙的解开裤子。咬着下唇抬高下身,屁股向紧贴的大腿根部慢慢沉着。

  “臭婊子,我要进去了。”和彦沙哑着声音,望着早已流下眼泪的丽子。

  硬的像是钢条般的鸡巴,从丽子的肉缝中挺进着。龟头顶开花瓣的感觉,也让丽子的身体跟随着颤抖。

  “……和彦……”

  丽子微蹙着眉头,双手轻轻的挡着和彦下压的身躯,深怕自己受不了肉壁突被贯穿的疼痛。丽子知道,和彦的肉棒是比如空来的灼热坚挺。

  “啊……痛……”在和彦整根肉棒完全没入,丽子痛的不停的挪着屁股。

  “贱女人,你会痛吗?!”和彦加速着活塞的动作,愤愤的说。

  丽子闭着双眼,感受着肉棒在阴道内来回运动的奇妙感觉,一波波强烈的撞击,让丽子产生被爱人凌虐的错乱。她没想到肉棒插入后会是如此刺激,阴道满满的被鸡巴填充着,子宫口的快意渐渐随着肉棒进进出出涌上大脑。

  “嗯……和彦……”

  丽子的屁股随着和彦起伏,双手紧抱着和彦的腰,肉壁一阵阵的强烈收缩,让和彦打了个冷颤,缺乏实际性经验的他,如和尚般的无法持久。

  “操死你……”和彦咬着牙、僵直着身体,加速摆动腰部向丽子深处冲刺。

  “我……出来了……”马眼端传来阵阵趐麻的快感,迅速的布满了神经,同时也让他向丽子子宫深处,喷射着白浊的精液。

  “啊……美死……”丽子感到眼前一片空白,随着和彦滚烫的精液,也达到她快感的境界。

  和彦的身子,马上被雄太、时夫拖走。

  “快点……换我!”雄太焦急的握着鸡巴,粗鲁的往丽子的小洞刺着。

  “受不了,快帮我吹吹!”在一旁的时夫,搓揉着阴茎走到丽子身旁,将鸡巴往丽子的嘴里硬塞。

  同时受到两根肉棒侵袭的丽子,思绪开始恍惚。自己淫乱的举动,慢慢燃起肉穴内的快感。

  “呜……插进去些……快……”丽子摇着头,使劲的吸着时夫的鸡巴,同时挺动着屁股迎接着雄太的动作。

  “……快……插死淫荡的坏女孩吧!”

  丽子的声音在山谷不停的荡漾……

  6)

  拖着疲惫的身躯,丽子摇摇晃晃的走入家中。二度被开苞的她,是真的感到疲惫无力。想到自己光裸的身躯,布满着黄白色的精液,丽子知道她的梦早已破灭,剩余的仅是留在地上的那滩红雪。

  “香织……香织……”父亲的手,在空中挥舞。

  丽子望着,心中激愤的想要捏死躺在床上的爸爸。眼泪再度流出,她没办法对疼爱她的父亲,做出后悔的举动。她走到床边,慢慢的褪下湿透的衣服,拉开父亲身上的被子钻了进去。

  望着窗外刚升起的皎月,丽子心想明早将会是个难得的冬阳。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13/03/25(月) 13:25:01|
  2. love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调教狂想之落地窗的秘密 | ホーム | 云老师的秘密>>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mrli.blog21.fc2.com/tb.php/835-7a75db01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