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饭特稀

最后的饭特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云老师的秘密

  18岁那年,我师范毕业分配到了一所乡镇的小学,做一名普通的小学数学教师。由于工作我住在学校最后靠近围墙的那一排宿舍。这一排宿舍共有两个人住,一个是我,另一个是学校的云老师。

  宿舍的旁边是一个小树林,白天是学生去玩耍的地方,到了晚上学生们都回家了,那里很安静,我喜欢夏夜去那里一个人散心。


  我们宿舍的前面还有几排房子,是学校其他成家的老师的宿舍,一般都有自家的菜地,我们宿舍和其他老师的宿舍之间就隔着菜地,尽管比较近,但平时几排宿舍之间要想来往的话,必须要从另外一条路走过来,因为中间隔着菜地不方便,所以平时我这排宿舍就跟其它的宿舍有点隔绝的味道,倒是挺安静的。

  住在我隔壁的云老师是个30岁的少妇,长相姣美,肤色白皙,身材苗条,但又不失丰满,很有成熟女人的味道。她家在县城,丈夫在县城的单位上班,平时都是住校,每到双休日就回县城的家中。

  我刚分配来的时候,云老师对我很好,包括我的宿舍的清理和打扫,都是她帮我做完的,我带着行李来的时候,就可以直接安顿下来了,在刚来的时候,在生活上,她也像大姐一样给我很多的关怀和帮助。教学上也给与我很多的帮助,传授给我授课的经验。

  对此,我非常地感谢她,一直当她是亲姐姐一样。对于她生活上的,教学上的,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地方,我都是毫不遗力的去帮她。

  有段时间我发现她好像很有心事的样子,晚上明显睡不着觉,早上起来的时候经常发现她眼圈发黑,还几次见过她偷偷的哭泣,我就很气愤的去询问她,是不是受了谁的欺负,她总是说:「没事,你还小,说了你也不懂。」

  从此我一直心里很担心她,别说白天,就是晚上也是经常的查看她的动静,生怕她有什么事情发生。终于有一天晚上10点钟左右,我被她隔壁开门声音惊醒了,我忙起来从窗口缝中看出去,看到云老师打开房门,穿着睡衣悄悄的走向小树林。

  我连忙穿上衣服悄悄的跟上去,走到树林的深处,我看到在一棵树下,一个高大的男人背靠树干,当云老师走到树下的时候,那个男人一把把云老师搂住,紧紧地抱住了,使劲的亲吻把云老师抱在怀里不断的亲吻,那个男人不安分的双手,也是轻车熟路的伸进云老师的睡衣里面。

  云老师想拒绝但又不敢拒绝的样子,那个男人亲了一阵子,手在云老师的睡衣里面上下的摸索,从胸口的双乳一直到双臀,云老师有点忍不住地发出了呻吟声,此时男人双手在云老师的睡衣上向两边一扯,云老师的雪白上身全都露了出来,双乳坚挺雪白,在月下显得更加得雪白,男人双手用手指各捏住云老师的双乳的乳尖,搓揉起来,云老师忍不住发出了「噢……哦……」的声音,我都听到了。


  看到云老师这个样子,那人一下子就把云老师的睡衣全脱了下来,露出云老师雪白的整个上身,我看到了云老师背部一片耀眼的雪白色,脱完了上衣,那蹲下来,一下子就把云老师的睡衣裤子也快速的扒下直到脚底下,然后分别抬起运老师的双脚,把裤子扯下来丢在树下。这时候,云老师全身都已经被脱个一丝不挂,像个玉人一样在月下的树林里。


  那男人看到这时的云老师的美妙玉体,再也忍不住了,飞快的脱掉自己的全身衣服,此时看到男人的双腿之间,一根黑乎乎的阳具硬邦邦的挺立起来,又粗又大,在月光下云老师的身体雪白娇亮。

  那个男人黑乎乎的双手在云老师雪白光滑的身体上来回不断贪婪的摸索着,手法非常的熟练,一下是双乳,一下是乳尖,或者一只手在捏乳房和乳尖,一只手在云老师双腿之间摸捏,云老师不断的呻吟起来:「哦……别……别……」


  那时候我惊呆了,想不到平时我那冰清玉洁的云姐竟然会发出这样淫荡的声音,居然被这样一个黑塔一样的男人如此这般的玩弄,让我愤慨不已。在男人的玩弄之下,云老师已经不停的呻吟起来了,而且有点喘不过气的样子了,「别弄了……别……不要了……我要……」


  这时候听到这样,男人把云老师转过去,弯下腰来,双手扶住树干,把臀部翘起来,男人低下头来,贪婪的抚摸着云老师雪白的双臀,嘴巴在臀部上不停的雨点一样的亲吻起来,双手穿过云老师的腋下,探到云老师的胸前,两只大手把云老师的蜂乳握住,不断的搓揉起来。


  「啊……啊……」云老师此时发出了有点像哭声的呻吟声:「不要弄了……我……要……死了……」


  这时候男人双手猛地把云老师的下身往后一拉,自己的下身往前一挺,一个黑乎乎又粗又大又长的阳具从云老师的臀部后面一下子全部刺入云老师的小穴中去,「啊……啊……好人……不行啊……」

  那男人听到云老师这样的呻吟声,兴奋的把下身不停的抽动,黑乎乎的阳具在云老师雪白的臀部间不断的进出,看过去,男人黑乎乎的身体和云老师雪白的身体相互辉映,黑白分明,云老师也在不断的小声呻吟:「太长……不行了……太深了……别……太粗了……不要了……我不行了……」

  男人把粗大的阳具从云老师的小穴里拔出来,把云老师翻转过来面对着他,双手再次把云老师的蜂乳抓在手里揉捏起来,喘着气说:「怎么样,老子的不错吧,说,是不是比你老公爽多了。」


  云老师眯着双眼,喘着气说:「嗯,是,太大了,太粗了。」

  男人哈哈笑了起来,云老师忙说:「小声一点,小心别人听到了。」

  那个男人说:「怕什么,这么晚了,谁还会听到,这个地方不会有人来的,你就乖乖得让老子玩个痛快吧。」

  说完,把云老师拉到树底下的一张石桌上,把云老师雪白的身体抱起来,放在桌面上,把云老师的双腿往高一举,双手各抓住一条腿往两边分开,下身往前一探,一挺,粗大的阳具再次插入云老师的小穴中,「啊……轻一点,太大了,啊……」

  男人不理会云老师的求饶声,而是一次一次的不停的抽动,粗大的阳具载运老师的小穴里进进出出的,一边插还一边问「怎么样,舒服吗,老子的鸡巴插得你舒服吧。」

  云老师这时已经差点说不出话了,「舒服……舒服死了……可我受不了……啊……哦……太粗了……」


  男人这时候把云老师的双腿架在自己的双肩上,弯下身体,向前俯下,双手把玩起运老师的雪白的双乳,一边玩双乳还一边用力的抽查云老师的小穴,再次用双手把云老师的双脚举高,向两边分开,用力的一次又一次的抽插起来,最后一次轻吼了一声,然后紧紧的压在云老师的身体,喘着气说:「你这个骚女人,真的让我舒服透了。」


  云老师也是喘着气说:「啊……你差点弄死我了,你真的太强了。」


  男人笑了起来:「下次我要的时候,你可别再推推挡挡得了,老子还要玩死你。」


  云老师眯着眼说:「是,以后一定听你的,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男人把阳具抽出来,坐在石桌上,光着身体把一丝不挂的云老师抱起来放在大腿上,又一次的亲吻抚摸起来,玩了一阵子,男人说:「妈的,你这么好的身体,不好好玩个够,老子是不够瘾的了,不过老子还要回去开会,今晚就放过你了,别忘了过几天再给我好好的玩玩。」

  云老师说:「是,只要你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事情。」

  男人放下云老师,把云老师的手放在自己的双腿下面,云老师用手抓住他的阳具,轻柔的套弄起来,男人的阳具有一次挺立了起来,男人在云老师的嘴上亲了一下,说:「替我吹一下。」

  云老师听话的低下头,把阳具吞入口中,男人把手放在运老师的雪臀上抚摸起来,过了一阵子,把阳具从运老师的口中拔出来,说:「不错,爽极了,想不到你的两张小嘴都那么够味儿,老子以后有福了,上下两张嘴都可以让老子享受个够了,哈哈。」然后两人穿起衣服,悄悄的走出了小树林,我也悄悄的溜回自己的宿舍。

  在我关门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门后的扫把,扫把掉下地的声音在深夜里特别的清晰,这时候,我听到了隔壁运老师有点惊慌的声音:「小张老师,是你吗,有什么事情吗?」

  这时候我悄悄的躺到床上,没敢说话,我知道运老师肯定怕我看到她刚才的事情,或者看到她这么晚了从树林回来会怀疑什么的,所以我没有出声。

  第二天运老师起来看到我,问我昨晚看到什么了吗,脸上红红的,一脸害羞的样子,我没敢说什么,忙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昨晚喝了一点酒,很早就睡了,什么都不知道,还反问她有什么事情吗,她好想松了一口气,忙说没什么的。

  过了一个月,学校放假了。

  云老师给我留了一封信,然后再也没有回校来了,她调到县城的一所学校做老师去了。信上说,希望我以后好好的工作和生活,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她不能再给我太多的帮助了,要我以后有时间去县城的话,可以去找她,做家里做客。


  后来我在一次会议上,才发现了,给我们的主持会议的管文教的副县长,就是那晚上与云老师在树林中疯狂做爱的那个男人,我也明白了,为什么云老师能够调回县城的原因。

  我想起来云老师对我的那些帮助和关怀,我决定把此事深埋心中,保守这个秘密,只要云老师能过得幸福。云老师后来和我还有联系,也有了更多的故事,这个等以后我会慢慢的写出来,这个基本是我的真实经历。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13/03/25(月) 13:22:26|
  2. love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山里孩子 | ホーム | 因寂寞 我成蓝颜知己性伴侣>>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mrli.blog21.fc2.com/tb.php/834-ab23c7e2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