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饭特稀

最后的饭特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成熟的蜜桃

房子装修好了,先不管银行欠多少钱,住进去再说。对门的一对夫妻也搬了进来。那天刚搬进来,兰关先看见了那个女人,二十八九岁的样子,长的像南方人,皮肤白皙,大眼睛,头发蓬松着,给人一种庸懒的感觉。但个头和体形却像足了北方人,身高接近一米七的样子,两腿修长,前面大,后面也大,给人感觉很粗壮。整体看起来让人有点感到粗壮中透出灵气。
后来,男的出来了,三十四五岁的样子,戴个眼镜,小个头,大脑袋,稍微有点秃顶。他冲着兰关笑一笑,很有礼貌地伸出手,自我介绍说姓甘,是个大公司的业务部经理。兰关一下子就记住了,这个姓挺古怪。
搬进来第三天的晚上是星期五,由于赶一个活,兰关回来的时候已经10点多了,只好吃方便面了。一边看电视,一边吃方便面,就听见隔壁有声音,他很好奇地把电视的声音放小。听到了女人的哭声,仔细一听,原来是女人在叫床。他很好奇地走到书房,把窗子轻轻打开。书房的隔壁就是他们的卧室,夏天很热,他们没关窗子,虽然声音很小,但他还是听的很清楚。“哎呀,深点啊,用力,哦……啊……哦哦哦……”
只听到男人不断发出呼呼的喘气声,“我不成了,我要射了……”
“再来……再来……我要……哦哦哦……”女人似乎意犹未尽。可是,男人好像实在坚持不住了~
“啊啊……啊……不行了,我要射了……哦哦”。
兰关这时才发觉自己下面已经硬的直挺挺的,抵在墙壁上。还等他们说点什么,可一切归于沈寂。兰关有点失望地又回到客厅,方便面怎么也吃不下去了。于是,找出自己珍藏的A片自慰。可是怎么感觉那个A片里的女人都不够真实,还是想象一下甘太太的感觉比较好,最后弄出来完事。
星期六早晨,兰关还没起床,就听见对面开门的声音,兰关走到门前,听见甘太太说:“路上注意点。”“我估计快的要三、四天,如果耽搁了就得一周时间。拜拜!”是甘先生的声音。声音不大,但兰关一点睡意也没有了,还是收拾收拾房间,一堆衣服也该洗了。一直忙到中午,按计划去买点食品储藏,下周就不用再出去买了。兰关收拾好,打开里面的门,对面的门全开着。甘太太正在收拾屋子,很专心,好像没听见他开门的声音。甘太太在收拾门厅的鞋架,努力从下面找什么东西,屁股高高翘起,把粉红色的睡衣撑的紧崩崩的,兰关能从后面看见她的内裤,是淡蓝色,内裤很小,大半个屁股都露在外面,透过睡衣晃来晃去的。她跪在地上,白皙、修长的大腿露出大半截。兰关热血沸腾了,但他还是镇静下来,悄悄地走回客厅,然后,故意弄出声音,走到门前,这时才看到甘太太回过头来,两个人相视一笑。甘太太说:“出去吗,今天天气不错,我也想出去买点东西。”“哦……”兰关感觉有点尷尬。“我要去买一袋米,怕拿不动,你能帮我吗?”兰关当然痛快的答应了。“那你等我一下好吗,我去换一下衣服。”
过了几分?,甘太太出来了,穿着暗粉色的套裙,头发简单梳过。兰关不知道说什么,自己先下楼,甘太太在后面,擡头扫了一眼,正好看见甘太太的裙底春光,她的阴部很高,内裤小,仅仅能遮住一条,兰关一扫间好像看见了阴毛。他突然想起一个笑话,“幼儿园女教师领学生遊泳,泳衣太小,不慎露出一根阴毛,一学生问:“老师,那是什么啊?”女教师一狠心将其拔掉,说:线头”。想到这,兰关忍不住笑了。甘太太听见他笑,问:“你笑什么呀?”兰关说:“我给你讲一个笑话,说:老公要出差半年,贤妻收拾行李完毕,深情地交给老公一包安全套说道:在外面实在忍不住的话记住一定带套,老公听罢激动地说:家里不宽裕,还是用她们的吧。”说完,兰关先忍不住哈哈大笑,可一看甘太太,好像很严肃。他突然意识到,她老公刚出差走啊,觉得很尷尬。
两个人从市场买了很多的菜,还有很多零食——都是兰关的。甘太太关心的说:“以后别吃那么多零食了,对身体不好。哪天想吃什么,跟我说。我给你做。我整天在家,闲着没什么事,琢磨炒菜,水平还是蛮高的。”兰关答应了。到了楼下,甘太太拿那些小东西,兰关扛米。他心疼自己刚洗过的T恤,于是脱下T恤,光着上身,洗澡总要比洗衣服简单。兰关平时就喜欢体育,加上本来1.80的身高,健壮的背部肌肉线条被甘太太看了个够,她感到自己的心跳加快了,浑身发热,好像下面也潮湿了。到了楼门口,兰关放下米袋,甘太太说:“帮人帮到底呀,帮我拿进去吧。谢谢!”
由于两个人一路上说了不少,感觉已经有点熟悉了,所以甘太太的话音有点发嗲。兰关帮她把米袋放进厨房,甘太太拿过毛巾,“擦一擦吧,都弄脏了。”还没等兰关接毛巾,甘太太已经给他擦上了。她擦的很慢,实际是在欣赏他的线条,手巾很薄,透过来能感受到他结实的肌肉。兰关也在享受着,她摸到前面了,还是很慢。他健壮的前胸感受到了她急促的呼出的热气,一低头,从她敞开的领口看到了她的乳房,又白又大,还很坚挺,果然是没生育过的女人,就是不一样,乳头坚挺的透过乳罩,在衣服上摩擦着,使甘太太也很享受,她几乎要靠到他的身上了。兰关感觉自己的下面硬起来,把自己的休闲短裤支的高起来。甘太太感到什么东西顶在自己的腹部。他的意识要崩溃了,她的防线已经崩溃了。

这时,门铃突然响了。他们从陶醉中被惊醒。甘太太很失望、生气的样子,走到门前,原来物业管理的来回访房屋情况,甘太太打开门,兰关不好意思地躲到书房。谈了一会,甘太太把他们送走了。兰关出来,两个人觉得有点?尷尬。兰关告别回了家。甘太太送出来,还一再说,以后别对付吃饭,想吃什么跟她说一声。
晚上五点多,兰关正看比赛,为晚上的饭发愁。听见敲门,原来是甘太太。“去我家吃吧,我菜都炒好了,尝尝我的手艺。”兰关正好顺水推舟。别说,甘太太的炒菜手艺确实不错,兰关也确实饿了,吃的很香。甘太太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看着兰关狼吞虎咽。脸上还带着一种满足的笑容。“小雷,喝点酒吧,我平时吃饭也喝一点。”“好吧”兰关下意识的回答,没擡头。甘太太拿出一瓶红酒,打开,给两个人各倒上一杯。刚喝的时候,兰关还把它当成饮料一样,可喝了几杯后,就觉得有点晕。
其实兰关的酒量一般,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喝多的事。那是上大二的那个暑假前,几个同学聚会,小惠也在其中。小惠追他已经很久了,他始终没表态。他们都喝了不少酒,然后去唱歌。当时他没感到自己醉了,可酒劲一上来,他感到头很晕,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到了小惠的住处。小惠口中也散发着酒气,慢慢为他脱去衣服,手颤抖着,指尖不时划到兰关的皮肤。兰关似乎立即清醒了,他反客为主,紧紧抱住小惠,小惠的乳房被他宽厚的胸膛挤压,不禁“哼”了一声。
小惠是那种小巧型的,个头不高,但长的很漂亮,五官都很秀气,特别是那小嘴,很性感。其实,兰关也早已经动心了,只不过他知道,很痛快的答应就没意思了。这次可不能错过机会。他从后面抱住小惠,抚摩她的乳房,由于过于兴奋,力量大了点,小惠却感到很舒服,不停的发出“哼哼”的声音。他慢慢解开扣子,她穿的是一件灰白色低领短袖上衣,仅有的三个扣子被他三下五除二解开了,露出了红色胸罩。
别看她长的娇小,胸部可一点都不小,乳房浑圆坚挺,粉红的乳头已经发硬了。兰关用力抚摩、揉捏,小惠的头向后仰,屁股不停的左右动着。她的屁股摩擦着兰关的阴茎,感觉透过她的裙子散发出阵阵热浪,她下面也湿了,但那根棍子的热浪似乎更强,几乎把她的淫水烤干了。
兰关的手没有停,继续向下,他摸到了她平坦的腹部,继续向下,玩弄她的阴毛,向下,终于摸到了已经发硬的小阴蒂,兰关轻轻抚摩着,还不时捏一下,小惠发出浪叫“真舒服,兰关哥,轻点,我好舒服……”。兰关受到了这样的刺激,阴茎更加膨胀,还一跳一跳的,小惠感觉到了,“兰关哥,你的阴茎好硬哦,好壮哦,啊恩……”,兰关感到她的淫水已经透过裙子和他的裤子把他的阴茎润湿了。他继续加大力度,用全部手掌摩擦她全部的阴部,时不时的揉捏小阴蒂,他每捏一下,小惠就会发出呻吟。
小惠的淫水流的更多了,兰关感觉自己的龟头上也湿了。他把小惠掉转过来,“快,帮哥哥.........吹?。”把她的头按下去,解开裤子,小惠迫不及待地含住龟头,还用小手套弄阴茎。兰关的阴茎很长,小惠上下套弄的动作很大。小惠想到了自己平时吃冰棍的感觉,不停的吸,轻咬,弄的兰关舒服的叫出了声“哦啊……舒服……真会弄……”两手握住小惠的乳房,先用全手掌抚摩,然后按捏乳头,小惠吸阴茎已经够兴奋了,被他这么一弄,又开始浪叫,“哥哥,弄的小妹……好舒服,下面都湿……透了,我想要……要你的阴茎。”兰关正好到了时候,于是一下把小惠抱起,让她骑在自己的双腿上。阴茎对準小惠的小阴道,一下插了进去。就听见小惠一声淫叫,“哦……坏哥哥啊……这么狠心……哦……”。小惠的阴道很紧,紧紧套住兰关的阴茎,好在她的淫水很多,一上一下的还不费力气。小惠感觉兰关的阴茎越来越热,越来越粗,阴道里越来越舒服,“哥哥,我舒服死了,用力干我呀,用力……”兰关受到鼓励,动作更大更快,只听见“??”“唧唧”的声音,加上床铺发出的“吱吱”声,很是动人。
兰关越来越兴奋,“我插死你个骚穴,舒服不舒服,骚货!”“舒服死了,大鸡巴真大,真粗,插死妹妹了,哦哦……哎哟……啊……”。小惠的浪叫更鼓励了兰关,动作频率越来越快,又抽插了许多下,感到小惠的阴道一阵紧缩,“哎呀哎呀,我要飞了,别停啊哥哥,哦啊……啊哦……不行了,我飞了……飞了…… 哦……”兰关感到一股淫精冲击他的龟头,也忍不住了,也无须再忍,又抽插了一阵,终于射了。小惠还“哦哦”的不止,把头靠在兰关的肩上,轻咬着肩膀,乳房不断摩擦着兰关的胸肌。就这样,他们有了第一次,不过兰关感觉不太好,因为没有过经验。以后还有过很多次,感觉就好多了。小惠很浪,在学校的操场,小树林,花池,甚至在自习室,教室里她也不放过他,总抓着阴茎并爱抚龟头才能听课。
兰关虽然平时很随便,但他除了小惠外,没接触过别的女人,可他清楚的知道,小惠可不是,她以前跟高年级的老乡就有过,还跟体育系的阿刚有过,至于更多的,兰关也没多想。所以,他知道他们分手是早晚的事。今天,当他面对甘太太的时候,他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过,甘太太比小惠要丰满得多,更能引起他的性趣。
甘太太其实没吃什么东西,但为了陪兰关喝酒,自己也喝了不少。酒足饭饱,甘太太收拾好。兰关其实早该走了,但他心里清楚,甘太太为什么请他吃饭,于是就留了下来。甘太太收拾好,说:“小雷,喜欢看电视吗?”“喜欢”兰关说了实话。“现在电视也没什么好节目,还不如看点影片,我给你找点看看。”说着,把DVD打开,放进一张盘。然后坐在了兰关的旁边。兰关很清楚,但没说什么。影片放出来了,果然不出兰关所料,镜头里出现的是一对日本男女,在喝茶。兰关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眼前的茶杯,甘太太端起茶,手有点颤抖。然后画面中的两个人开始调情。
甘太太这时坐过来,腿无意识地碰了一下兰关的腿。她穿的是短裙,兰关穿的是大裤头。两个人的肉直接碰到一起,兰关没有躲避,反而更靠近些,发现兰关很配合,她知道兰关默许了,甘太太更放肆了,直接坐到兰关的腿上,说:“弟弟,姐姐好想要你呀。”兰关的心跳“砰砰”的加快,一把搂住她的小腰,把脸直接压在她丰满的乳房上。
“哦……”她发出了第一声淫叫,“好弟弟,跟姐姐好吧,我一定让你满意。”说着,脱掉兰关的T恤。用手轻轻抚摩他健壮的胸肌,捏弄乳头,兰关感到阴茎突然博起,抵在她的屁股上。“我们跟片子里一样做,可以吗?”甘太太似乎早有预谋。
兰关没说什么,把甘太太放在地毯上,然后迫不及待地把手伸进前胸,揉搓乳房。“乳房真好,太丰满了,这样舒服吗?”兰关果然按片子中的步骤来。脱掉甘太太的裙子,她只剩下了乳罩和裤头,乳罩是粉白色的,上面还有暗花,她本来就很丰满,一兴奋,两个奶子几乎把乳罩撑破。兰关先用力挤压整个乳房,隔着乳罩拨弄她的乳头,甘太太发出呻吟,一点不逊色于片子中的女主角。然后兰关解开她的乳罩,一对大奶子出现在他眼前,又大又白,由于没有哺乳过,乳头还是粉红色的,很小,很硬。比片子中的女主角的性感多了。兰关贪婪的用嘴吸食乳头,用力捏住整个乳房,使乳头更突出,用舌头舔。甘太太开始叫“哦啊……真舒服啊……哼哼……”兰关的手向下移动,到他的下体,他终于可以仔细看她的下身了,太漂亮了,修长的大腿,平坦的腹部没有赘肉。阴部很高,从外面就能判断里面一定很肥美,兰关隔着内裤用手指抚弄阴部,淫水透过内裤,湿了一大片,更加润滑,兰关逐渐加力,并有意在阴蒂处停留,加力。“哎呀……太舒服了,啊啊……恩恩……
弄的姐姐好……好舒服”。她把手伸进兰关的大裤头,隔着内裤用手抓住兰关突起的阴茎,不停的抚弄,“哦……弟弟的阴茎好大哟”。
兰关更兴奋了,他把甘太太调过来,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屁股高高翘起,因为他想起了早晨的一幕,这回可以大胆的欣赏了。他最欣赏的还是她丰满的屁股,由于兴奋,淫水已经把内裤湿透了,贴在屁股后面的沟中,内裤很小,两边都露出多半个白白的大屁股,他开始抚摩,甘太太配合的来回晃动。兰关不能再等了,他慢慢脱掉她的小内裤,露出她整个的下体,太诱人了。甘太太趴的很开,肛门和阴部一览无余。肛门是粉红色的,一条肉缝高高突起,她的阴唇很肥,被淫水弄的好像更加肥大。兰关先用手掌按压,然后探进缝隙,来回上下的抚摩,摩擦。“恩恩……哦哦……真哦……好啊……”甘太太又开始浪叫,屁股随着兰关的动作摆动着,两对大奶子也左右晃动。兰关继续抚摩,他不想停下,因为他想看看甘太太到底有多浪。兰关抚摩的很舒服,因为这是小惠悉心教给他的。
甘太太的屁股摆动的更大,嘴上的声音也随之加大“好舒服,恩恩……啊啊……弄死姐姐了……弄死……姐姐了……哦……”见兰关没有停下的意思,她实在忍受不了,决定采取主动。她掉过头,用力脱掉兰关的大裤头,手颤抖着。几乎是强迫的把兰关按倒,隔着内裤用力抚摩、舔阴茎。兰关很受用,这是他求之不得的。
“姐姐让你舒服……让你……舒服”。她迫不及待地脱掉兰关的内裤,兰关那粗壮的阴茎终于破土而出,直挺出来,甘太太似乎被吓了一跳,她没想到会这么大,这么长,迟钝了一下,“弟弟的真够派,我好喜欢哦……”一个“哦”字还没出口,已经把龟头含在了嘴里,不断用舌头绕着龟头的四周轻舔着,吸食马眼,连同兰关那点溢出的精液。然后含住整个龟头的前部,小手握住下部,上下运动,动作很熟练。
由于动作过大,刚才梳起的头发松散开,覆盖了整个脸部,发梢扫着兰关的大腿,有点痒。甘太太继续大力吸着,口中还含混的发出“哦哦”的声音,兰关感觉阴茎热的要爆炸一样,摇晃身体,阴茎在她嘴里不停的晃动。她觉得狂躁不已,需要抚慰。掉过头来,骑在兰关的胸上,向下移动,把整个肥大的屁股罩在兰关的脸上,兰关马上会意。对着她肥硕的阴部,拔开阴唇,露出阴蒂。阴蒂已经硬了,很小,粉红色,感觉不停跳动着,被淫水浸湿了,显得更加鲜嫩。
在欣赏了片刻后,兰关开始动作。因为条件不允许,他和小惠没玩过这个姿势。但他舔过小惠,知道那样很舒服,于是用舌尖轻轻的舔舐。每舔一下,甘太太的大屁股就扭动一下,随着发出“呜呜……恩恩……”的声音。淫水顺着阴唇向下流,有几滴掉在兰关的脸上。甘太太被舔的实在太兴奋了,嘴上的动作也加快了,在她的运作下,兰关的阴茎更加粗大,几乎充满了甘太太的嘴。她用双手用力向下,把阴茎扒开,使阴茎更加直挺,露出龟头和前部,然后用嘴吸住,上下运动,动作很大,兰关很受用,不禁也发出“哦哦”的声音。于是,他更加快了嘴上的动作,力道也加大了。甘太太有点承受不住了,“哦啊……哎哟……”她坐起来,两脚支地,整个屁股罩在兰关的脸上,来回扭动。兰关的动作可没有停止,“哎哟……恩恩……好舒服……弟弟真会玩,弄……弄死我了……”说着,自己动起来,不等兰关的舌头,用阴部在兰关的脸上来回摩擦,把爱液弄的兰关满脸。
她太兴奋了,向前移动,背对着兰关,叉开腿,扶起阴茎,直接放进阴道,随着“哦哦”直叫,不停的上下套弄,套弄几十下,就扭动屁股,做圆周运动。这样的动作,兰关感到龟头直接顶在了甘太太的花心上,受到摩擦,更加威武。
甘太太的阴道很紧,她还故意用力夹,使淫水从兰关的阴茎边不断“吱吱”冒出,“咕唧咕唧”的声音不断。她的头发随着动作来回飞舞,两个大奶子上下颤动。甘太太上下运动,左右运动,前后运动,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气,还不停的叫“大鸡巴真好,插死小……小穴了……真爽死了……爽啊……啊恩……”兰关也受到鼓舞,抽出阴茎,让甘太太趴在地上,从后面狠命插入,甘太太“啊”的一声,浑身颤抖了一下,淫水被挤了出来,兰关尽根插入,借着酒力,动作很大,双手抱住她的腰,让阴茎进入的更深些。由于用力猛,甘太太被他弄的不断向前,像狗爬一样,在地毯上来回爬,“弟弟……的……鸡巴太……太长了……哦哦……太好了……太长了……”
她的语无伦次使兰关想笑,继续加大力度,九浅一深,九深一浅。甘太太不断的爬,好像在躲,实际上她不断迎合着,屁股随着阴茎的节奏,还来回摆动。
她爬到沙发前,双手抓住沙发,趴在上面,这下可以更深的承受兰关的阴茎了。兰关感觉自己的阴茎在她阴道的紧夹下,加上淫水的滋润,更加膨胀,甘太太的屁股扭动的更厉害了,还不断发出浪声,“弟弟,插死姐姐了……我……我要……飞了……弟弟别……别停啊……哦哦……哎哟……爽死……啊……别停……快快……
快……用力……用力……”兰关感到她的阴道一阵紧缩,一股淫水射出,“爽死了……弟弟……呀……”兰关让她一条腿站在地上,把她的一条腿放在沙发上,更大地露出后门,拔出阴茎,把她流在腿上的爱液和小穴中的淫水挖出,涂抹在肛门上,把阴茎直接插入肛门。甘太太似乎没有经历过这个,有点紧张,“弟弟,你还真坏哦”。兰关先是进去一点,然后慢慢整根进入,甘太太又浑身颤抖,再次发出浪叫,好像很受用。
她的肛门更紧,兰关也不管她疼不疼,抽插了百余下,终于忍不住,射在肛门里。随着他一股股的精液的射出,从她的肛门挤出,顺着阴部流到她的腿上。兰关抱着甘太太,她的后背靠着他结实的胸膛,他用手轻轻抚摩她丰满的乳房。“弟弟,还很硬啊……年轻真好……”“你还想要吗,姐姐。”“恩,你坏。”兰关见她答应,忙说:“还是改天吧,我累了。”其实他不是累了,是他酒醒了,突然感到有点不好意思。他们又温存了一会,分别穿上衣服。甘太太根本没穿内裤,也没戴乳罩,只套了一件睡衣,和兰关告别。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13/03/23(土) 14:17:54|
  2. love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老马家的儿媳 | ホーム | 和公公的秘密情事>>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mrli.blog21.fc2.com/tb.php/830-3f43e1c6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