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饭特稀

最后的饭特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在一个朋友家操了他老婆

  说起来这事,到现在我还蒙蒙懂懂,自己都搞不清怎么会变成这样,原来我
是一个很理智的人,相当理智,现在……唉!一切都变了。

  朋友的妻子叫兰兰,是个一眼看到就觉得很漂亮的女人,身材更是好到没话
说的,从他们认识到结婚,我们都是看着的,我还帮过很多忙呢!

  我是一个很重朋友的人,所以有什么事,大家都喜欢叫我办。我的这个朋友
是个司机,给老板开车,所以经常不在家,而且他是个很花心的人,经常在外面
玩女孩。他的妻子也知道,吵过很多回都没有用,朋友索性不回家,住在公司了
(我们公司有单身宿舍)。

  而我天天重复着过个安定的日子,我也很满意这种生活,可后来家人经常说
自己,便开始烦家人,天天在外玩,但还是很老实。可被说多了,就想干脆真的
出去玩一下,别没乱来还被家人指责,就是在这种状况下发生了自己都没想到的
事。

  那天我去武广买东西,刚指着一件衣服想问价,没想到一个声音说:「是你
呀,买衣服吗?」

  噢,原来许久没联系,兰兰在这里给别人守点卖衣服了。我便也笑笑的打了
个招呼,彼此问了一下各自家里的情况。

  说到朋友时,她显露出很不满的表情,也是朋友一个月难得回几下家,朋友
的家长又出了名的凶。

  我猜她过得也很不顺心,便笑笑说:「生活不就这样嘛!」

  这次撞见两人都有些激动,毕竟许久不见,她又正烦没熟人诉说一下烦躁,
我便和她好好的聊了一下,刚好又有人来买衣服,我便说走,她突然说了一句:
「什么时候请客吃饭呀?」

  这让我好奇怪,虽然以前大家常在一起吃饭喝酒,但两人从未单独有过,因
为我的作风朋友都了解。可能当时我也被家人气得很烦,便马上说:「可以呀,
到时候聊聊。」过后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过了两天,又和家人吵了,我一气之下走出去想散散心,谁知走来走去不知
往哪好。毕竟朋友都有自己的事,跟人家说烦恼的事,别人还未必有心情听呢!
于是,突然想到兰兰,便试着武广去找兰兰,看到她正坐在那发呆,看来生意不
是很好。

  她看到我,马上笑笑地说:「是不是无聊得很呀,你也会在街上逛?」

  我说:「哪的事,是特意来请你宵夜的。」

  她笑笑说:「舍得请客?」

  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她可能怕我会走,毕竟她现在烦得很,便马上又说:
「在这聊聊,我要九点才下班。」我俩便天南地北乱聊了一通。

  下班后,我俩到吉庆街随便找了一个宵夜摊,点了两个菜便聊起来,谁知又
聊起家事,越说越烦,我便说:「喝不喝酒?我一烦就想喝。」

  她说:「随便你。」

  以前我们在一起时,个个都很能喝,便叫了一瓶枝江大曲。我问她喝不喝一
点,可能她正烦,便喝了一点。后来我俩越说越觉得人生苦短,便边聊边喝,不
知不觉将一瓶都分完了,彼此都有了些醉意。

  我说:「一点多了,结帐回了吧!」我担心太晚她婆婆会骂她,她也就答应
了。

  因她住的地方远(他家住在常码头),而且很黑的路,便叫我送一下她。路
上两人再也没说一句话,也许是心情烦躁,那晚觉得酒很醉人,头都很晕,我看
她也是这样的表情。

  快到门口时,我想避嫌,便转身要走,谁知兰兰突然说:「很头晕,还是在
拐脚这坐一下,不然回去看到这样子会被骂的。」我也不好推辞,便答应了。

  拐脚是个原来人家改建的楼梯,我俩坐着那发呆,因为地方窄,两人坐得很
近,我闻到一股很幽兰的味道,那不是香水,完全是种体香的味道。

  闻着香味,加上酒精的反应越来越浓,我突然有点不能自持了,呼吸突然加
速,我想控制,没想到越是这样越是厉害,有点喘了。她看了我一眼,刚好我正
看她,她很快低下头。

  我想当时她也有些酒精发作了,她低着头的样子真是美极了,我简直不知怎
么形容。这时,我发现自己冲动得要命,什么都没想,突然抱着她的肩吻起她的
脸来,我也不知道理智跑哪去了。

  她可能被我这个举动吓了一跳,全身抖了一下,但又可能她也有所期等,竟
没有反抗,也没什么动作反应,只是任我亲她。

  我已经控制不了自己了,便不停地吻她的脸和耳朵,手也不停地乱摸,我听
到她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也喘气了。

  当我想解她的上衣扣子时,她突然握着我的手说:「不行,有人怎么办?」

  我当时急得要命,我说什么都不管,可她死活不肯,因为怕惊醒邻居,我只
有用很低的声音哀求她答应。

  其实久未得到爱抚的她也很想,她便说:「在这不行,除非有地方。」

  我说:「去哪好?」

  没想到这时让我惊讶的是,她竟然说去她房间。我吓了一跳,因为她公婆就
往在隔壁。她说:「这么晚,他们肯定睡了,轻轻地进去就不知道。在这万一有
人走过怎么好?」

  唉~~女人想要的时候比男人更大胆,什么都不顾。当时我已想要的不得了
了,便提着胆子跟着她悄悄地进了她房间。

  她还故意咯了一下,走到洗手间洗了下脸,装作像往常一样回到了家。我躲
在她房间的门边等着她,当时真的又紧张、又刺激,觉得等了好长时间。

  她关了洗手间的灯进房间来,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她洗了下澡。

  她刚关房间门,我便从后面迫不及待地抱着她的腰,在她耳边用力地吻,手
顺势从上衣襬穿进,一下抓到她乳房。哇!好圆挺呀!一下子我的小弟弟便直挺
挺地翘起来,顶着她那浑圆的屁股。

  我吻到她呼吸很粗重时便向下吻,解开她的上衣,原来里面穿着一件黑色的
乳罩,看来还是比较保守的女人。我用力拉开,一对很白很挺的肉球弹出在我眼
前,我觉得晕头转向了,马上改成两手握着她的乳房,嘴用力地吸她的乳头,她
气喘吁吁地任我玩弄。

  我越来越受不了了,急切地想看到她那最隐秘的地方,便急忙忙把她的裤子
脱掉,一把拉下她那黑色的三角内裤,那毛茸茸的峡谷豁然出现在我眼前,太美
了!一个最隐秘、最容不得别人接触的地方就在我面前,而且任我摆弄。

  我兴奋得全身都有些发抖,我用手轻轻的摸着,水已经早泛滥了,我又将手
指插进去来回抽拔了几下,更是水汪汪的。我忍不住将嘴凑过去,对着那儿死命
地亲,舌头死命地挑,她全身都颤抖了,可能好久没有得到这个了,我能感觉到
她强烈的欲望。

  她突然低下头轻轻的说:「抱我上床,快点来。」我也就迫不及待地把她抱
到床上,连忙脱光自己衣服,重重的压到她的身上,分开她的腿,一下就插了进
去。

  她「哼」了一下,便马上反应过来是在自己家,于是就紧紧地闭着嘴,也不
让我亲,怕发出声音。

  我当时激动得什么招数也没有,就知道死命地插、不停地插。真让人太兴奋
了,我越插越起劲,越插越重,她也死命抬高屁股迎着我的小弟弟狂顶,嘴死死
的闭着。

  我看着兰兰这个样子,更加兴奋了,便更用力抽插。她很快地拉过边上的枕
头垫在自己屁股底下,我知道她怕插得重,撞到床弄出响声,可这样更使得她的
峡谷掰得更开、顶得更上,我的小弟弟插得简直爽死了。

  我们就用这一个姿势一口气插了半个多小时,她也有过一次高潮。突然我发
现已经受不了了,一阵急抖狂射了一炮便摊倒在兰兰身上,她还用两腿死死地缠
着我的腰,嘴不停地吻我的嘴。我知道她很爽也还想要,毕竟老公有好长时间没
有干她了,但我射完人也就清醒了。

  我对着她的耳朵轻轻地说道:「我要赶快走了,不要被人发现,就什么都完
了。」她很不舍得地还缠了我几下才松开腿。

  我急忙溜了出去,走在街上一阵凉风吹过,人突然一下清醒了,想想刚才的
一幕还真有些后怕,万一被人当场发现,那可够惨的……

  但刚才那欲仙欲死的感觉太好了,我哼着斯夜的歌往宵夜摊走去,还想再喝
点酒回回神。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13/03/23(土) 13:59:41|
  2. love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妻子复仇记 | ホーム | 换妻—无奈的选择>>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mrli.blog21.fc2.com/tb.php/821-e032ab1f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