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饭特稀

最后的饭特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换妻—无奈的选择

经常看到网上有介绍换妻游戏的文章,当时看了只是刺激,从来也没想到要参加。在我的观念中,妻子只能自己独占,怎么能让其他男人碰呢。即使是互相交换,貌似不吃亏,别人玩了我老婆,我也玩了别人的老婆,但是我感觉,即使我玩了十个别人的老婆,只要有一个人玩了我老婆,我还是觉得吃亏,受不了。

  这不是什么可以计算等值的买卖。我确信,玩过这种游戏的,男人在自己女人心目中会产生永恒的阴影和鄙视。性是一种精神境界的东西,打个比方,女人被男人干了一次,男人若是认为女人又没有少一块肉,又没有失去血,为什么女人吃亏了呢?因为人非草木,就是这个道理。所以,我一直认为这种换妻游戏是另一个世界里的事情,首先从我这里就过不去。当然,我不否认,当想象自己的妻子被别的男人玩弄时而有一种莫名其妙兴奋的罪恶心理,或者当想象着自己正在玩弄别人的老婆时,有一种比玩普通女人更刺激的犯罪心理,这也许是男人正常的心理现象,虽然很多男人会不承认。但想象和现实毕竟是有差距的,据说心理学研究表明,很多女人在想象遭受强 奸时会很兴奋,但强 奸真正发生时,她们都被恐惧和厌恶的感觉所占有,只想拒绝,根本就没有了兴奋。这是一样的道理。

  可是我却经历了换妻游戏,是什么促使我参与了这样一场自己本来认为不可能的游戏呢?这是有我发现妻子的奸情引起的,也可以说是个无奈的选择。

  我与妻子结婚十年,妻子33岁,属于长身瘦弱型。双方过性生活已经接近麻痹,对于对方的性趣癖好兴奋点以及高潮的状态已经了解得象自己的左右手,经常是为了满足妻子的欲望才做爱的,而且做爱时经常需要看A片来寻求刺激。

  妻子是个性欲很强的女人,但是表面上却是个很腼腆的女人。我就在想,肯定这世上还有很多女人象我妻子一样,表面上沉默冷傲,实质上很闷骚。但是由于对于自己过度自信,一直以为妻子就是个老实巴交的女人,不会有什么婚外情一夜 情之类的事情发生在她身上,因为的确,她在外面和生人说话都不知所措。

  有一次我出差一个月,期间给妻子打电话的次数也很少,前面我说过,我太自信了,觉得老夫老妻的没必要天天恩呀爱的,而且我还比较满足她的性生活,所以,一直也没这个担心。

  出差时,说实在的,这个世界上有不少诱惑,酒店虽然只有三星级,但是没少受到按摩电话的骚扰。我很清楚她们要干什么,有时候,出于一种好奇或者是寻找刺激的心理,让她们上来看看,但是谈两句,基本上都让她们走人。我不敢在酒店做,一个是总怕门外闯进人来,或者是遭到仙人跳陷阱,另外,我的身份证还在前台登记了,没那个胆量。再有,上来的小姐的长相还没好到让我有勇气冒险干一场。有一天晚上,我突然觉得挺兴奋,感觉下面的神经痒痒的,就是很想搂着一个女人的感觉,应该解决一次了。我曾在网上看到说这个城市有那种黑灯舞厅(因为保密的关系,本文一律不想涉及姓名和地址),那里的女人与酒店的小姐不同,大多是熟女,而且还有已婚的,找个别人的老婆玩玩,一直是我心底里的一个小梦想。事后我知道,这种事情当场没意思,过后却还想试,这不,我的脚就不由自主地步入了那家舞厅。

  一进去什么也看不见,一团漆黑,后来适应了才发现,没那么暗,还是能看清人的。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试探,几个舞曲下来,就和几个伴舞的口中了解到了底细。于是胆子就大,心理也有点儿麻木了。带着无所谓的心情,跳舞的时候就随便问一个舞女的情况,她已婚,正在闹离婚,长相白净丰腴,虽然年龄不小了,但是还是有几分姿色,我问:做不做?我知道这里有些女人是可以做的。她直接回答了价格,说边上有包厢。我问:都做什么?回答:随你。我说:想做什么都行?回答:嗯。我就索性把话敞开了说,而且没想到她会答应,想象中她可能只会笑骂我变态而已,事后我也佩服当时我的脸皮怎么那么厚。我的要求是,她用口,然后,我射到她嘴里,她要喝下去。很少有女人会同意这种要求,可是这个女人居然很爽快地点头答应了。我都不相信,又确认了一下,看她不像是开玩笑。她后来说,因为看我与其他人不同,气质挺高雅的,所以才答应的,那是她第一次干这种事。于是,在包间中,这样的一幕上演了,别人的老婆用嘴吸着我的下面,我一股一股的精液就射进了她的口中,本来还担心她不适应会喷出来,结果很平静,她照单全收了。我特意拿出手机来借着光亮看了看,她确实满嘴的白乎乎的精液,我说:咽下去。她照做了,之后我再查看,确实被她吞了个干干净净。我心里很兴奋,我的精液现在被别人的老婆吃到肚子里,心里有一种满足感。

  但是事情往往这样,当你玩着别人的老婆时,也许你的老婆正被别人玩,你还不知道而已。

  当我出差结束,回到家一个星期左右的样子,一次偶然地又进入老婆的QQ查看,看到了令我非常吃惊的事实。在我出差那阵子,我老婆有了婚外情,而且不只是一夜 情,是几夜情,那个男人是外地的,我不认识。

  我早就知道老婆的QQ密码。老婆对电脑不在行,也不知道QQ记录需要经常清理干净。我虽然对电脑也不怎么懂,但是有一次好奇,按照网上的介绍,破译了老婆QQ的密码,因为我们用同一台电脑,所以破译密码比较容易。曾经偷看过几次,除了她和几个女性朋友的无聊聊天以外,也没什么意思,后来就很少上去看。这次无聊中看了下,才发现一个惊天的大秘密,老婆居然在短短的几个星期之内就和一个网友乱搞了,那个网友从不远的另一个城市特意赶过来,在我不在家的时候,就在这里的一个酒店,上了我老婆。看聊天记录,有四五次的样子。当我要回来时,那个男的还想保持长期关系,随时想过来玩,但是老婆不同意。看到他们在QQ里恩恩爱爱地说着隐私的话,我突然有种羞辱感,血冲上脑的感觉,同时伴有很强烈的刺激感。如果不是真的发生了,怎么地也不会想到,知道老婆奸情的一刹那会是这样的一种刺激的感觉。鬼使神差地我就奔厨房去了,她正在做饭。我拉住她就往卧室拖,上衣都没拖,直接扒光她的裤子,让她撅在那里,我没有提那个事情,心里在想着,就是这个屁股,这个下身,我的老婆的下身,已经被另一个男人给看了,给玩了。我的阴茎非常兴奋昂扬,平时从来没有那么多的水流出来,滴滴答答的很多,我一下子就插进去了,狠狠地,插的很深,老婆叫了一声,好像很兴奋,不同以往的是,我这次没抽动几下就射了,全射到里面了。顿时感到浑身的气血象铅一样沉下去,快速地沉下去,心里极度的满足感,把我的快乐抛向天空。之后,我什么也没说就回到了客厅。她肯定有点莫名其妙,因为往常,我没这么快的,也会比较照顾她的。她出来只说了一句: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就又做饭去了。我很想质问她,但是我怕她觉得我这种行为很不可理喻,是啊,知道老婆跟别的男人上床怎么这么兴奋?所以,我忍着,晚饭味同嚼蜡,吃过饭大约一个小时,我终于憋不住了,装作好像刚刚发现的样子,突然气呼呼出现在她面前,直接告诉她,我发现了她QQ的聊天记录,威胁她不要隐瞒。于是,在我的脑中嗡嗡的状态下,她交代了所有事实。在我离开后,她作为女人,也有那个要求,就到一个聊天室结识了一个很有礼节的男人,最后通过QQ交往,老婆起初担心安全问题,没有告诉对方电话号码。不到几天,那个男人来到了这个城市,先是约好地点请她吃饭,在酒宴包厢里,那个男的就搂了她。本来她半推半就,但是那个男的手迅速摸到她的乳房,她也就半推半就了,在兴奋中,两个人到酒店开了房。我真的不能接受,为此大发雷霆。她不是沉默,就是道歉,甚至下跪,让我不要抛弃她。我真的不理解,娶老婆难道要娶一个性冷淡的,是不是就不会给男人戴绿帽子了?如果娶一个床上甚欢的,一下照顾不到就出问题?我深爱我老婆,要说是与她离婚,需要惊人的勇气才行。之后几天,虽然这种羞辱的感觉没有刚知道的时候强烈,也曾考虑忍下来,但是那种屈辱挥之不去。尽管有时候在妻子百般温情下,不断道歉中有所释放,但是一旦一个人静下来,或者看到连续剧中的相关情节,那种羞辱就很强烈。尽管我想给老婆一辈子的归属,但是终究自己的心不答应,潜意识放不下。离婚的念头越来越强烈。

  那段日子里,上班也不想上,见到老婆就想操,一个是解恨,再一个就是,不可否认的,好像重新审视自己老婆的肉体,想到另一个男人性致勃勃的样子,就感到她还是挺性感的,于是身体里就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和冲动,想干她,甚至一边干她,一边想象着那个男人在干她的时候,看到的也是这个屁股,这个阴唇,这对白白的奶子,他一定很幸福。在我的老婆被人仔细观赏品玩的时候,那个时候的我在干什么呢?

  无论如何,无论有什么刺激的感觉,新鲜的感觉,都压抑不了离婚的念头。

  半年后,这个念头终于变成一种决定。就在这时,我也在聊天室认识一个要求换妻的,对方两口子和我们的年龄差不多,30出头的样子,两口子都是搞工科的,一开始没有看到照片。我说我们从来没有参与过此事,他们说参与过一两次,并且要我们的照片。我担心安全,坚决不答应,双方都不愿意先传照片。他们也理解。估计当时他老婆不在旁边。我们留了QQ号就下了。我之所以能和他们聊,是因为我已经打算离婚了,反正也要离婚了,何不尝试一次换妻?当然,心里虽然曾经这么想过,但是从来没有认真过。这次和对方一谈,比较合拍。

  两天后,有一次登录QQ,发现了对方的留言,约我找个时间再继续聊。当天晚上,我们就又在QQ上见面了,我感觉对方还是挺积极和真诚的。我心里很清楚,一旦真正地换妻了,那么不离婚也不行了。这次我们依然不知道对方的长相,只是通过描述,知道对方都是比较文静的。男的身高172,女的162。

  过几天就是五一了,他们约请我们去他们的城市玩,我答应了。我知道,网络上答应的事情,还是可以反悔的。我说我得做一做老婆的工作。

  下了QQ,我就又进入了老婆的身体,经过这些日子的套话和追问,终于套出了老婆搞婚外情时候一些很有限的做爱细节,我听到后心里感到很刺激,她说对方喜欢坐在沙发上抽着烟,看着她撅在对面的床边上,屁股翘的高高的,脸扭过来和他聊天。之后就要她跪在膝前用嘴含他阴茎,还喜欢互相舔肛门。我追问对方有没有戴套,答案居然是没有,我很懊恼。我问:你不怕怀孕?她说,对方喜欢射她嘴里。我说?你吞下了?她说她坚决不同意,都是吐掉了。我一想到我老婆的用来吃饭的嘴去给那个男人享受性服务,去接那个男人在我老婆身上幸福完射出的体液,去舔他大便的地方,我的幸福就莫名其妙地上冲到头顶,心脏狂跳,很快就会高潮。这种伴随着羞辱的高潮,没有逃脱她的眼睛。我不得不承认,想到那个事情,我是挺兴奋。我也借机会试探她,我说:自从你有了那事以后,我一直感到很屈辱,要么你让我也玩玩别人的老婆行不行?一开始她总是逃避话题,后来问的多了,她就说:你玩了别人的老婆,就能原谅我吗?我说是。她说也没有别人的老婆愿意给我玩啊。我就提出换妻游戏的话题。她不同意,我说反正我也受不了了,要不就离婚。她说,那和谁?我说:反正不能和那个男人,看到他,我就想揍他。我会联系一对儿夫妻的。这事就这么硬被我定下来了。

  在极度矛盾和犹豫的心理下,我们两对夫妻还是于五一节见面了。那个城市有个着名的山,我们约好要去游玩的。他们家楼下有个网吧,我们约好在那里见面的。一个穿黑衬衫灰裤子的男人早就等在网吧门口,见我们过去,就主动过来打招呼。简单又很不好意思地寒暄了几句,迷迷糊糊地就来到了他家。一开门的时候,女主人就迎出来了,很白净,长发,这就是第一印象。我知道她也会观察我,没敢多看。后来知道她戴的是隐形眼镜,平时常常戴着无框眼镜的,很普通的知识女性的样子,这一摘下眼镜,还挺有魅力的。喝茶的时候,双方的话不多。

  我很清楚地记得,当时,我在想,这个人的白白净净的老婆就要被我操了。

  但是双方好像都很平静,没有想象中的兴奋,气氛也不活跃。柜子上放着他们两口子的合影。我多了一个心眼。我听说有人玩换妻游戏,只是拿着自己的情人出来,甚至找个小姐顶替。我提出能不能看看他们的生活照,男的二话没说,到里间取来了相册。女人年龄小的时候与现在是有些变化,但很明显是同一个人,还有两个人婚礼上的合影。我们按约定也互相看了结婚证。后来女主人起身,说准备上菜,大家边吃边聊。有些是买好的熟食,有些是两口子的手艺,味道好像不会错,虽然不记得了,因为当时心思也不在菜上,也不知道在哪里?曾经不只一次打过退堂鼓,但是话到嘴边都忍住了,想着要离婚的事情,一咬牙就坚持坐了下来。

  席间谈的没有一丝隐晦的事情,都是一些社会新闻,连续剧什么的。两个女人最后还换坐到了一起,互相看着首饰,谈的挺投机。大家都喝了点酒,有意无意的,知道酒精能使人放松。当两个女人收拾碗盘时,我和那个男的坐到旁边的沙发上抽烟,对方问看点什么光盘?我说随便,他说他有A片,我很豪放地借着酒兴说:放。没播放多久,两个女人从厨房回来捡碗碟,女主人故意不大惊小怪地说一句:哟,看上啦?不愧是搞过换妻游戏的,就是比我老婆大方。我老婆狠狠地冲我撇了一下嘴。两个女人就又到厨房收拾去了。两个男人一边漫不经心地观看着A片,一边胡乱谈着,没话找话。这时,想着即将发生的事情,我开始感到有点心跳。但是如果越是显得害羞,就越害羞。干脆装大方,于是我问:一会儿怎么玩?他说他有两个房间,可以分开做。我说怎么的都行,其实我心里更喜欢一起做。我是这样想的,总感觉对方领着老婆进了一个自己看不到的房间会很挂念,很不放心,还有就是能当场看着应该更刺激。那个男人说,在一起就怕我老婆不同意,她老婆没问题,我说:一会儿我和她说说。当两个女人收拾好来坐的时候,那个男的说:我们换个位置吧?我真想抽他一个大耳光,但是那只是一闪念。我点头表示同意。他女人就坐过来了,我老婆也只好坐过去。两个男人都顺势把手搭在女人的肩上。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手虽然搭到了对方女人的肩上,但是却很沉寂,突然都不说话了,大家都好像在盯着电视看。里面的演员在投入地表演着,正演到男优在为女优口交。是个外国片,女人的阴部毫无掩饰地呈现在我们这两对男女面前。我在揣测她们是什么想法?好像过了很久,我首先打破平静,侧过头去亲了那个男的老婆一下,脸蛋肯定打扮过什么化妆品了,挺香的,一种女性的气息。对方男的见我有了行动,另一只手也开始搂我老婆。女主人回身顺手把吊灯开关给关了,屋里顿时暗了下来,只有一盏壁灯和电视发出来的昏暗光线。

  老婆好像在拒绝那个男人。我装作没看到,不知道是为了鼓励老婆还是鼓励那个男人,我再一次去亲他的老婆,这一次比较投入,手都放在她胸上了。没想到对方的老婆说话了:我们就在这里吗?大家互相望望,我说嗯。那个男的就问我老婆:在这里行不?我老婆低头摇着,表示不同意。那个男的就看我,我递他一个眼色,那意思,别管那套了,继续吧。然后就又开始亲他老婆。那个男的就开始搂着我老婆亲,老婆也不吭声,低着头。我看到那个男的手伸到了老婆的白色黑条纹衬衫下面,隔着胸罩开始摸。我心想,你动作倒是挺快啊。心理面很醋,知道老婆完了,给别人了。我的手也不甘落后地摸到他老婆胸罩下面,胸罩的钢丝很硬,摸不到乳房,于是我急着把手伸到后面去解胸罩扣子,不是很熟练,她挺着上身配合我,等着我给她解开。我好像生怕对方抢了先似的,一定要先摸到对方女人的奶子。就在当时我还在想,现在退,还来得及。但是一种冲动,浑浑噩噩地,我的手就搭在了女主人的乳房上。第一个感觉就是一个硬硬的乳头,好刺激。用余光看了一下旁边,这个房子的男主人好像对接吻挺感兴趣,一个劲在那里吻我老婆的嘴,老婆紧闭着眼睛躺在沙发靠背上。我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开放,现在公然地四个人在做这种事情,而且当着自己老婆的面,看着另一个男人在玩我老婆。可是事已至此,你还能说什么,只有硬着头皮往前走,好在手里还有一个迷人的女人,她迷人的身体,像是在雾里向你招着手,招着手。

  我没注意到那个男的什么时候将手伸到我老婆的胸罩里面的,当时的很多细节我已经记不清了。印象比较深的是A片里女人兴奋的叫声一直在持续着。但是我注意到他在我老婆双腿间隔着裤子摸了半晌,就开始解她的裤带,嘴还在吻着我老婆,右手却已经下手了,夏天的衣服很少,裤带很快就解开了,他的手就顺势往里溜,摸到时,老婆的身子条件反射式地向后一仰。我心里想着:完了,终于摸到了,我老婆的阴部已经被人摸到了。这时,我注意到,他老婆也在看。于是我开始解她裤子,将黑色外裤抛到旁边,当我开始褪她的内裤时,我发觉她男人正在朝这边看着,我心想:正好,就让你看着我扒你老婆裤子。那个男的的右手一边在我老婆阴部摩挲,一边朝这边看。我觉得他可能和我一样的心理吧。我开始专心脱他老婆裤子,女人的髋部以及大腿配着花纹三角裤衩,视觉冲击是很强烈的,我能感到我下面流水了。我要一点点褪下,不,我要她换个姿势,背转过去,屁股翘高,他女人真的很善解人意,很听话,很配合,我就喜欢做爱时听话的女人。女人做爱时如果太有主见,别别扭扭的,让她做什么她不做,那就扫兴了。就是这种能够随时满足男人想象和要求的姿势的女人才过瘾。很快,白白的屁股,还有裤衩的一道沟就呈现在我面前。我开始褪她的内裤,一点点的,先露肛门,再露阴唇,直到整个阴部都呈现在眼前。我看着,用手摸索着。扭脸看看我老婆,还是手捂着眼睛。对方的男人好像很喜欢动嘴,开始用嘴舔我老婆下面。我问了他一句:怎么样,她湿没湿?正在专心致致的他没听清,问我:什么?

  我说她潮没潮?我这么问的目的一个是想让我老婆别总是闭着眼睛,再一个是看看她有没有兴奋。因为我知道她很多水的。如果若是湿了,就是表面上装的挺像,其实还是骚的。对方男人答:潮了。靠,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于是接着摸他女人。奶子好软啊。我喜欢白净的女人,这个女人虽然没有我老婆皮肤光洁,但是很白,而且也开始闭着眼睛享受。我在她耳边问她:怎么做,要不要戴套?我希望她回答要,因为这样证明他们比较卫生。她点点头,起来从沙发旁边的抽屉里取出安全套,也递给她男人几个,原来他们早就准备好了。这时候,我老婆已经睁开眼睛,看着对方男人在撕着安全套的包装。我立即扭转视线,免得老婆对视我时她会不好意思。那个女的顺势抽出了一个套子,说:我给你戴。我稍微转过身去,干脆将裤子全脱了。说实在的,我不喜欢女人给我戴套子的感觉,她的指甲好长,有时会刺痛我。因为紧张,没有太硬。我看到那个男的自己戴上了。

  我突然说了一句话,没经过大脑:我们进屋做吧。于是两个男人分别抱着怀里的女人进了卧室。主卧室一张大床上铺着干净的床单。两对赤条条的身体就躺在了床的两边。男人们在上面试着往身下的女人洞里进。我突然想到,什么叫洞房呢?

  古人真是太有才了,就是有个洞的房间。我瞥了一眼身边的男人,心里想着,我要操你老婆了。一种报复的心理促使着我很快就进入了他老婆已经很潮湿的体内。

  那个男人也拱啊拱地进去了开始蠕动。我心里一阵泛酸。心里骂着:操你老婆。

  身子在加劲,她女人闭着眼睛在下面呻吟。很快,我们都射了,没有感觉到太幸福,倒是有点紧张,平时射的没这么快的。我记得是那个男人先射的,就趴在我老婆身上,我最后就像是完成任务似的,射了。射了之后,马上清醒了不少,感到很害羞,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我马上提出要去洗澡,我给我老婆洗,他们很客气的说:你们是客人,你们先洗吧。到了洗手间,老婆还是低着头搂着我的腰,低低地说:我们回家吧。我突然感到挺对不起她,这不是把她糟蹋了吗,霍霍了吗?但是又一想,要么你也已经是被别人玩了,反正也要离婚了,还装什么像,我这不也是你害的?她当然不知道我心理早就打算离婚了。她现在只知道一味地迁就我。我又恨,有涌起了一种刺激的感觉,想着她的身体刚被人操了,我又硬了起来,我令她背转过去,手扶着浴盆边,我要从后面进去,我和她也不用戴套了,就插进去了,一边插入,一边想着,这个洞刚刚被另一个男人享用过,他插的时候就是这种感觉吧?我问她:你刚才兴奋没?她不回答。就在这时,那两口子推开门缝在那里笑:在这里做呀,要么出来做吧,我也和老婆做。我心想,反正也被你们看到了,就说:你们要做就也进来。他们两个就进来了,我挺不好意思,但是只能继续慢慢插着。那个男的居然蹲在那里看我操我老婆的特写。这种两口子的私房事现在被第三方这样看着,我也觉得挺刺激。那个男的试探着问,大家一起玩吧,我从前面进去好吗?我知道他说的意思是想让我老婆用口,我说行。那个男的就跨到浴缸里,阴茎就送到我老婆的脸前面,我老婆闭着嘴,我拍了她屁股一下,说,听话。那个男的就顺利地将阴茎插到我老婆嘴里。我看到老婆当我的面含另一个男人的阴茎,就更想操她。那个男的前后动着,看到我刚才打老婆屁股,可能他也有那个瘾,也伸过手来打我老婆屁股。我看到我老婆被别的男人惩罚着打屁股,心里象倒了五味瓶,但是换妻游戏既然是个游戏,就不能这也不让,那也不许的,我就没吱声。对方男人看到了我的默许,就更加起劲。

  我说:我也想打你老婆屁股。我扭头对一旁观战的他老婆说:你也撅过去吧,让我打两下。她依然很听话,手扶着洗手盆,尽量翘高皮肤。我啪啪地打着她屁股。

  就这样,我干着我老婆的阴道,他干着我老婆的嘴,我打他老婆屁股,他打我老婆屁股。这种姿势是来之前没有计划过的。当时虽然没有觉得太刺激,但是后来想想还是挺刺激的。我老婆也不知道是被我操的,还是被那个男人操的,这时候在下面直哼哼。突然,那个男人兴奋地对我说:我射她嘴里,好吗?我心里想,我老婆的嘴已经被另一个男人射过了。就点了点头。我老婆听到了,就在下面不同意似的发出一个长音,我也没搭理她,她也没躲开。两个人就继续抽插着。

  没多久,那个男的腰一挺,射了,我老婆呛得直咳嗽,将精液吐出来。我看到这一幕,很快也要射了,我搂过他老婆,他老婆也很会意,知道我要射她嘴里,就转了过来,跪在我身下,我要把阴茎换到她嘴里,她要求我先洗一洗,于是拿过淋浴喷头,先把凉水放了放,很快温水出来了,她就给我洗了洗。之后就跪在那里给我吹箫。因为已经做过一次的关系,这一次比较慢。有些有早泄毛病的人就喜欢用第二次的方法来延长时间。我老婆在洗手盆那里漱口。那个男的就坐在浴缸边上一边休息一边看。当我看到马桶时,突然有一种刺激的念头,我在想,我就把他老婆的嘴当作马桶,她老婆的嘴现在就是我的马桶,这样高潮很快就来了,那个男人很清楚地看到了我的阴茎在他老婆嘴里达到了高潮。她老婆也含着精液到洗手盆那里吐。射了以后就没有了兴致,我也很奇怪,以前别的男人和我老婆多说几句话,我都受不了,不愿意,现在当面看着别的男人在我老婆嘴里射精,也许是因为要离婚了的缘故吧。

  这样玩了两次以后,我感觉很累。不知不觉已经夜里两点了。第二天还得登山呢。大家可能都感到乏了,很快地洗过澡,分开房间睡了。我老婆说她想回去。

  我也想回去了,不想玩了,感到很荒唐。但是五一车票不好买,他们提前给我们买的回程票还没到时候呢。同时我也感到,在这次的游戏里,两个老婆肯定没感到多少性福,因为第一次太快乐,第二次又是用的嘴。但是很明显,两家的老婆都是夫唱妇随型的,都很老实听话。这样胡乱想着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的时候,也许是被外屋的动静弄醒的,那两口子已经起来了,在外面收拾屋子,我躺了一会儿,回想昨天晚上的一幕幕,身边老婆也醒了,什么也没说,就是用手指在我胸前胡乱划着,想着心事。我说:起来吧。两个人穿好衣服就起来了。临出去时,我站在那里把老婆搂住,问她:昨晚上你有兴奋吗?说真话。也不知道她是迎合我还是真的,她的回答居然是:有点儿。其实我也很清楚,她是个性欲很强的女人。

  白天大家沿着盘山道向山上走走停停,大家商量好,还是换着来,那个男人和我老婆在前面不远走着,我和他老婆在后面跟着。一路上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有一幕印象比较深,在上台阶的时候,那个男人居然把手放到我老婆的屁股上,他妈的,当着我的面猥亵我老婆。又一想,操都操过了,摸就摸吧。后来老婆很快地把他的手打开了。

  白天就这样慢慢地平静地游玩过去了。有时候我和老婆在一起,有时候和他老婆在一起,大家心照不宣,那个男人也一定和我一个想法,对方老婆的阴部是什么样子都看过了。那根痒痒的阴茎也在对方的老婆体内享受过了。对方老婆那正在吃午餐喝饮料的嘴,也被自己的阴茎操过了。我想,这就是换妻真正的刺激所在吧。老婆显得轻松了很多,放开了一些。

  到了晚上,晚餐是在外面餐厅吃的,AA制,是一家四星酒店顶层的旋转餐厅。渐渐黯淡下来的夜幕很美。我盯着他老婆的胸,突然又有了好好再摸一摸的冲动。

  吃了饭回到他家,这个梦想就实现了。这次大家很快地进入状态。我把在餐厅里令我眼馋的胸好好地品玩了一次。他老婆的胸比我老婆的大,大约能有C号左右,乳头也大,看着就很刺激。还是那个男人有换妻经验,他提出一个建议,让两个老婆在沙发上裸体叉开腿选美,看看两人的下面有什么区别。我们就搬个凳子坐在对面,抽着烟观赏。她老婆阴毛比我老婆多,我老婆的小阴唇比他老婆的大,两个逼的外观还真有点差别。这时候那个男的手机响了。他到旁边接电话。

  我就站起来吩咐两个女人,让她们摆好一个姿势,我老婆躺在沙发上,他老婆倒着骑在上面,我戴上套,从他老婆后位进去,这样,我让我老婆在下面看特写镜头,看我怎么和另一个女人做爱,心里想着惩罚她,谁让她给我戴绿帽子。

  现在我让她看我偷情,还用偷情吗,直接当着她的面做。那个男的很快打发了来电,就过来也脱了裤衩,插入他老婆嘴里。就这样,我插着他老婆,她老婆的嘴呜呜地叫着,嘴里还堵着他的阴茎。后来他戴了套子,把阴茎插进了我老婆的阴道。

  他老婆也看着她男人和另一个女人做爱的特写。这时候,我又开始打他老婆的白屁股。他打不到我老婆的屁股,就伸手打他自己老婆的左屁股蛋,我打他老婆右屁股蛋。插着插着,我忽然突发奇想,因为大家也比较熟了,我也不用征询的语气了,直接用命令的语气对他老婆说,你起来跪我前面,我要射你脸上。那个女人扬起头看了看她老公,她老公点点头,她就转过来跪在我身下,我摘下安全套,一只手手淫,另一只手去摸她的美胸。这胸部可比我老婆的爽多了。我让她用一只手揉我的阴囊。中途我故意转过身去,命令她:舔屁股,她也乖乖地照做,舔我的屁股蛋。我要当着那个男人的面,让他老婆舔我屁股。用手就是快,一会儿就射了,射了他老婆一脸。有的精液滴到她奶子上,我就顺手抹到了她的乳头上。

  她男人也毫不客气,在我老婆阴道里抽插了一会,在临射前,拔出阴茎,摘下套子,把精液射到了我乳房上。我和那个男人分别用卫生纸给自己的老婆清理着精液。最后大家一起洗的澡。

  因为第二天的火车比较早,大家就睡的没那么晚了。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匆匆地离开了那座城市,并已经相约,之后再也不互相打扰了。

  又过了几个月,我坚决地和老婆离婚了。我认为,换妻游戏中的老婆就是牺牲品,她们无论如何努力去讨老公的欢心,都于事无补。当老公满足了他们畸形的心态之后,剩下的只有离婚的选择。换妻游戏中的很多老公,也一定是这种无奈的选择。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13/03/23(土) 13:56:52|
  2. love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在一个朋友家操了他老婆 | ホーム | 情人的欲望>>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mrli.blog21.fc2.com/tb.php/820-df29185d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