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饭特稀

最后的饭特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老婆第一次3p

记得老婆第一次被人上是在1995年时,确实已忘记,仔细算算已过了十

二年,那种感觉仍深深烙印在脑海中。

那时我们夫妻已结婚四年,育有一男一女。老婆并未工作,全职照顾小孩,

夫妻间感情融洽,唯独性事一直之间美中不足的遗憾,也是我们会接触这类活动

的主因。

老婆是传统的埔里山城姑娘,说不上美,但很有气质,生活单纯。在我之前

曾有两个男人,性经验有三次,发生关系全是在对方主动、半推半就的情形下发

生的。

婚前的性生活可能受到她经验及未婚身份影响,所以她的反应较不热衷,但

尚可接受,而且对我要求也都配合,当时我心想,婚后她应会有所改善。

然而事与愿违,情形越来越糟,做爱时反应冷淡,不可抠抠摸摸,连基本配

合都有困难,為此多次沟通,才得知她竟有「做爱不是要生小孩才需要的吗?」

偏差观念。

当时,我真是快昏倒!但想想她除了性事以外,对我真的百依百顺,而且很

用心地打理家中的事物,故只想看有何办法可改变这个情形。

当时刚开始接触网路,才知道交换或3P……的新鲜事,也在网路上认识了

一些朋友,藉由邮件及电话,我了解夫妻间也可有不同的变化,但要如何和老婆

沟通是一大问题,而且我本身也同样是第一次,自我认知也有限。

一开始和老婆开口说想做些改变,找夫妻交换或一男3P,老婆的反应可想

而知,拒绝是一定的,经过约十多次的沟通,仍无所结果。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

认识了小陈,也是后来教我指油的啟蒙老师,那时他人在台北,经由电话聊天小

陈了解我们的问题所在,也提供给我建议,我接受他的建议,藉由指油压先让老

婆习惯其他男人的接触。

结果再次和老婆沟通,我谈得有点火气,老婆也感觉到,在我提议先尝试指

油压时,婆才勉為其难答应,但因小陈时间及工作问题,无法配合,经由报纸找

了职业按摩男师。

在电话中初步沟通过,敲定时间及地点。

约定於当天晚上在附近一家旅馆,那天下午事前两个小时才告知婆,婆紧张

得都结巴了,看看我点了点头。我满怀期待及不安等待著时间的到来,心想著终

於能踏出第一步,只希望今天能顺利进行。

时间虽然过得慢,但约定时间已接近,我开著车打电话给婆,告知她时间差

不多了。

看见婆从门口走出来,可感觉到她刻意的打扮,心中不禁暗喜。她上了车,

出发的路上我们没有交谈,但我可以感觉到婆的紧张和不安,我安慰她,试著放

轻鬆;如果感觉不好,可以停止。她只点了一下头,欲言又止,似乎有话要说,

但我知道她可能打退堂鼓。

这时已到旅馆的停车场,我们到了约定的房间,按了门铃,只见一个约二十

出头的年轻人开门,进入房间,婆去了洗手间,我发现婆自始至终未曾正眼看过

对方。

不过!那人的双眼一直盯著婆没离开过,直到婆进入洗手间,才回神和我交

谈,我告知老婆的情形及我所想要的,也明白表示我无底线,让其视情形自由发

挥。

过一会,婆出来了,怎知衣服原封不动,经由对方引导,她才面有难色的脱

去,躺在床上,对方便著手帮她作指压,只是每到重要部位,总是刻意碰触,婆

在他碰到敏感部位时,身体会不安的挪动。

短暂的指压过后,对方藉口要做油压,脱去身上衣物,只穿著小三角裤,只

见他的裤子早已搭起帐棚,小弟都快跑出来见人,可见婆对他的吸引力有多大。

他拿起精油倒在老婆的背上,反覆地推压,慢慢的来到了下半身,只见他紧

盯著婆的小穴,试探著挑逗,婆不安的抖动著,他才转移目标推压著腿部,但仍

不时地找机会摸婆的穴及屁眼,似乎忘了我的存在,专注地把玩著玩物。

这时他要求婆换成正面,只见婆闭著双眼,眼皮随著油压的部位而有了些变

化。仔细看著床上的婆,虽然不是很漂亮,但修长的身材、细緻的皮肤、小小的

双峰、稀疏的阴毛,细嫩的小穴是她的致命敏感部份。

平时做爱她总是不愿意让我抚摸,做爱时只要伴随抽送再给予阴蒂刺激,不

用多久马上达到高潮,而现在婆却任由一个陌生男人玩弄著她的小穴。

这时油压已成了小菜般,他已专注地挑逗老婆,口手并用的吸吮著婆的乳头

及挑弄她的阴蒂及穴道。

不知何时他脱下了身上的内裤,胯下的玩意早已剑拔弩张地跳动,他有意无

意的用阴茎触碰著婆;而婆不时地抖动身子,我不知是快感或是不安,只见她配

合著他,并未拒绝。

当他趴在婆的双腿间,用舌头挑逗著婆的阴户,婆的抖动次也跟随著增加,

她小穴也佈满了不知是淫水或是口水。

他随著舌头往上移,而下半身也和婆缩短了距离,他的阴茎和婆的穴只有一

线之隔,他更趁机用阴茎向婆的穴试探,这时他看著我似乎徵询我的同意,此时

不知要答应他或是拒绝,但我却不自主地点头同意他的要求。

只见他边吸吮婆的乳头,边调度角度要攻城掠地,他尝试著沉下身,他的小

头磨擦婆的穴,慢慢地进入了阴道,我在此时不由自主地用手搓揉著自己。

他尝试著要深入婆的要塞,但似乎有阻碍,我感觉奇怪时,才发现婆的身体

僵硬,脸部表情也紧绷。

他的动作慢慢地越来越大,婆随著他的动作发出细微声音,但他的小头依旧

无法进入,这时我阻止他再进一步,也请他先行离开。当他著完装离开,我转身

抱著婆,她主动和我亲吻,用手紧握著我的坚硬。我摸著婆的小穴,发现婆的阴

户异常地不是湿润的,我爱惜地抚摸著婆的爱穴,忽然爱液如溃堤般涌现犯滥。

我提起剑拔弩张的小弟,对準婆的爱穴长驱直入,婆的穴飢饿地吞噬了我的

坚硬,贪婪地吸吮著。我拼命抽动,用力地衝击著婆的小穴,婆不时发出呻吟。

婆的呼吸伴随著我的动作越来越急促,她已快达到高潮,我也感到一阵阵无法控

制的感觉。

终於老婆发出了高潮的呻吟,身子不由自主地抖动僵硬,腰部拼命往上顶,

我75公斤的身体竟随著她的动作而移动。此时马眼一阵刺激,我吼叫著:「干

死你!」婆紧抱著我:「射给我!」这时我的亿万精子也同步全数射进了老婆的

小穴。

两个人相拥,经过不知多久,我问婆為何刚刚他没办法进入?婆不知為何,

她只知当时她并没有任何欲念,当他要进入时,她的阴道抽搐紧闭,他才会不得

其门而入。

我心想,或许他和我一样都太过急燥了,并没有让婆完全放开,视情形再进

行,这也是日后我们3P之路的阻因之一。

若有机会,我会陆续发表我的真实经验,也希望各位院友不吝指教。

(续一)

经歷过上次不顺利的接触,老婆对3P的事已心存排斥,多次邀约都拒绝不

愿意多谈。

这时刚好接到小陈的电话,他因工作关系要来台中停驻一个星期。在帮小陈

接风时提到老婆情形,并请他以过来人的经验提供建议,小陈只是笑笑说:「只

要她可接受,男人对她裸体按摩,要成事应不难。」并表示如果愿意,他愿意配

合试看看。

但前提要配合他的步骤,他要求我:

一、要在现场可以,不过儘量不要让老婆感觉我在现场,最好可以让老婆以

為我不在那最好。

二、告诉老婆如果感觉不好,可马上停止,主控权完全由她掌握。

三、完事后,不可在日后夫妻间对话针对此事有任可不当言论。

我心想第三件事都是难事,而且和小陈熟悉也没有其他顾忌,我答应小陈回

家即著手安排。

小陈又问:「嫂子在性方面有什麼喜好?」我一五一十告诉他,婆不喜欢事

先的爱抚前戏,喜欢直接上;因為胸部小,也不喜欢人家玩她的胸部;高潮多半

是抽送到一半后,以一边抽送一边挑逗阴蒂的方式;而要她口交则是应付应付,

屁股更别说。

小陈听完说,如果我可以遵守前两个约定,只要老婆愿意出来,他有把握让

我看看老婆不同的一面。我怀疑地问小陈,他何以如此有把握?他说一般女人听

到此事大都拒绝,而且不会答应做任何尝试,而婆虽说应我要求,但她可裸体让

男人接触,便是她有潜在特质,可接受这样的事。这个理论后来也在其他联谊的

伙伴中应验了。

再则她平时所拒绝的,大都因為对象是老公,所以稍一感觉不对,即拒绝不

愿意尝试,然对象换成是别人时,她会不好意思制止或拒绝,反而有机会感受到

不一样的感觉。

听完他话,仔细想想有道理。吃饭完回家路上,把小陈送到我家附近汽车旅

馆,回家途中,想著要如何再次说服老婆。忽然想到一个好方法,先打电话和小

陈连络,告知我的计划,小陈也觉得不错,便依计行事。

回到家和老婆閒扯蛋,顺便拿3P的话题试探老婆,出乎意料婆今天的反应

特别好,只笑骂变态,叫我别乱来。我未再多说,试探按按婆的肩膀,老婆说:

「今天刚刚好肩膀感觉很痠,多按几下。」我心想,天助我也!

这时九点小陈依约来电,我和他演一场戏,结束对话。转头告诉婆,我朋友

从台北下来刚到,下榻在附汽车旅馆,要她我过去招待对方。婆问我:「什麼朋

友?怎麼没听您说过?」我说:「先前不是告诉过你,很会指油按摩的小陈,住

台北很少下来,刚好公司有事临时派他下来一个星期。」

她正要再问时,我即催促她快点,小陈还没吃饭,她才嘴巴都都嚷的去换衣

服。在车上我有意无意地谈小陈总总,但绝口不提3P的事,免得她多想。

到汽车旅馆接了小陈,在车上相互介绍打了招呼,便到一家复合式餐厅进包

厢。点了餐顺便藉口点了红酒,席间敬了小陈一杯后(我真的不会喝酒),即要

老婆替我敬小陈,一下子他们已将红酒喝完,小陈藉口尚未洗澡,想先回旅馆,

所以结完帐即返回旅馆。

此时我藉口想上一号,於是一同进入汽车旅馆,隔局不错,有一个小客厅,

再来才是房间。进入后我直奔洗手间,出来时小陈有默契地即进入洗澡,要我们

先坐一下。婆示意要回家,我说至少也打声招呼再走,过了约十分鐘,婆竟告诉

我想上一号,我心中大喜,可能刚才喝那些酒发生作用。

此时小陈是包著浴巾出来,婆可能真的急了,没多说什麼即进入洗手间。此

时我和小陈即讨论好下一个步骤,我藉口喝了酒想休息一下,这个理由婆不会拒

绝,因為她知道我是一杯倒的。

我即躺在沙发上,婆出来,我一说婆只是笑笑:「真没用,每次都这样。」

我随口提议对婆说:「你今天不是感觉肩膀痠痛吗?让小陈帮你按按。」婆推说

人家远道而来不好意思,小陈即刻表示他的热忱及意愿,让婆不知如何推辞,我

便说:「好啦,别辜负人家好意,我在这休息一下,你们到床上,小陈按摩比较

方便。」

婆没有说话,已随著小陈往裡面走,而我的位刚好可看到床上的一切,只听

小陈说:「嫂子要不要冲一下澡?等按完后身上的油再冲洗一下,并喝杯水,感

觉会很舒服。」婆想说刚有流汗,冲一下较也好,就进入浴室冲洗。

此时小陈问我有没有限制,我想想除了婆不愿意外,其餘要他自己看著办,

至於内射要婆同意(先前想玩活动,在半年前即安排装避孕器,而且我们都不喜

戴套子的感觉)。

只听到浴室的水声已停止,我随即装睡,小陈回床上等待婆,只见婆竟然也

是包著浴巾走出来,转头看向我这边,看我好像睡了,便走向床,客套和小陈说

了:「抱歉,还麻烦您。」小陈说:「没关系,这是我的专业项目。」

婆依小陈指示躺下,不过浴巾包得紧紧的,小陈随即由上而下帮婆做指压,

从婆的肢体动作,可感觉小陈的功力让婆整个放鬆,而小陈的指压中规中矩的,

无论做正面和背面都是如此,可以感觉婆无戒心,并享受其中。

背面做完,只听小陈轻声说:「OK,翻过正面,接下来要做油压。」趁婆

翻身之际,小陈开口:「做油压浴巾要拿掉比较方便。」婆停顿了一下,即将浴

巾扯下。

小陈将精油倒在手心,细腻的推揉著,当到胸部时,小陈很小声说:「胸罩

要拿掉,不然会被油弄脏了。」即动手解开婆的胸罩,并未见婆排斥。他用心推

揉著婆的胸部,只见婆的嘴唇轻微抖动,而小陈的手顺著乳房由外往内推揉著,

婆不大的胸部在小陈一番推揉后,乳头不知何时已坚挺不已,而婆似乎吞口水的

次数也多了。

此时我的手机忽然铃声大作,马上藉口听电话走向外,并将门给固定,以便

等下进来时不用再有声音。走出房门即将电话关机,并在门外偷窥裡面的情形,

一点声音都不敢有。

虽然被电话给打断,但小陈马上让婆又忘情於他的油压,只见已做到小腹部

份,小陈正两手脱去婆的内裤,婆配合抬高臀部,好让小陈顺利将内裤脱下。

小陈依旧用熟练的手法推揉,由小腹慢慢至婆的秘密森林,经过疏鬆的草原

时,只见他手指轻轻滑过,老婆身体一颤,腿不安的动了一下。接著小陈用手掌

整个包覆著婆的阴部,轻柔的推揉了几下,老婆整个下半身剎时紧绷。

这时小陈已转移阵地,往下到了大腿,有节奏地推揉著,每到根部时,似乎

又刻意避开婆的要塞,然后往下到了小腿及脚底,此时反而将重心都放在腿部及

脚底。婆的身体又放鬆了,反而在小陈的手接近根部时有些许悸动,感觉有点期

待又有点不安。此时一切都好安静,空气中有点压力,充满了淫欲。

小陈示意老婆换到背面,我发现婆围视四週,似乎在找寻我,没看到,她眼

中闪过了一丝不安,但随即闭上眼。而小陈已趁机将仅存内裤脱掉,此时床上的

婆并不知道,他刻意不让老婆接触到他的身体,反而用心地推揉著婆的背,并轻

声问婆:「舒服吗?」婆未答腔,只是点了点头。

此时小陈打了个信号,我明白接下将是重头戏,而老婆婚后的第一次外食,

也即将在自己眼前进行。

小陈已将重心移到臀部以下,只见有别於前,当他手到根部时停留的时间一

次比一次久,而动作也越来越大,可看得出来,他已向婆的蜜穴发动攻势。而婆

的双腿不知何时已打开,似乎為了配合小陈般。

小陈的手指已佈满婆的淫水,而且婆的身体会因小陈的动作蠕动著。此时小

陈坐在婆的臀部,推压著婆的背部,婆似乎感觉到异样,眼睛微张,过一会儿随

即闭上眼,呼吸变得有点急促。

小陈藉著油压的动作,用他的阴茎顶向婆,又用舌头由上往下挑逗著,而他

的手则用心地按抚著婆的蜜穴。小陈用肢体示意婆翻过正面,我看到婆不知是喝

了酒或是动了欲,脸色红通通的,小陈由侧面直接用舌头挑逗婆的乳头,手更是

大展技术般的挑弄著桃花源,爱液已伴随著「嘖、嘖」声犯滥成灾。

小陈故意将阴茎压在婆的手掌上,不时刻意用阴茎挑逗著婆,慢慢地婆的手

转向,以手指轻轻碰触小陈的阴茎,小陈用舌头进攻婆的蜜穴,婆的手已无法控

制地搓揉著他的阴茎。

后来他整个头捚在婆的大腿间,慢慢的时上时下,正当他吸吮婆的乳头时,

手恋眷地抠弄著婆的蜜穴。忽然小陈下身一沉,婆叫了声,只见他的阴茎整根没

入婆的穴裡,伴随有力的撞击,他在婆耳边说话,婆未作反应……

(完结篇)

事后小陈告诉我,為了要让婆感受被需要,以及个人的吸引人,他在耳边祈

求婆让他弄一下,一下下就好。没想到婆没拒绝他,而他也依约弄了一下子就又

帮婆做油压,而手指也不停息地游走婆的身上,这时整体油压感觉起如同情趣挑

逗般。

婆可能因為方才的刺激,大腿的姿势似乎在招唤般大开门户,小陈把握时机

用他的舌头刺激逗著蜜穴,配合著手指的抽送,看著婆微微抬起的下巴、小腹不

时挺进,这一幕让我小弟剑拔弩张、口水直流,真想衝上前大干一番,但為了让

婆能好好享受,只好咬牙硬撑。

这时小陈拿起毛巾擦拭著自己的阴茎,该不会是连婆的嘴巴都要攻佔吧?小

陈的嘴巴由阴蒂、腹股、小腹、肚脐、乳头、颈部、耳朵……最后来到了婆的嘴

唇,蜻蜓点水般试探著,而手则游走婆的森林。

婆的嘴唇并未拒绝,小陈躺在婆的身边,不知何时婆的手已紧握著他的阴茎

上下套弄著,从她的动作,我知道婆此时欲火已燃。小陈抱婆拥吻,手轻抚婆的

背,顺势将婆导引至他的腹部。

他用身体暗示婆,婆稍微停顿后,手随即套弄著他硬实的屌,婆慢慢将头移

往小陈的屌,此时我才看清楚小陈的屌,比起自已的长度较长,也较粗,紫黑色

的龟头硕大光滑,而挑衅地在抖动著。婆看了一眼,张开嘴巴将它含住,舌头如

同蛇信般挑动龟头,手轻抚著根部,此时小陈的屌如同压抑许久的野兽般跳动。

看著婆的嘴含著别人的屌,心中酸味及刺激夹杂,手中的屌已不自主硬到不

行,好想上前用力地干进打野食的淫穴,但看的刺激超过实战的快感。

小陈可能也受不了婆的挑逗,两手将婆往上拉,想以女上男下的方式开干。

这是婆平时最不喜欢的招式(太累,且干得太深),没想到真如小陈所说,婆并

未拒绝,反而顺从地挪动,并主动用手扶著他的屌对準自己的浪穴,他轻轻顶向

婆的蜜穴。

婆的淫水佈满了他的屌,他扎实地往上顶,婆即刻软脚坐在他身上,粗屌整

个被婆的淫穴吞噬了,婆无力地趴在他身上。过会儿,婆的臀部已在上下摆动,

白色淫液犯滥佈满於小陈的屌毛上,他起身抱著婆,两个人舌头交缠在一起。

他抱起婆将她放在床上,然后挺著大屌狂抽猛送,婆不自主地发出呻吟,手

紧抓著床单,任由粗屌抽送,闭目享受著抽送所带来的快感,配合著他衝撞的节

奏,时而咬著嘴唇,时而深呼吸,交合处也随著抽送传出阵阵「嘖……嘖……」

的声音。

小陈导引著婆改变姿势,他坐著边抽送边用手挑逗婆的阴蒂。这是婆的致命

死穴,也是我出卖婆提供给小陈的情报。在他熟练的技巧下,婆的小腹不时地紧

缩,这是婆即将高潮的前兆。

婆的淫穴如同飢饿的婴儿吸取著奶嘴,不停地吸吮著。我打pass给小陈,示

意婆已快高潮,小陈即改变抽送的力道及节奏。再一阵狂抽猛送,婆发出了满足

的呻吟声,紧抱著他。他此时衝撞力道之大,真可用排山倒海来形容。

等婆慢慢鬆懈稍恢复平静,他们换成了狗交式,小陈由背后操著婆,边用手

玩弄著婆未经人事的菊花,他的大屌仍坚硬如石,抽送已换為由浅入深,慢又扎

实地深入婆的淫穴。

小陈回过头打手势要我加入,我很快来到婆的身边,当我躺在婆的前面时,

婆靦腆地看著我,我摸摸她的脸,发现婆的脸热得如同发高烧般。我问:「舒服

吗?」婆害羞的点了点头,然后主动地含著我的屌。

从来未曾感到如此衝动及渴望,婆似乎要补偿我一样,从未如此卖力地帮我

吸过,她的舌头在嘴裡如同灵蛇般的缠绕著我的龟头。小陈故意在婆含得很深时

大力地干她,婆受不了他的衝撞,停止动作,无力地趴在我身上。

小陈经过了快一个小时的抽送,似乎高潮也快来,他的抽送速度加快,干得

也很用力,婆已无暇再帮我吸了。小陈忽然将婆扳成正面,快速地抽插,并用手

大力搓揉婆的阴蒂,婆被他操弄得似乎又来了另一波高潮。他抱著婆吻著她,婆

的双手也紧抱著他的臀部,好像要把他整个人塞入淫穴般。

我听到小陈问婆:「我快来了,可以射在裡面吗?」婆闭著眼点头答应,只

见他发狂地大力操著淫穴,吼叫著将精液全部射入婆的淫穴裡,婆则用双手紧抱

著他。

小陈休息了一下从婆身上起来,先到浴室清洗。我用手摸摸婆的淫穴,红通

通的,我不说二话提屌猛操婆的浪穴,婆应和地发出呻吟,紧抱著我,嘴巴紧密

地交缠著。今天的刺激实在太大了,我抽送著,忽然感觉马眼一酸,屯积多时的

精液如同溃堤般奔向婆的体内。

和婆拥抱著稍事休息,一会儿小陈已出来,我们夫妻俩一起进入浴室。我帮

婆洗澡时,婆的淫穴仍然发烫,精液也不断流出来。我笑问婆:「感觉好吗?」

婆害羞地笑而不答,但答案一定是肯定的。

而这次的接触,开始了我未来三年多采多姿的性生活,小陈也成為我们固定

的伙伴,直到事业西进至大陆。很感谢他,一年多的时间裡他传授了许多实际经

验得来的观念,以及指油压技术上的技巧,让我在未来的日子裡受益良多,也让

我引领许多初次接触的夫妻顺利突破第一次。

我们第一次成功的3P到此结束,其他经验过些时日再发佈分享。

初次尝试将经验转变成文章刊出,希望各位先进不吝赐教鼓励。至於如何再

度开啟淫婆方便之门,也请各位院友有空集思广益,想办法帮敝人解决窘境,届

时也可造褔院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13/03/20(水) 15:17:19|
  2. love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农村人(烫手新品、秀色、乱伦、重口)作者:地狱天使 | ホーム | 老婆和她前夫>>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mrli.blog21.fc2.com/tb.php/801-b8270d5b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