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饭特稀

最后的饭特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19岁那年的堂嫂

那年我19,刚到上海上学,过年回到浙江的乡下。伯伯他们家和我家隔着几栋房子,伯伯很疼爱会读书的孩子,更喜欢我。所以我父母不在家,经常到到他们家玩,有时候就在他们家睡。堂哥是一个跑业务的人,经常的不在家中,那年过年都没有办法回来过年。堂哥没能回家我就经常跟堂嫂聊天,一起看电视,一起玩。

  那天是快过年了,我在堂嫂的房间看完电视,给一个朋友打电话。我坐在床沿,一直拨着电话,可是一直没有人接。堂嫂靠在床上看电视,堂嫂是一个家庭主妇,已经是孩子的妈妈了,但是她十七岁就结婚,十八岁就生孩子了。她并不比我大几岁,再加上她挺会化妆挺会保养的,所以虽然生过两个孩子,看起来仍然像刚结婚不久的少妇一样。堂嫂属于娇小型的,长的应该算是很标致的那种,身材很好,还有着漂亮的长发,化妆也比较浓,看上去真会有那么一种冲动。

当我正在拨打电话时,突然她伸手来挠我痒,我没有准备,猛的缩了一下。

  “你怕痒阿?”她笑着问道。

  其实我不怎么怕痒,只是没有准备而已。“不怕,可我没有准备啊。”,我回答道。然后她又挠,这下不怕了。

  “我也都不怕痒,你挠挠看。”说着把手举起来,腋窝露着让我挠。

  我有点犹豫,但平常都是很熟,也没有想太多就挠了,果然她也一点也不怕痒。

  “别的女的都说腿上的肉有点松,我的腿的肉不会松。你摸摸看。”说着就把被子惞了起来。虽然是冬天,堂嫂都穿冬裙和丝袜,大腿就露在外面。我也就伸手去摸了一下。其实那个时候的我并没有想的太多,并没有意识到这个是有动机的引诱,而且也只是摸大腿的下半段。

  “我把袜子脱了吧。”她说。

  我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说,我开始意识到不一样了。没有等我反应过来,堂嫂已经把裙子翻了起来,袜子是连裤袜。她抬起臀,张开腿,要脱袜子了。袜子是透明的,这时,我看到袜子底下的白色花边内裤,以及微微凸起的阴阜,我忍不住的伸手按了过去。就在我的手接触堂嫂阴阜的一霎那,她突然全身震动了一下,嘴里娇嘀嘀说了什么,很兴奋,两腿猛地一夹,然后又慢慢的张开。

我的手按住堂嫂的阴阜肉丘,向下滑动并揉着。堂嫂扭动着身子,看得出来她很享受,连裤袜都没有力气脱了。隔着裤袜和内裤没有揉几下,堂嫂好像已经很受用了,双腿忽张忽和,身体不停的扭动着,迎合着我的揉搓。这时,我的手顺着小腹往上摸,摸到内裤的边沿进入,然后往下探索。堂嫂顺势脱去了裤袜,就剩下白色的内裤,中间已经湿了一小块了。我的手摸到密密的阴毛,继续往下探索,那里已经蜜汁横流了,我的手指很轻易的就进入到她的体内。

说实话,那时的我还不知道怎么样抚摩女人,就知道在那湿湿的阴毛下的小屄缝里不停的揉搓着,不停的进进出出。堂嫂很兴奋,张大着嘴,但是不敢叫,因为楼下还有人,还有说话的声音。就这样伸到她的蜜洞里揉搓着,一阵阵的酥麻令堂嫂几近迷失了方向,拼力的扭动身体,似是逃避,又似是迎合。看得出她是多么热切地渴望我马上肏插她,占有她。

  “下面还有人。”堂嫂紧张的说了一句。 我马上停止了动作,准备抽手出来。但是堂嫂赶紧抓住我的手,无法忍受的欲念使堂嫂全然放下了矜持,媚声说:“不要停,再弄吧。”这时我的鸡巴已经涨地很硬了。但是碍于随时都可能有人上来,也只好忍住,继续揉搓堂嫂那淫水涟涟的蜜屄。堂嫂主动的伸手隔着裤子抓住我早已硬硬的鸡巴,拉下拉链要往外掏。我赶紧把鸡巴抖落了出来,堂嫂一手攥着我的鸡巴,一手撑在床上,低下头贪婪用力的吮吸起我的鸡巴来了,一阵阵酥软的感觉从龟头的尖端一直传递到全身。

堂嫂的舌功很好,而且很激动,几近疯狂。就这样,我们开始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由于楼下还有好多人,我们根本没有机会做更深入的动作,只好收起鸡巴,深吻了堂嫂,然后下楼去了。离去的时候,堂嫂很舍不得,她低声的告诉我,叫我下次家里没有人的时候再来,嫂子和你搞。

  第二天,我又来到堂嫂家,伯伯叫我就在他家睡,他们家挺大的,我很乐意的答应了。家里剩下伯伯,伯母,堂嫂,还有就是小孩了。伯伯和伯母有一年的账要清算。晚上孩子们很早就睡了,伯伯,伯母在他们的房里好像在算什么账,我就在堂嫂房间看电视。当时屋里灯是关着,堂嫂也脱衣躺在了床上。我们并没有心思看什么电视,我们看外面没什么动静,就迫不及待的纠缠在一起了。

这次堂嫂干脆脱去了内裤,我的手伸进被子里,肆无忌惮的在那欲液横流的蜜屄里进进出出。我掏出鸡巴让堂嫂替我服务。堂嫂房间的门和伯母房间的门都是打开着的,伯伯如果走过来只要三秒时间。所以,我们还是和前一天一样,不过太过火,也不敢有什么大动作。每隔一小会还有把鸡巴收起来,转到伯伯房间,说上几句,喝点茶,吃上一点水果,然后又转到堂嫂的房间继续疯狂。

  很晚伯伯伯母都没有睡,我那天和朋友玩了一天,很累,所以就先睡下了。我的房间就在堂嫂的隔壁,不知过了多久,我被摇醒了。我知道那是堂嫂,她偷偷的溜到我的房间里,翻开我的被子就往里钻。我一把抱住她,吻住她的双唇,翻身压到她的身上。但是该死的床板一直响,夜很静,伯伯伯母恐怕会听到,堂嫂有点害怕,赶快不敢再动了,她担心伯伯伯母会听到。她说不行,然后就下床,赶忙回她的房间去。走的很匆忙,黑暗中不知道脚踢到什么东西,很大声,估计她也会很疼,但是她没敢作声。

  伯伯和伯母都是信佛的,过完年,伯母又要去普陀烧香了,伯父当然陪她一起去了。那天早上他们走后,孩子们都跑出去玩了。我偷偷的遛到楼上,冬天很冷,堂嫂还躲在被窝里。她看到我很兴奋,几近疯狂的抱住了我,狂吻我。我也期待了很久了,手直接就探向最敏感的部位,重重的揉搓着。很快堂嫂已经有强烈的感觉了。我撩起她的短裙,连裤袜带内裤一块扒了下来,把头埋入她的大腿根部,嘴直接就贴上去。

那里已经有很多蜜汁了,有股女人特有的味道。堂嫂小屄在我的亲吻下,全身蓦地绷紧,她似乎有些受不了的样子,轻轻地躺着在喘气。堂嫂天生是做爱的料,没两下就已经兴奋的不得了,叫我赶紧趴到她身上,劈开双腿,拽着我的鸡巴让我快肏她。

楼下的门是开着的,虽然没有人在家,但是邻居们也经常来,所以我们也要抓紧时间。于是我端起早已经硬的发疼的大鸡巴,毫不犹豫的插入堂嫂流满淫水的淫屄。

要知道,这可是我的第一次啊,我的处男之身就是这样的献给了淫荡的堂嫂。堂嫂不停扭动着,迎合着我的抽插,舒服的忍不住发出呻吟。堂嫂能让我这样童男青涩硬挺的鸡巴,疯狂的肏着她的浪屄,使她格外激动和刺激,快感很快传遍了她的全身,她颤抖着,双手抱住我的臀部,可劲往里啦,双腿把我的腰缠的紧紧的,伴随着我的凶猛的肏插,她也极力的挺起小屄配合着,不断地呻吟浪叫着。

堂嫂生过两个孩子,阴道并不紧,但是这么双腿紧夹着,让我感到鸡巴在她的小屄紧夹下十分刺激和舒坦,我疯狂地肏插着。堂嫂也更加兴奋和疯狂,浪声忍不住的叫了出来,指甲都已经掐进我的肉里。听到她淫荡的叫声,我的鸡巴感到一阵酥麻,我一阵加速抽插,堂嫂又是一阵浪叫,于是我一挺腰,龟头一酸,全身一抖,把我浓浓的处男精液,冲着她的花心象火山爆发似的,全射进堂嫂的体内深处。堂嫂的阴道触电般的抽动着,蹦跳着,仿佛要吸干我的每一滴精液......

我的鸡巴还在堂嫂的屄里插着,我俩喘息着紧紧地搂在一起......

不知什么时候,楼下就有人在叫了,我赶忙穿上裤子,装作到阳台看是什么情况,然后借机回家了。

  伯父伯母走是曾叫我住到他们家去,也算是和堂嫂做伴。我没有直接回答,伯伯走的那天,我和堂嫂云雨之后,我仍旧回我自己的家里,忘了什么原因并没有在她家过夜,好像是伯伯的一个外孙来他们家,那个外孙有十一二岁,也算是来走亲戚的吧。

但是第二天,我就来他们家过夜了。春节大家都串门,走的亲戚家较多很累了,我就早早睡了。半夜,堂嫂又偷偷的遛到我的房间里,钻进我的被窝。此时我们不再担心谁会上来,不提心吊胆的了。原来会响的床板我白天钉了钉,现在好像也没有那么响了。我抱着她,俩人的嘴唇紧紧的吻在一起,堂嫂贪婪着吮吸着我,舌头似乎舔遍我嘴里的每一个角落。堂嫂只穿着睡袍,睡袍底下她已经都脱的光光的了,在解开睡袍后,堂嫂娇美白嫩的裸体完全展露在我的眼前,我贪婪激动地趴上去,尽情的亲吻她。

我顺着她的耳根,脖子,舔到她的乳房。堂嫂的乳房并不大,因为她属于娇小型的,所以乳房虽不是很大,但是很坚挺,捏起来也挺刺激的,那凸出的奶头硬硬的像一颗花生米。我把手指划入堂嫂的那道肉沟,那里已经湿淋淋的了。堂嫂也不甘示弱,一边也把手伸到我胯下,扒掉我的内裤,放出那雄伟硬挺的鸡巴一把握住,吞进嘴里。我一转身,来了六九式,我在上面。我不停的乱吸堂嫂的蜜屄,她兴奋地跟着不停地扭动,似乎已经忘了套弄我的鸡巴,嘴里发出低声的呻吟,她并不敢太大声,毕竟那边还有一个外甥。

我躺了下来,她在上面把我的鸡巴整根吞下去,我也努力的舔着她的阴蒂,阴唇,吮吸着她的蜜汁。她已经淫水横流了,弄的我满脸都是。我轻轻的咬了咬她的阴蒂,并把整个小阴唇吸到我的嘴里,可以感觉到她剧烈的颤动着,嘴巴已经离开了我的鸡巴,长吁一口气后,忍不住的叫了出来。然后全身崩的紧紧的,两条腿已经支撑不住她自己了,伸直,整个浪屄紧紧的压住我的脸,让我有点透不过气,她整个人无力的瘫在我身上。

我翻身把她放下,调个头,压住她,轻咬她的耳垂,逗弄着她的乳头。堂嫂慢慢的在我耳边喘着粗气,轻声地说:“心肝,肏我!” 我明白她此刻的需要,我的龟头在她光滑的大阴唇撞了几撞,终于贴着滋润的屄沟,滑进她已经泛滥成灾的蜜屄。堂嫂把酥胸上两团软肉紧贴我的胸部,我两手撑在床上,腰往前挺,把粗硬的鸡巴尽量往她小屄的深处插去。我把堂嫂的两腿分开扛在肩上,鸡巴和堂嫂的小屄贴的紧紧的。我疯狂地肏插着,把堂嫂推向一个个高潮,阴道里一阵暖暖湿热的感觉,让我有点想射。

我让堂嫂翻身骑到我身上,她扶着我的鸡巴对着她的小屄用力的套坐下去,让我的鸡巴全插入她的体内,但是她好像没有太多力气。于是她就紧压着我,用她的小屄阴阜不停的研磨着我,磨的我的毛毛那个部位都有点痛。但是她很受用,没过多久,她又是一阵颤抖,紧紧的抓着我,全身又是崩的紧紧的,估计是又高潮了一次了吧。随后我又尝试着让堂嫂跪趴在床上,屁股高高的翘起来,我从后面更深的肏着她的浪屄,一只手从她的小肚伸下去揉搓着她的阴蒂。

堂嫂被我肏的有些支撑不住了,上半身已经趴在床上了。没多久整个人已经完全趴在床上了。我就从后面不停的肏着,堂嫂的腿是夹着的,很快我那种酥麻的感觉又来了,我加速抽插,我的鸡巴在她小屄的剧烈收缩下又喷出了精液。我们两人都瘫在那里了,我们继续紧贴搂抱着,我的鸡巴慢慢在她阴道里缩小,慢慢的滑出来,淫水和精液流湿了一片。她拿过睡衣垫在底下,就这样搂抱着躺着。虽然天气很冷,但是我们俩都已经是满身大汗。就这样我们躺了有一个多小时,在她去到卫生间处理一下时,我躺在那舒舒服服的睡着了。

  之后的半个月里,我跟堂嫂坐了有十多次。虽然冬天,她也都是穿裙子,只要把底裤脱了就可以做了,而且有人来不及的时候,就直接那样不穿底裤,别人也看不出来。我们做爱每次都很疯狂,记得有一次,堂嫂的月经来了,但是我们仍旧不想就此歇上几天,再说她说她的血也不多。她脱去底裤,坐在靠背椅上,两腿分开。我半蹲一点,鸡巴就直接插入堂嫂的血屄里,抽插着。时而她转身过去,屁股朝着我,我站直了从后面肏她。虽然说这样做没有在床上那样放得开和舒服,但是在那时候让我们也是格外刺激和甜蜜的,也蛮值得回忆的。

  后来我要回上海上学了。在学校里,我都在回想着和堂嫂在一起疯狂的半个月,但是只能靠自己打手枪来解决了。一直盼啊盼,总算盼到暑假了。怀着激动的心情我又回到老家了,想着又可以和我的堂嫂做爱云雨了。

  到了家,我赶紧到伯伯家,刚好一个人也没有,堂嫂正在整理床铺,东西摆地乱七八糟。她穿着宽松地连衣长裙,还是那么诱人。她看到我,格外惊喜和激动,同时急急的问我外面下有没有人?听我说没有后,她像小鸟一样扑了上来,我们疯狂的吻在一起,四只手上下抚摸乱抓,我们同时倒在床上,胡乱地扒下衣服疯狂地肏了起来。可惜好久没有做了,鸡巴也不争气,没几下精关一松,就射了。

好在暑假时间长着那,有的是时间云雨做爱。整个暑假,我们几乎每天都搞一回。有时候在她孩子面前,我用什么东西挡住一下,她就把我的鸡巴掏出来,替我口交。虽然孩子就在前面玩,但是他们还小,应该不知道我们在干什么。在伯伯的家里几乎的每一个地方,都有留下我们做爱的痕迹,床上,地上,凳子,桌子,楼梯,厕所,天顶,阳台......每一次都让我们肏屄销魂。

  后来放假时我也都回去了,但是堂哥已经不跑业务了,我也大了,不好意思再有事没事地往堂嫂那里跑了。但是一有机会我们还是尽情地疯狂,有时候堂嫂还会来我家里坐坐,自然少不了做爱了。

她每次来我家总是带着她的儿子,然后想办法把她儿子支开,跟我做爱。有一次很刺激,我们忘记关门,她的儿子不知道怎么了,玩了一半竟然折回来了。那时他4岁,估计也开始懂一些事了吧。他出现的时候我正压在堂嫂身上,正忍不住要射。结果他一叫,我赶忙从堂嫂身上起来,结果浓浓的精液一半射在堂嫂的体内,一半射到堂嫂的肚皮上,腿上和衣服上。堂嫂倒是很冷静,在她儿子面前拿起内裤擦了擦然后穿了上去,然后去哄她儿子出去玩,紧跟我俩又搂抱在一起,来了个第二次疯狂。

总之,跟堂嫂的偷情做爱总是让人兴奋不已,总是有很多值得品味和回忆。后来我们虽然很少在一起,我也在上海找了工作,有了现在的女朋友。但是只要有机会,我就会回去和堂嫂一起偷情做爱,去过那令人激动疯狂的日子,因为我真的是好爱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13/01/31(木) 13:33:33|
  2. love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妻子的3P经历 | ホーム | 美丽的铁姐>>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mrli.blog21.fc2.com/tb.php/664-5a009d13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