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饭特稀

最后的饭特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非常变态另类(是你绝对没看过的东西)

非常变态另类(是你绝对没看过的东西)
回想起我上初中那时候,姐姐也上初中,十五岁了,而我十四岁,妈妈三十二岁了,是个非常的丰腴性感,靓丽的美少妇,我们一家人都相貌出众,主要是因为妈妈美艳,我们自然沾上了她的遗传基因的光。妈妈师范学校毕业,是在我出生以后去上的学,那时刚好上国家考试制度恢复,妈妈毕业后分配到县外贸办公室,工作还算清闲。妈妈在外跳舞跳得好,又有一米六五的身段,丰乳肥臀,极其吸引好色男人的目光。我姐姐也是公认的小美人,像个高傲的小公主,我可是学习又差又痴呆的男孩,没人喜欢我,我总是孤单自卑,常常很沉闷的。我爸爸远在国外搞工程,只是寄钱回来,我都有点忘记他长什么样子了,我们在一家卖豆腐的人家租了两间房,房东男的长了一身毛,很粗暴的,甚是难看,都有快四十了,还打光棍,他有个豆腐房,里面用水很方便,墙角还有些豆渣之类麻袋。妈妈较传统的,害羞的那种,但也是很会保养的那种,通常房东不在家时,他要我看着外面的大门,她到豆腐房里洗浴,先是在豆浆池里泡,然后进水缸里用清水洗净,很会享受的那种,其实,她从小都那样做的,她家也曾经有豆腐房的,所以,妈妈皮肤保养的很柔嫩。然而夏日的一天却出事,妈妈如往常在洗澡,我看着外面大门,感觉有点热,想着先去买个冰糕去,也不耽搁什么时间,总不会出事吧,于是我就离开了。大约有个十分钟我回来,只看见妈妈的内裤,乳罩,还在家里的床上,人却不知去那了,男房东也在,同时还有一个老汉拾荒者,五十几岁,很丑,全身是都是毛,身上恶臭的味道,斜视的眼睛,射着凶光,脸上很粗糙的干枯皮肤,但很结实,下体也很膨胀的。房东把装豆渣麻袋,胡乱绑了下,搬到拾荒者架子车上,然后,拾荒者给了点钱就走了。妈妈到哪去了呢,一个晚上我跟姐姐都很担心,姐姐埋怨我,打了我两巴掌,说我害了妈妈,还哭成个泪人,几次晕死过去,要是在过两天找不到妈妈,就只能报案了,我这样想的。我给妈妈请了半年假,不拿工资的那种,领导还是同意了,过了几天,拾荒者来我家,这时的姐姐已经有点因刺激而变得精神崩溃了,拾荒者对姐姐说你能卖给我点废品么,我出高价。姐姐说那你们都收什么东西,拾荒老汉说,什么都行,姐姐想到妈妈回不来了,就把妈妈的衣物旧物都卖给她,由于我搬的东西太多,很出汗,就出去到豆腐房里洗了一会澡,等我回来时不见姐姐了,老汉也不知去向,我想姐姐可能去买菜去了,没在意,可是两天了,还等不到姐姐,我真的恐慌了,在这个陌生小城,我无依无靠,只能去报案,警察把我轰出来了,想我在开玩笑,那有小孩去报案的,净耍他们。我只能漫无目的的玩,由于我没钱,又找不到爸爸联系方式,老家又在遥远的城镇。所以,只好卖了家里的东西,存钱到银行里面,总共还有五万人民币,我在街上学校的旁边开个书店,有校长老师同学照顾,还算勉强糊口。
这天闲着没事,我到野外去玩,远远看见有两间拾荒的房子,旁边钢丝上还搭着妈妈内裤,是我卖给他的,我好奇,就想看看老汉要内裤做什么。我爬上墙,通过窗户往里屋看,只见一个女人跪在地上,头带虐待用的头罩,一丝不挂,很白嫩,丰满的。接着老汉用两个肉钩子穿进女人的后背肩胛骨,并用链条锁着两个肩胛骨,女人疼的身子都扭曲了,嘴里却被封着说不出话来,我很生气,冲进门,制止残暴行为,老汉瞟我一眼说,你问她,是她自己跑到我这,并且我还救了她一命的,对么,女人点点头,老汉高兴说,就是我弄死她,也是不欠她的。我想很有道理,就说我在你这歇歇,一会走好么,他同意了,很快下起大雨,我走不了了,只能留宿,我把我的很多好东西给老汉分享,老汉很高兴,对我也格外亲近,毕竟我小,他说话很方便的,也没戒心。老汉喂了点春药给这女人,并且给她一些营养食物,女人疼也止了。老汉让她跳舞,她跳的真浪荡,我小开始膨胀了,老汉一高兴要认我做干儿子,我本不愿,但我真想上那女人,就答应了,老汉也高兴因为有得好东西孝敬他老人家了。老汉问我最想干么,我不好意思说,性虐待女人,男人都这样,老汉很高兴,称赞到,子随父,真不假,那你玩她一夜吧。我说还要义父指导一夜,老汉很高兴,然后我脱掉她的面罩,发现她眼睛蒙着,老汉说有点角膜炎,已经买最好的药了,很快就好的,我说也是,我嗓子哑,也正在吃药呢,我抱着俊俏的少妇,大狠命插入她的浪穴里,少妇惨叫,义父说我的插错地方,插进尿道了,我才不愿管它呢,我就插尿道,少妇不停抽搐,惨烈的嚎,女人的痛是我的满足。我拖着滴血的进入梦乡,等我醒来,女人还在睡,我发现她很像一个我熟悉的人,不过想不起来,眼睛蒙着无法识别。快中午时,女人醒了,气色恢复过来了,也喂饱了,老汉和我开始实施虐待,我们从上到下,给她耳朵穿上环,鼻尖穿上环,舌头穿上环,乳头穿上环,背上穿了六个钩子,臀部两个钩子,大腿内侧两个钩子,阴部上了一把锁,女人疼死过去几次,每次我撒尿浇醒她,不过她营养还不错,精液都进她嘴里了,体力有补充的。我替女人敷上止血药,打了破伤风针剂,她安然睡去了。以后几天内,我们给女人去了穿环和钩子,把她的逼毛拔掉染成金黄色,搓成绳子,穿入肉体的环孔里,并打上美丽的蝴蝶结。女人身体日见好转,我的淫欲上来了,我多次搞得她死去活来的,她咬着我的,直叫爹。后来,她的眼睛好了,我们给她去了眼罩,天啊,原来是妈妈,妈妈也很惊讶羞愧天天插她的是她的儿子,妈妈怎么会到这里呢,原来,妈妈洗澡时,外边来人了,妈妈不得已躲进了有豆腐渣的麻袋里,后来就被弄回老汉的家,妈妈半夜逃走时,遇见了一群野狗,正当野狗要吃妈妈的时候,老汉救了妈妈,但是有条件的,妈必须是她的性奴隶,终身供虐待直至死亡。后来,老汉决定让妈妈做鸡,来挣钱,我也没表态,妈妈不大愿意,老汉就天天打她,晚上把她拴到立交桥下,总有乞丐把她轮奸。后来妈妈就无所谓了。但一次妈妈还是出事了,当时我去垃圾厂把妈妈的裸尸捡拾回来,一只狗正在咬着妈妈的乳头,妈妈全身是玻璃片划出的伤口,脖子上有丝袜的勒痕,身上还有人咬的牙痕,逼里流出浓浓的精血混合物,头上渗着血,逼毛一根根连毛囊都拔了出来,逼上还有很深的刀痕,妈妈两眼翻白,舌头伸在嘴外,口里流着白沫,很痛苦的死状,妈妈的屁眼里插了根烟头。原来,今天,搞我妈的是一伙才出狱重刑犯,没见过女人,今天,刚好碰上我妈,他们几个人插我妈数千下,还觉的不满足,要奸杀才觉得刺激。他们把妈妈逼毛一根根拔掉,用酒瓶狠击妈妈头部,并用玻璃碎片扎透妈妈全身肌肤,妈妈疼的死去活来,他们满足的哈哈大笑。用丝袜慢慢勒死我妈,妈妈开始吐白沫,舌头僵硬起来。妈妈死后,尸体被放在派出所,警员用烟头插入妈妈这只野鸡的肛门里,后来怕裸尸腐烂,就派车把妈妈的尸体扔到野外。我把妈妈尸体清洗完毕后,涂上止血药膏,但原妈妈在天国不疼。后来有一个尸展机构要走妈妈的艳尸,他们有僵尸艳舞,妈妈挺合适,妈妈做鬼还风流,尸体被种了盅,天天跟活人性交。我在该机构打打杂,平时清洗尸体,我给妈妈好多照顾,给她洗豆浆澡,进行防腐熏蒸,注射药物,涂润滑膏。已有数千人插入妈妈的艳尸体,妈妈活着不怎么挣钱,死了却很值钱。我因为工作突出被升职加薪了,重刑犯老大,警官,房东,都经常去奸淫妈妈的艳尸体,插我妈的穴,重刑犯老大,说 ,活着我把你给搞弄死,死了又把你尸奸,我感觉得到妈妈艳尸体好害怕重刑犯,好像在求饶。警官以调查案子为名,把妈妈尸体暂借到派出所,妈妈尸体清洗还有我负责,但妈妈在派出所一天被插二十四小时,真是生前是鸡,死后还是,后来寺庙和尚获捐得到妈妈艳尸,妈妈得到更好照顾,妈妈被化身为观音,很多高官烧香后,奸淫妈妈尸体。后来有一天,妈妈的尸体不见了,我离开寺院回老家,正碰上拾荒老汉在家,他跟我姐姐在一块,还结了婚,姐姐全身也是逼毛制作的蝴蝶结,脚踝,肩胛骨都穿着链条,四根链条拴着我姐姐,逼上了锁。我们一块吃饭,饭是一个熟烧婴孩,老汉不住的夸姐姐的孩子就是好吃,姐姐会心的笑了,对老汉说这是对他救命之恩的报答,还说弟弟受苦了,要多多尝尝。我们一家子吃完饭后,姐姐要与我同房,原来老汉不能生育的,老汉想要我给他们两口子生孩子。我插入姐姐才一会,姐姐手脚冰凉,口吐白沫,我问拾荒老汉是怎么会事,他说我姐姐中了淫毒,做爱可解毒,但不能除根,下毒的人是你房东,或许他有解药。我于是去找房东,谈谈我们的交易,我愿出钱买他的解药,房东说太晚了,如果老汉没把她带走的话,还有救,现在太晚了,我很郁闷的,由于天下雨了,我就在他那休息一晚上,给他一些钱,他给我开一些病痛缓解剂,晚上休息时,发现房东的灯亮着,我偷偷看,原来他正在干一个背上都是蝴蝶结的女人,女人身上都是铁链穿着。很像我妈妈,想起妈妈,就打手枪,不过妈妈死了,也许我是幻觉,看女人都是妈妈的影子,我离开了,睡觉去了。第二天,我走了,姐姐却不见了,拾荒老汉死在了旁边,我把他给埋了。
现在只有我自己了,再也不操心了,我为报复房东,潜入房内床下,看见女人被男房东用带刺的鞭子很抽,女人惨叫鬼号,血从床上滴到我手上脸上,衣服上,我好感恐惧。女人哭声开始沙哑了,疼的抽搐,渐渐气息若无,这时男房东把女人放在床下,对着屁股很插,女人的头正面对着我,我终于发现是我的妈妈啊,她还活着,原来妈妈被掐,只是有了胸部的淤血,药物里的氧成分,保证了妈妈细胞的最低满足,妈妈淤血消肿后,就活过来了。男房东射了精,上床睡了,我悄悄把妈妈背走了。在路上被两个治安员逮了个正着,治安员误认为我是奸污虐待。我说是男房东虐待的,治安员把男房东叫来了,他拿出了妈妈跟他的结婚证。我入狱了,昏迷的妈妈被男房东带走了,而我后来通融后以五万圆把自己赎回来。去查看男房东那里,也没有妈妈。妈妈去那了呢。又想起了姐姐,她在那里呢,我一日在小城晃悠,突然发现重刑犯老大的豪华车,真不简单,才出狱没几年,就暴富了,我想看看他如何富的,顺便来报复他的对妈妈的奸杀。他的车很快驶入郊外的一个山寨,这里是女犯审讯收容所,也有一些妇女慈善机构,包括妇女福利院,精神病院,还有妇科康复院,还有心理健康咨询所,女性职业,交友婚姻介绍所,还有火葬场,我真不相信老大会搞慈善,正想着却跟丢了老大,碰巧遇上两个治安员,他们干么呢,我跟着他们,只见他们进了妇科康复院,对着少女说,你康复了该我们走了。我发现少女确是姐姐。然后姐姐被带上了车,我无法跟上,就只能潜入康复机构了解情况,原来,当老汉性交姐姐时,姐姐犯病抽搐,警员误入,却以为老杀,就地打死老汉,把姐姐送入妇科康复院治疗痊愈。我就去找治安员,送上了些钱,打探我姐的消息,他们说把他送到他后爹那去了。我顿时明白了,原来是男房东搞的鬼,但房东却没了踪影。。我想可能问题也在治安员身上,我跟踪发现他们经常去福利院,我就顺着墙壁爬进去,治安员进入了最隐蔽的一处小院,里面确是我家的两个姑姑和三个表妹,一个婶婶,一个舅妈和两个表姐,她们都靓丽的,我家人女人都这样的。就我的舅妈三十六岁了,其她的都比妈妈的年龄小,原来她们过年来我家团聚时,都被房东诱骗,家的男人们都被弄死,她们做房东的性奴隶,后来房东得罪老大逃跑了,她们被老大收容了。然后两个姑姑被带走,二姑被弄进一个小屋,里面是老大,老大抓起姑姑头发,把头碰到墙上,姑姑顿时碰得鲜血直流,然后老大拨掉姑姑衣服,插进小穴猛的干了起来。并把一个汽水瓶塞进姑姑嘴里,拉着头发,狠命的往地撞,狠命的插姑姑的穴,然后拿起手术刀把姑姑乳头割掉,姑姑惨叫鬼嚎,然后才在穴里射了精,老大翻看姑姑阴唇,拿刀一直的把逼里的生殖器全部挖出,然后对着姑姑屁眼,猛插,同时,拿起刀子,从天顶盖上割起来,来剥姑姑的白嫩的人皮,皮剥到屁股上时还没有射出精,于是,为了不妨碍剥皮,老大的吊先拔了出来,等屁股上剥完了人皮后又插进血肉模糊的人肉洞中,并且射出的精液涂抹在灰白色颅骨上。然后老大摸摸美丽的人皮发笑了,既有的女人搞,又能人皮卖大价钱。三姑在外面被两个治安员一前一后的插着,这时老大出来了,意犹未尽,他把三姑逼垫得高高的,把二姑内衣全塞进三姑的屁眼,直顶子宫,为防止其惨叫,把二姑生殖器塞进三姑嘴里,三姑痛苦扭动着身体,老大性子起来了,把大吊插入逼里,干了起来,并抱起三姑身体放在厚重香木板上,老大干的发狂,拿起钢筋钉子把她的左右肩胛定在了木版上,让她手掌抱头,钢筋钉子从眉心连同手掌都订在了木版上,老大满意的射了精,把精液顺着眉心渗入脑浆。并把脚丫也顶在木版,并往身体里注射防腐,固形药剂,做成美少妇标本,并摆了个浪穴迎插的姿态。后来我托两个治安员把尸体买走,把二姑也做成美妇标本,用精液涂在天顶盖上,肉洞里涂抹上精液,并用同样香木版,把二姑无人皮的血肉骨架固定好,头朝下,屁股肉洞对着我们,摆出丰臀飨客姿态。

有了两个标本后,我请来尸展机构负责人来鉴定,他非常欣赏我的创意,惊叹我的奇才。当即任命我为唯美另类人体标本机构主管。并有专用郊区套房,极其隐蔽的,还有全套相关设施。我把两个标本放入收藏室。想着以后会有更多更好的。一日,机构联络员请我去选样,他们采样,都须我来选样,我去了,尸料都很差,我极不满意。这时,联络员讨好的说还有一个尸源,但女人还没死,须等一段时间,我说先看看再说,他居然把我带到豆腐房,只见是妈妈躺在冰冷的钉子木板上,眼睛睁得圆圆的,钉子嵌入肉中,手指缝里钉着竹签,手掌被穿透,上了螺丝帽。嘴里吐着鲜血。两个肉钩子挂在奶子,胸脯上趴的是水蛭,贪婪的吸附在洁白的肌肤上,妈妈的逼里流出浓浓的精液,美腿上钢刷子划出的都是血口子。妈妈的小脚丫被烫得烂熟了。我问这是怎么回事,他说一天晚上,有个男人抱着一个血肉模糊的女人走回家,他想女人该死了,有尸源来做标本了,就跟在后面,男人对女人发泄到凌晨,然后给她灌肠排泄,并用豆浆水洗净,女人现出了娇美艳丽的面容,皮肤白嫩的像出水的芙蓉。男人把她裸体放入蒸笼,嘴里给她灌了些酒料,身上撒了些栗面,嘴里放了个刮过的雪梨,逼里插根刮过的山药,肛门里插根人参,然后开始填火蒸肉。屋里温度开始升高,火苗添着锅底,眼看女人都快熟了,男人兴奋的去找酒来吃人肉去了,我把女人抱出,这是我的职业职责,做成尸体标本会很有价值的,而不应是嘴里的美味。男人失去了美味,很是失落。后来,男人要卖房子,原来,他又搞上了漂亮女孩子,他看的可紧了,我偷不走,他当时,就是用我这种手段对付女孩的,女孩好惨了,所有的器具都是男人的留下的,我做的一切都是跟他学的,真叫刺激有情调,以后,我买了这房子,他带着女孩去淫暴山庄享受更凶残的虐杀欲望去了。唉,姐姐看来惨了,难逃此劫了。妈妈渐渐的呼吸停止了,我把她的眼睛蒙上,想着准备做成我最完美的人体标本,体现出她真正的性艺术价值,也要造就我的旷世伟业。妈妈裸尸被拖运到我的操作台,我把她身上的肉钩子,螺丝帽和水蛭去除掉。给裸尸洗了豆浆澡,给她上些润滑膏,看着妈妈的媚态,我忍不住给妈妈亲嘴,把大口大口的空气吐入妈妈的香喉里,同时,摁着妈妈的乳房猛压,插进去猛尻,大约,这样进行了一个小时,我的精液射入妈妈的润滑的阴道。直流入子宫想是要进行受孕,要是妈妈活着肯定能生出了小美女。我突然想看看尸体的应激反应,就给裸尸注射了心脏起博剂,并给它通上电流,过了一会,妈妈咳了一声,胸脯有起伏,脸色红润,气息若兰,竟然神奇般活过来了。后来明白了,水蛭真好,帮妈妈保了命,真是不愧为药之奇宝,后来我把妈妈送进妇女康复院,我则独自去火葬厂去找标本用的尸料。火葬厂老板热情款待了我,毕竟我也是他们的财神爷么,我给老板很明白的讲,尸材必须最好,价格不是问题。老板说你真是来得及时,我们刚进来了三具艳尸,都是美少女,我进了停尸间,一眼看去,原来都是我的表妹的裸尸,尸体惨不忍睹,大表妹被做成腊肉,脖子挂着铁钩,吊着身体,头朝下望着逼穴,两腿曲上去,盘在头上,两手瓣开逼穴,好一个嫦娥探月的美姿,肉色的裸尸渗着黄油,一下子激起我的食欲。二表妹是半蹲姿态,两粉腿朝前,钢管一端斜支在后边,另一端从美臀沟里插入,直捅出小嘴巴,香舌还舔着钢管壁,头顶上还插了跟吸管,脑浆已被吸空,粘在钢管脑浆凝固成白莲花形状,乳房上的皮被揭下,露着带血花的饱绽的白色脂肪球,鲜嫩的胸腹刨开,拉向两侧,内脏被取空,腔洞里是石榴红色,且被烘干,还在肉壁上点缀着珍珠,玛瑙,七彩荧光灯,一通上电,五光十色。阴唇被钩子拉向两侧,逼里穿着五彩金属丝绘制的星状图,通上低压电,能看清阴道里粉红色的嫩滑肉质,煞是好看,真乃天外飞仙洞。小表妹趴卧在一个大玉盘里,全身插着被射透的五色的金属箭,脖子的喉管被割开,管口有大量各样的吊毛,里面都是被射的精液,肉已经被蒸熟了,屁眼里插了把肉叉刀,逼里流出蜂蜜汁,肉里充了氮气的,肉质蓬松柔软,身上涂沫的是白色的人乳膏,滑嫩无比,玉体上被扎个几个吸管,骨髓被吸食了,四支筷子插在乳房上。我真的欣赏老大的这种绝妙手法,我付钱收尸后离开,把尸体安放在收藏室里,妥善防腐保管。
想象也该看妈妈了,我去保健院找妈妈,但妈妈却不见了,床上还有妈妈的带血的内裤,内裤上有精液和粗粗的逼毛。妈妈会去那呢,医生也搞不明白,很道歉的样子,后来只是打听到了今天出院的病号家属,两天前,看妈妈没人照顾,就动了坏心思,夜里把妈妈封着口,在床上轮奸一夜,然后,妈妈穿着没内裤睡衣出去找洗澡地方了,但再也没回来,可是澡房每星期开门一次,应该是有水的地方,厕所没水用不可能,会是那呢,真没办法,我就只好作罢。我后来去打探到了老大的下落,递礼去拜访他,老大耷拉着脑袋,生闷气呢,我说我很欣赏他搞女人的精妙手法,他很兴奋,告诉我,人体标本主管这么抬举他,他很荣幸,不过,最近,豆腐房的大胡子偷走了他几个绝色女人,他气坏了,但也没办法,至于我聘请他搞人体标本创意的事,他很高兴应成了。然后我又去刑讯房探探能不能找到尸料,但是那里女犯待遇挺好的,因为按规定死一个,罚十万,女犯日子比警员的都好过的,因此只能另找出路了。现在只能到康复院碰碰运气了,我到院长家说明来意后,我递上厚礼,院长还是婉转谢绝了,无奈的摇摇头,他老婆,有三十四五岁,性感娇媚,笑盈盈的迎合上来,说道,怎么好拨人家面子,都是有头脸的人,忘记前几天的哪个了。奥,院长开始想起这事,三天前的一个夜里,我去找个丢的病人,却发现一个穿睡衣美妇在医院偏门那里,失神的四周环顾,我上前询问到,这里是医院,我是医生,我们医院有规定,不许夜间走动,她很信任的看看我,不好意思的说,我想洗个澡,医院条件差,现在连洗澡的地方都没有,妈妈就是这样挺爱干净的,还想洗豆浆浴呢,我说那还不好办,到我实验室洗吧,妈妈怯生生的应诺一声。院长的实验室是废弃过的,他不很常来,但是有研究项目时,一呆就是几个星期,因此设施挺齐全,院长把妈妈领进了很大浴池,先放水冲了几便,然后把浴池灌满水,妈妈把豆浆粉面撒入浴池,等豆浆泡开后,把门锁好开始洗,妈妈洗泡舒服的很,这里澡堂真好,妈妈美的闭上了眼睛,搓着柔嫩的肌肤,院长在外边偷看,妈妈还不知道呢,院长已经近四十了,很短粗的,经常喝些淫药,很有兽欲,他发现妈妈没穿内裤,高兴起来,真是淫妇,有的搞了,他断了电,妈妈在一片漆下,很惊恐的样子,紧去穿衣,然后去开门,院长脱光在门口等着,妈妈说很害怕,院长打开灯,妈妈睡衣下半部分没了,原来,手术院长的刀片技术好的很,暗中一下就把妈妈的睡衣划成两截,妈妈裸露着逼,院长说咱们都没穿内裤,妈妈不好意思,很羞躲开,院长一下子没抓着妈妈,妈妈瞬间跑掉消失了。院长没办法只好去锁门。女人可能还在里面,我们一块去找,但哪里就没有妈妈的影子,真是怪。只有院长若有所思,此时只得作罢,几个月后,院长老婆路上遇到我,我请求她带我去尸房,好找些尸料,她答应了,只见一个独眼龙的干瘪六十来岁老头出来,花白的胡子上夹杂着色的细毛,毛上还带着血迹,一定在搞女尸,我想到了让他帮忙的办法。我说要像院长老婆那样尸料,老头说你给我样品才行,我塞给美妇一捆钱,由她假扮尸体标本,让我演示做标本的步骤,好让老头帮我选尸材,美妇不愿博我的面子,还算是答应了,老头准备了全部的材料,我把她的眼睛涂上黏合剂,因为尸体都是闭眼睛的,然后,悄悄交给老头处理,老头把她的全身脱的精光,美妇有点害羞得妩媚起来,老头的枯手涂了些乳膏在她身上,并摩擦着,乳房涨得像个大馒头,逼穴里流着淫水,老头熟练的把手插进逼里,抽插起来,弄的淫水四射,美妇淫叫起来,老头插进小嘴里,美妇香舌舔着,老头舒服死了,射了精,老头取出刀子把她的脚筋挑了,女人惨叫昏死过去,老头给女人带上脖镣牵在手上,兴奋朝我笑,我说你总该告诉我一些秘密了吧。
老头回味着说,几个月前晚上,我正在睡觉,忽然发现地下通道口的木板被推开,一个裸女钻了出来,我拿起床单靠近她,把她捂在被单里,我顺势把她捆了起来,脚上给她带了镣铐,然后放出她,我用冰块水给她洗澡时,发现她逼穴里排泄出白带,我感觉她是最佳的受孕时期,当晚在她逼里泻了五次,我用烧红的钢丝把她逼缝上,以便好受孕,乳房上,屁股上也扎透了很多烧红长细发条,她疼的直叫,后来我给她上了些药,她允吸着我的衰老的,甜甜的睡了。以后,我对她是拳脚相向,她全身都是青色的淤痕,眼角乌青,她见了我很害怕样子,直向墙角萎缩过去,楚楚可怜,唯唯诺诺,每天用香舌添我干瘪的身体,还自己把我套在她逼中,她来抽动,她渐渐的习惯是我的性奴隶。但好景不长,院长来了,硬实把她夺走,今天才解恨,要院长老婆的来抵债,说着,拉起院长老婆的头发,用尿把她浇醒,老头命令她舔自己屁眼,她恐惧的逃避,老头拿起一把针直插入她的乳房,院长老婆疼的直蹦,直得乖乖的舔屁眼,老头把大便拉在女人嘴里,逼她吞咽掉了,老头总算找到性奴了。
我开始潜入院长实验室,院长不在,里面静悄悄的,阴深可怕,尸体操作台隐隐约约有三具尸体,我拉开灯,发现是两具裸尸,仔细打探,吃惊发现竟然是,我的婶婶和舅母,婶婶年轻美貌,两年前结婚,还没孩子呢,美丽的侗体,放在装有透明液体的玻璃缸里,头朝下,成潜游姿式,正侧着身体对着我,上半部的白嫩的皮肤被剥去后,下半部又被分为两区,稍上边,露着猩红的血肉,最下边,粉色的肉剥除掉了,露着白灰色的骨骼,肩胛骨,肋骨,腿骨,趾骨从侧面清晰可见,上半部分为两区,最上区的嫩肉被烤熟了,呈红褐色,肥腻爽滑的流着油,整个中间部分是白皙的嫩皮,被挖掉了肥美的屁眼,连体脐带有个烤焦的婴儿,婴儿穿着,从婶婶左侧粉臀上剥下来的肤皮,做成的裤子,嘴里吹着屁眼制成的喇叭,婴儿内脏被去除掉,塞进了乳房被割掉部分的做成的,带血的乳色脂肪球,真是在工艺制作上,层次错落有致,格调对比鲜明。舅母美丽的侗体,舅母有三十六岁了,舅母有一米八五,身材很丰满的,肤色很白,娇躯很厚实,大多男人比起来都相形见绌,很有自鄙感,还好的是嫁给了大个子舅舅,生了个冰雪清纯的表姐,表姐不是很高,有一米六的个头,单薄了些,但很骨感美的,舅母死去表情很痛苦的,玉牙紧咬着秀发,面部肌肉绷紧,害怕的张大嘴巴,美目恐惧的圆睁,舅母侗体呈大字形向下压的姿态摆开,手脚头都固定在钢圈上,钢圈上了银色发条,从娇躯两侧贯穿而过,身上被浇灌的都是透亮的蜜汁,,蜜汁是滚烫泼在她身上,并且活活的解剖的,内脏被全部取出,里面隐隐约约感觉好像还有什么东西,我手一去摸摸到液体,闻闻原来是精液,我用探照灯去照,出乎意料发现是表姐,表姐舒适的躺在她出生前的家,头朝下,臀部向上,美腿向两侧下部曲缩,嫩逼穴朝诱惑着我,清纯娟秀的粉脸笑迎着我,喉腔里吞咽着,半截小腿露在玉齿外的乳儿,乳儿脐带是从自己的逼穴里拉出的,表姐侗体也被解剖开,内脏全没了,青春的玉体里镶着她妈妈的胎盘。正在这时,院长进来了,我躲了起来,他兴奋走到尸体旁摸了起来,还津津乐道的回味着,奇叹如此绝伦的美体艺术。这时,我走了出来,嚷道,不请自来,院长要见怪了吧。院长的确很生气,瞪了我两眼,没吭声,我说能否卖给我这里的一切呢,钱不是个问题。院长很讨厌的看看我,我心一寒,不得不使出杀手涧,我拿你老婆下落做交换,你总不能陪死尸过一辈子吧,他没的选择,我会意的笑了,我得到了这里的一切,我把标本送回我的储藏室,心里琢磨着豆腐房房东真是个艺术大师,我不得不聘请他为我的标本机构顾问。
我通过机构联络员找到了房东,他见了我挺害怕的,我说明来意后,他很高兴,非常乐意为我效劳,我提起姐姐的事情后,他说他也不知姐姐下落,原来他在偷回自己原有的三个女人后,却找不到姐姐了,院长那里我都打探过了,也没见妈妈,她们到那了呢,我邀请老大,房东,来聚餐,并给他们下了聘书,我们开怀大饮到午后,我们饶有兴趣的欣赏了储藏室里的---这些美体标本,相互都佩服别人的杰作,我们更加团结,也坚定了对机构未来前途的信心。
院长找回了她女人,很高兴,请我去赴宴,我很高兴的去了,院长老婆还是有点被虐待的精神失常,畏缩恐惧的样子,不过,还好,女精神病院长亲自给她治疗,我发现精神病院长的灰白的胡子上,还带着各样的逼毛,搞的女人一定很多。我们四人一块吃饭时,喝了些酒,大家都飘飘愈仙的,精神病院长很余味悠长的说,还记得我们打猎的时候么,那时我们因为业务关系,特邀请收容站站长同去,他是才出狱的重刑犯老大,连带着的还有他的两个干治安员的同伙,我们捕获很多猎物后,走到了山寨近郊,发现两间拾荒的土屋,想着好在这里进行野味烹饪,就进了人家的屋子,只有一个娇盈欲滴的美少女在家,老大一把拽着她的头发,问道,你家人呢,美少女吓得淌着泪说,正等弟弟回来呢,手中还握着一张照片,一家三口的全家福,老大极不耐烦的抓过美少女的白皙的脖子,脱掉衣裤,把塞进了美女的皓齿里面,狠命的抽插起来,美女口里泛起着白沫,一会儿,老大就射了精,浓浓的精喷在美女娇美的脸上,并让美女凝脂般的小手握着粗的,用香舌把它舔干净,老大顺势脱光美女的衣物,把她的雪白水嫩的娇躯裹在自己怀里,并抱着她睡在了床上,然后我们其他做饭供老大享用。后来我们把裸女装在兽笼里,弄到我的实验室,作为实验对象,第一个实验是冰冻实验,美女的脚丫子被放入零下70度的容器里,然后拔除来是没有感觉的,我们再用滚水烫后,没有发现美女有脚部痒的感觉,发现脚细胞都已死亡,光洁小脚麻木,胀大,呈乌紫色,后浸入热水中,剥掉肉皮。第二个实验是伤感实验,我们把嫩白的小腿放上携带病毒的水蛭,美女腿部玉肤开始溃烂,发痒,全身开始发烧,烫的脸部通红,嘴里喊着:弟弟,我要,给我,插死我吧,还挺骚呢,老大我们五人轮奸了她二十次,让她饱淫而死,也算对得起他了,美女满足后,越发娇艳妩媚,后来,给她小腿部涂上白色药膏后,病症缓解了,小腿部剥落掉了皮,露出褐红色肉疤,第三实验是肌肉萎缩实验,我们先用阻隔剂注射入大腿根部,断绝腿部与上体的生理联系,然后,我们在丰满的大腿上注射肌肉萎缩剂,两腿肌肉开始变硬,痉挛,体积开始缩小。第四个实验是鼠疫实验,我们在美女屁眼中塞入带有鼠疫的几只小白鼠,美女撕心裂肺的惨叫道,弟弟,救我了,救我了,活不成了,痛苦扭动着娇躯,牙龈里渗着血,手指盖扣在地板上磨平了,汗淌了一身,毛发根根竖起,抽搐了几下,猝死过去。为了弄醒她,老大我们五个人对着她性感的小嘴巴进行口交,我们泻了无数次,她还是不醒,只得给她灌入尿液,她终于醒了,以后美女的鼠疫症状是,出现剧烈胸痛、咳嗽、咯大量泡沫血痰或鲜红色痰;呼吸急促,并迅速呈现呼吸困难和紫绀;肺部可闻及少量散在湿罗音、胸膜摩擦音。第四个实验是流产实验,我们在她逼穴里插入漏斗,然后老大用钢钳去夹胎儿,并用钢条去扎穿胎儿,就这样反复扭动胎儿,刺穿胎儿,老大终于不耐烦了,钢钳夹紧胎儿,一下子拉了出来,逼里的鲜血直冒出来,同时,美女嘴里,鼻孔里也淌着血,屁眼里也流着脓血,失神眼睛里渗着血丝,真可谓七窍出血,血光灿烂。第五个实验是梅毒实验,老大我们在美女逼穴里,吼里,肛门里植入三期梅毒,不长时间,逼里的息肉,阴唇上,吼腔,舌头,肛门,直肠都长出了色彩斑斓的肉蘑,有紫的,蓝的,暗红的,刹是好看。第六个实验是皮肤水疹病毒感染实验,朝乳房注射水疹病毒,不久,美女身上起的都是白色的水泡,老大拿起纱布,把泡泡打磨掉,美女疼的鼻子哼哼的,气息若无,身子微微颤抖,肌肉痉挛,嘴里喃喃念道,弟弟,抱我,好冷了,好冷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08/10/15(水) 17:12:51|
  2. love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东北大炕全集包括续集 | ホーム | SM人兽>>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mrli.blog21.fc2.com/tb.php/58-80f1cd71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