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饭特稀

最后的饭特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我搞上了我老公的亲弟弟

  感谢色情网友喜欢我与淫舌性交的故事,我不能对热情高涨的色情网友们隐藏什么。上一篇,我说了,我老公的鸡巴头头被包皮死死的包裹着,一翻包皮我老公就疼得嗷嗷直叫。我老公与我性交,只敢在我的逼门门上轻轻地拉动,姐妹们,我的色情姐妹们,你们替我想想,要不是我搞上了我老公的亲弟弟淫舌,我这一辈子不就活得太冤了吗?

  淫舌实在是性交的高手。单说他的那条舌头,就令我骨稣筋麻。

  淫舌的那条舌头,能舔到他自己的鼻孔里去,能抻到我的喉头。一般人的舌头没有多硬,而淫舌的舌头,跟鸡巴一样硬,在我的逼里面不仅能顶进缩出,还会旋转,把我的逼洞洞搅得要多安逸就有多安逸。

  我就呐闷,同是一娘一老子生出来的这兄弟俩,他们的生殖器为什么就这样的天差地别?

  只要我老公不在家,就是我和淫舌性交的天堂。这一会,淫舌正用他那宝贝舌头,在我的逼门上慢慢地舔,慢慢地吸吮,我的两片小阴唇已经被他多年来的吸吮弄得像火鸡的冠子那样又长又厚。把逼门门都遮盖住了。淫舌说:这是多美的两片啊,鸡巴一出一进的,这两片就随着一出一进的,把鸡巴缠绕得十分的安逸。淫舌还说:我日过的女人不下一百个,像这样稀奇古怪的逼,我还是第一回碰到。

  当然,我明白淫舌是在恭维我,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为了射鸡巴里的那点骚水水,总是花言巧语地吹捧女人。不过,我从那些性交的影碟里,看到了世界上各色各样的大逼小逼,那些逼的那两片,有长有短,有薄有厚,但是,都没有我的这两片长,也没有我的这两片厚。淫舌要我去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他说:如果拿到证书,你这两片就是世界之最了。我也能沾点光,是我的这条舌头造就了一眼世界顶尖的逼。我被他吹捧得心花怒放,当然就一心一意地与他大干了一回又一回,直到他的鸡巴像鼻涕似的软瘫了为止。

  讲到这里,我也就自己为自己学着做一回广告:我的逼门两片皮,又长又厚像绒呢,紧裹鸡巴出出进,你说稀奇不稀奇。

  闲话休讲,言归正传。淫舌把我的阴蒂紧紧地吸吮着,我大声地叫喊着,浑身像要飘起来了一般。淫舌的功夫就在于能打持久战,他一口气十多分钟不松劲,吸得我欲仙欲死,脑子都空了。我的阴蒂已经被他弄得有大手拇指粗了,他一个手指头插入到我的肉洞里面,一个手指头揉搓着我的肚脐眼,他那如弹簧般的舌尖,高频率地括动着我的阴蒂,我不由自主地扭动着腰肢,两手捏着自己的乳房,像蛇一样地在床上蠕动着。我原本就是叫床的老手,一声比一声肉麻的淫呼滥叫,惹得淫舌更加淫性大发。我只觉得,那条淫舌连根入进,把我的肉洞搅得一塌糊涂,我的腰一沉,小腹一挺,一眼逼死死地扣在了淫舌的嘴上,他趁势把我的腰一搂,紧紧地贴了上来,一张脸像拉磨般左转十下,右转十下。马上又换成了拉锯动作,上下掀动着他那高挺漂亮的鼻子。老练的鼻尖和鲜嫩的阴蒂在一同摩擦,那感觉真是无法用语言表述得准确。如果,你没有经历过,就无法有所体会。

  十多分钟的时间,一眨眼的功夫就消逝了。紧接着,淫舌掉过屁股,变成了69式,我贪婪地一把捧起他那根雄壮的大硬鸡巴,往嘴里就塞。他的这根鸡巴,比我老公的那根鸡巴,强一百倍。他一边在我的嘴里耸动着他的大鸡巴,一边更卖力地为我口交。我好感动啊,淫舌真真正正地填补了我那无能老公的空白,享受着伟大的粗壮鸡巴的我,早把我那可邻兮兮的结发原配丢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淫舌一翻身,69式变成了96式,他把我翻到了上面,现在变成了地盖天。(精于此道的姐姐妹妹们都知道,天指男人,地指女人。“翻天覆地”这句成语,原本就是从婚床上来的,我想。)一股温热的爱液从我的肉洞深处,痒痒地滑了下来,一点不漏地淌进了淫舌的嘴里。只听他一边咕咕地吞咽着,一边开心地说:仙露啊,仙露啊。听他这么赞美我的骚水,我的心里像吃了蜜糖一般的甜。我忘命地用嘴套弄他的大肉棒,我的舌尖也不是吃素的,一下一下在他的小和尚的独眼上又舔又括。我的上下唇箍住他怒涨的鸡巴头,舌面在他的鸡巴头和鸡巴头的边边上游走,五个手指捏在鸡巴根部,大拇指在鸡巴杆杆上划动,忽而画圈圈,忽而画一字。从他扭动腰肢和掀动屁股的强度来看,他也在极度地兴奋着。我们是多么般配的一对啊,幸福就体现在和谐的性交上,爱情也只有在高亢的性交运动中才有答案。

  淫舌一路往下,在我的屁眼上钻舔了好一会,我一阵一阵地收缩屁眼,把小肚子都缩疼了。淫舌继续往下舔,到左边大腿,又到右边大腿,到了脚背,到了足底。舔啊啃啊,啃啊舔啊,每一寸肌肤都不放过。最后,淫舌裹住我的脚趾,从小到大,从大到小,一共十一个脚趾头(对不起色情网友们,我的左脚多长了一个脚趾头,所以,一共有十一个脚趾头。)脚趾头被男人的舌条包裹着,又是吸又是吮的,那滋味真是爽到天上去了。我如醉如痴地哼哼着,不知不觉就把中指插进了他的屁眼里。他的屁眼好紧啊,一阵一阵的挤压着我的中指,还不时地往下坐,把我的食指和无名指弄得生生的疼。我赶紧抽出中指,放进嘴里吸吮。奇怪的是,一点都不臭,当然也不香。到底是什么味,我可爱的色情姐妹们,你们都是尝过的,我就不说破了,我只想透露一点的是,这是一种能激发性欲的味。我迫不及待地勾起头来,迫不及待地伸出娇嫩的舌条,双手抓牢他的大胯,像牛犊拱奶似的拱舔着他的屁眼,我好好兴奋啊。

  淫舌的手劲很大,他像摆一粒棋子似的,把我翻了个方向,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的舌条已经度进了我的嘴里,我的肉洞已经被他粗硬的大肉棒塞得严丝合缝的了。他在我丰腴的身子下奋力地向上顶,我也铆足劲地往下套,发出不可掩盖的钝响。这种两性生殖器肉打肉的撞击声,是人世间最最美妙动听,最最燎人心扉,最最永垂不朽的。

  淫舌又把我压在他的身下,恢复了男子汉顶天立地的形象,一阵狠捣,我的淫水湿了垫褥一片。他的鸡巴毛和我的逼毛早就被我俩的骚水浸泡得透湿,双方一撞击,像榨果汁似的流得我满大腿都是,粘粘的,滑滑的,那种感觉,我喜欢,爽啊爽,你不想试试吗?

  现在,我像狗一样,双手直直地撑在地上,两脚也直直地,双腿分开与肩同宽,屁股高高地翘着。这个姿势,不像狗也像是母毛驴。淫舌挥舞着毛驴一样粗硬的大鸡巴,先是豪情满怀地在我脸上蹭来蹭去,用劲地按着耻骨下的包皮,把那根原本就长长的,大大的大鸡巴,夸张地弄得奇大无比,我假装胆颤心惊的模样,怯怯地问:你不会把我日死了吧?

  淫舌一听,兴奋得用鸡巴头一个劲地在我脸上揉,分泌出来的前列腺液,涂了我满脸都是,眼窝里、额头上、耳朵眼、下巴都觉得是潮潮的。他像写书法,在我全身龙飞凤舞涂抹一番之后,才雄纠纠气昂昂地转到了我的后面,只听他闷闷地哼了一声,那根毛驴鸡巴哧溜一声就直直地插入了我的水帘洞里去了。他一手抓住我的长发,一手抓住我的腰,用一秒钟两三下的神速撞击着我的逼门,淫舌一边咬牙切齿地说:我日死你,我日死你,我日死你这天下第一骚婆娘。一边奋勇向前!向前!向前!

  我除了无所顾忌地大声淫叫,就是配和着他的撞击。他越耸越勇,我的骚水水顺着我的两条大腿慢慢地淌。我咬着牙,快乐地支撑着。我的头随着他鸡巴的撞击,一前一后地甩动,有些心翻的感觉。这时我才体会到,寻求快乐也是要有大无畏的精神的,也是要有勇于献身的精神的。在男人和女人性交的关键时刻最能衡量一个色情的人是不是具有大公无私的高尚美德。

  淫舌突然拔出大鸡巴,我以为他要喷射那点净水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不料,他像拎小鸡似的把我翻过身来,面向他,扛起我的双脚,双手搂住我的腰,复又把大鸡巴耸进我的骚逼里,依然凶神恶刹般地叫着:爷爷日死你,爷爷日死你,爷爷日死你,爷爷日死你这个千人戳万人捣的臭婊子。他边叫边威风凛凛地死命地日我,我要吐,胃一阵一阵的翻,他不知道我的内情,竟然来吻我。他刚把我的双唇含住,还来不及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我就控制不住地吐了出来,灌了他满口的污秽之物。我以为这会败了他的兴致,起码他的鸡巴会软了下来。不料,他大口大口地咽进肚去,还美滋糍地说:真是难逢难遇,真是难逢难遇啊。我爱死你了,骚逼,骚逼,滥骚逼。你让爷爷开了洋荤了。我这一吐,反而激起了他莫大的性欲,他加倍地干我。干着干着,他那原本英俊的脸,扭曲起来,眼也斜了,嘴也歪了,脸皮也抖动起来,呲牙裂嘴变得丑陋不堪。

  不论多么不可一世的男人,到了发泄性欲的一刹那,总免不了要暴露出狰狞的真面目。我想,你淫舌也疯狂到站了,该下车了。果然,他扒在我肚皮上,安静下来。我刚想对他说声对不起,不料,他突然挺起身来,往前一耸,我不由得大喊了一声:我的老娘啊!他像得胜的将军,自豪得要死,哈哈笑着说:你也有喊老娘的时候。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13/01/09(水) 14:29:01|
  2. love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肏嫂子和表妹 | ホーム | 农村乱伦档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mrli.blog21.fc2.com/tb.php/551-bbe751bb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