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饭特稀

最后的饭特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与父同乐


那天夜里,我梦见我正在淋浴,在清洗下体时有种清凉的感觉,而且越来越
痒,像有千万只蚂蚁在里面一样。我突然惊醒,发现自己的双手被绑在床头,赤
裸着身体躺着,父亲正在向我的阴户上涂抹着什么。

  “爸爸,你干什么?!”可以看出父亲已经喝多了,母亲离开后父亲经常喝
酒。

  父亲笑了笑,说:“差不多了。”

  接着他分开我的双腿,清舔了一下我的阴户。“呵呵,好香啊。”

  “快住手!我要喊了”我愤怒的喊道。

  父亲把脸贴近我的耳边,轻轻的说:“乖女儿,不要喊,爸爸被抓起来的话
谁来养你啊?”说着他便用手套弄了两下阴茎,并漫漫的对准我的阴户。

  “但是,爸爸,我们……”我是又愤怒又害怕,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
办才好。

  父亲将舌头伸到我的嘴里,深深的湿吻。紧接着将龟头刺进我的阴道,用力
一顶。

  “恩!”我闷哼了一声。

  父亲得手了,他长长的鸡吧刺破了我的处女膜。

  “恩,好爽啊。”父亲享受着我的身体,慢慢的抽插。

  “哼……哼……哼……”我随着父亲的抽插闷哼着,下体有些疼,还有一些
特别的感觉,就像电流一样刺激着我的神经。慢慢的父亲的鸡吧随着抽插变的越
来越大,越来越硬,而我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取而代之的是像电流一样的快感,
父亲灼热的肉棒贯穿了我的阴道,越插这种快感就越强烈。

  “哈……哈……哈……”父亲俯在我身上,兴奋的说着“爽吧?药劲上来了
是不是很想要啊?养了15年终于能用上了,哈哈”

  我已经被快感征服了,禁闭着双眼,不断的乱叫着“啊……哈……啊……哈
……恩……哦”。我努力的扭动着腰,因为我发现这样附和着父亲的抽插更爽。

  父亲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我双脚钩着他的后背贪婪的享受着。他突然掰开
我的双腿,抓着我的双脚向前推,使我能清晰的看到父亲的鸡吧操着我的逼,鸡
吧上有几缕血丝,但更多的乳白色的泡摸状液体。这个姿势很难受,但是也很爽,
父亲能插的更深,我也能看见自己被操的样子,但是我不能再做动作迎合他了。

  “爸爸,用力……再用力……快点……啊……”我想要更多。

  父亲满足着我的要求,用力快速的操着。“扑兹扑兹扑兹扑兹扑兹扑兹扑兹
扑兹”

  我的快感已经到了极限,有种好想尿尿的冲动。

  “啊!……”我深深的叫着,脚掌用力的弯曲着。

  “我不行了……饶了我吧……爸爸……啊` ……不行了……求求你,爸爸…
…停……啊……停……”。

  爸爸更兴奋了,狂操着我进行最后的冲刺“操,真爽,小凌你夹的真紧,再
紧点”。

  “啊……”在爸爸快速的抽插中,我达到了高潮,阴道由刚刚的紧缩变的有
些松弛,整个人瘫了下来,一下也不能动了。

  当然,父亲是可以动的,好象要把我操飞似的猛烈的冲击着。

  一股热浪喷进了我的子宫,肚子里好热,虽然很爽但是我连说话的力气都没
有。

  父亲在我身上又温存了一会,当然就是咬咬乳房,吸允乳头之类的。接着喂
我吃了一颗药,我想那是避孕用的。

  第二天醒来,下体又疼又痒,父亲已经出门了,也帮我松了绑。我的心情很
乱,穿上衣服就上学去了,我想忘掉这一切。但是下体传来的感觉使我必须面队
现实。因为我的下体越来越痒了。

  到了晚上放学的时候我连走路都能感觉到快感,阴户被摩擦的快感越来越强,
因为我穿的牛仔短裙,总会有男生注视着我的两根大白腿,往常还好,今天我能
感觉到我的内裤已经湿掉了,我真怕我的淫水会流到腿上让人看见,可是我越这
样想,我下体的感觉就越兴奋。

  进了家门,我马上把手指伸到内裤里去挠我的阴部,我把中指伸进阴道里左
右的搅拌,快感不断的增强。

  “啊”我不故意的呻吟了一下。

  父亲漫漫的从屋子里出来,微笑的看着我说:“来,吃晚饭吧”。

  “爸爸……,我,下面…”我扑到父亲的怀里。“我会乖乖的,你把解药给
我吧,我知道昨天晚上您……”。

  “嘘……这就给你。”

  爸爸一下子把我按到在地上,拽下我的内裤,把头埋在我两腿之间舔吻我的
阴户。

  “啊……”真爽!下体传来的阵阵酥感让我不自禁的呻吟。

  “宝贝,叫的再浪一些,我给会让你更爽的!”

  “啊……不……不行……我……啊……我是你女儿啊啊……啊……”

  “那可不一定啊,你妈那贱货跟那么多人搞过,谁知道你是谁的孩子,我把
你养这么大就是为了等这一天啊,嘿嘿”

  “不,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父亲站起来,抓着我的脚把我拖进厨房,他从柜子拿出一罐液体,我认得那
东西,就是那东西让我淫性大发。父亲分别把它涂在我的乳房,大腿内侧,阴户
和肛门上。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拒绝。

  紧接着我想要被干的感觉越发强烈,到了无法抑制的地步,我开始荒淫的央
求着:“爸爸,快弄我,快弄我啊”

  “呵呵,乖女儿,想要吗?”

  “想,想要,爸爸,快,快干我”

  “你要说的再淫荡点才行啊,知道吗?我要你成为一个彻底的淫娃”父亲一
边揉搓着我的乳头一边说。

  “我,我是个小淫娃,求求爸爸快点干我,快点干我吧。”

  “还不够,还不够。”

  “爸爸操我吧,操我吧,操我的骚逼,用您的大鸡吧狠狠的操我这个骚逼吧,
快,快操死我,求求你,求求你”我早就没了所谓的自尊和矜持,我现在只想要
被干,被满足,我仰面朝天,劈开双腿,双手扒开自己的阴部央求着。

  “起来”父亲抓着我的头发把我拉起来,“让我看看你这个小贱人”

  说到这里,我需要描述一下我的样貌。

  我的皮肤很白,经常有人说我像俄罗斯人,眼睛不是很大,不过像母亲一样,
半眯着时很淫荡。160的身高,体重不能说,不胖不瘦,是男人最喜欢的大胸
部细腰的那种,大腿和屁股还是有些肉的,父亲在抚摩它们时会很兴奋。我是长
头发,过肩的那种,平常都喜欢穿白色T- shirt和牛仔短裙。

  “想要这个吗?”父亲坐在凳子上掏出他的大鸡吧。

  “想,想要”

  “好,张开嘴!”我张开嘴,他双手拽着我的头往鸡吧上送。

  “呜……”爸爸的大鸡吧刺进我的喉咙,好恶心,让人想吐。

  当然他是不会给我吐的机会的,他双手抓着我的头上下套弄,“把嘴张大点,
不许咬,灵活运用你的舌头,嘴唇要包紧我的鸡吧。要用力的吸!”

  “呜……呜…………呜,卟卟卟”

  就这样我的嘴被干了一百来下后,我难受的连眼泪都快下来了,不为别的,
只因为我下面已经痒的不行了,地板上我的淫水已经快成河了。

  父亲按住我的头,把整个鸡吧都伸进我的嘴里,我能感觉到龟头在我的脖子
里抖动,突然一股滚烫腥臭的精液直接喷进我的嗓子眼。

  “咳,……咳……”这实在太恶心了,我的胃不自觉的往外反,精液从我的
鼻孔和嘴里流出。父亲很满意。

  “好,该奖励你了,不过我刚射完,你快点再给我吹起来,我好操你的逼啊。”

  我努力的工作着,先是用力的吸允龟头上残留的精液,再去添肉棒的侧面,
双手则揉搓父亲的阴囊,终于在5分钟后,父亲又有了兴致。

  “好孩子,来,坐上来吧。”

  我马上站起来,张开双腿慢慢的坐在父亲的阴茎上。

  “啊……好爽……啊……”这是久违的阴茎,灼热的大鸡吧烫的我好爽。

  我骑在他身上不断的上下套弄,父亲脱下我的上衣和胸罩,像孩子般轻咬我
的乳头,双手玩弄着我的菊花,先是用力向两旁扒开,再轻轻抚摩,又是抠又是
按,弄的我好想大便。我的小穴没怎么被用过,所以紧紧的包裹着父亲的阴茎,
没有一丝空隙,每次挺身的时候小穴都会凸出一圈,而坐下的时候则是陷进去一
层。

  “爸…………爸,我好爽,好爽……可是……我累,累了啊` ……恩……我
……不,不行了,动不了了”

  我死死的坐在父亲的阴茎上,这样插的很深也很爽。

  父亲见我累了,就把我以狗趴式放在地上,我撅着屁股等带着父亲的冲击。

  父亲跪在地上,抓着我的大屁股,猛的一下插了进来。

  “啊…………”

  父亲开始快速的活塞运动,但是慢慢我连撅屁股的力气也没有了,我就这样
趴在地上,父亲则在我后面操我。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随着父亲的阴囊冲击我的屁股的
声音,我也声嘶力竭的叫着。

  “啊……爽啊……爽……啊!!!!啊!!!!啊!!!!……”

  “小贱人,我操死你,骚逼……你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白吗?你妈刚跟我结婚
时就被苏联大鼻子抢走了,整整干了一个月才送回来,你妈真行,这都没被干死,
我操!!我操……你妈那个骚逼,跟附近的男人都搞过了……连他妈的初中生都
干过她!我操……”

  “啊……啊……爸爸,操,操我……操我吧……我替妈妈让你操,让你操个
够,天天操,天天操……啊~~~~~妈妈被别人操过多少次,你就操我多少次
~~操我~~用力……啊……快……快……爸爸……操我……` ”

  “废话,不用你说我也得这么干!你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贱吗?就因为像你妈!

  这春药是有劲,但没见过你这么淫荡的,还好是别人的女儿,好不容易养了
15年,终于让我操上了,我操你妈,我操你,等你有了女儿,我照样操,你妈
欠我的,我操死你!“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父亲也没有多少力气了,索性趴
在我后背,只是腰用力,抬起屁股再落下,这样反反复复的操着我。

  “恩……恩……操,操吧,怎么操都行,爸爸……操我` 啊……恩……”我
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爸爸突然间坐了起来,抽出肉棒,双手扒开我的屁眼菊花,一下子插了进去。

  “啊!!!!!!!!!!疼……啊……”

  只有龟头进去了,刚才那一下我用掉了最后的力气,马上我的屁股又松了下
去,父亲又是一下,这下整个鸡吧都插进了我的直肠。

  “恩……”我只得闷哼。

  扑兹……扑兹扑兹扑兹扑兹扑兹扑兹。“恩……恩……恩……”

  终于爸爸的龟头在我的直肠里一抖,精液汩汩的射了进来。只见从我阴道里
流出的淫水已经流遍了半个厨房。

  “小凌啊,我给你用的这个药是没有解药的,不过你放心,爸爸会天天操你
的。”

  “恩……”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12/12/22(土) 16:10:21|
  2. love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我的熟母老师 续 | ホーム | 妈妈生日快乐[完]>>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mrli.blog21.fc2.com/tb.php/508-52efe5ed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