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饭特稀

最后的饭特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人妻哀羞曲

「太太,你的屁股真好。不但形状好,而且还非常敏感。嘿嘿嘿,比我猜想的还要好。」 龙也一面擦滴答滴答掉下来的汗,一面说。充满血丝的眼睛仍旧发出贪婪的光泽。他的眼睛片刻也不理开江美子的屁股。 这个屁股是属於我的,我要痛快地享受┅┅。嘿嘿嘿嘿嘿,我要用足够的时间教他肛门性交的滋味┅┅ 龙也这样说自己听,同时拼命克制想刺破江美子可爱菊花门的街动。 不知多少次产生冲动,但龙也还是拼命忍耐,愈是忍耐,到时候所得到的快乐也愈大。但是龙也已经把哭叫的江美子奸淫多次,应该是满足才对,可是龙也仍旧不停地折磨江姜子。 江美子俯卧在双人床上,手脚分开成大字型,绑在床的四脚。枕头放在她的肚子下,形成挺起屁股的姿势。枕头放在她的肚子下形成挺起屁股的姿势洁白如刚煮好的蛋,就在龙也的面前颤抖。在两个屁股中间深深陷入的屁眼里,仍旧深深插入玻璃棒。 「龙也┅┅这样够了吧┅┅快恢复雅子和孩子的自由┅┅」 忍耐着想在他脸上吐口水的愤怒心情,江美子不得不哀求。清澈的眼睛里充满恨意,流出遗憾的泪水。 已里受过折磨和羞辱的身体,散乱的头发和油油发光的身体,足以说明有多麽激烈。说她是女人,不如说是因雌性性交动物,但它的身体是那麽美,散发出凄艳的妖媚。 「你说什麽,现在不过是刚开始而已,我要让你知道我是多麽可怕的人?」 龙也说着就抓住玻璃棒,凌辱江美子的屁股。 「喔┅┅不要啦┅┅」 江美子把牙齿咬的嘎吱嘎吱想响,虽然拼命扭动腰肢,但也无法逃离龙也的魔掌。 从插在江美子肛门里的玻璃棒,传来细微的收缩感。 龙也是最爱这种雪白的屁股。在那岂满美睡的洁白屁眼下,就连她的丈夫也没有碰过的处女地带,只是这样想一想,龙也的下体就会火热到疼痛程度。 「嘿嘿嘿,你感到羞辱吗?和我干了好几次以後,屁眼也被我玩弄。但是还股有完,马上要叫你後悔有这样美好的屁股┅」 「怎麽能这样┅┅你答应过和我性交以後,就恢复雅子和孩子的自由。」 「太好了┅┅这是多麽柔软,还不敢相信原来是那麽紧。我的技术也不得了,现在把三分粗的东西,能这样深深的插进去┅┅。嘿嘿嘿嘿。」龙也不理会江美子的抗议,旋转直径三公分的玻璃棒。 「禽兽┅┅呜┅┅呜┅┅」 充满恨意的声音,也转成断肠般的呻吟声。龙也是认真地要凌辱她的屁股。 我该怎麽办┅┅我不服气┅┅ 在江美子的心里愈来愈产生浓厚的绝望感。 「怎麽样,玻璃棒的味道好不好?你以後会忘不了这种滋味的。」 玻璃棒就像有生命的东西在双臀的屁眼间摇动。就好像配合那个东西的动作,江美子拼命扭动腰肢来抵抗,已经片刻都不能忍耐了。 连亲爱的丈夫也没有碰过的地方,现在受到凌辱,江美子像疯狂般地反抗。 「这样┅┅真的不情愿吗┅┅像你这样坚强的女人,玩弄屁眼是最好的方法┅ ┅你看怎麽样┅┅」 肛门受到凌辱时,会产生无法忍受的屈辱感。热热地感受到自己做为雌性受到玩弄的无奈感。可是不知何时,在无法忍受的屈辱中,逐渐感受到像麻痹的搔痒感,江美子感到狼狈。 「这┅┅这种┅┅啊┅┅」 当江美子知道这就是女人的另一种性感时,为更强烈的屈辱痛哭。 对这样的禽兽┅┅还会产生性感┅┅不能┅┅。我不能产生性感┅┅。 因为身体和自己的意志相反地,开始有了反应,为打消那样的感觉,江美子又疯狂地地抵抗。 「你好像慢慢地感到好了。嘿嘿嘿,现在我会让你尝一尝上天堂的滋味。」说到这里,龙也才拔出玻璃棒,玻璃棒上发出粘粘的光泽,好像还发出江美子身体的味道。 「嘿嘿嘿┅┅」看到那个淫縻的光泽,龙也露出陶醉的笑容。举手就把玻璃棒含在嘴里,就好像吃冰棒一样,欣赏玻璃棒上的滋味。 「┅┅」 江美子不由得感到颤抖。玻璃棒离开身体,刚喘一口气,看到龙也的样子,产生自己的肛门直接被他舔的错觉。 以後大概不会用玻璃棒,而是直接的┅┅可怕的预感,使她反抗的力量也没有了。只能以充满恐恐惧憎恨的眼光瞪着龙也,这是现在的江美子唯一能做到的反抗。 (二) 龙也在享受完玻璃棒的滋味後,走到房角去,拿了什麽东西又走回来。在他的手里是发出可怕光亮的玻璃型浣肠器。 「你还要做什麽呀┅┅。」江美子看到玻璃制浣肠器的刹那,脸色更苍白了。看到那样的粗大,使她产生恐惧感。 「我不能让你┅┅。注射那种东西┅┅。」江美子拼命地想挣脱绳索,像呕血一般地说。 「你就是再坚强的样子,身体已经开始发抖了。嘿嘿嘿,这个不是注射器。」龙也摸着浣肠器的嘴笑了。 当她知道这是浣肠器时,不知道会做出什麽表情?只是想到能把这个粗大的插嘴插在这个女人的屁股里,龙也的嘴角就会松弛,几乎要流出口水。要在江美子的身体做浣肠。甚至於要把她训练成没有浣肠就不会感到性感的女人。龙也自从在电车看到江美子以後,就一直有这样的梦想。 「用这种东西想做什麽?」 「嘿嘿嘿,还不知道这个是什麽吗?这也难怪,很少会看到这样粗大的。要把这个插嘴,插在你的屁股里,嘿嘿嘿。」 「┅┅。」 江美子倒吸一口气,原来他还是要继续玩弄屁股。绝对不能再玩弄了,只是手指摸到一下,全身就会起鸡皮疙瘩。可是现在龙也说还要继续做下去。强烈的恐惧感几乎使江美子昏过去。 「还不明白吗?这个是浣肠器,而且是三百 CC 的特大号,嘿嘿嘿┅┅」 龙也把浣肠器拿到江美子的面前大笑。 「什麽?浣肠┅┅。」江美子的声音开始颤抖,看到玻璃管发出的光泽,就联想到插入屁股的光光景,江美子的双丘开始紧张。 要被浣肠了┅┅。听到龙也的话,因为根本没有想侯到那种事,江美子的狼狈情形也特别严重。绝对不要┅┅不要浣肠┅┅。 「不要这样讨厌吧。你的美丽屁股,最适合做浣肠了,以後你会迷上的。」 「我不要┅┅浣肠┅┅」 「我要了解你的一切,浣肠以後,你的身体会发生什麽反应。」 看到龙也的眼睛像狂人一样,恐惧感使得江美子的心脏几乎爆炸。他是真的要浣肠┅┅。用浣肠欺凌女人。他就会感到无比的快感,是变态。 「不能那样!那种事有什麽好┅┅」龙也靠近她时,江美子用尽全力扭动身体大叫。 龙也拿着浣肠器,用另一只手慢慢抚摸江美子的屁股。 「不要┅┅绝对不要浣肠!你想要我的身体,玩弄我几次都可以。」由於一心想避免浣肠,不由得脱口说出这样的话。 「不用你说,我会不停地玩弄你的身体,不过是在浣肠以後,嘿嘿嘿嘿嘿。」 龙也的手分开江美子的双丘,同时眼睛也瞪大,凝视江美子双丘间的沟底。好像他的视线有刺一样,江美子的菊花好像受到刺激地开始抽畜。 「嘿嘿嘿,现在开始了。这个管嘴要进入你的屁眼里了┅┅」 龙也的手也有一点发抖,慢慢把嘴管插入江美子的菊花门里。 「唉呀┅不要┅┅」江美子发出绝望的声音,同时拼命摇头,就是闭上眼睛咬紧牙关,还是会发出呜吟的声音。进入身体里的冰凉感觉,使江美子产生无比的绝望感。 此外,龙也还没有忘记折磨江美子,旋转管嘴,或强或弱,或深或浅┅。 「你这个禽兽!要羞辱我到什麽时候┅┅」 江美子也许知道继续抵抗会使自己更悲惨。发出一声惨叫後,就闭上眼睛。同时也知道愈挣扎抵抗愈使龙也高兴而已。 「现在要开始浣肠了。知道吗?我压下推杆,里面的药就进入你的身体里,嘿嘿嘿┅┅现在要开始了┅┅」 龙也是故意让江美子听清楚,所以一个字一个字说得很慢。 「这个药水是特别为你调配超强烈的,注入这个药水以後,从来没有一个女人不哭泣,你也可以大哭特哭了。」 「不┅┅要说了┅┅」 江美子拼命地用力使自己的下体更僵硬。心里虽然不想听他的话,可是手被捆绑,没有办法堵住耳朵。挣扎时,捆绑手脚的绳子,拉动床 嘎吱嘎吱的响而已。 「对不肯听话的女人,要在这个药里渗入麻药。大肠会吸收麻药┅┅嘿嘿嘿,以後就会上瘾了,不过现在对你还不会用。我有信心,不用麻药也会让你爱上浣肠的。」龙也伸过头来看江美子的表情。 在江美子的身上灌入麻药是很简单的事。那样以後,就会流泪哭求要浣肠。但那样就没有多大乐趣,为上了瘾的女人浣肠毫无乐趣可言。倒不如对个性强烈的女人,慢慢用浣肠训练,抵抗愈大,乐趣也随着愈大。 「不管是不是浣肠,你就快一点吧。你不是人!你是禽猷!」对龙也故意说的那些话,江美子实在在无法忍受地大吼。但这时候,龙也已经没有看江美子的脸,他现在是一心一意地在浣肠。 「现在要开始了。有三百 CC,所以足够你快乐了。」龙也开始慢慢推下去。 「唉哟┅┅」从江美子的嘴里发出惨叫声。雪白的屁股因为用力而僵硬,同时菊花门也更缩紧。 「不要┅┅不要射进来!」慢慢流进来的甘油液使得江美子哭叫。 啊┅┅进来了┅┅太不该了┅┅受不了┅┅ 虽然咬紧牙关,但还是发出哭声。 「怎怎麽样?很像男人奸淫你的那种感觉吧。我会多用一点时间,让你慢慢享受。」龙也的声音也因为极度地兴奋而沙哑。 吱吱┅┅吱吱┅┅龙也断断续续地推进去。推时在手指上感到的轻微压力使他感到无比舒畅,因为能产生注入的实在感。 江美子开始仰头。发出像气笛般哭声。 「哇┅┅呜┅┅」 射进来的甘油就像是男人的精液一样,流入江美子的身体里。玻璃管好像是活的东西。造成极大的刺激。 江美子知道愈是哭叫,愈会使自己悲惨。可是想不发出声音也办不到。从咬紧的牙关发出无法区别是呻吟还是哭叫的声音。全身冒出冷汗,使江美子的身体发出凉凉的光泽。 「怎麽会有这种表情┅┅你现在的脸实在太性感┅┅太性感了┅┅」龙也的眼光像吃人的野兽。 「不要了!不要了!我不要浣肠!」 江美子扭动身体,用力摇头哭叫。 「嘿嘿嘿┅┅连哭的声音都好听。可是现在才进入一百 CC,就那麽舒服了吗?既然如此,以後每天要用不同的方法给你浣肠,嘿嘿嘿嘿。」龙也暂时停下推动的手,发出淫邪的笑声。 这个女人太好了,她的屁股令人兴奋┅┅。 这个时候的龙也已经为江美子肉体发出的美感着迷。浣肠时,那种令人兴奋的感触,还有惊人的充满性感的脸和哭声。实在太好了,江美子已经属於我的,她的屁股是为浣肠存在的,龙也在心里胡思乱想得意极了。 「你的屁股实在很性感。嘿嘿嘿,你丈夫以前给你浣肠过吗?」龙也缓慢扭动管嘴,一面看江美子的表情。 「我丈夫不会做这种事,他和你不一样┅┅」江美子拼命扭动身体,想不让龙也看到她的表情。 「是吗?面对这样好的屁股,竟然一次也没有浣肠┅┅真是个笨男人。好吧!我连你丈夫的那份也给你弄进去吧,嘿嘿嘿。」龙也又开始推动。 「啊┅┅饶了我吧┅┅。」江美子发出羞耻的尖叫声,声音也是哭泣的。 又开始吱吱┅吱吱地进来,快要忍不住,本来已经开始有便意了。那种便意使她产生可怕的幻想,同时也感到绝望。在江美子美丽的双丘沟间,像泪珠般的汗水流下去。 (三) 龙也慢慢地地注射。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断断续续地注入以这样的时间充分享受快感,还故意发出声音来二百 CC ┅┅。二百一十 CC ┅┅。二百二十 CC。从龙也的鼻头滴下汗珠,想到自己正在给江美子浣肠,仅是这样他的身体就感到火热。 江美子好像已经无法忍耐地呻吟、哭泣、扭动雪白的身体。自从超过一百 CC 开始。就产生激烈的便意。就好像要推回便意似地,甘油射进去。想排便的迫切欲望和流进来的甘油,两种感觉使得江美子大哭。 「不要进来了┅┅。喔┅┅。不要!不要!」江美子牙齿咬得轧吱轧吱响,没有办法咬紧牙关。 「二百八十、二百九十┅┅三百┅┅嘿嘿嘿,你终於把三百 CC 完全吞进去了。」 龙也一面说一面拔出空空的浣肠器,同时脸上露出非常得意的表情,显的非常满足的样子。 江美子此时紧闭双眼,急促地呼吸时,沾满汗珠的屁股随着蠕动。但是不容许江美子想到有生以来第一次遭受的屈辱感,因为有比痛苦更强烈的便意急速向下冲,肚子咕噜咕噜响,好像有什麽东西在江美子的大肠里翻腾。 「喔┅┅啊┅┅」 江美子用尽全力咬紧牙关,脸上已经失去血色,完全苍白。甘油三百 CC ┅┅ 再加上一些醋或盐的特别浣肠液有非常强大效果。 能维持五分钟就算很好了┅┅ 龙也一面看江美子双丘的沟间,一面这样想。可以看出湿湿的菊花蕾想要绽放,但她拼命缩紧。 啊┅┅我该怎麽办┅┅好痛苦啊┅┅ 愈来愈强烈的便意,使得江美子冒出冷汗。 不要他看到那种难堪的样子,不要┅┅在这种野兽的面前。 虽然拼命地收紧臀肉,但也到了界限。 「求求你┅┅让我去厕所吧!」 江美子拼命扭动湿溜溜的身体。可是马上就要喷出来的便意,使她没有办法大声说话。 「嘿嘿嘿。你以前那种好强的精神那里去了。好像受不了┅┅」龙也一面解开捆绑江美子手脚的绳索,一面大笑。 绳索解开以後,江美子还是无法立刻站起来。急遽向下降的便意,如果起身可能会喷射出来。 「喔┅┅」江美子屏住气,才勉强站起来,摇摇摆摆地走向厕所。 「不行,在你拉出来之前先要绑上。嘿嘿嘿,你若是挣扎的话,会拉出来的。」 龙也拿着准备好的绳索向江美子扑过去。 「不要┅┅要快一点去厕所┅┅不然就┅┅」江美子哭诉。 龙也慢慢把江美子的双手拉到背後,用绳索捆绑。再把多馀的绳索绕到身体的前面,在乳房的上下各捆上一圈。 「痛啊┅┅快啊,快┅┅」江美子弯曲上身呜咽。 「嘿嘿嘿,真的要漏出来了吗?我用手指给你塞住吧。」龙也一面拉绳索,伸出一只手一面摸江美子的屁股。 「不要!不要摸!」江美子弯着腰扭动屁股哭叫,已经到了她能忍受的限度。现在,只要用手指碰一下,可能立刻喷射出来。 不行了┅┅不行了┅┅快┅┅快啊┅┅。 江美子子像冲锋陷阵似地跑进厕所。 「你出去!你出去┅┅快!」 那是用最後的力量叫出来的声音。虽然是到了界线,但女人的自尊心不允许她在龙也的面前排泄出来。 「嘿嘿嘿,我想了解你的一切,要看一看美丽的女人是如何拉屎的。」 江美子慢慢向後退,腿碰到马桶。 「啊!」江美子感觉出冰凉的马桶使她的肛门产生痉挛。不行了┅┅下意识地坐在马桶上。 「还不行┅┅」 龙也急忙蹲在马桶前,用全力把江美子的双腿向左右分开。分开到极限的大腿又被龙也举起,放在他的肩上,江美子的身体向後仰,同时也产生极大的绝望感。 「不要看!我不要你看!」江美子哭叫。 江美子的一切都暴露在龙也的眼前,很明显地看出微微隆起将要绽放的菊花蕾,互在抽蓄。 「我会看仔细的┅┅仔细地看。」 「不要看┅.不要看┅┅」双丘一阵震动後,立刻开始猛烈地排泄。 「好棒啊┅┅」龙也像自言自语,他完全没有产生丑恶感。 美丽女人的排泄┅┅反而使他产生感动我现在看到连她丈夫也没有看过的行为 ┅┅那就是江美子的排便┅┅。 好像从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哭叫声,听在龙也耳里,感觉非常舒畅,江美子的排泄,还没有结束┅┅。 (四) 此时,江美子的脑海里是一片空白。可怕的男人给她浣肠,还看她排便┅┅。江美子好像失去神智,也没有叫喊,只是躺在床上。 可是,龙也并没有丢下江美子不管,他的手仍旧在江美子的双丘上纠缠。他有惊人的耐性,愈是欺凌江美子的肉体,也愈会产生欲望,大概龙也欺凌江美子,永远会有厌腻的时候。 「真是好女人,只是用浣肠就能这样兴奋,也是好久没有的事了。」用右手抚摸江美子的屁股,龙也露出满足的笑容。 「龙也,可以饶了我吧┅┅」 江美子多少恢复神智以後,立刻哀求。她的身体已经彻底地体验到龙也变态行为的可怕性。龙也是把女人看成玩具,是可怕的人,不,他不是人,是禽兽┅┅恨得江美子想在他脸上吐口水。 可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受到的可怕屈辱,已经使她没有那样的气力。脑海里出现亲爱的丈夫,还有落在可怕野兽手里的雅子和孩子的影子。 老公┅┅原谅我吧┅┅我该怎麽办呢┅┅? 经过这样的羞辱,身体也被沾污,已经没有脸面对丈夫。而且在龙也可怕的手段下,她可能还会变成变态行为的女人,这样下去的话┅┅。 江美子的头脑里一片混乱,如果龙也这一班人对妹妹雅子下手该怎麽办。雅子马上就要和爱人纯一过幸福的生活。还有无人能取代的爱女广子┅┅。照目前的情形看,她不要说救自己,也没有办法救妹妹和孩子了。 「求求你┅┅已经够了吧,放走妹妹和孩子吧┅┅」明知这样说没有用,但还是忍住这样哀求。 「你说什麽呀,我说过你要变成我的女人才行,你想要我说多少遍同样的话!」 果然,龙也还是这样回答,同时,龙也的手仍在屁股上抚摸。 大概是没有办法了┅┅啊┅┅老公┅┅原谅我吧┅┅现在只剩下这个方法了┅ ┅。 想到自己将要变成龙也的女人,就感到 心。只有假装做龙也的女人,先设法恢复雅子和广子的自由,现在只有这个办法了只剩下自己之後,也比较容易找到逃走的机会。可是,就是自己想假装做龙也的女人,不知道自己的精神和肉体能不能承受那种变态行为,想到这里,江美子几乎快要昏过去。 「龙也┅┅我已经没有脸见丈夫了┅所以我做你的女人┅┅但要放走妹妹和孩子。」江美子拼命克制内心的愤怒,勉强说出这几句话。 「愿意做我的女人了吗?嘿嘿嘿,你可知道这句话代表什麽意思吗?」龙也抱起双手绑在身後的江美子,然後看她的表情。 「嘿嘿嘿,你是答应我玩弄你的屁股了吗?每天都要浣肠,而且要你亲口要求,就是对我说┅┅请你给我浣肠吧┅┅知道吗?」 江美子听了以後,几乎觉得不如死去的好。 「┅┅」 当然不愿意做那种事,也不可能做得出来。谁会要求你这种野兽说要浣肠┅┅ 。哭叫声到了喉头,可是又改成悲哀的口吻说。 「我会照你的话去做┅┅所以要答应放走妹妹和孩子┅┅」 「真的吗?那样个性顽强的你┅┅能受得了我的折磨吗?」 「任何羞辱我都会忍耐。浣肠也可以┅┅我的身体已经脏了,没有办法回到丈夫的身边了。我愿意做你的女人┅┅所以快放走妹妹和孩子吧。」 这时候江美子已经豁出去了。可是龙也还在对江美子起疑,如果现在受到龙也的怀疑,一切都付诸流水,江美子以跳下绝崖的心情使自己的身体靠近龙也。 「求求你┅┅我会做一个可爱的女人┅┅」 拼命地忍着不要使身上冒出鸡皮疙瘩,一面在龙也的怀里扭动。强忍住哭泣,但眼睛里含着泪水。 「嘿嘿嘿,你不是在说谎吧。我要测验一下你是不是真的要做我的女人,嘿嘿嘿,如果及格了,我就答应。」 龙也好色的脸孔笑的更丑恶。其实,江美子是不是有这种意思都不重要,反正,是要把她训练成属於他的女人。 「你要测验┅┅」 「当然,我怕你是说说而已。所以要测验两天,我有很多事情要在你的身体上实现,每做一样就要看你的反应了。」 听了龙也的话,江美子几乎昏过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12/12/01(土) 15:03:58|
  2. love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老院长疯狂猎色 | ホーム | 与理发大姐的对话>>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mrli.blog21.fc2.com/tb.php/465-0f48b1d7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