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饭特稀

最后的饭特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接Z,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去首都机场。那种客串的主人翁的感觉,弄得我头晕晕的……仿佛觉得自己力量有些单薄,惶惶然,但又希望能给他第一眼被等待的快乐。

没有晚点,Z大踏步地出来,接过我手中的电脑包,领着我去打车。

定的是静雅大酒店,金宝街那个,外型就像有个巨大的拳头砸了那幢楼一下,留下一个坑洼……奇特造型很能抓人眼球,但隐约让人担心酒店内部的采光和沙尘暴光临时的尴尬……不过酒店名字里有个“静”,有亲近感,不错;再者,这里距离我爱吃的秦唐府很近,溜达着就可以过去,所以,嗯嗯,满意,且不管他内心是否在意这家只带四颗星。

“晚上送你一礼物。”Z抓过我,一个反压,两人倒在沙发里。“比上次的还要特别。”他调整好坐姿,吻了过来,柔缓,却堵得严实,不打算让我发表疑问。

“你一定会喜欢的。”他喘气的时候又嘟囔了一句。

一番悉悉索索……半月有余的牵念,像遇到了敌人,在日光流泻的下午,开始一点一点地被撕碎,扔掉……是的,不要牵念,只要纠缠。

纠缠。不清。

但留有余味。

“饿了,吃饭去,补充体力,礼物晚上九点给你。”Z指尖弹弄两下胸前粉红色凸起上的小豆豆,揶揄地笑。

呵,不就是床上大战么?还说得如此玄乎。

他不做解释,去洗手间打了个电话。

带着他,介绍他吃我的家乡饭。一碗岐山哨子面,酸辣;一盘锅盔夹辣子;两个肉夹馍;一碗白菜豆腐汤;一碗浆水鱼鱼……丰盛,口水。

秦唐府里人声嘈杂,低矮的桌椅板凳,墙壁上的脸谱挂饰,十分生活,让心一直往下往下,似乎很贴近淳朴的土地。

他吃的还算不错,口味相差不悬殊,甚好。

最好的在于回酒店的路上,他旁若无人地揽过我的腰,趁我不备,摸下胸,捏下臀,惹人内里发骚。

2

九点整,敲门声响起。

进来一个干净年轻利落的男孩,最多22岁。背着背包。

我疑惑地看他……又瞬间醒悟……呵呵,这坏人,曾说过让我享受下传说中的异性按摩。

很不懂这个已十分火爆的行业,曾好奇地在百度上google过,也问过几个男性朋友……有的说的很正经,有的说的很不正经,所以我的概念就徘徊在正经与不正经之间……没个确切答案。

呵,这算男色消费吧?

Z默而微笑。

我开始有点紧张地抓住他的手,悄声问:“怎么办吗?怪死了,我该怎么办?”

“呵呵,放松,我可是让你放松的……呆会你就知道怎么办了。”

那男孩子先关了房间的大灯,然后点上香薰灯,打开电脑,放出舒缓的音乐……然后整理好床,铺上浴巾。

Z则若无其事地拉着我的手,看电脑屏幕,沉静地厉害。

“我该怎么办吗?”我又问他。

“等会脱了衣服,趴床上去。”

“啊?脱衣服?都脱?”

“呵呵,看来你想全脱啊……”Z坏坏地问。

“姐,可以留底裤。”那男孩声含笑意。

哦……这还,可以,接受。

我背对着那男孩,也背对着Z,磨磨蹭蹭地脱了裙子,去除文胸。双手抱肩,长发都垂在胸前,把自己遮挡的很严实。慢吞吞地走到床跟前……Z又捏了我屁股一下,嘿嘿一笑,后一本正经地去看他的电脑。

我真想抽出一只手挠挠头,表示下我的困惑和一种未知的难安情绪……但是不能……遂,不看他表情,也不给他看我的表情,直接按照男孩的提示,快速地,平趴在床上。






3

昏暗的灯光,淡淡的莫名香味,流淌的音乐,虽然那音质有些金属的破败感……我还是觉得应该闭上眼睛享受。

男孩的手掌互相摩擦额很热,哗一下,平贴在我的略显冰凉的背上,然后有顺序地一下一下重抚……挺舒服的……没什么奇特感觉……我仔细地体会了下,那男孩的手根本就像没有性别一样,只是一个服务工具,比如一块热毛巾,一把梳子,一个灵活的痒痒挠……呵,我觉得完全不如他们说的那么暧昧嘛……嗯,安心享受。

男孩从脖颈到肩背,到双臂,到腰部,按压地都很不错。

“怎么样?”Z半天才问一句。

“挺好的。”

“小伙子,要买点力哦!”Z半是鼓励半是暗喻,呵,我笑。

到臀部了。

男孩似犹豫了下,才轻轻将内裤往下撸了撸,估计织物也就剩下一条线状了。

同样的手法,不过轻柔了些许,画着圈地开始按摩……然后是大腿……若有若无地碰触……呵,我笑了,也还不够暧昧。因为我满脑子想的是正经服务,无法出小差。

“这下有感觉没?”Z又问。

“好像还没……”

“我不信。”Z走过来,手伸进那点织物里,只是划拉着一摸,“还说没有?!不老实!”

眼见着他抽出一张纸巾擦手……呵。

不知道不知道,我真不知道我有没有反应,反正心理上一点过分的想法都没有,难道,难道身体出卖了我?

正想着,男孩开始按摩小腿和脚。

仿佛那份暧昧迟疑着,站在门口看了下,又悄然退下了。

4

“姐,平躺吧。”

男孩柔声道。

翻身?

大脑迟疑的一刹那,我想的是我岂不要半裸于他?

可转念一想,这又算不得色诱,而且,他的手,也已经几乎探遍我的一半了……索性,罢了罢了。

翻身平躺,头发瀑布一样从床沿流泻而下。

第一道,自然是按摩胸部。

一直没和男孩有过对话,这时候更觉得别扭,那还闭上眼吧……眼不见,自然不烦。

感觉这时候男孩的手法,介于情 色之间,揉捏时十分正常,揪起乳头的那一刹那,还是让人为之一颤。

慢慢地,他的手开始移到小腹。

没有耐心地平抚着。

Z这时快步过来,扯起那点衣物……我顺从地抬臀……

男孩的手指开始轻柔地让心一阵一阵悸动,我已经变成他手下不知名的乐器,任由他轻弹与拨弄……

虽有短暂的迷惑,我却还知道不能用手碰他,因为总感觉他是个内心冰凉的……一种物质。

甚至男孩拉起我的一只手,伸向他自己的时候,我都有一种犯罪感,很快就离开。

这种迷惑持续并不长,我隐约中听到男孩与Z的对话……然后时间到了,男孩起身,冲洗,有条不紊地收拾自己带来的大大小小的瓶子,香薰灯,以及电脑……

我改为趴下,Z给我盖上浴巾。

然后神情倦怠地看着这一切结束。

并时不时地和Z相视而笑。

5

男孩一出门,我就奔下床,冲洗。

“说说体会。”Z开始让这个空间完全属于我们。

“还不错,开始很享受的,没有杂念,后来,呵呵……他手法不错。”

“想没想继续?”

“没吧……”我也不是很肯定,因为身体和大脑表现迥异,一边可泛滥,一边仍冷静。

“没有才怪……不过,你要有也不行,我还舍不得呢……”Z开始抱紧我,以床为战场,温柔上阵。

那情境,仿若我是草原,他就是奔驰之上的骏马,;我是一叶舟,他就是层层推进的海浪,暗藏汹涌;我是一袭云雾,他就是呼啸的狂风,瞬时裹卷无形无影。

……自然酣畅。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12/10/16(火) 10:19:00|
  2. OTHER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地铁遭遇骚扰实录 | ホーム | 放纵>>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mrli.blog21.fc2.com/tb.php/384-b99957dd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