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饭特稀

最后的饭特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母子间欲的心魔

(一)

  「思想,是最自由的。因为我们可以在思想的国度里,恣意的徜徉,世界上
最坚固的牢宠,也无法禁锢得住它。每个人都拥有这一个最自由空间,世人所认
定的一切罪恶、污秽、卑劣、下流、羞耻的事物,都曾经,也一直都存在于每个
人的这个空间里。因为它自由,而且绝对的隐密,所以它满足了许多人在现实世
界里无法得到的发泄。」

  「大多数男人见到美女,马上会在这个世界里出现和她性交的画面。而大多
数的女人,见到不错的男人,也会在她们的世界里出现最禁忌的影像。尤其是有
过性经验的女人,一定会在这个世界和这个男人尽情的性交,而在她这个世界的
男人,也一定拥有她最满足的阳具,填满她阴道的每一寸肌肉。再神圣的贞节烈
女都不例外。」

  「大部份男人在懂得自慰的儿童时期,第一个出现在他这个世界的女人,通
常都是自己的母亲,母亲的角色,往往扮演着男人在这个国度里,初期的性交对
象,而随着男人接触的女性渐增之后,这个和他在思想的国度里性交的对象才会
慢慢改变,通常接替母亲角色的,往往是小学同班的美女,而在这个过程中,母
亲和这个美女,会不断交替的和他性交。如果母亲并不漂亮,那么慢慢的,母亲
会随着时间而退出他这个世界,相反的,如果母亲是个美女,而且温柔,那么和
母亲就可能一直存在于他这个世界,不断的和他性交。尤其如果一直没有更佳的
对象出现,那么这样的画面,会一直留存到他成人。所以,恋母情结每个男人都
有,只是时间的长短不同而已。」

  「同样的,女人在成长过程中,通常第一个在她的世界,把阳具插入她阴道
的男人,往往是那曾经抱过她、亲过她的父亲。也同样,随着时间,这个国度里
的男人不断的更换,甚至,在女人过了三十岁,性欲最强烈的时段里,在她的思
想国度里,甚至和她性交的男人,是自己最疼爱的儿子。和儿子性交,会给女人
一种安全、温暖、拥有的满足。」

  「但这个国度里的一切,都不允许它出现在现实世界里,因为,现实世界视
这些为罪恶,无法被接受的罪恶。所以,每个人都活在两个世界里,一个是现实
世界,一个就是思想世界。」

  「如果妄想把思想世界的事物,带到现实世界来,那就会造成痛苦,造成罪
恶。除非……」

  玉玫翻阅着儿子电脑上的笔记,不自觉的随着文字叙述而进入了自己的「思
想」,她愈读愈心惊,尤其是后面的描述,仿佛就在说她一样。

  的确,她无法否认,她确实曾经将许多陌生的男人,在惊鸿一瞥之后,将他
们带进自己的「国度」里,和他们性交,可是,每当她回到现实世界,她总是觉
得羞耻和肮脏。而真正在这个国度,令她流连忘返,一次又一次都能满足她需求
的男人,就是她的儿子。在她的国度里,她不只一次的和儿子性交,即使她回到
现实之后,她仍然能够感觉到那股骚热的快感。

  尤其是最近这几年,儿子长大了,魁梧的身形,结实的肌肉,每每让她不小
心就跑进了那属于她自己的国度。甚至,她时常在儿子沐浴之后,望着他内裤隆
起的轮廓,当场就把儿子带进了自己的世界,疯狂的和儿子性交,让儿子内裤里
的真实尺寸,抽插着她的阴道,撞击着她的子宫。

  玉玫从来没想过,儿子竟会去剖析这种心理,看了儿子的这篇笔记,她突然
觉得,这属于她私人最不可能被知道的秘密,仿佛被儿子窥视得一清二楚一样。

  任何人秘密被窥探时,都应该生气的,但她不知道该生什么气,该生谁的气?

  气儿子窥视她的心情?但这不过是儿子的笔记而已。

  她觉得羞愧,可是,这样的羞愧情绪,却带着些许从未有的叛逆,这样的叛
逆情绪,让她既紧张又有点兴奋。她从来就没想过,这些纯属于自己秘密的空间,
要把它带进现实世界来,可是,儿子的笔记,好像有股魔力一般,让她蠢蠢欲动。

  尤其是笔记最后「除非……」二字,下文呢?除非怎样?儿子写到了这边就
停了。玉玫翻遍了电脑的每个资料夹,都找不到下文!

  属于四十岁女人的秘密,好像整个被挑逗起来了一样,玉玫呆呆的望着笔记
上的字句,不自觉的又进入了她的私秘世界,曾经和儿子在这里狂乱性交的每一
个画面都一一的重覆着,被儿子的阳具填满着阴道的快感,再次的狂袭她的脑神
经。

  玉玫不自觉的将手伸入自己的裙底,三角裤早已经湿了,她的「思想国度」

  开始和现实世界有了初步的交错,因为她第一次把她的秘密带了出来。

  「嗯……唔……宝贝……干我……再用力干你妈……嗯……好粗的鸡巴……
好……妈喜欢给你干……小屄只给你干……嗯……」

  玉玫不自觉的从口中呢喃出她私密世界的话来了。

  「啊……唔……嗯……啊……快……用力顶……用力干……妈要泄了……啊
……亲儿……妈要泄了……嗯……」

  玉玫竟就坐在儿子的书桌前,手淫得泄了!

  「咚」一声,桌上的茶杯被她的腿给踢倒,她刹时心头一惊,猛然的正襟危
坐。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当她看到自己的三角裤褪落到膝盖,手上沾着阴户湿淋
淋的爱液,她知道自己已经打开了这道最隐私的门了。

  玉玫将阴户擦干,再把三角裤穿上,然后关上了电脑,再把书桌上的水渍擦
拭。


                (二)

  傍晚,儿子回来了!

  她不敢再看儿子淋浴后只穿着内裤走出来的样子,她怕自己的眼神会在儿子
面前泄露了秘密。以往,她都会在门外,帮儿子递过衣裤,但这次,她躲进了厨
房。

  「妈……妈!我的衣服呢?」儿子竟走进了厨房,玉玫却不敢回头。

  「哎!自己去找嘛!妈在忙!」

  「妈!你去帮我拿嘛!我来就好!」儿子迳自靠向玉玫身旁。

  玉玫只得低头转身,但是眼睛却不自主的瞄了一下儿子内裤上隆起的轮廓,
她的内心又打了个颤!在走出厨房的过程中,她不小心又让儿子在她的世界里,
把内裤里的肉棒,插入了自己的阴道。

  餐桌上,玉玫显得相当不自在,平常的母亲样子,在此刻竟半点也找不到,
反倒是儿子像是好整以暇似的,一直死盯着她看。

  「小伟!你……干嘛一直盯着妈看?」玉玫心下实在有些闷气,仿佛被儿子
整了一样。

  「妈!没啦!你今天……特别的漂亮哩!」小伟说。

  「妈每天都很漂亮!」玉玫终于摆出了像母亲的态度说。

  「哈!是是……」小伟笑道。

  「笑什么?难道妈丑啦?」

  「谁说的,妈是我心目中最美丽的女神哩。」小伟举手做发誓状。

  「贫嘴!」玉玫仿佛从儿子的音调里,听出儿子在向她求爱的声音似的,竟
像撒娇似的回了儿子一句。

  河堤一但缺了口,河水就一发不可收拾的奔泄而出。当晚,玉玫私秘世界的
一切,一点一滴的流入了她的床,欲望像河水一样的奔流不已,淹没了她的全身。

  「小伟……干我……干妈妈……唔……唔……干妈妈的小屄……」

  玉玫泄了一次又一次,在恍忽中,她仿佛看见了儿子就站在他的床前,挺着
那根从她阴道里抽进抽出的阳具,但她实在太累了,她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哪一个
世界了,她就这样睡着了。


                (三)

  现实世界的光线,往往会让人变得冷静,第二天玉玫醒来,当然忘了她另一
个世界的一切,但是,在她下床走向浴室时,下体湿濡的感觉,让她又再想起一
切,她脱下了湿了一片的三角裤,正要打开水龙头冲洗中间那一部份时,她的手
停住了。

  她赤裸着下体,奔向儿子房间,打开电脑。

  在「除非」二字后面,儿子又写了。

  「除非彼此的思想国度里,在同一段时间,彼此性交的对象,都是彼此。」

  玉玫再往下看。

  「而且,两人同有结合现实与思想的想法,但是,两人绝对都不想在现实世
界里先开口提出,因为,突兀的想在刹那间企图把两者合一,是注定会失败的。」

  「唯一办法,就是试探,一次又一次的试探,用言语,用动作,用肢体,用
一切现实世界的方法,开一扇窗,让对方来窥探自己的思想世界。」

  「如果对方看到了自己最私密的思想世界,也愿意打开一道门,让你也进去
看看,那么,就是让两个世界合而为一的契机了。」

  玉玫看到了这里,心里扑通通的直跳,试探!要如何试探呢?

  她再继续的往下读。

  「通常当儿子问妈妈『一个人在家寂不寂寞?会不会无聊?』之类的话,在
潜意识里都隐藏着性的意识,那回响在儿子另一个世界的声音,可能就是『一个
人在家时小穴痒不养?想不想和儿子性交?』。」

  「而如果妈妈对儿子说:」你长高了!比妈还高一个头呢!『,在妈妈的意
识里,可能就是:「你长大了,鸡巴一定也很长很粗吧!妈要你的龟头顶进妈妈
的小穴』或是『妈妈有个英俊的儿子,真不放心哩』,意思是『妈妈有个英俊的
儿子,真是高兴,如果你能只属于妈妈,每天给你干,不知道该有多幸福!』。」

  玉玫看了这两段文字,看得心头又是狂跳,「一个人在家寂不寂寞?会不会
无聊?」不正是儿子昨天问她的话吗?而她自己在前天晚上,儿子从浴室里出来
时,望着儿子内裤的轮廓,尽情在自己的世界和儿子疯狂性交之后,也对儿子说
了「你长高了,比妈还高一个头呢」的话。她不能否认,她的确心里想的,就是
儿子笔记上所写的一切。

  儿子几乎已经窥透了她的一切,这让她感觉到一种异常的恐慌,但在恐慌当
中,却又有着莫名的兴奋和紧张。紧张得她握着滑鼠的手都颤抖了起来,她只是
想不透,儿子怎么如此明白她的内心世界?她自信自己从来都没露出半点痕迹啊!

  玉玫再继续往下读。

  「单亲妈妈和儿子的世界,母子性交与永远占有彼此的渴望,往往存在于日
常生活中的每个细节里,而且会越来越不加掩饰,因为只有母子两人共处一室的
条件,是一种稳藏的鼓励,这就像四下无人时,人人都不会再有道德,人人都可
以手淫一样。单亲妈妈和儿子性交,就如同四下无人一样,除了屋子里的两个人,
不会有外人得以窥见,而且,渴望性交的母子,即使还没开始正式性交,都早已
经思考过这个问题,绝对不会让任何外人知道的。」

  「存在于日常生活当中的性交暗示,往往是母子同时进行的,尤其是妈妈是
最先开始的挑逗者。浴室里换下来的小内裤,是妈妈对儿子的挑衅,摊在洗衣篮
上面的性感三角裤,每一个细节都是信号。黑色的透明蕾丝是在说『妈妈期待和
儿子来一次大胆的性交』;白色的蕾丝是在说『妈妈的阴毛都露给你看了』;红
色的蕾丝则是说『妈妈的阴道发热,可以马上插进来了』。而款式如果是又小又
窄的丁字裤,就是说『不必脱妈妈的内裤,拨开小细布,马上干我』;而直接把
内裤包裹着小屄的地方摊在上面,让泛黄的尿渍,淫液留下的痕迹直接对外,就
是在说『妈拨开了阴唇,让你看、让你摸、让你舔妈妈的屄』。」

  玉玫看到这里,双腿已几乎酸软得无力站起来,儿子是完全的破解了她的内
心世界。但是,她为何平常都没意识到儿子也一直有在暗示她什么呢?

  玉玫接着往下看。

  「儿子对母亲的暗示一向很简单,穿着紧贴的内裤,让阴茎的轮廓完全的毕
露在母亲的视线底下,偶尔让它勃起,多夸张都没关系。它是在向自己母亲炫耀,
告诉她『儿子的肉棒随时都可以进入你的身体』。」

  「但是,不管彼此的暗示有多明显,要想让彼此的幻想世界合而为一,就需
要有一方敢于做出大胆的动作或直接肢体的碰触,例如吃饭时,妈妈刻意走到还
在吃饭的儿子身后,双手环抱一下儿子的脖子,将脸放在儿子的肩上,轻声的吹
气在儿子的耳朵说『妈做的菜好吃吗?』;或是儿子走下妈妈身后,双手揉捏妈
妈的肩膀说『累不累?我帮你按摩吧!』,当然,妈妈的意思是说『妈妈的菜好
吃,妈更好吃,知道吗?』而儿子的意思是说『我帮你按摩,揉楺你的奶子好吗?』。」

  「肢体的暗示是让彼此的世界合而为一的第一步,接下来……」

  玊玫看到了这里,又找不到下文了。

  「接下来怎样?」玉玫的内心世界已经迫切的期待着和儿子的世界合而为一
了。

  关了电脑,玉玫又在儿子的书桌前手淫了几次,也在自己的世界里,又和儿
子性交了无数次。

  看着手上昨夜淫液泛滥的蕾丝三角裤,她想到了儿子笔记里的话!「试探」!

  她呆了许久,最后决定不洗,暂时把三角裤收了起来。


                (四)

  到了下午,儿子回来前,她把那件沾着白色体液的三角裤放进里浴室里,洗
衣篮的最上层。她知道,儿子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他一定会看见的。

  果然,儿子进了浴室之后,洗的时间,比平常多了一倍,而且大都听不到淋
浴的水流声。

  终于,儿子洗完澡,离开了浴室。玉玫找了机会进入浴室。

  玉玫一眼就看见了洗衣篮上面,她原本卷成一条,只剩阴部部分摊在外面的
三角裤,已经被摊了开来,并且,旁边平躺着儿子的内裤,而更令她心跳不已的
是,儿子的内裤上,有着一滩精液。

  她首次的「试探」,马上就得到了儿子的回应。这不禁让玉玫开始紧张了起
来,她的现实世界和思想世界在交战着,她到底该不该再玩下去?她只要一想到
即将会在现实世界里和儿子性交,她就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玉玫胡乱的洗了个澡,擦干了身体。正当她拿起那件新的三角裤要穿上时,
她的思绪又飞进了自己的世界。这件小小的透明三角裤,不就是为儿子而穿的吗?

  想着想着,又不小心在自己的世界里,让儿子粗大的阳具插进了她的阴户。

  玉玫也用了一倍的时间才离开浴室。

  晚餐的餐桌上,玉玫从厨房端出了最后一道菜之后,手不禁有些颤抖,因为
她很想照着儿子笔记上所说的,从儿子后面抱着儿子,把脸放在她的肩上,问他
一声「妈做的菜好吃吗?」可是玉玫冷静不下来,她怕自己一开口,话也是颤抖
的。

  玊玫边吃着,一边抬起头故做镇定的瞄着儿子吃饭的神情,她看着儿子自在
的样子,不禁有些恼怒,自己仿佛一只待宰的羔羊一样,儿子却老神在在。可是,
她明白是她自己去偷窥儿子的电脑的,她不知道儿子到底只是把他的世界关在电
脑里而已?还是真的企图把他的世界和自己的母亲合而为一?

  玉玫边吃边发呆着,突然一只手掌按在她的肩上。

  「妈!累不累?我帮你揉一揉吧!」

  「哦……好……好……」玉玫心里又开始紧张起来,昨夜儿子笔记上所说的,
儿子现正在照着进行着。

  玊玫紧张的心情让她全身绷得紧紧,她知道此刻儿子的视线正在往下盯着她
半露的乳沟,她还为此特别穿了件宽松的T恤,好让儿子真来暗示时,可以看得
更深入,看得更多。玉玫只恨自己还不够大胆,她本来是考虑不要穿胸罩的,那
就可以让儿子直接看到她已挺挺起来的乳头了,但是这样明显的激突打扮,她还
是做不到。

  「妈!舒服吗?」儿子的手轻轻的揉捏着,时而往下在锁骨的地方轻轻扫过,
时而好像一双手掌要猛向自己的乳房进攻,用力的抓着它一样。

  「嗯……好了,妈很舒服了……」玉玫感觉到自己的下体已经有点湿热了,
再揉下去,刚才换上的三角裤可能又已又再换一次了。

  一顿饭吃完,玉玫已经在她的世界里,在餐桌上和儿子狂野的性交了好几次
了,仿佛扒一口饭,儿子的肉棒就在她的阴道里冲刺一次一样。玉玫的世界里,
她早已全身被儿子脱光,双乳压着餐桌,儿子正从背后在抽送着她的阴户。她望
着桌上的调味瓶,边夹着菜,边想着桌上的调味瓶正在随着儿子的抽送撞击而震
动着。

  晚饭终于吃完,玉玫洗好了碗筷,儿子已经又关进他的房间了。

  玉玫知道,儿子又继续往下写了,她意识到当她明天再打开儿子的电脑后,
一定会有令她更加紧张的内容。

  她有时又气又恼,气儿子的气定神闲,恼自己的胆小没用,明知道儿子已经
一步一步在「明示」了,而自己怎样都拉不下做母亲的尊严,去向儿子做更大胆
的表白。她明白母爱和性爱对她而言,早已是同一个代名词。

  一夜胡思乱想,又在自己的世界里和儿子疯狂的性交了几次之后,终于昏沉
沉的睡去。

  大门关上的声音让玉玫醒了过来,她知道儿子出门去了,于是不加梳洗便飞
快的冲到儿子房间打开电脑,开启了那个叫「两个世界」的文件档。

  「肢体的暗示是让彼此的世界合而为一的第一步,接下来……」

  接下来小伟又写着:「做母亲的不论再怎样暗示儿子,都不可能先放下母亲
的尊严去向儿子求爱的,这是做母亲的最大困扰,而事实上,母亲一句话都不必
多说,一切暗示的进行必需持续下去,母亲从自己的暗示所得到的回应,会更觉
得刺激紧张,越加露骨的暗示,兴奋程度就越高,但,母子两人的世界终要合而
为一的,言语是多余的,时机成熟时,不必言语,母子两人就会自然而然的……

  开始幸福快乐的性交生活了!「

  儿子又看出她的矜持了,玉玫继续往下读。

  「做妈妈的已经习惯将沾着体液的性感三角裤放在最上层让儿子欣赏她湿润
的小屄,儿子也每天都乐于这样的幻想着妈妈阴户上湿润的样子,所以儿子如果
慢慢懂得妈妈的内心世界,那么,他可能会把自己内裤上沾着精液的地方,压在
妈妈三角裤包裹着湿润小屄的地方,这象征着儿子正在干着他的妈妈,也象征着
儿子把精液射进了妈妈的子宫里……」

  玉玫看到这里,不由得想到昨天那件被儿子欣赏过的内裤还在浴室里没洗,
于是她赶紧到浴室看看。

  果然,自己的三角裤不但已被儿子的内裤压着,当她拿起来的时候,儿子的
精液还从她的三角裤中间部位,拉出一条透明的丝线。看得玉玫的阴道仿佛又被
儿子的肉棒插入一般,不由得又火热了起来。

  回到电脑前,玉玫继继往下看。

  「当妈妈拿起母子两人紧贴在一起的内裤时,妈妈的世界里,已经能更深刻
的感受到儿子肉棒插入阴道时的快乐了,因为这是两个世界结合的讯号。」

  「接下来,妈妈的新内裤一定又湿了,其实,湿了的性感内裤,不一定是要
放在浴室的洗衣篮里,有时,如果不小心把它遗落在沙发上、地板上,甚至是儿
子的床上,那也是一种情趣的暗示。」

  「最后进入关键时刻,就是文字的表白了,妈妈绝对是不可能向儿子说『干
妈妈好吗?』儿子也不会向妈妈说『妈,让儿子插你的屄好吗?』,所以,最后
就要靠文字来进入最后阶段,文字,会变成母子间直接性爱告白的管道和另一种
情趣,因为,不论彼此怎样暗示,谁都会怕一时的莽撞而弄僵了母子原本的相处
模式。而做儿子的也必需得要妈妈的文字确定,才能一直的享受着母子两人性暗
示的快乐与刺激。」

  「如果妈妈懂了这个原由,那么,可以在电脑上留下只字片语,让儿子完全
确定,妈妈真的很想要和儿子性交。」

  玉玫看到这里,手已经开始有些冲动,冲动的想在电脑上留下求爱的告白。

  写什么呢?玉玫心里不断的出现各种字眼:「儿子!快来干我!」、「妈想
要插屄」、「妈的小屄要儿子的肉棒填满」,甚至「儿子!看到留言,马上找到
妈,脱下妈的小内裤,把妈压在任何地方,狠狠的干我!」。

  玉玫大胆的把这些字眼一句句打了上去,又再删掉,每一句都让她觉得是亲
口对儿子说的一样,让她觉得快感十足。

  最后,玉玫终于决定留下了一句她不再删的话:「妈懂了!」。也不再关上
电脑,就让电脑开着,也让开启的笔记开着,让儿子确切的知道她已经都看过了,
也都接受了,也等于把主动权交给了儿子。


                (五)

  下午,玉玫终于等到儿子回来了,她已经把自己又沾满了淫液的红色蕾丝三
角裤平平整整的让它躺在儿子的床上了,只要儿子一进房间就会马上看到那醒目
的颜色。

  玉玫暂时避开了儿子的眼神,因为她已经把胸罩脱了,T恤上很明显的可以
看到她激突的乳头。她知道儿子正在盯着她的双乳。

  儿子进了房间,玉玫心口跳得异常快速,胡乱的进厨房把菜端了出来。

  「妈!我房间换下来的衣服帮我拿去浴室,好吗?」儿子从房间出来,明显
的两眼透露着火热的讯息,对着正从厨房走出来的玉玫说。

  「嗯!」玉玫应了一声,紧张的走进儿子房间,她放在床的的红色内裤已经
不见了,电脑还开着,上面又有了新的文字。

  玉玫不由的坐了下来,看到笔记本上一串的文字,竟然是她打了又删去的大
胆露骨字眼:「儿子!快来干我!」「妈想要插屄」「妈的小屄要儿子的肉棒填
满」「儿子!看到留言,马上找到妈,脱下妈的小内裤,把妈压在任何地方,狠
狠的干我!」

  这时她才猛然想到笔记本有回复功能,这让她的内心世界更赤裸裸的全摊在
儿子面前了,她不禁又羞又急。

  她继续看儿子的新留言。

  「当妈妈把自己湿润的内裤送给了儿子,又脱掉了内衣来迎接儿子回来,又
打下了向儿子求爱的告白,那么儿子必然会找一个适当的时机,给妈妈一个惊喜
的。」

  儿子就只写到这边,玉玫从又羞又急变成一种热烈的期待,期待儿子要给她
的「惊喜」。

  「妈!我再帮你按摩一下好吗?」儿子的手又搭上了玉玫的肩膀。

  「嗯……好……」玉玫放下筷子,内心又开始的紧张了起来,因为她知道这
个角度可以让儿子完全的看清楚她饱满而又高挺的双乳。

  儿子的手又慢慢的滑向锁骨的位置,用手指顺着锁骨来回的轻抚着。

  「连自己敏感的地方儿子都探索到了,再来呢?是不是要直接往下……我该
怎样反应呢?」玉玫紧张得身子都绷得紧紧,除了儿子手指的触感让她兴奋之外,
内心也不断的挣扎着该如何回应。

  儿子的手真的顺着锁骨往下了,手指的前缘已经探进了玉玫的领口,但来来
回回都没触碰到她的胸部,这让玉玫心里一直七上八下,口里不自觉的「嗯」出
声音来。

  「好了,妈!有舒服一点吗?这样够不够?」儿子的手突然离开了她的领口。

  「嗯……有……够……够了!」玉玫知道儿子在挑逗她,引起她的兴奋,甚
至企图想让自己更加期待进一步的接触,而事实上,儿子是成功了。

  h玉玫在厨房一边洗着碗,一边想着。

  「他要给我的惊喜,会不会等一下进来厨房,就从后面撩起我的裙子,脱下
我的内裤,或是……直接把我压在流理台上,从后面直接就……开始干我了?」

  玉玫期待又紧张,裙子里特别为儿子穿的蕾丝丁字裤,小到只能遮着她的缝
穴,浓密的阴毛全都是显露在外面的,只要儿子撩起她的裙子,就会看到那一小
块布,早已经湿淋淋的等待他的穿越。

  玉玫慢慢的洗着,但儿子一直都没进厨房来,直到最后一个碗洗好时,一个
高大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她的背后。玉玫心里开始狂跳着,把动作又放慢了下来,
等着儿子的下一步。

  「妈……」儿子的手搭在了她的肩上。

  「嗯……」玉玫没有回头,只是低头轻应一声。

  「辛苦你了,看,都流汗了!」儿子用手轻抚着自己的后颈,抚弄着耳后的
发梢。

  「嗯……还……还好……」玉玫都听得出来自己颤抖的声音了。

  「这么热的天,在家里,就别穿得那么多,看你的衣服都湿了。」儿子说着,
一手已经往下在撩她的T恤。

  「嗯……是有点……有点热……」玉玫感觉到儿子已经将她的T恤撩到了肚
脐的位置。

  「那……脱下来好吗?」儿子说着,已经将自己的T恤撩到了双乳的高度,
只要再往上,那自己的双乳就将要「脱颖而出」了。

  「嗯……随便你……」玉玫已经不知道该做拒绝的回应了,甚至,她一点都
不想拒绝。

  终于,T恤摩擦过她的乳头,已经被儿子掀到了乳房的上头,双乳像弹跳似
的,弹了出来。

  玉玫不再言语,自动将双手高举,让儿子把她整件T恤脱了下来,自己已是
上身全裸的呈现在儿子面前了。

  「妈!有时候你会不会觉得,如果我们在家里面,不管做什么,只要关起门
来,会自由自在很多?」儿子说着,双手已从她的腰开始轻抚上来。

  「嗯……当然,不管我们做什么,都不会有人知道。」玉玫脱口而出的「回
应」,连她自己都被自己的大胆而吓了一跳。

  「妈……我们都穿太多了……」这时儿子已经将双手按在她的双峰上面,胸
口已紧紧的贴在自己赤裸的背上。这时她才感觉到,儿子已经脱了上衣,因为背
上传来的感觉是肉跟肉的接触。

  「嗯……」玉玫知道母子的这最后一道关卡就即将要突破了,她轻哼着享受
儿子双手在自己乳房上的爱抚。

  「妈……让我帮你擦汗……」儿子将脸贴在玉玫的脖子上,开始用舌头舔着
她的颈子。

  「嗯……」随着期待的到来,和儿子的亲吻,玉玫已经兴奋得身子轻轻的颤
抖着。

  儿子顺着脖子的亲吻,已经慢慢移到了玉玫的脸颊,一手仍在揉捏着她的乳
房,一手顺势将她的脸扳了过来。这时玉玫唯一能做的,就是闭上眼睛,轻启朱
唇,等待儿子热情的接吻。

  「滋……」终于,儿子的双唇印了上来,并且强力的吸吮着,让她不由得也
伸出了舌头,探进了儿子的嘴里。

  「滋……滋……滋……」这是玉玫久逢甘霖的一吻,让玉玫主动的翻转过身
来,热烈的抱着儿子,忘情的吻着。

  l直到玉玫发现一个火烫的东西正顶着自己的小腹,才发现,儿子已是全身
赤裸,粗大的肉棒如她平常在儿子内裤印痕上所见到的一样,已高高的挺举在她
面前。

  「妈……我们是一体的,有什么关系!」儿子的话,好像带着一股魔力,尤
其是说到「一体」,让玉玫心里又想到了儿子的阳具插入她阴道。

  「是啊!」玉玫已没什么好再矜持的了,心防早已被儿子完全攻占,于是她
自己缓缓的解开了裙的拉链,任由裙子滑落。

  此时母子两身上,只剩玉玫精心为儿子所穿的性感丁字裤而已。

  「妈!你的身材好美,没人欣赏真是可惜哩!」儿子两眼直望着她阴毛。

  「你不正在欣赏吗?」玉玫的腼腆和紧张仿佛一下子就没了。

  「妈,我们以后在家,就这样好吗?又自在,又没人知道。」

  「好啊!当然好啊!」玉玫主动的再次吻着儿子说。

  「妈,你比我多一件呢!而且……湿了……」儿子说着,手已经探进了她的
三角裤里。

  「滋……你也……比妈多了一根……」玊玫似完全得到解放一样的,狂烈的
吻着儿子的脸,一手握住了儿子火热的肉棒。

  儿子的手指已经探进了她的阴唇,轻轻的在她湿黏的肉壁上爱抚着。

  玉玫也已将自己湿淋的的小内裤褪到了小腿,然后让它自动的滑落在地板上。

  儿子低下身子把玉玫的这件内裤捡了起来,并把她抱起,往客厅走去。

  「妈……我们的世界,可以从这里进出,是不是?」儿子在客厅地板上也捡
起自己已经沾了精液的内裤,将母子两的内裤并排在餐桌上。

  「嗯!别分开它……让它们结合……」玉玫主动把自己内裤淫水湿润的部位,
贴在儿子精液的位置。

  「妈……你看,我们的世界,结合了,不是?」儿子将两条内裤在玉玫面前
慢慢张开,两人下体部份黏着的白色分泌物,拉成了一条丝线。

  「儿……嗯!我们的世界……结合了……」玉玫此时已经完全的开启了自己
的隐秘空间。她转身将乳房贴近儿子的胸口。

  「妈……你的世界……是怎样的美妙呢?」儿子的手,又再拨开了她的阴唇。

  「妈妈的世界,一直是空着的……一个空虚的地方……等着儿子来填满它。」

  玉玫的手也握着了儿子的肉棒。

  「妈……让我看看你的世界……」儿子将玉玫抱上了餐桌。

  「妈妈的世界……只要你把这根鸡巴……插进妈妈的小屄……你就会看见了
……」

  玉玫握着儿子的阳具,媚眼如丝的说。

  玉玫将儿子的肉棒引到了阴户,慢慢的顶开了阴唇。

  「小伟!准备好了吗?我们的世界,要结合在一起了!快……干妈妈!」

  「滋」一声,儿子的阳具,终于插进了玉玫已经湿淋淋的阴户了。

  「啊!」玉玫欢喜的高声呼喊了出来。终于,她把幻想的一切都摊在儿子面
前,和儿子分享这世上最隐秘的空间。

  「妈……在我的世界……每天都这样干着你……知道吗?」小伟慢慢的开始
抽送着。

  「妈也一样……每天都要给你干……妈才睡得着……啊……啊……」

  「妈……我干你的时候……你都说什么……」

  「啊……嗯……亲儿……你的大鸡巴……天生就是要来干妈妈的……妈妈的
小屄……让儿子干……才会爽……干吧……妈妈三个洞……都要给你插……让你
干……口交……干屄……肛交……随你爱插哪里……你早已经插过妈妈的小屄千
百遍了……啊……在床上……妈趴着让你从后面插……在浴室……妈边洗澡边站
着让你插……在客厅……妈妈亲你的鸡巴……你吸妈妈的小屄……啊……就像现
在……给你干……对……你抱着我……边走边干……啊……啊……亲儿子……妈
要给你干……给你插……妈的小屄只给你干……干我……再干我……」

  儿子抱起玉玫,一边走回厨房,一边抽送着。

  「啊……就是这样……从后面干妈妈……好爽……好美……啊……坏儿子…
…偷进妈妈的世界……让妈都没有秘密了……坏儿子……幻想变成真实……感觉
……好棒……好快乐……啊……」玉玫趴在流理台上,让儿子从后面抽送着。

  「妈,我以为只是我这样想,没想到……你也一样……好棒啊!」

  「坏死了……知道妈会看你的电脑,故意打那些……诱惑妈……真是坏儿子
……」

  「是你自己已经诱惑儿子好多年了,我再不做点事,那不苦了妈了?」

  「嗯……好儿子……真孝顺……啊……坏儿子……」

  「一下子好儿子,一下子坏儿子,妈,我到底好还是坏?」

  「又好又坏!好儿子,懂得妈妈的世界,干得妈好爽,坏儿子,一直想干自
己亲妈妈的坏儿子……啊……宝贝儿子……妈又要泄了……」

  母子俩的性交,继续转往浴室里继续着,玉玫因高度的兴奋而一泄再泄,儿
子也因和自己母亲性交而一再勃起,一再射精到母亲的阴道里面。抽送着,

     ***    ***    ***    ***

  母子两人最隐秘的世界,终于合而为一了。

  而后,性交,就是那把开启这世界唯一的钥匙。

               【全文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13/05/23(木) 14:23:23|
  2. love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父亲永远是父亲 | ホーム | 公公给我治疗的经历>>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mrli.blog21.fc2.com/tb.php/1054-48e515f5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