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饭特稀

最后的饭特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阿爸的情人

在一个小山村里,村中二十几户人家,都是以务农维生,许进福年五十六早年丧妻,和唯一儿子许川就靠着一块山坡地,种植地瓜相依为命,许川二十一 岁时,许进福便托人为许川作媒,终于在邻村找到一个女孩---美秀,许进福以家里所有积蓄,将美秀娶回来做儿媳妇。

  新媳妇年纪小许川两岁,进门后把家里整理得井井有条,小两口非常恩爱,对许进福也很孝顺,一家人日子过得非常快乐,但只有一件让许进福非常苦恼的事,就是儿子的房间和他的房间只隔着一片木板墙,每天夜里他常被媳妇的呻吟声吵醒,他们做爱时美秀虽然努力不发出声音,但当高潮来临时她还是忍不住叫了出来,许进福常常半夜被这种淫荡销魂的声音吵醒,开始几天许进福还是极力忍耐,蒙着被子睡觉,但是他们不仅天天做爱,而且每次一做就是两三个小时,弄得许进福几乎每夜失眠,后来许进福干脆晚上不睡觉,每当隔壁传出美秀的呻吟时,许进福就趴在墙缝上偷看。

  从儿子房里黯淡的灯光下,许进福清楚的看见美秀赤裸着身体,以各种姿势承受儿子肉棒的冲击,或者含着儿子的肉棒吸舔,这种淫靡香艳的景象,让许进福忍不住边看边握着肉棒套弄。

  婚后不到一个月,许川便和村里的人到城里打零工贴补家计,虽然舍不得和新婚妻子分开,但为了家计不得不去,还好这次只出去一个月。

  许川走后,许进福还是如往常一样,白天到田里工作,直到天黑后才回家,有一天许进福提早从田里回来,他刚到门口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呻吟声,许进福从门缝往里看,看见客厅里美秀下半身赤裸,一脚放站在地上,一脚跨在椅子上,她手上握着一根黑黝黝棍子,正在小穴里抽插,许进福心里暗骂:

  「这臭婊子真淫荡,丈夫才离开不到几天,大白天就自己搞起来,说不定将来还会给儿子绿帽子戴,我要进去骂她一顿。」许进福刚要推门进去,里面又传出一阵高亢的浪叫声,许进福从门缝往里瞧,看见美秀可能正在高潮,她一手搓揉着乳房一手加快抽动木棍,晶亮的淫水不断从小穴喷溅出来,这样的画面许进福很熟悉,因为在他偷看儿子和媳妇做爱时,媳妇在高潮时就是这样把淫水从她的小穴和儿子的肉棒交合处喷溅出来,许进福知道这只是刚开始而已,媳妇还需要几次高潮后才会停下来,于是他决定再看下去。

  一次高潮后美秀翻身仰躺在桌上,她朝向门外曲张双脚,这是许进福第一次清楚看到媳妇的小穴,美秀的小穴长满浓密的阴毛,像馒头一样高高隆起,两片淡粉色阴唇随着木棍抽插不停卷入翻出,从肉洞不断流出的淫水,沿着股沟流到桌上,看得许进福肉棒怒涨欲火难耐,他忍不住脱下裤子冲入屋内,在美秀还来不及反应过来时,许进福抢下木棍,把胀得发痛的肉棒插进美秀的阴道。

  「嗯~~~爸~~~不要~~~不可以~~~」美秀发现闯进来把肉棒插进她的小穴的人,竟然是她的公公,急忙伸手抗拒。

  美秀淫荡的样子,早已让许进福欲火焚身,他哪管美秀的抗拒,他双手扣住媳妇双腿,下面屁股猛摇,肉棒在媳妇紧凑的阴道抽插得吱吱作响。

  「噗吱~~~噗吱~~~」「哼~~~不要~~~哼~~~」美秀呻吟着抗拒。

  许进福粗大的肉棒在媳妇敏感的阴道不停抽插着,美秀从惊吓缓和下来后,感觉到小穴被公公的肉棒撑得又涨又舒服,她刚降下来的淫欲,又被快感挑了起来,美秀那双推拒的手,不知不觉勾住公公的脖子。

  「嗯~~~嗯~~~噗吱~~~噗吱~~~嗯~~~」屋里充满美秀的呻吟和性器磨擦的水声。

  「嗯~~~嗯~~~舒服~~~嗯~~~下面~~~好满~~~好舒服~~~嗯~~~」沉浸在肉棒摩擦产生的快感,她双腿勾缠在公公腰上,忘情得把肥美的屁股随着抽插的频率上下摆动。

  「哦~~~哦~~~快~~~快~~~用力~~~要~~~要~~~来了~~~哦~~~哦~~~泄~~~泄了~~~哦~~~~~~」一阵猛烈抽插后,许进福接近了临界点,听到美秀要泄了,他加快抽插,肉棒更用力深入媳妇阴道深处,龟头狠狠撞击着她敏感的花心,不久,一股温热的黏液,喷洒在许进福的龟头上,许进福舒服得一阵哆嗦,把积存已久的精液,射进媳妇的体内。

  「啊~~~啊~~~泄了~~~好舒服~~~啊啊~~~」美秀在浪叫声中又一次高潮。

  「哦~~~哦~~~我也~~~要射了~~~哦~~~真舒服~~~」许进福又用力抽插几下,也把剩余的精液全数射进美秀子宫里。

  激情过后,美秀羞愧得流出眼泪,许进福也为刚才的鲁莽后悔,但事情已经发生,后悔也没有用,许进福抱着媳妇裸露的肩膀安慰她:

  「美秀,对不起,爸爸太冲动了,自从你婆婆过世后爸爸就没有碰过女人,但是你和阿川结婚后,每到半夜你发出的声音,让爸爸听得难受,刚才在门外看见你躺在桌上自慰,爸爸才会这么冲动。」美秀听到公公说每晚都在听她做爱的浪叫声,羞得更是无地自容,许进福看媳妇娇羞靠在自己身上,两颗坚挺的乳房随着呼吸抖动,许进福下面不觉得又蠢蠢欲动,美秀也查觉公公肉棒逐渐硬起来,羞得急忙转身逃开,许进福急忙抓住她的手。

  「别走媳妇,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爸爸会负责,阿川不知还要多久才能回来,这段时间不如让爸爸来照顾你。」美秀知道公公说得是什么意思,她害羞的低下头,心想如果答应,那就是背叛丈夫,和公公做爱又是乱伦的事,如果不答应又有点可惜,公公年纪虽大,但他的肉棒又大又硬,丈夫虽然年轻,可是就下面的东西,就没有遗传到公公,如果答应公公就可以~~~,美秀既想要又害怕犹豫不决。

  许进福看媳妇低头不语,知道她已经心动了,她高潮刚过欲火还没有降温,不如趁现在再操她一次,或许以后就可以时常和媳妇作爱,于是许进福把媳妇抱进怀里,抓住她的美乳搓揉。

  「嗯,爸爸,不要~~~」美秀象征性伸手推拒。

  许进福见媳妇并没有多大抗拒,便低头吻住美秀丰润的双唇。

  「嗯~~嗯~~嗯~~~」许进福舌头伸进媳妇的嘴里,美秀也伸出舌头相互交缠,许进福的手从她的乳房往下移动,摸向美秀肥美多汁的阴户。

  「嗯~~嗯~~」美秀张开双腿,让公公的手更容易进入她的禁地。

  「啊~~真紧~~媳妇啊~~自从你们结婚后,每天都在做爱,怎么还这么紧?」许进福手指插进美秀湿润的阴道缓缓抽动。

  「嗯~~人家也不知道,也许是阿川的肉棒比较细,所以才会这样。」美秀被公公摸得浑身又痒又舒服,她已不再害羞,还握着公公的鸡巴揉捏套弄。

  「嗯~~美秀你好会玩鸡巴,爸爸的鸡巴被你摸得好舒服。」「阿爸,你不要笑嘛,还不是你把人家弄得好痒,人家才忍不住去抓你那里。」「美秀,阿爸看过你帮阿川吃鸡巴,你也帮阿爸吃吃鸡巴好吗。」许进福看媳妇已经主动握着他的鸡巴,更进一步要求美秀。

  「阿爸,我是你的媳妇,怎么可以叫人家帮你吃鸡巴。」美秀嘴里说着,人还是坐到公公旁边低头把握在手里的鸡巴含进口中。

  许进福舒服靠在椅背上,一边看着美秀的动作,一边把手指从美秀屁股后面插入她的小穴抠挖,美秀一手握着鸡巴一手揉捏着公公的阴囊,她把龟头慢慢吞进口中,直到插进喉咙后再慢慢吐出,又用舌头舔龟头尖端的马眼,再沿着阴龟头到囊舔,来回几次后又含住鸡巴吞吐,许进福被媳妇高超的口技吸得非常舒服,鸡巴更是涨得又粗又硬,他两根手指在媳妇的阴道不停抠挖抽插,把美秀的小穴挖得淫水横流,终于许进福忍不住拉起美秀,让她躺下一手抱着她的腿,一手扶着鸡巴就往美秀的小穴插。

  「嗯~~~」美秀小穴被鸡巴插入,骚痒空虚的感觉变得饱涨充实,她忍不住屁股上挺双腿夹住公公的腰。

  许进福鸡巴在媳妇的穴里,只觉得里面又热又紧,阴道里胬动的嫩肉,还不停挤压研磨着龟头,他低头含住媳妇的乳头吸吮,一边摆动屁股把鸡巴在媳妇的小穴里缓慢的抽插。

  「嗯~~~舒服~~~嗯~~~阿爸~~~快一点~~~嗯~~~」舒畅甜美的快感从阴道扩散到美秀全身,她挺动屁股配合着鸡巴的抽插摆动。

  「嗯~~~嗯~~~插到~~~花心了~~~嗯~~~好舒服~~~阿爸~~~用力~~~嗯~~~」许进福的鸡巴在媳妇窄紧温软的穴里加快抽插,快感从龟头不断传遍他周身神经,他很高兴能干到这漂亮的媳妇,便加速用力抽插,恨不得把鸡巴连根插入媳妇的穴里。

  美秀双脚夹紧公公的腰,肥白屁股上下猛抛,她已到濒临高潮边沿,阴道里的嫩肉紧勾缠着鸡巴,花心像小嘴一样不停吸吮着公公的龟头。

  「啊~~~啊~~~阿爸~~~用力~~~插到~~~底~~~嗯~~~好舒服~~~阿爸~~~快点~~~嗯~~~」没多久美秀子宫一阵痉挛,一股温热黏滑的阴精喷洒在许进福的龟头上,许进福龟头被热精烫得一阵酸麻,也忍不住把精液射进媳妇的子宫里。

  「啊~~~啊~~~好舒服~~~啊~~~阿爸~~~你的~~~精液~~~烫得媳妇~~~好舒服~~~」受到精液的冲击,美秀又来了一次高潮。

  一周后,许川从城里回来,许进福问儿子为什么会提前回来,原来许川在城里找到一个长期工作,不过必须到更远的地方,所以老板才让他先回家几天再回工作地,听到儿子只回来几天,许进福心里暗暗高兴,因为这几天他和媳妇正打得火热,儿子如果不走,那他又要回到从前,过那种单身苦闷的日子。

  美秀听说丈夫住几天就走,心里百味杂陈,她希望丈夫不要再走,但又舍不得公公给她的快乐,因为这几天公公给她的快乐,比丈夫还多,但终究是乱伦的事不免担惊受怕。

  俗话说小别胜新婚,许川在家这几天和美秀两人特别恩爱,白天怕会被人看见,两人只有搂搂抱抱亲个嘴,到了晚上,两人很早就关进房里,不久就传出美秀淫浪的呻吟声,这听在许进福耳朵里真不是滋味,但又无可奈何,只好到院子枯坐,等到儿子媳妇睡了后才回房睡觉,但是半夜他还是会被吵醒好几回。

  三天后许川又要回到城里去,许进福强忍了几天,早已经欲火难耐,好不容易送走了儿子,他急忙把媳妇拉进房里,美秀体贴温柔得脱下公公裤子,这些日子来她已习惯做爱前先为公公口交,美秀含住公公鸡巴,仔细绕着龟头舔了几次后才吞入口中,她一边吸套一边轻轻揉捏着阴囊,等到许进福鸡巴在美秀口中涨得更大后,美秀才淫荡得张开双腿,等待公公鸡巴插入。

  「阿爸,媳妇的穴好痒,快来操媳妇的穴吧。」许进福扶着鸡巴就往媳妇穴里插,虽然有淫水的润滑,但是许进福粗大鸡巴进入媳妇细窄的阴道,还是没办法一次到底。

  「嗯~~~好粗啊~~~阿爸~~~你的~~~鸡巴~~~撑得媳妇~~~浪穴~~~好涨~~~」「乖媳妇~~~这几天~~~阿爸的鸡巴~~~差点憋坏~~~今天一定要~~~干得你~~~爽死~~~」许进福一边搓揉着媳妇的乳房,一边用力摆腰抽插。

  「啊~~~啊~~~好舒服~~~啊~~~阿爸~~~你今天~~~鸡巴~~~好大~~~插得~~~媳妇~~~好舒服~~~」美秀双腿夹着公公的腰,淫荡的摆动屁股。

  「啊~~~啊~~~阿爸~~~好舒服~~~啊~~~用力~~~媳妇~~~的~~~骚穴~~~好舒服~~~啊~~~不行~~~要泄了~~~啊~~~好舒服~~~」美秀高潮来临时,阴道一阵激烈收缩,阴道里的嫩肉不停胬动夹缠着鸡巴,紧接着她子宫又一阵痉挛,终于把炙热的阴精喷洒在公公的龟头。

  「啊~~~乖媳妇~~~骚媳妇~~~你的骚穴~~~夹得~~~公公~~~好舒服~~~喔~~~公公~~~也要~~~射了~~~」许进福龟头泡在媳妇热烫的淫液里,舒服的更卖力抽插,不久他背脊一阵酸麻,快感由龟头传遍他周身神经,终于在媳妇的子宫深处射进精液。

  晚上翁媳俩像夫妻一样亲密睡在一起,许进福免不了又干了媳妇几次,直到天快亮了才入睡。

  第二天许进福进城要买礼物送给媳妇,美秀一个人在家无聊,加上昨被公公操了一夜身体有点困乏,就进房里睡觉,美秀刚睡下不久,许进福一位朋友胡胜来找许进福,他在门外叫了几声没有人响应,就径自推门进屋,胡胜在屋里又叫了几声,还是没有回应,他转身要离开时,看见一个房间房门半开着,胡胜走近一看,里面床上躺着一位年轻美少妇,胡胜也是一个色中饿鬼,看见如此美貌少妇哪肯放过,他推门进入房间,站在床边仔细观察床上少妇,美秀面朝外侧躺睡在床上,肥白的乳房有一半从宽松的领口露出来,胡胜看着心底暗想:

  「以前怎没有注意到许进福家里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看她眼角含春的样子,肯定是哥淫荡的女人,今天自己或许有机会风流一番。」看到美秀撩人的睡姿,胡胜下面早已硬了起来,他靠近美秀身旁,把手伸入睡衣领口,轻轻抚摸她的乳房,睡梦中,美秀感觉乳房被一只粗糙的手掌揉捏着,她以为是公公回来又要占她便宜,半睡半醒闭着眼,享受那种骚痒的感觉。

  胡胜见美秀对他的抚摸没有反应,只是偶而嘴唇胬动一下,他以为是美秀对他得侵犯当作春梦,于是更大胆把另一只手伸进美秀睡衣下摆,沿着光滑的大腿摸向小穴,当许进福摸到小穴的裂缝时,里面早已一片湿漉漉,许进福心中暗喜:「这女人果然淫荡,难怪会一付春情荡漾的样子,看来今天会有收获。」胡胜猜想的不错,美秀确实是一个性欲旺盛又淫荡的女人,不过昨晚和公公一夜缠绵,倒也解了不少饥渴,只是这种女人禁不起挑逗,如果被挑起欲望,她会毫不犹豫得和你作爱。

  胡胜手指插入美秀穴里轻轻抽插,另一手解开美秀睡衣扣子,不多时,美秀上半身已经裸露在胡胜眼前,她的小内裤也被胡胜拉下一半,露出她那长满茂密的阴毛的小穴,美秀以为是公公在轻薄她,也不作声装睡任他轻薄,胡胜看出美秀是在装睡又没有抗拒,他更大胆把美秀的小内裤脱下,他的手指在美秀湿滑的阴道中翻搅,一边低头含住美秀嫣红的乳头吸吮,被胡胜这一搅弄,美秀下体痒得淫水不停涌出,混身更是像虫咬一般的难受,她忍不住呻吟了出来:

  「嗯~~~好痒~~~嗯~~~阿爸~~~不要~~~摸~~~了~~~媳妇~~~里面~~~好痒~~~嗯~~~用你的~~~鸡巴~~~嗯~~~~干~~~媳妇~~~嗯~~~」美秀误认身上的男人是公公,所以毫不掩饰用淫荡的话说出渴望,这话听在胡胜耳里不由得喜出望外,原来老朋友许进福和他媳妇已经有一腿,只要抓住这个把柄,哪怕这小媳妇不乖乖听话,就是许进福知道也无可奈何。

  胡胜有了把柄更是有恃无恐,他脱下裤子把粗大的龟头顶在美秀充满淫水的裂缝里磨擦,美秀被磨得又痒又舒服,双腿勾住胡胜的腰挺高屁股叫着:

  「啊~~~~~~别逗我了~~~阿爸~~~媳妇~~~里面~~~好痒~~~快点~~~把~~~你的~~~大鸡巴~~~插进去~~~」听道美秀这么淫浪的要求,胡胜早就忍不住,他腰用力往前一顶,「噗吱~~~」一声,鸡巴借着淫水的润滑插进一半。

  「啊~~~」「哼~~~真紧~~~」两人不约而同舒服得发出声音,美秀空虚的阴道被粗大的鸡巴撑得又涨又舒服,阴道里的嫩肉紧紧箍着鸡巴,胡胜只觉的鸡巴被一个温软窄紧的肉洞紧紧的夹住,他把龟头顶住花心静止不动,静静享受被子宫里的小嘴吸吮的快感。

  「啊~~~阿爸~~~你快动~~~骚媳妇~~~小穴~~~好痒~~~」胡胜鸡巴插入后不动,急得美秀屁股猛挺套着鸡巴,一边还淫浪的催促快动,美秀一动胡胜也跟着动,他双手抓住美秀乳房,边搓揉边摆腰抽插,把美秀插得不停浪叫:

  「啊~~~啊~~~好公公~~~亲爸爸~~~你~~~好厉害~~~啊~~~啊~~~昨晚~~~干了我~~~一晚~~~还~~~这么硬~~~啊~~~啊~~~用力~~~插到底~~~媳妇~~~骚穴~~~好爽~~~啊~~~啊~~~」美秀淫荡摆动着屁股浪叫,她误以为是公公在干她,胡胜也毫不留情,鸡巴在美秀的肉穴里飞快的狠插猛抽。

  「啊~~~啊~~~阿爸~~~插到底~~~骚媳妇~~~好爽~~~用力~~~干~~~啊~~」胡胜把美秀翻趴在床上,从后面连续干了上百下,把美秀爽得大声浪叫:

  「啊~~~啊~~~阿爸~~~你~~~好厉害~~~啊~~~骚媳妇~~~要~~~泄了~~~啊~~~~~~好爽~~~泄~~~了~~~啊~~~」美秀舒服的达到高潮。

  高潮后美秀理智稍微清楚,胡胜还是抓着她猛干,这时她才发现肏她的人不是公公,而是一个陌生人,吓的美秀急忙翻身想逃。

  「啊~~~啊~~~不要~~~你~~~是谁~~~啊~~~不要~~~放了我~~~不要~~~啊~~~啊~~~」可是身体被胡胜紧紧压住,胡胜抓着美秀的乳房更用力猛插,美秀奋力摆脱胡胜翻身想要逃开,胡胜一把抓住她的腰往后一拖,鸡巴再一次从后面插入她的小穴,可是美秀不停挣扎,胡胜只好开口威胁:

  「不要叫了,你再叫,我就把你和公公通奸的事说出来。」美秀被这句话吓住了,她和公公通奸的事如果真被传出去,按村里的规矩她会被赶出去,连公公一家也会被赶走,到时候丈夫可能不会再要她了。

  胡胜见美秀被他的话吓住,接着威胁美秀:

  「如果不让我说出去,你就乖乖让我爽一次,我就当做不知道这件事。」面对胡胜的威胁,美秀心里盘算着:

  「决不能让他传出去,就依他的意思满足他吧,反正方才已经被他操了,再让他操一次也没损失,方才被他的大鸡巴操得很舒服,就当作是和公公作爱好了。」胡胜见美秀不说话也不再反抗,就抱着美秀的腰又开始抽插起来。

  「哦~~~哦~~~不要~~~哦~~~放了我~~~」美秀嘴里说着不要,屁股却随着鸡巴的进出摆动,胡胜看在眼里心底暗暗得意:

  「这小媳妇果然淫荡,今天老子就操个过瘾。」胡胜抽插更加卖力,他把鸡巴退到小穴口再狠狠插入,美秀被操了低头翘臀,一个肥白的屁股,随着鸡巴的进出不停前后猛摆,小穴外肥大的阴唇也随着鸡巴,一下卷入阴道一下翻出来。

  「啊~~~啊~~~好深~~~喔~~~顶到~~~花心~~~了~~~啊~~~啊~~~~小穴~~~要~~~被~~~干破~~~了~~~啊~~好爽~~~啊~~~」「啊啊~~~好舒服~~~啊~~~又~~~要~~~泄了~~~啊~~~泄~~~了~~~啊~~~好爽~~~」美秀早已忘了是被强 奸,她迷失在肉体的快感里,窄紧的阴道紧紧吸缠着鸡巴,胡胜弯腰从后面抱着美秀,两只手抓着她丰满的乳房,一边抽插一边在美秀耳边说着:

  「小骚货!哥哥的大鸡巴操的你爽不爽?」「嗯~~~好~~~好爽~~~嗯~~~哥哥~~~的~~~鸡巴~~~好大~~~操得~~~妹妹~~~好爽~~~」「小骚货!喜欢哥哥操你吗?」「喜欢~~~以后~~~妹妹~~~的~~~骚穴~~~就要~~~哥哥的~~~大鸡巴~~~操~~~才会~~~爽~~~」「啊~~~啊~~~哥哥~~~快~~~快点~~~妹妹~~~又要~~~泄了~~~啊~~~啊~~~」美秀浪叫后,子宫一阵激烈抽搐,喷泄出炙热的阴精,浇在胡胜的龟头,胡胜本来就快要支撑不住,龟头又被阴精烫得一阵酸麻,他急忙加快抽插时几十下,也跟着射出精液。

  「啊~~~来了~~~啊~~~亲哥哥~~~妹妹~~~又泄了~~~」「哦~~~哦~~~好爽~~~哥哥~~~也~~~射了~~~」激情过后,胡胜亲吻着美秀,一双手也闲着,抓着美秀的乳房搓揉。

  「小浪妇!我叫胡胜,你叫什么名字?」「我是许川的媳妇,叫美秀。」「原来是许川的媳妇,这小子真有艳福,娶到这么漂亮的老婆。」「你又是谁?大白天的,跑进来欺负人家。」「我是你公公的朋友,是来找你公公的,谁知道他人不在,却找到他媳妇,真是艳福不浅。」胡胜得意的把玩美秀两颗美乳。

  「我公公到城里去,我才会被你给欺负了。」胡胜一听许进福到城里去心中暗喜,许进福这一趟进城,不到晚上是赶不回来,现在才刚过中午,还有时间可以好好玩这个小媳妇。

  「美秀!你什么时候开始和你公公作爱?」为了怕美秀不愿意,胡胜故意把话题导入美秀翁媳乱伦的事。

  被胡胜这么一问,美秀羞得不知怎么回答,胡胜又问了一次,她才小声说:「半个多月前。」胡胜趁机说:「这事如果让村里的人知道,你们会被赶出去,还好碰到我,我不会说出去,不过你要让我~~~」美秀当然知道胡胜的意思,她本来就很淫荡,才会和公公作出乱伦得事,被胡胜强 奸后,她觉得胡胜比公公强,现在胡胜藉这件事情威胁她,她就装作害怕勉强答应。

  胡胜看美秀低头不语,知道她已经愿意,立刻翻身压住美秀亲住她的小嘴,美秀也伸出舌头和他的舌头勾缠起来,热吻后,美秀推开胡胜,一付娇羞的模样:

  「你不要这样,我公公快回来了,要被他看到就糟了。」色欲熏心的胡胜哪可能放过美秀,他搂住美秀娇躯揉着她的乳房说:

  「别怕!你公公不到晚上是赶不回来,现在还有时间,我们可以再玩一次。」胡胜压住美秀,把刚硬起来的鸡巴插入美秀小穴,美秀也很配合的举起双腿勾着胡胜的腰,两人又一次展开肉搏战。

  「啊~~~好舒服~~~妹妹~~~的~~~小穴~~~会被~~~哥哥~~~的~~~大鸡巴~~~操破~~~」「小骚货!喜欢哥哥的大鸡巴吗!爽不爽?」「嗯~~~喜欢~~~妹妹~~~的~~~骚穴~~~被~~~哥哥的~~~大鸡巴~~~塞得~~~好舒服~~~」胡胜连续操了一百多下,把美秀翻趴在床上,从后面再一次插入。

  「啊~~~插到~~~花心~~~了~~~哥哥的~~~大鸡巴~~~好长~~~插得~~~妹妹~~~的~ ~~骚穴~~~好舒服~~~」胡胜不断变换肏穴的姿势,把美秀舒服的高潮不断,两人玩到天黑,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晚上许进福回来把礼物送给媳妇,两人免不了亲热了一番,从此美秀周旋在公公和胡胜之间,白天胡胜趁许进福到田里时,偷偷和美秀私会,晚上许进福关上门就拉着媳妇作爱,一年后美秀怀了孩子,这期间许川回来过一次,所以也不知孩子应该是谁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13/04/11(木) 15:23:19|
  2. love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在女友家干她妈妈 | ホーム | 我上了同学孙鹏的妈妈还骗她和自己儿子搞>>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mrli.blog21.fc2.com/tb.php/1027-b9c63fb2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