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饭特稀

最后的饭特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婚姻,靠什么来维系

阿珍回到家的时候,志刚已经睡着了。阿珍看着志刚酣睡的样子,端详着他
的脸额上刻着的那些无奈地显示着衰老标志的皱纹和斑点,阿珍的心刹时变得空
荡荡起来了。

  阿珍现在在一间工作任务很繁重的制衣厂做QC(质检),虽然不是重体力
的活,但那几乎是没有间歇的十几个小时工作,也使她疲惫不堪。

  而她的丈夫志刚的职业也很普通,在一家效益不是很好的酒店里当电工。不
过电工平时的活并不忙,有活就做,没活时大可坐下来与服务员嗑嗑瓜子,喝喝
茶,看看报纸。

  酒店保安部的阿文是志刚在酒店里唯一的好友。阿文年纪不大,长得细皮嫩
肉,高高挑挑,常让志刚戏说他是“男扮女装”。但这只是戏说,阿文百分之百
是个男人。志刚为了证实这一点,数次在阿文洗澡时破门而入,阿文虽然用手掩
住下体,但志刚却清清楚楚地看到阿文的上身平坦如一马平川,毫无曲线。

  说了那么久,也该说说志刚了,志刚十六岁出来打工,不知不觉间已在电工
这一行干混了快二十年了。但也许是时运不济,到现在还只是一家濒临停业的酒
店里的电工。志刚为此常常唏嘘不已,便常拉小了自己近十岁的阿文到江边喝闷
酒,一边喝一边大声地发泄着心中的牢骚,数落自己的运气欠佳,阿文则默默地
听着,把酒一点点地呷光。

  不过当志刚提起自己老婆时却显得很兴奋,说他长得这么老相还能娶到一个
如此年轻漂亮、性感迷人、贤慧能干的老婆实在是他的一种幸运。在发酒疯时,
志刚甚至将自己的床第之事也告诉给从未有这种经验的阿文听。当阿文听到志刚
怎样兴奋地在阿珍丰满柔软的身体上搓揉时,阿文亢奋得满面通红,喉结一上一
下地急促地动了起来。

  阿文开始喜欢有事无事就往志刚家跑,一来一个人晚上闷得慌,阿文的家离
工作的地方很远,阿文就住在酒店的员工宿舍里。二来他主要想去见见阿珍。因
为阿珍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脾气也很好,和人说话时总是很和善地笑着。

  
                 二

  一般如不用加班,阿珍大多会在家里呆着,或坐着看看电视,或站着擦擦地
板、家具。所以志刚的家总是显得那么的纤尘不染、整洁如新。

  至于志刚,以前的时候还规规矩矩地呆地家里陪老婆看看电视聊聊天,甚至
帮助干干家务,但自从酒店生意一落千丈后,志刚就开始变得不安份了,晚上总
喜欢往外跑,阿珍问多两句,他就不耐烦了,摔手昂首道:“我的事你少管!”
志刚又总是去得很晚,回来时已经是半夜三更了。阿珍纳着闷,却又无可奈何。

  志刚每次回来,总是显得很累的样子,有时候阿珍欲望起了,他也不理会,
一躺下就睡得像条死猪一样。阿珍问阿文,阿文支支唔唔,一会儿说大概回去加
班,一会儿又说不知道。阿珍见阿文这样子,就愈发疑心,她决心一定要探个究
竟出来。

  这天志刚急匆匆地扒完两口饭又奔了出去,阿珍却不声不响地远远跟着他,
看着他骑着破单车在幽暗潮湿的街巷里左拐右弯,转了好大半个时辰才在一间黑
屋子前停了下来。看着志刚阿珍又惊又奇,心想自己的丈夫到底进这间神秘的黑
屋子干什么呢?她很想也进去看看,但又怕“打草惊蛇”,于是她扭过身子慢慢
地回到家里。她决定坐在沙发上等到志刚回来后,一定要刨根问底问个明白。

  刚回到家,门就被拍响了,阿珍开门一看,原来是阿文,阿文摔着湿漉漉的
头发进来,他笑嘻嘻地说刚洗了头,过来吹吹风。接着阿文问她刚哥去了哪,阿
珍皱着眉头说不知道,她反问阿文知道不,阿文还是老模样,摆手摇头说哪知
道。

  两人一起看了一会电视,阿珍就让阿文一个人坐着,自己则去里间洗澡。阿
文心猿意马,听着隐隐传来的哗哗的水声,他仿佛看到阿珍在里面轻轻地拭洗着
她洁莹柔腻的肌肤。阿珍洁白丰满的躯体,像一种巨大的诱惑在驱动着他,欲望
在他体内不断地上升、膨胀。当他想起志刚给他说的那些关于与阿珍床第之事的
描述时,他终于憋不住了,冲上去一脚踢开那扇弱不禁风的门。

  
                 三

  阿珍被阿文压在身下,细长的双臂让阿文有力地按实了,阿文疯狂地抚揉着
阿珍身上的每一寸滑腻洁白的肌肤,就像志刚描述的一样。

  阿文紧紧抱着梦想已久的丰满身躯,使劲摸揉着,那充满弹性的温暖肉体让
他的脑子忘记了身边的一切。他嘴里含着阿珍两片柔软湿润的嘴唇,舌头舔着她
光滑坚硬的牙齿和滚烫跳动的舌头,吸吮着她的唾液,口中感到无比的甜美。

  阿文硬硬的阴茎奋力往前插,顶在了阿珍的阴道间,用力地插了进去,阿珍
出乎意料地没有做太顽强的抵抗,后来甚至还主动地配合阿文的动作,一种陌生
的刺激感从心中升起,只觉阴茎的每一次插入都插到了志刚从未达到的深度,时
不时碰到里面敏感的软肉,每一次碰触都会激起一股强烈的快感,忍不住前后摇
着屁股,寻找着他的抽插节奏,往来迎送起来,红晕再度涌上脸庞。

  在这最直接的刺激下,本已埋葬在心里的性欲又一次被撩拨起来。她知道自
己已憋得太久了,也应该适时地发泄一下了。

  一阵狂风暴雨后,阿文终于像条发完情的公狗一样瘫倒在阿珍身上,阿珍这
才猛地推开阿文,把一条毛巾紧紧地裹在身上,这时一道混浊的精液顺着阿珍的
大腿慢慢流淌下来。

  半晌,阿文穿好衣服满脸愧疚地走了出去。

  
                 四

  那晚,志刚又是很晚才回来,也许是太累了,他连衣服也没有脱,就躺在床
上呼呼睡着了。阿珍睁着眼躺在他的身边,其实她哪里睡得着。本来她是想等志
刚回来彻底地问清楚他,谁叫她竟鬼使差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自己的本性难道
是这样的淫贱。

  几次想开口,却总是欲言又止。阿珍最终还是眼睁睁地躺到天亮,方迷迷糊
糊地睡着了。待醒来时,阿珍发现已是十点半了。她连忙跃起来洗脸漱口,然后
提起个手袋就冲出去了家门。

  一天忙下来,回到家里已是夜色深沉。家里静悄悄的,显然志刚又出去了。
阿珍疲惫地把自己摔在了软软的沙发上,不知怎的,充实的工作过后如潮水般涌
上来的是一份深深的寂寥和孤独感,这还像是个家吗?唉!若是有个孩子就好多
了,但不知是志刚还是自己的原因,结婚都快七年了,还未有所出。想到这,阿
珍幽幽地叹了口气。

  不禁又想起昨晚那令人羞耻的一幕,阿珍的心又乱了起来,自己怎能干出这
种事呢?这样做又对得起志刚吗?但志刚也有他的不是,近来一直不能满足她,
总好像是力不从心。而近段时间更是连碰都没碰过她……

  就在愈想愈乱间,她漫不经心地打扫房间,在整理衣柜时,手突然触到了志
刚衣柜里平放的一个笔记本。

  打开笔记本,原来里面是志刚平时所记下的日记,日记里写道:“这一生最
值得自豪的娶了漂亮贤慧的阿珍……无奈在半年前的例行体检中意外地发现自己
患上一种疾病,医生还告诉我,我的病还严重地影响了我的性能力,这么多年来
一直未有所出其实完全是自己的原因……本来想多挣些钱来治好病,但无奈近来
酒店的生意越来越差,上个月连工资都发不出。窘迫之下,经一个朋友介绍,我
决定铤而走险,和朋友一起干起了走私文物的‘生意’。因为太爱阿珍了,因此
很怕失去了她。”

  日记还没看完,就被阿珍那大滴大滴的泪水给打湿了。阿珍放声大哭,她害
怕失去一个对自己如此之好的丈夫而悲泣,也为自己的虚浮与不忠而痛悔,可往
下的路该怎么走,阿珍又是一片茫然……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13/04/09(火) 16:20:15|
  2. love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肛门俘虏 | ホーム | 少妇的迷思>>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mrli.blog21.fc2.com/tb.php/1017-b5600b7e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