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饭特稀

最后的饭特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醉母痴儿中秋夜

中秋夜老爸老妈参加商务聚餐,留我一个人在家,啃月饼吃文旦。我悠哉的
看着卡通影片,一点也不觉得无聊。

到了晚上十点,门铃急促大响,原来老爸送喝醉酒的老妈回来,要我下楼搀
扶。“小宝,你妈喝醉了,你扶她上去,我还要陪朋友摸个几圈麻将,大概明天
中午回来,你好好照顾你妈!”。老爸匆匆忙忙的交待了几句,开着车飞快的走
了。

扶着烂醉如泥的老妈可不是件轻松事。老妈身高有一百七十二公分,体重将
近六十公斤;加上她平常又老爱作那些乱七八糟的韵律操,因此肌肉结实的很。
我连扛带拉,又扶又拖的好不容易才将她放躺在床上。幸亏大楼有电梯,要不然
我可非累毙了不可。

说来也是丢脸,我已经国中三年级了,但却只有一百六十五公分。老妈常说
我运气不好,竟遗传到老爸家的不良基因。她说:“小宝,你能长成这样,我已
经很满意了。唉!你爸还没一百六呢?”

当初老爸是老板,老妈是会计,近水楼台下,又花了大把的银子,老爸才娶
到老妈。结婚那年,老爸三十三,老妈才二十一。婚后不到半年就生下了我,显
然老爸老妈年轻时也不怎么老实。

老妈高挑美丽,天生丽质,在应酬场合是一把好手;老爸矮胖臃肿,貌不惊
人,但有生意头脑,事业越作越大,钱越赚越多。两人外貌虽不相称,但在实际
生活上,却各取所需,互不干涉,配合得相当好。

安顿好老妈,我继续看我的卡通影片。咦!可怪了,画面上没这个剧情,怎
么老有哼哼唧唧的声音?搞了半天原来是老妈醉酒难过,在屋里呻吟。老妈脸红
红的,一副要呕吐的模样,我慌忙端了个脸盆在一旁等着,老妈无预警,“哇”
的一声,足足吐了有小半盆。嗨!那股子味道,简直能薰死人!

我清理干净,弄点水给老妈擦脸漱口,老妈像是舒服多了,挣扎着起来,迷
迷糊糊的当着我的面,就脱下衣服裙子。到底是喝多了,当老妈想继续褪下裤袜
时,一个踉跄趴在床上,不到一秒钟,呼呼的就睡着了。

裤袜脱了一半,总不是办法,况且老妈突然跌卧,睡姿也不太文雅,我只好
替老妈调整一下,以符合老妈平常高贵端庄的模样。

我先将老妈卡在大腿跟处的裤袜剥了下来,然后将老妈张的开开的大腿,稍
微合拢些。不过迷糊中的老妈不太配合,腿总是乱蹬,我努力了一会,见没什么
效,便也就随便她了。老妈的呼吸有些急促,饱满的胸部一鼓一鼓的起伏。我怕
胸罩妨害老妈呼吸,因此顺便也将她脱了下来。老妈虽然躺着,但那36C的大
奶还是相当的壮观;白白嫩嫩的两团肉,襄着红樱桃般的奶头,我虽然知道不应
该,但忍不住还是趁机偷摸了两下。

我这两年开始对女生产生兴趣,有时也和同学一起看写真集,但我很有礼义
廉耻心,因此也不敢打老妈的主意。将老妈就定位后,就乖乖的回客厅看我的卡
通影片。

不一会老爸来电话,知道老妈吐的凶,就交待:“等下张伯伯要先走,我要
他去看看你妈,他是开业医师,治醉酒最灵。”

卡通影片看完,张伯伯也到了,他的诊所就在巷子口,我从小就让他看病,
因此和他很熟。张伯伯在老妈额头上按了按,还没松手,老妈突如其来的,又是
“哇”的一下,六十多岁的张伯伯身手虽还矫健,但也是被吐得一身腥。手忙脚
乱的一阵清理,张伯伯要我弄盆热水,一条毛巾,说要替老妈按摩一下。

我问他,老妈到底要不要紧?张伯伯笑着要我放心。我看他在老妈太阳穴揉
来揉去,很是无聊,就回客厅看《企鹅家族》第二集,当然我是用静音观赏,否
则会吵到老妈。

过了会我不放心,又去看看老妈,张伯伯背对房门,不知我在身后,仍然专
心的替老妈按摩,只是这回他不按太阳穴,而是按老妈的双脚。

我对医疗没什么概念,因此也不知道醉酒要按那儿?不过他这回按的特别卖
力,连我这外行也看得出来。他双手握着老妈的左脚使劲的揉捏,嘴巴也含着老
妈的脚趾拼命的吮着,唉!医生还真是伟大啊!老妈经常穿凉鞋,因此很注重足
部的保养,她三不五时便会去美容院,修修指甲,磨磨厚皮。所以老妈的一双脚
白白净净,柔柔嫩嫩的,很是好看。

张伯伯又弄了会,便掀起盖在老妈身上的毛巾被,我怕张伯伯发现我在身后
会影响到他的治疗,就悄悄的退到门边。老妈两条修长浑圆的玉腿,光溜溜的露
了出来,张伯伯似乎愣住了,跪在床边不动。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发现原来他
正盯着老妈的小内裤发呆。

这张伯伯也是大惊小怪,老妈一向爱赶时髦,因此内衣内裤都是最新流行的
款式。像如今兜在下体的这一条,就是模仿丁字裤再加上缕空设计的最新产品。
由于强调原始性感风味,所以前裆部位只有表带粗细的一块缎带,遮掩住阴户。
当然穿这种内裤,一定要修剪阴毛,否则穿起来就不好看。老妈在这方面作的很
好,阴毛修剪的整整齐齐,也难怪张伯伯看得目瞪口呆,险些流下了口水。

你们大概奇怪,我怎么知道那么多?其实也没什么希奇,寄给老妈的内衣广
告,我都偷偷的仔细研究过。老妈洗澡时,我偶尔也忘了礼义廉耻,会很不要脸
的偷窥一下。因此老妈丰满的大奶、修长的双腿、白嫩嫩的大屁股、以及那娇滴
滴的美妙阴户,在我的眼中,倒也并不陌生。

张伯伯呆了半晌,总算回过了神,他将鼻子凑上老妈的阴户,狠狠的吸了口
气,脸上也露出奇怪的表情,我搞不懂他到底要进行什么特殊的治疗,不过看样
子他似乎还满犹豫不决的。我怕被他发现不好意思,就又悄悄溜回了客厅。

一会张伯伯出来对我说:“小宝,你妈醉的厉害,我要替她作特殊治疗,必
须呆久一点。你困了就先去睡,不用陪我了。”

我从小就给张伯伯看病,他对我也特别好。别的小朋友骂我白痴,张伯伯都
会告诉他们,我不是白痴,我只是轻微的智障。智障要比白痴好多了,因此我很
感激他。张伯伯要我去睡觉,我虽然还不困,但为了表示我很听话,所以就乖乖
的进屋躺着。

过了一会,我实在睡不着,就又轻手轻脚的溜到老妈门边,想看看张伯伯怎
样替老妈治疗。老妈的门关着,不过也难不倒我。老妈的房间和我的房间,中间
有一道暗门,当初因为我还小,因此门都不关,现在我长大了,老妈就在门上作
了衣柜。因此我只要回房钻进衣柜,就可以直接进入老妈房间的衣柜。

我将衣柜门推开一个缝,眼前的景象真是令我大吃一惊,张伯伯竟然脱得光
光的替老妈按摩,并且还用舌头舔老妈的屁屁。我虽然智障,也知道屁屁是大小
便的地方,是很臭的。而张伯伯竟然不嫌臭,还舔得那么卖力,医生实在是太伟
大了!我突然想起来,那里的学名叫肛门,健康教育有教过的。

老妈熟睡未醒,但小内裤已不在身上,大概是张伯伯方便治疗,将她脱了下
来。过了会张伯伯又舔老妈的阴户,这健康教育也有教,我都记得,可见我不是
白痴。

张伯伯抬起老妈的大腿,屁股一挺一挺的直往前顶,我仔细一看,差点笑出
声来。原来张伯伯的鸡鸡很短很小,老妈的屁股又圆又大,他抬着老妈的腿,就
老是构不着老妈的阴户,看他满头大汗的样子,还真是让人着急。健康教育里有
写,男性的生殖器插入女性的生殖器,叫性交。看来张伯伯是想用性交的方式替
老妈治疗。

我看他实在太辛苦了,就从衣柜里钻出来,大叫了一声:“张伯伯!我来帮
你!”张伯伯吓了一大跳,脸色苍白,张着大口瞪着我,当场就昏了过去。

我一看他既然昏倒,我只有自己替老妈治疗了。好在健康教育是我最棒的一
门功课,每次都差不多及格。况且我虽然长的不高,但是鸡鸡却比同学都大,张
伯伯构不着,我可是一点问题也没有。我自己量过,我的鸡鸡硬起来大概有二十
公分,就是隔着老妈的屁股,应该也能顶到老妈的阴户。

我将昏倒的张伯伯抬到一旁的沙发上,还聪明的替他盖上被子,然后就照刚
才张伯伯的方式,先替老妈按摩。我一碰到老妈光溜溜的身体,就觉得好奇怪,
鸡鸡也马上硬了起来。我想刚才张伯伯是光着身子,因此也赶快将衣裤脱掉。真
是好险,还好张伯伯就在旁边,就好像考试作弊有答案可抄一样,要不然我一定
会忘了脱裤子,或是脱上衣。

从十岁起,老妈就不再和我一起洗澡,因此我也好久没有摸老妈的奶奶、屁
屁。记得前几个月,我缠着老妈要和她一起洗澡,那天老爸不在,老妈被我弄烦
了,就答应了我。但是进了浴室,看见老妈白白嫩嫩、光溜溜的身体,我的鸡鸡
一下子就硬梆梆的直翘了起来。老妈看着我长满黑毛的下体,以及粗粗大大的鸡
鸡,脸上露出一副很奇怪的表情。当我要像小时候一样,摸老妈奶奶、屁屁的时
候,老妈很生气的就把我赶了出来。

现在老妈醉得睡熟了,我摸她应该没有关系,况且我是在替她治疗,说不定
老妈醒过来还会夸奖我呢!我把灯开的亮亮的,这样才看的清楚,不会舔错。老
妈的阴户湿漉漉的,大概是刚才张伯伯的口水。我将老妈的阴户掰开,研究了半
天,决定先从那两片嫩肉开始舔。

刚凑上去舔时,有一股骚骚的腥味,但舔了一阵子就闻不到了。奇怪的是明
明我没那么多口水,那里水却越来越多,真不知水是打哪来的?老妈哼哼唧唧了
起来,不过好像和刚才要呕吐时不太一样;她的身体扭啊扭的,害我老是舔到了
肛门。

我发现老妈两片嫩肉上方有个像小豆豆的东西,慢慢变大了。那上面沾了口
水,看起来滑滑亮亮的,就好像珍珠球一样。我一舔那里,老妈就会扭动身体,
发出撒娇似的呻吟。我舔的嘴巴酸了,鸡鸡也胀得难受,就抬起头来休息一下。

我突然有个奇怪的感觉,很想将鸡鸡放进老妈的身体里,于是就学张伯伯一
样,抬起老妈的大腿,将屁股向前挺。果然,我的鸡鸡够长,一下子就顶到老妈
的阴户,那里湿湿滑滑的好像有一个小洞,但是洞小鸡鸡大,因此一下子也进不
去。这时我突然又想到,那小豆豆叫阴核,那小洞洞叫阴道。怎么样?我不是白
痴吧?

鸡鸡在老妈湿湿软软的阴道口顶来顶去,整个人好像要上天堂一样,我真是
舒服的要命。怪不得大家都想念医学院当医生,原来替人治病,竟然这么舒服。
渐渐的鸡鸡竟然慢慢滑了进去,龟头被暖和柔软的嫩肉包围着,真是说不出的快
活。这时老妈呜哩哇啦的说了一些梦话,我也听不清楚,反正我也不管她说什么
啦!总不会是在骂我吧?

鸡鸡进的越来越深,最后几乎整根都被老妈的身体吃掉了,老妈哼得越来越
大声,脸上也露出很怪异的表情。我不由自主的就抽插了起来,也不知插的对不
对,总之感觉越来越奇妙,简直舒服的受不了。

忽然我觉得龟头麻麻痒痒的,鸡鸡也不断的抖动,就像憋尿憋久了,突然可
以尿一样,感到无比的舒畅。我喷出了大量快乐的水水,头脑昏昏沉沉的一片空
白,过了好一会,才发现鸡鸡已经软了下来。

这时我发现张伯伯醒了,正惊讶的望着我,“张伯伯,我学你一样,替妈妈
治疗,你看对不对?”我很有礼貌的问张伯伯。

张伯伯满脸尴尬的说:“小宝,你千万不可以跟别人说,张伯伯和你替妈妈
治疗;要是传出去,你违反医师法会被抓起来,张伯伯也会被吊销执照,以后就
不能替你看病了。”我一向听张伯伯的话,因此虽然搞不清楚他说什么,也马上
就答应了他。

张伯伯说,妈妈还需要再治疗一下,要我帮他忙。我很高兴可以当医生的助
手,就照他的话,将老妈的身体翻过来,让老妈的屁股翘得高高的趴伏在床上。
我在旁边扶住老妈的身体,以免老妈撑不住,身体整个贴在床上。张伯伯的鸡鸡
硬了起来,他从包包里拿出一瓶油膏,涂抹在老妈的肛门上,然后就用鸡鸡往里
面戳,由于有我扶着老妈,所以张伯伯很快就进去了。

他来回的抽动,一副很舒服的样子,双手也不断按摩老妈白嫩嫩的大奶,和
圆鼓鼓的屁股。我在旁边看着,鸡鸡一下又硬了起来。这时老妈好像要醒过来似
的,她“唉唉”的轻声叫着,不过眼睛倒是闭着的。一会张伯伯治疗完毕,爬了
起来,我赶快将老妈翻过身来,抬起她的大腿。因为我的鸡鸡胀得难受,要赶快
像刚才一样,放进老妈的洞洞,这样鸡鸡出水后,才会再软下去。

这次我比较有经验了,一下就插了进去,老妈突然身子一挺,抱住了我,把
我吓了一跳。但是她的眼睛还是没睁开,所以我又不怕了。老妈这回和刚才不一
样,她眼虽闭着,但身体却会扭来扭去,还搂着我亲嘴嘴,弄得我好舒服。

老妈柔软的舌头在我嘴里搅来搅去,感觉真是很奇妙。一会她发出“咿咿呀
呀”、“哼哼唧唧”的声音,两条白嫩嫩的大腿也高高的翘了起来。我觉得老妈
的身体里,好像有嘴巴在吮我的鸡鸡。我一阵舒服,就喷射出快乐的水水。我偷
空看了一眼张伯伯,只见他目瞪口呆,正用手捏着他的小鸡鸡呢!

张伯伯和我两人将老妈的身体清洁干净后,替老妈穿上小裤裤、盖上被子,
便回到客厅里说话。张伯伯一再叮咛我,要我保守秘密;又说我很有作医生的天
份,以后可以作医生。我听了很高兴,就决定将来要读医学院,好作医生。虽然
我智商只有七十,又读启智班,但是张伯伯说,今天晚上我表现的很好,天生就
是作医生的料。

张伯伯告诉我,老妈有慢性病,需要长期治疗。不过替老妈治疗,是我们两
人的秘密,不可以让老爸知道。张伯伯给我一瓶药,并且告诉我,以后只要老爸
不在家,就偷偷放药在老妈茶杯里,老妈喝了茶一睡着,就赶快打电话通知他,
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再替老妈治疗,我也可以练习当医生的本领。

我一听可乐坏了,老爸一个星期,起码有四天睡在外面,那我不是经常可以
钻老妈的洞洞,摸老妈的奶奶,舔老妈的屁屁?

一想到老妈软棉棉的身体、白嫩光滑的皮肤、还有那又香又软的舌头,我的
鸡鸡立刻就硬了起来。等一下张伯伯回去以后,我干脆再替老妈治疗一下算了!
哇!这真是最奇妙的中秋夜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13/04/09(火) 15:58:21|
  2. love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花痴妈妈的往事 | ホーム | 老婆在朋友家做客时不经意的暴光>>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mrli.blog21.fc2.com/tb.php/1014-12aca669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